正文 第百四六章 hero from han danasty

    <---凤舞文学网--->

    别拿穿越不当工作第百四六章

    砰!”……

    一声巨响。--凤-舞-文-学-网--但没有谁敢尖叫。

    所有人都被吓呆了!

    子弹打穿了校导的右耳。血顺着他的鬓角流淌到雪白的衬衣领子上。

    校导是个四十岁左的白人。肥胖的(身shēn)躯。平(日rì)非常温和。尤其是面对孩子们的时候。口袋里永远装着硬糖。但此刻他的(身shēn)体却抖成了筛子。校导的两只手紧紧抓着方向盘。甚至整个(身shēn)躯都扑在上面。除了开车他不敢有任何丝毫别的动作。即便右耳痛的他脑子轰轰乱响。这可怜的好人。也腾不出一只手来探查耳部的伤势。

    在他旁边。早已的断气的司机尸体非常沉重。他能感觉到那压在脚面上的胳膊。渐渐变的像僵硬的铁块——或许那只是感觉的错误?

    杀人的凶手。在校导(身shēn)边。

    那是个被部太阳晒浑(身shēn)发红的白人。约4岁左右。手里是一支很旧了的政府型柯尔特,45枪。

    枪一直都扳起击铁。以刚。才那么便利的要了可怜司机的(性xìng)命。

    “我不想杀你。至现在还不想。”

    凶手有着淡淡的南部柔软口音。举枪的动作却老练而纯熟。

    “开好你车。到了的方我会通知你。”他说罢。扫视了一圈车内的人:一大群表(情qíng)惊恐的四年级小学生。三个强忍住尖叫的女教师。还有两个搭便车的旅客。其中一个是亚裔。

    这里阿巴拉契亚脉的盘山公路。十月刚刚过。但是公路上的旅游车辆已经不像夏季那么密集了。再晚一些时。密契山头就的覆盖上白雪到时车辆更加罕至。

    “你们看起来可真听话。”那凶冲着那些孩童着。淡淡一笑。“我的玛经也是个听话的孩……可是她被了。”

    “……上帝啊。”一个女老师低声道。

    “是啊上帝。上帝让内尔那家伙过了拘票上的谋杀指控。只因为一件小罪证被污染。结果大陪审团判安格内尔无罪。哼。无罪。那群家就只想保护好他们的臭!”凶手。那个有点苍老的白人晃了晃手里的枪。“于是我就只能守着箱里玛姬被挖的心脏发呆。”

    另一个师忍不住呕吐了出来。

    “啧啧。小心女士。”他又微笑道。“你(身shēn)的衣服真漂亮。可是玛姬的漂亮衣服再也不能穿了。衣架上的晚礼服如阁楼里的玩具(日rì)渐陈旧。这真令人伤心……”

    “你打算怎么办呢先生?”一个年轻的女老师颤声问。

    “也许到了下一个`路站。我会想出办法来。”手哼了一声“至女士。现在我请你闭嘴——我不是你的学生。不需要回答你的任何问题。”他说完。回头又用枪托敲了敲校导的头:“不要打鬼主意好么?先生。把你的手机扔出窗外就那么让你伤心?”

    他用力很大。校导手里的方向盘不稳。车(身shēn)往公路外侧猛的歪了一下。

    孩子们尖叫起来公路外侧就是万丈悬崖!

    “谁再吵我就杀了!”

    一声。孩子们全都闭上了嘴。

    阿尔文脸色惨白的了望(身shēn)边的彬他觉自己就快要透不过气来了。

    “……我现在可后悔了。--凤舞文学网--”他低说。“什么?”

    “我不该让你在四女王赌场帮我赢那骰子。”

    卫彬有点诧异的看:“我以为你会高兴。阿尔文。是你说想回阿拉巴马看你的外祖母。”

    “说真的杰斯明。如果没赢那钱。咱们上不了这趟死亡班车。”

    卫彬不说话。他想了一会儿。才道:“先知道结果的是七肢桶——阿尔文。咱们不是七肢。”

    “……当然咱们不是。其实我仍然很高兴能赢那么多钱。”阿尔文用极低的声音说。

    “但是看样子暂时花不出去了。”

    “是的。”

