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百四二章 俄狄浦斯王的隋朝回归

    <---凤舞文学网--->

    第百四二章俄狄浦斯王的隋朝回归

    一次因为是专程奔着修补撕裂最严重的那个点而间和地点都不是事先确定好了的。--凤舞文学网--

    这样做,也使得穿越的危险更大了:若是正好去了一个杀戮的场所或者一个绝壁悬崖之巅,岂不是很糟糕?

    抱着万分警惕的心态,每个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但是等周围的景物稳定清晰下来,他们这才发现,似乎并无什么危险。

    不仅没有危险,好像他们(身shēn)处的,还是一个极安静优雅的环境。

    山石树木,流水声,远处的亭榭,但又不是纯自然景观,因为有墙壁。

    “这是哪儿?”小杨问出来。

    “应该是长安。”雷钧打开仪瞧了瞧,“经纬度……哦,不在长安,在岐州,位于长安西北。”

    “歧州?可这儿人。”李建国四望了一下,“难道是哪个官绅的宅邸?”

    “这院子可够大的!”小于。

    “当院子大。”方无应苦笑,“这是仁寿宫,杨坚家的后院。”

    所有人都一愣。

    但是旋即他们也都醒悟过。这儿地确是宫(殿diàn)。从墙壁以及飞檐上地装饰和花纹也可以判断出这一点。

    “队。你地反应可真快。”何勇说。

    “嗯。和反应快没关系。”方无应停了一下。“同类建筑里呆久了地人。总会有直感。”

    他这么说。别人倒是不太好接话了。

    “走吧。先看看。”方无应说。“小心避开侍卫。”

    大家开始往宫内走钧一个人在后面,目光还在宫墙上逡巡。

    “怎么了?”方无应看看他。

    雷钧怔了怔:“奇怪……”

    “什么?”

    “觉得眼熟,这儿。”雷钧慢慢说,“真奇怪……”

    “以前见过图片?还是纪录片?”

    雷钧呆了半天摇头:“算了计出差太多次,弄混了。”

    他快步跟上了队伍,方无应在他(身shēn)后,神(情qíng)有些惑。

    “怎么会来了仁寿宫?”小田低声说,“难道说撕裂最严重的空间是这儿?”

    “既然在这个点上了该是如此。”李建国说着,又四下看看“气氛,似乎不太对。”

    “嗯,气氛不太对。”小于也说,“有点……紧张。”

    但此时他们并未看见一个人,所谓的紧张,只是大家全都感觉到了空气里的不详是(身shēn)体的直感。

    “现在是什么时候?”小杨问,“杨坚时代还是杨广时代?”

    “现在是七月。杨坚应该还没死是也快了。”雷钧迟片刻,又说“他七月驾崩,就是驾崩在仁寿宫里。杨广即刻用伪诏赐死了废太子杨勇月份才护送灵柩回的长安。”

    明明是炎(热rè)天气,小于却不由打了个哆嗦。

    “这哥们儿真够狠的。”小杨看看方无应,“队长,如果在这宫里遇上他,咱怎么办?”

    后者一时没出声,神(情qíng)若有所思。

    “不能硬碰硬对抗。”李建国肯定地说,“这是关键时刻,要是万一阻碍了他按时登基,那咱惹下的麻烦才大了。”

    正说着,前面忽然传来脚步声,他们慌忙躲在了一道矮墙后,那儿红艳艳的芍药恰巧遮蔽了来人的视线。

    “……启禀大人,太子(殿diàn)下不在大宝(殿diàn)。”一个年轻士兵的声音。

    “太子不在大宝(殿diàn)?”一个苍老的声音,“这么紧急的时刻他怎会不在?你们几个,再去找找!”

    “是!”

    脚步凌乱远去,过了一会儿,四周就安静了下来,老人的自语传来:“……究竟去了何处?”

