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百三七章 出乎意料的重逢

    <---凤舞文学网--->

    空屏蔽的检修工程,随着工期的临近结尾,已经可算在望”了。--凤舞文学网--这次耗费了他们差不多一年的时间,期间经历无数风险,但现在终于有希望打上endd了。

    这一年里,每个人都累得够呛,加班加点是常有的事儿,出差次数是平(日rì)的三到五倍,大家都说再这么来一趟,早晚得全体趴下。

    检查所有修补完善的部分,结果还是(挺tǐng)令人满意的,而且近来乱闯时空的古人,也的确少了很多,辛弃疾那一桩还是半年前的事。

    不过仍然有一些让人头疼的问题存在。

    极少数的时间点,修补的成效不算太好,最典型的就是隋朝。在一次局内部集中会议上,雷钧专门将隋朝的这个问题拿了出来。

    单单在公元5811年,们就进行过两次修补,但是漏洞仍然存在,它并没有多大,可是反复的撕裂令人头疼和不解,似乎有个什么,始终卡在时空壁上,让他们的修补工作永远只能达到90%左右。

    “再让控制组跑一趟就没要了。”小武说,“他们最近连个礼拜天都没有,这种计划之外的活儿,我们自己干吧。”

    “嗯,但还是得控制组给个人参与。”雷钧说,“不多,一个就行。”

    “那我再过去一趟吧。”小说。

    苏:摇头:“你该歇着了,不是才从1848年回来没两天么?我去吧,反正就剩了我好久没出去了。”

    “你不担心危险啊?”

    “危险什么。”苏虹拿过工作单看了看“。就选在陈朝灭亡那年好了。全国统一。兵戈也止了。没问题地。”

    “叫小于一块儿吧。我记得好就他还留守在组里。”雷钧说着。拿过联系本翻了翻。“喏。果然是他。

    ”

    于是这事儿就这么商定了。让于凯陪着苏虹一起去隋朝间则定在公元589年就是陈朝灭亡。隋文帝统一全国地那一年。

    临走地时候。于凯还开玩笑说要不要让他通知队长。苏虹笑了笑。没说话。

    “你们最近不是总碰不上一块儿么?”小于说“队长按计划得到明晚上才回来。”

    “咱们也呆不了多久。”苏虹说,“估计也就两天时间。”

    当时小于一边整理假发面问:“苏姐,队长说你们去巴厘岛度蜜月啊?”

    “是这么打算的,年底吧。”

    “其实我和小杨都觉得,不如选个太平盛世的古代。”小于有点兴奋地说,“仁宗时期的汴京啦,武则天时期的神都啦好玩!”

    苏虹苦笑:“小子,成天往古代跑没跑够啊?”

    “不是呀,那多浪漫呀!再搞个花轿迎娶……”

    “嗯是啊得带着定位器饮用水净化器消炎片假发沉甸甸的银子或铜钱,搞不好还得带上防(身shēn)兵刃……”

    “呃……”

    “这是度蜜月么?把人都累死了。”苏虹撇嘴“去巴厘岛,只要带张银行卡就okk。”

    “那还是去巴厘岛吧。”小于尴尬地说,“穿越时空的浪漫是需要代价的。”

    “没错。”

    俩人正说着,雷钧拉开门,探头进来看了看。

    “还没走啊?”

    “有事儿?”苏虹看他。

    雷钧揉了揉鼻翼:“也没啥事儿,蕾蕾说上次买的那件t恤她穿去了学校,好些同学都想要,叫我和你说一声。”

    苏虹很愉快:“是么?那太好了!多谢照顾生意。”

    “多卖几件是几件,要是能在学校里建立稳固客源那不是(挺tǐng)好么。”雷钧笑了笑,“行了你们准备出发吧。”

    他关上了门。

    小于问苏虹:“是说苏姐你那家淘宝店啊?”

    苏虹点点头:“上次也是雷钧给介绍的生意,赚了不少。”

    “芝麻局长人真(挺tǐng)的。”小于说,“我们组里都说他就留在这儿好了,不过,人家早晚得去部里吧?”

    “升官?”苏虹摇摇头,“我觉得有点难,雷钧自己根本没那个往上爬的心,如果凌局这次不栽这么大跟头,顺利进入部里,可能往后还帮衬着他一点,现在没这便利条件了。--凤舞文学网--”

    “反正他也不怎么在乎不是?”小于笑道。

    “嗯,他的心不在这上面……”

    想起了简柔,苏虹没再继续说下去。

    他们到的时候是初(春chūn)。战争已经结束,陈朝新亡,陈地随处可见从北方过来的隋兵。不过百姓的生活没有遭到过度侵扰,本来陈军打这场战争就打得三心二意,隋军完全是在陈军的眼皮子底下渡过的黄河,陈朝天子还沉醉在天险阻隔的安逸中,将官、士兵们也大多因为庆贺新年而喝得醉醺醺的,总之是稀里糊涂做了败者。陈朝,从上至下就没有“打硬仗”的心理准备。

    苏虹他们出现的地点是陈朝都城建康,小于扮的是个樵夫,苏虹则扮装成农妇。因为不想搅进历史,他们没有进城,只在郊外的一片树林里进行修补工作。

    “看起来还不错,没想象中凄惨。”苏虹瞧瞧四周,“陈叔宝果然全无心肝。”

    她用的是隋文帝批评陈后主的句子。

    “那也不坏嘛,小武要是也这么‘全无心肝’,恐怕当年还不至于那么痛苦。”小于调侃道。

    俩人足足忙了一天,到了下午

    落山了,才算把关键部分完成。

    “累死人!”苏虹扔掉手(套tào),擦擦汗,“不行,腰要断了。”

    小于放下仪器说:“剩下的我一个人干就行了,苏姐你去玩一会儿吧。”

    “玩?这儿有啥好玩的?”