    凶手仍然在不-倾诉着他怜的玛姬和那恶的大陪审团。卫彬把目光转向车窗外褐色山壁从车(身shēn)旁飞快掠过……。

    他明明是来旅游的。和工作室里结识的同伴一个加州理工的小伙子。

    他们从内华达州一跑到这儿。来一路都十分愉快祥和。甚至在lv他们还赢了一大笔。当然。期间卫彬用了点小小的“技巧”。

    可谁也没想到。在搭顺风车的旅游校际巴士里。他们会遭遇绑架劫匪。

    现在的初步判断是。凶手因为女儿被害而对政府不满。妄图以这辆有3四年级小学生的校际旅行车作为人质。向州政府要求些什么——大概不止要求那个安格内尔的(性xìng)命。

    司机已经被杀死现在是由校-充当临时司机。

    “……他会在州府不予满足要求时一个个杀死咱们。”阿尔文又低声说。“咱俩会比孩和妇女更优。那家伙疯了。”

    问题是。手头没有器。

    “咱们该在赌场门口就把钱全都花光。然后找两个漂亮妞儿。“阿尔文又说。“天啊外祖母如果在电视上看见我的尸体。她该多心!”

    可是你说过她有早老(性xìng)痴呆。阿尔文。她甚至不知道苏联已经解体了——到底有什么是可以用的?

    卫彬开始思考行李里面的物件:衣物三明治两个苹果一块巧克力还有几个蛋黄布丁……上帝!一个能用的都没有!

    “早知会死。我干嘛非要和你争呢?杰斯明。好吧我现在承认关于奥本海姆的看法你是对。我不该指责你是便宜的和主义者。”

    “我这人跟和平可真没啥关系。”卫彬打断他的嘟囔。“先把奥本海姆放一边儿去好么阿文。你的包里有什么可用的?”

    “可用的?”

    “我记的你从唐街餐厅偷出来一双筷子。”彬轻声说。“它们还在你的包里么?”

    阿尔文的脸色变的难看起来。

    那是一双雕花仿象筷。非常沉。筷子头还包着假的乌金。筷子是纯装饰用品。故意做的古香古色以吸引毫不懂行的洋人。

    “……我没拿那筷。”

    “了阿尔文我不是来追讨筷的餐厅老板。”卫彬低声说。“那筷子在么?把它给我。”

    “你要筷子干吗!”阿尔文有点恼怒的盯着卫彬。“还是你认为此刻是美好的就餐时间?!”

    “我能制住那家伙。”

    “什么?!”

    “给我筷子。”

    阿尔文在漫长沉默后。慢慢把手伸进他的提包内。

    “

    会把局面搞的一团糟的。”他脸活像在参加葬礼像曼德布罗集合图。”

    “会比那稍好一点。”卫彬说。

    “……你打算干什么!”

    “用一根筷子钉住他。另一根我还没想好。”卫彬叹了口气。“我早就想告诉你了。从古至今没有中国人会用那么傻的筷子吃饭。”

    “……于是你们中国人原来都拿筷子当子弹?!”

    “不并非全体中人——确切的说只有我而已。”

    “我会死在你自行其是里!”

    “那么我会我的头生子取名叫阿尔文。”卫彬表(情qíng)丝毫未变。“以兹纪念。”

    “谢谢……”阿尔都快哭出来了。

    也不知现在再给霍改名alvin来不来的及。卫彬忽然想。

    当然。就算来及。马迁那个倔头也不会答应修改他的《史记》……

    “别哭。阿文。诺贝尔还等着你呢。”

    “……我现只盼能活到这届诺贝尔颁奖的时间。”

    “筷子!快点给我。”

    “好吧。”暗暗交出了筷子阿尔文想了想。又如果我了。的教你那个头生“阿尔。杰斯明看在上帝的份上。千万别让他太笨。”

    “你不能指望基因决定一切。阿尔文。万一他真的很笨……”

    “……比如?”

    “连直流与交流的别都不知道……”

    “哦我!”

    他们两个不停的嘀咕。终于引起了凶手的注意。“嗨!你们!”他怒气冲冲盯着他们。“该死的!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我们大致探讨了一下状况。先生。”卫彬开口道我和我的朋友一致认为无论是去找大陪审团的麻烦也好。还是找那个安格内尔的麻烦您都不该在这。”

    他这番彻底激怒了那男人。

    但对方只是冷笑:“好。我需要一个亚洲佬来给我上课。天哪。以前这里明明还是很好的的方。可如今人来人往。黑人。亚洲佬。婊子。奇卡诺人…这个原本平静的的方。再下去还会怎样呢?”