    这几句没头没尾的对白,听在方无应他们耳朵里,似乎是太子杨广一时不知踪迹。

    随着脚步声的远去,老人也离开了。

    小杨小心翼翼直起(身shēn),看了看:“都走了。”

    大家这才从藏(身shēn)的矮墙后面出来。

    “谁不在大宝(殿diàn)?杨广?”小于看看方无应。

    “大概。”方无应说,“得小心点了,既然他们在找太子,有可能会发现咱们的踪迹。”

    “躲在这儿不是个办法,得找个空屋子藏起来才好做事。”李建国说着,远眺了一下,“前面有建筑群,估计能找到地方。咱干咱的,可别和杨家这帮子人犯冲。”

    “嗯,总之,先过去瞧瞧再说。”

    大家往建筑物所在的向无声前行。

    走着走着,方无应就感觉有些不太对,他回头看看雷钧,后者的脸色愈发苍白,额头挂满汗珠。

    “不要紧吧?”他走过去,“脸色怎么这么差?”

    雷钧摇摇头:“没事。”

    “中暑了?”方无应又问。

    雷钧沉默不语,过了一会儿,才说:“有古怪。--凤舞文学网--”

    这三个字,把方无应弄愣了。

    “怎么?”

    “方队长,我……”雷钧忽然凑过来,“……刚才那个老人,我听过他的声音。”

    雷钧的声音压得很低,小于他们走在前面,都没听见。

    方无应的心猛烈一跳!

    “你认识他?!”他也低声说,“你能想起他是谁么?”

    “不能。”雷钧摇摇头,“我没看见他的脸,但是那声音……我绝对听过的。”

    方无应沉吟不语。

    “我说,你是不是……是不是感觉出什么了?”雷钧颤声问,“……是不是苏虹跟你说了什么?”

    他的脸色白得吓人,他的眼睛盯着方无应,眼神充满惶恐。

    方无应看着他,摇摇头。

    “她什么都没和我说。”方无应说,“如果她说了什么,我一定告诉你——可你为什么要这么问?”

    “……”

    “雷钧?”

    “我不知道。”他的声音更低“就觉得不对劲,真的,这儿的一切我都觉得眼熟……”

    方无应的心突地跳了一下!

    但是雷钧也不肯再继续说了,他快步跟上李建国他们的脚步东南的建筑群走去。

    方无应只得跟上他们的内心,那个可怕的判断渐渐显形。

    他们来到了一处回廊。花池里有荷花,树上知了不停地叫,却没有人。那种安静,好像是要出大事之前万物焦虑的屏息。

    他们继续走,来到一处建筑前于听见了人声。

    方无应做了个手势,所有人猫着腰藏在了墙壁下,他们眼睛眨也不

    着从屋子里走出来的人。

    那是一群宫装打扮的女子。

    其中一个穿淡色衣裙的低声道:“夫人,咱们得赶紧了!再晚恐怕就……”

    她说话的对象,在这句话之后,停了一下脚:“……太子呢?”

    “按理此时该就在陛下榻前。”

    那听她说话的子,穿着鹅黄色的衣衫看年龄大约三十不到,容貌端丽动人眉却始终紧蹙,神(情qíng)忧郁悲伤。

    方无应瞧着那女子忽觉得有点眼熟,但这熟悉感实在太淡了,方无应一时无法捕捉到其中的痕迹。

    “既是太子在儿,咱们……就迟些去吧。”她说着,停下脚步,意(欲yù)转(身shēn)回屋里。

    最开始说话的女子有着急:“夫人?!……”

    背(身shēn)的女子轻轻叹了口气,转过来:“我刚服侍了一夜,应该好多了才是。”

    “可是我听王渊说,怕是(情qíng)形,几个御医都去了。”那女子又道,“昨夜也许是回光返照……”

    “不命了?这般胡说?!”

    “夫人……”

    这番小小的争执之后,鹅黄色衣衫的女子,终于妥协。

    “好吧,咱们这就过去。”

    这几个人,到底是谁?方无应想,是隋文帝的妃子么?