    “嗯……可以趁机去游览一下大隋朝的风光。”

    “哦,那敢(情qíng)好。”苏:也笑,她站起(身shēn),“行,我到前面走走,有事儿叫我。”

    步出树林,苏虹一个人漫在土埂道上。

    隋朝初年的昏,格外静谧,初(春chūn)的风狂暴地吹着,天色深蓝得让人不能喘息。苏虹仰起脸视着如血残阳慢慢落入山后一片郁郁葱葱的丛林之中耀眼无比的火红和淡粉色的光线在云层反(射shè)之下,于穹窿边际展开了一副令人目眩神迷的宏伟画卷。苏虹十分喜欢看(日rì)落,这样的世界一天一天周而复始,人生活其间,却从不厌其烦……

    她想起此刻(身shēn)在三国方无应。

    而国正是从汉末开始直到隋朝,度过了整整四百年的混乱期。

    他们俩刻,一个在乱世之头,一个乱世之尾。

    也许那一个,也正在仰望着一片晚霞,同一个(日rì)暮长空……

    和她一样。

    眨眼,光年。

    正发着呆远的,一队车马往这边走过来苏虹赶紧低下头,扶了扶臂弯的竹篮出赶路的样子,不过她的眼角余光然能看见那一队人马。

    前面有两匹马,中间一乘大轿,青色布幔,遮得严严实实。

    “是顶鸾轿呢。”苏虹心想,“里面坐的是皇亲国戚?”

    她有点好奇,不(禁jìn)脚步跟着轿子往前走了两步。此刻苏虹与那一队车马只隔开了三米左右,就在这时,一阵猛烈的风吹过来,前面的布帘微微拂动,苏虹瞥见了一双穿着翠绿绣花鞋的脚。

    她的心不知为何,微微一动,脚步略一迟,有那开路的仆从便皱起眉:“边上去!”

    苏虹知道是自己太靠近了,她赶紧垂首缓慢下脚步,尽力拉开距离。

    也许是这一声呵斥,让轿内的人感到了好奇,一只玉手轻轻拂起轿窗的布帘,往外探看。

    那只是一两秒的时间,让苏虹看见了轿里人的脸孔。

    事后,过了很多年之后,苏虹一直在想,如果那天她错过了那两秒钟,她这人生接下来的历程,是不是就会不一样……

    那一刻,苏虹只觉得浑(身shēn)僵硬无比!

    她看见了简柔。

    在持续了不知多久的大脑空白之后,苏虹突然反应了过来!

    她快步跟上已经走远的车队,脑子里却已乱成了一锅粥!

    那是简柔,绝对没错的,如果说分隔了这么多年仍然能认出来,是因为,轿中的女子依然年轻,她的五官容貌,甚至比离去时更加年轻,像极了大学时与苏虹最要好的那个女生简柔。

    那的确是简柔,苏虹在脑子里反复映放刚才的那一瞥,世界上不可能有如此相似的两个人!

    苏虹的耳畔轰轰乱响,她几乎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怎么办!是转头去通知还在树林里的小于?还是立即通知在现代的雷钧?……

    但那都来不及了,而且说到底,没有确凿的证据,苏虹想,不如自己先跟过去看看,至少,先确定一下这个酷似简柔的女子的(身shēn)份!

    想到这儿,苏虹按开通讯器,小于在那边接通了信息。

    “苏姐?”

    “小于,我离开一下,可能得一两个小时。”她低声而急促地说,“出了件很诡异的事(情qíng)……眼下来不及说,晚上回来告诉你。”

    “呃……好,你小心点,”小于说,“我就在树林里等你。”

    关掉通讯器,苏虹抬头再看那队车马,已经走到前面去了!苏虹心里一慌,扔下臂弯的篮子就往前奔!

    她就这么走走停停,一路跟着那车马,大约四十分钟之后,竟然来到了一个军营之前!

    苏虹目瞪口呆望着那乘轿子进了军营,眼看它就要消失在大大小小的军帐之中,她一下子着了慌!

    “喂!干什么的!”辕门前的两个兵卒,气势汹汹拦住了苏虹。

    “我……我……”

    苏虹慌了神,她实在找不到理由,慌乱之下,眼泪突然涌了出来!