    虽然被当面侮辱了种族。卫彬却没有发怒。

    “也就是说。您其实是某个雅利安秘密社团的成员之一?”他故意讽刺道。“我相当同(情qíng)您女儿的遭遇。先生。但这并不等于您就可以((操cāo)cāo)纵一车人的(性xìng)命。”

    他知道他彻底触怒了凶手。

    他等待的就是凶手扬起手的那一瞬。

    车在高速行驶。凶要开枪就必用另一只手扶住些什么。

    一秒之间。有什么从卫彬的手中了出去。牢牢钉在了凶犯没拿枪的那只手上!

    凶手大声惨叫!

    沉重的仿象牙。戴着假乌金(套tào)。像一枚钢针。把凶犯的手钉在了车门上!接下来。卫彬凭空跃起!

    他竟从三排孩童的头顶冲了出去!年轻亚裔的(身shēn)影快如水中游鱼。即刻间滑到凶犯前!

    阿尔文坐在椅子上。他感觉到(身shēn)体一片冰凉!他从来不知道卫彬有这种能力!

    在一系列目不暇接的快速动作里。阿尔文只能看见人影如飞猿。轻巧灵活却出手凌厉。其中还夹杂着凶犯的惨叫……几分钟后。动作止息。阿尔文再度将错乱的目光落在车门口:那儿。凶犯已经倒在的上。枪跌在一旁。他不住喘息。另一只筷子插在锁骨上。卫彬完全钳制住他。

    凶-了过去。

    卫彬仍然按着凶犯。扬起脸。冷冷命令校导:“停车。”

    脸颊尚凝着血迹的校导这才反应过来。他慌忙踩了刹车!

    孩子们开始尖叫!

    “开门。让孩子们先下去。”卫说。

    “天啊!……”胖校导磕磕巴巴的说。“我……我来报警!”

    “不。先让孩子下车。”卫彬盯他。“明白么校导先生。赶紧让他们离开车体。越远越好!”

    他那双精亮的黑眼睛盯着校导。里面藏着另一种含义!

    校导怔了怔。突然醒悟!他扔下车载电话。迅速打开车门。

    女教师开始组织哭啼啼的孩子们下车。

    “……杰斯明!”阿尔文踉跄着奔到卫彬跟前。“这太惊险了!他还没死吧?我来报警!”

    阿尔文刚想掏出手机。却被卫彬制止。

    “下车去。阿尔文。”卫彬喝住。“离开车体!快点!”

    “可是……”

    “快!”卫彬盯着他。“还要我说几遍?!阿尔克里普。赶紧下车!now!”

    阿尔文的脑子轰的一响!

    “难道说伙(身shēn)上有……”

    “快下车!”

    阿尔文跌跌撞撞冲旅游车!

    看着最后一个人离开。卫彬松了口气。他能感到手指尖触及的不详……

    凶犯(身shēn)上绑着炸弹。

    如果此刻松手。很有可能会引爆装置。

    有不易察觉的冷汗。从卫彬的额角渗出。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又望了望四周。最终目光落在了死去的司机那沉重的尸体上……

    下车之后。阿尔文着孩子们往远处跑了好一阵。这才停下脚来。

    暮色中。他焦虑的回望着远处那辆校车。卫彬还没有从车里出来。

    “他在干什么!……”

    一声惊天巨响!

    孩子们全都惊叫了来!

    阿尔文骇然倒退了两步!校车爆炸了!

    在呆了几秒之后。他忽然不顾一切往燃烧着的车体冲去!

    “杰斯明!杰斯明!……”

    天啊!那家伙还在里!

    阿尔文疯了似的往奔。然而没跑几步。他忽然。站住了。

    ……浓烟滚滚处。一单薄的(身shēn)。跌跌撞撞从焰里走了出来。

    “上帝!……”

    阿尔文觉的有什么钳住了自己的喉咙!

    不远处的这人。浑漆黑破烂。甚至衣袖和裤脚。还燃着星星点点的火苗。

    “他死了。阿尔文。”他静静的。

    阿尔文傻了似的看着卫彬。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附录》

    七肢桶:美华裔科幻小说家特德蒋的短篇小说《你一生的故事》。里面描述的某种外星生物叫“七肢桶”。它们是“先果后因”的生命形态。与人类的因果形态相反。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别拿穿越不当工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