    他转过脸看看雷钧,刚想问问他的意见,但瞥到雷钧的脸色,方无应却惊讶了!

    雷钧的脸色青黄,嘴唇不断发抖,汗珠大颗大颗从他额头滑落!

    “……雷钧?”方无应慌了,他从未见过雷钧这么失态!

    “是简柔……”他像是要断气一样,从喉咙里挤出这几个字。

    那几个全都震惊了!

    “简柔?!”李建国望着逐渐走远的那几个女子,“刚才说话的是简柔?!”

    接下来的事,完全超出了方无应他们的预料:雷钧突然从藏(身shēn)的墙下冲了出去!

    “喂!雷钧!”

    那几个也慌了!纷纷跟了上去!

    只见雷钧奔到那几个女子(身shēn)后,他伸手一把抓住那个鹅黄色衣衫的女子!

    “简柔?!”

    几名侍女吓得惊叫起来!

    剩下那些人,一口气奔到他(身shēn)边,李建国一把抓住雷钧的胳膊!

    “雷钧你疯了?!”他气得骂那家伙,“快!快藏起来!”

    岂料雷钧竟然完全不顾他们的劝说,他大力推开李建国,又死死抓住鹅黄色衣衫的女子!

    “简柔!简柔!你怎么在这儿?!你怎么跑隋朝来了?!简柔?!”

    他嘶哑着嗓子狂叫,他的神(情qíng)万分痛苦,他的语调破碎得不成样子……

    李建国他们全都懵了!

    再看那几个女子,全都吓得做声不得!尤其是被雷钧抓住的那个女子,脸色死灰,浑(身shēn)颤抖如风中落叶!

    终于,有个侍女的神色出现了反应,然而她没再尖叫或企图逃走,却大出意料地……跪了下来!

    “……太子(殿diàn)下。”

    她这么一跪,其他几名侍女也跟着全都跪倒在地!

    被雷钧死死抓着不放的鹅黄衣衫女子,终于软软地跪坐在了地上:“……太子(殿diàn)下。”

    她的声音,听起来像小动物的绝望哀鸣。

    被眼前这一出荒诞剧给震住了,李建国他们几个,面面相觑!

    “太子?谁?”小于还傻乎乎看看四周,此刻除了他们无别人。

    方无应收起兵器,他退了一步,抱住手臂,表(情qíng)冷冷地看着眼前这一切。

    见她们全都跪在地上钧也糊涂了:“……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简柔?她们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远远的方无应看着那女子,他终于想起了苏虹书桌上的那张照片。女子的脸,和照片里简柔的脸,完全吻合。

    简柔满脸泪水,却依旧惊恐不已地望着雷钧:“……太子(殿diàn)下?你怎么了?你在说什么?”

    她说的是隋朝语言钧这才恍然大悟!

    “不,我……我是说……”他赶紧改口隋朝的语言“她们跪着干吗?”

    那几个侍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呆了。

    “……太子(殿diàn)下在前,岂敢不跪?”简柔颤声道。

    “太子?谁?”雷钧更糊涂了。

    一片死寂!

    李建国他们,互相看看后,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了雷钧(身shēn)上!

    控制组的人渐收起兵刃,然后如方无应之前做的,他们也纷纷往后退。

    所有人脸上的表(情qíng)都诡异得无法言表!

    注意到了他们的古怪举止,雷钧更诧异:“怎么了?李队副?方队长?你们这是干什么?”

    “……天啊,这,这也太……”小于从嗓子眼里,((逼bī)bī)出了这点声音。

    而其余人,似乎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一个个拿眼睛死死盯着雷钧,好像他变成了天字第一号的怪物!

    “干吗这么瞧着我?”雷钧有点不悦,“我脸上有什么么?”

    他甚至伸手,在脸上抹了抹。

    方无应叹了口气,他实在看不下去了:“还没觉察到么?”

    “什么?”雷钧呆呆望着他。

    “你是谁。”方无应静静看他,“雷钧,你还不知道自己是谁么?”

    “我?我能是谁?我不就是……”

    他的话,说到一半突然卡住!

    雷钧飞快转(身shēn),望着那群依然跪在地上的侍女!

    有什么,好像要从空气里撕裂开来!

    一秒钟之内,他的脸,变得那么可怕!

    “……我……我是杨广?!”

    方无应万分怜悯地望着他,他突然想知道,这可怜的男人,为什么没有立即崩毁……

    他难道不是应该在真相可怕的腐蚀之下,一块接着一块地碎掉么?

    就荒野里惨遭风化的岩石。

    “不可能!这不可能!”雷钧狂乱地摆着手,“一定是弄错了!”

    那群侍女,惊恐万状地望着他!

    有一名侍女趁机扶起简柔:“夫人!……”

    “夫人?”他一把抓住简柔,盯着她的眼睛,“什么夫人?!”

    那侍女被他可怖的脸给吓得惨无人色,尖叫起来!

    “太子(殿diàn)下!”简柔拼力想挣扎,“放开我!(殿diàn)下!你放手!”

    雷钧却丝毫不肯放手:“我不是什么太子!我不是杨广!我是雷钧!简柔!你怎么把我

    ?!”

    “嘶!……”

    拉扯之下,简柔的衣袖竟被雷钧给扯裂!那几个侍女在一旁,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惊得不知所措!

    看着要出乱子,方无应赶紧上前,一把拉开雷钧:“雷钧!你镇定点!”

    终于有个人喊了他的名字,雷钧这才松开了手。

    趁此机会,那几女赶紧扶起简柔,她们仓惶地离开。

    “……简柔?!”

    雷钧还要去追,方无应抓的手腕:“你冷静一下!”

    李建国他们个,见状也醒悟过来,纷纷上前!

    “……你们才要冷静!”雷钧愤无比地推开他,“说我是杨广?你们全都疯了么!”

    他么一说,那些人都不响了。

    方无应松开手:“如果你不是广,为什么会看这宫(殿diàn)眼熟?”

    “我……”

    “如你不是杨广,为什么能听着刚才那人说话耳熟?他是谁?难道是杨素?”

    “……”

    “你既不是杨广,她们为何要跪拜你、还口称(殿diàn)下?雷钧你还不明白么!”

    “够了!”雷钧一下打断方无应的话,他脸色铁青!

    “我不是他!我不记得那些!不要乱给我安罪名!”

    “苏虹也不记得她是梅妃。”方无应平静地说,“雷钧还要我把上次问苏虹的那些(身shēn)世问题,再来问你一遍么?”

    在一旁,李建国他们几乎都不忍目睹下去了。

    呆呆望着方无应,雷钧蠕动了一下嘴唇想反驳却没出声。

    看他这样无应也不忍再继续((逼bī)bī)问。

    “我看,我们先回去……”

    “回去?!”雷钧大力摇头,“不行!不能回去!我要去找简柔!”

    “雷钧!”

    “她就在这宫里!”雷钧嘶声道,“她刚刚才离开!我要去找她!”

    他说完,竟顾不得方无应他们自向简柔她们离去的方向,狂奔而去!

    “糟糕了!”李建国慌了神“队长,现在该怎么办?”

    方无应咬咬牙,一提剑:“快!跟上他!不能让他乱来!”

    他们一路飞奔。

    然而出奇的是,竟无人拦阻他们!那些侍卫只呆呆看着,没有一个人冲上来喝问!有几个更是看见雷钧就停住(欲yù)行礼,其尊重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

    方无应的心一个劲往下沉!

    雷钧跑得极快无应他们紧紧跟在后面,才转眼功夫看见他冲进了一处(殿diàn)堂内!

    李建国一马当先,冲上去也要往内闯!

    谁知两名侍卫用刀阻拦住他!

    “……你是何人?!竟敢擅闯陛下寝宫!”

    “我是太子手下!”李建国也急了他想用手里的剑格开对方的刀,“让我进去!”

    “不行!陛下有旨了太子,谁也不能入内!”

    眼看李建国要和他们发生冲突,方无应一把拉住他!

    “且等一下,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儿……”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里面发出女子凄厉的尖叫!

    这下大家全都慌了神!

    顾不得那两名侍卫,李建国干脆一刀拨开他们的兵刃,率先冲了进去!

    方无应他们紧随其后,一群人顺着那尖叫找到了声源,然而眼前一幕,把所有人都惊呆了!

    病榻上,骨瘦如柴的老者正用手死死掐着一个人的脖子!

    “阿摩!阿摩!你这畜生!……”

    老人不住地荷荷怪叫,病榻一旁,鹅黄色衣衫的简柔瘫倒在地,她残有泪痕的脸上,惊恐万状!

    ……被老者掐住脖子的人,正是雷钧!

    “雷局长!”

    小杨第一个叫了起来!他冲上去,(情qíng)急之下,一把拽开老者的手臂!

    方无应他们也醒悟过来,纷纷奔上前!

    被小杨大力一推搡,老人的(身shēn)体重重跌回到榻上,他的喉咙里发出咯咯轻响!

    几秒之后,老人的手臂,无声无息垂了下来。

    ……他死了。

    死寂!

    连瘫倒在地上的简柔,也只是大张着嘴,像缺氧的鱼!

    雷钧面色仓惶诡异,他瞪大双眼,死死盯着已经断气的老人!

    慢慢的,男人跪倒在地,弯下腰去,抱起死者。

    “……父皇?父皇?”

    他抱着死者轻晃,他用极细小的古怪声音,呼唤着那个已经死去的人。

    那是他的父亲,隋文帝杨坚。

    雷钧的(身shēn)体,抖如筛糠!

    《附录》

    《隋书》卷二《高祖本记》仁寿四年(ac604)记载:“……四月乙卯,上不豫。七月甲辰,上以疾甚,卧于仁寿宫。与百僚辞诀,并握手~。丁未,崩于大宝(殿diàn)。”

    也是说,按照《隋书》的记载,杨坚是寿终正寝的,而且当时百官在旁,一一握手言别。

    这个说法比较合理。《隋书》是唐朝人修的史,唐人在原本可以大抹特抹一笔黑的地方,都没有一字提及杨广弑父,因此我觉得杨坚应该是正常去世的。

    但是,《隋书》的列传,在卷三六《宣华夫人陈氏传》中,却有如下记载:

    “上寝疾於仁寿宫也,夫人与皇太子同侍疾。平旦出更衣,为太子所((逼bī)bī),夫人拒之得免,归于上所。上怪其神色有异,问其故。夫人泫然曰:‘太子无礼。’上恚曰:‘畜生何足付大事,独孤诚误我!’……太子遣张衡入寝(殿diàn),逐令夫人及后宫同侍疾者,并出就别室。俄闻上崩,而未发丧也。”

    此种写法,明显是怀杨广因调戏宣华夫人而触怒了父亲,为免皇位有变,他索(性xìng)弑父篡位。但这两个矛盾的言论却同出自《隋书》,并且,逻辑推理可证,第二种说法比较不靠谱。

    但世人都偏(爱ài)传奇,老头子与臣子们一个个说byebye还要先握手再咽气,这,干笑,这实在很像新闻联播。

    所以大家都喜欢第二种说法。

    我选择第二种说法,只因为它更好写小说。

    另,俄狄浦斯,希腊神话人物,索福克勒斯的著名作品《俄狄浦斯王》,讲述俄狄浦斯于毫不知(情qíng)的(情qíng)况下杀父娶母……宿命导致了他悲惨的一生。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别拿穿越不当工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