    一见面前女子突然哭起来,那两个年轻的兵卒都觉得诧异他们放下兵刃,其中一个稍微年长的开口问:“这位大姐,你到底要找谁?我们这里可是军营。”

    “刚才见了一顶鸾轿,我姐姐……在其中……”苏虹边哭边说。

    那俩兵卒对视了一眼,那年轻一点的问:“你姐姐?你姐姐是宁远公主的侍女么?”

    宁远公主?苏虹的大脑空白了两秒!

    “是!是的……”她不管三七二十一,拼命点头,“失散多年,刚才瞥见了她……父母过世之后,姐姐她……”

    她慌不择言地顺嘴胡说,只巴望着对方能放她一马她跟着进去看看轿子里的人。

    不过苏虹这一招还真有效外,也许是看她哭得太真太惨,那两个兵卒倒都迟疑了。

    “晋王(殿diàn)下说勿要扰民,这时节让一个妇人来搅闹总不妥当。”那年长的道,“人家也惨如我去通报宁远公主的下人,或有知道她姐姐的

    见个面也好。”

    说着,那人就进了辕门。

    等候的期间,苏虹在脑子里慢慢寻找关于“宁远公主”的资料,一开始,她还没反应过来这是历史上哪位公主,可当她想到另外四个字的时候苏虹整个人都惊呆了!

    起初她一时没想起来,是因为历史上很少对这位公主用“宁远公主”这种称呼多的则是用她后来的(身shēn)份取而代之,那就是“宣华夫人”。

    陈朝灭亡之后叔宝的堂妹,陈朝“宁远公主”被隋军从建康带回了都城长安位金枝玉叶的公主,也就成了隋文帝杨坚的妃子。杨坚的妻子独孤伽罗是个妒忌心非常强的女人,所以直到独孤皇后去世之后,杨坚才开始真正接近这位被称为“宣华夫人”的宠妃。

    宣华夫人的后生十分凄惨,杨坚死后,隋炀帝登基,亡国公主不得不(身shēn)侍父子二人,史书上说,这种屈辱让她无法承受,不久就郁郁寡欢而死。

    ……难道说,简柔是“宣华夫人”?!

    正发着呆,那去打听的兵回来了,(身shēn)后还带着一个仆从打扮的人。

    “跟着他走吧。”兵卒好心地指了指仆从,“让他带你去找你姐姐。”

    “要检查一下么?”那年轻道。

    “检什么?一个妇人而已。”年长的兵卒倒是满不在乎。

    苏虹擦了擦脸上的泪,向那两个兵道了谢。

    再看那仆从,似乎也不是等之人,大概国家亡灭了,虽是公主(身shēn)边亲信,在隋军面前也只得低头。

    那仆从带着苏虹进了军营,又满怀惑地看她:“这位大姐,你到底要找谁?刚才那位军爷说你有姊妹失散,又说是在公主近前侍奉——你家姐姐姓甚名谁?”

    苏虹犹豫了半晌,才道:“大人,我……我想见公主(殿diàn)下。”

    那人惊住了!

    “见公主(殿diàn)下?你又是何人?为何非要见我家公主(殿diàn)下?”

    苏虹实在无法,慌乱中竟跪了下来!

    “……哎呀这位大姐!你这是干什么?”那人慌忙扶起苏虹,又见她满脸泪水,神(情qíng)凄婉,只当她是没见过阵势的庶民百姓,有什么苦衷一时又说不清,便道,“好吧,我带你进去。”

    到了一座军帐前,那人先进去通报,然后转头出来,示意苏虹进来。

    走进军帐内,苏虹觉得自己的心,狂跳得要从嗓子里蹦出来!她死死抓着自己的衣襟,紧张得走路都有点摇晃不稳。

    就这么被带到了一位妆容华丽、仪态优雅的年轻女子跟前,苏虹被那人示意行礼。

    “是这位姐姐要见我?”女子轻启朱唇,她的声音,与简柔一模一样!

    苏虹微微抬起头,望着那张脸。

    了九年,当此刻再见到这活生生的女友时,苏虹终于忍不住心头哀伤,一时痛哭失声!

    她这一哭,那女子也被惊讶了!她慌忙从座上起(身shēn),走到苏虹跟前弯腰扶起她。

    “这位姐姐,为何哭泣?”

    她的声音清脆如昔,神(情qíng)里却是不掩饰的讶然。

    她还不认识我呢,苏虹满心悲哀地想:简柔,简柔,原来你竟是宣华夫人……

    想到她悲苦的一生,苏虹的泪水更加汹涌!

    看她哭成这样,如今仍然是宁远公主的简柔,忽然想起什么,问道:“这位姐姐,你难道是有亲人失散于军中?”

    苏虹哽咽道:“民女……有个姐姐,战火纷乱中失散了,因见公主……像极了我姐姐,所以……”

    这么一说,宁远公主才恍然大悟!

    “天下竟有那么像的人么?”她苦笑,又叹息道,“天堑已破,大陈已然覆亡,你与你姐恐怕相聚甚难了。”

    她这么一说,引得苏虹泪水更多。

    看她哭得如此恳切,宁远公主已经对苏虹再无心,她万分怜悯地问:“叫什么名字?”

    “民女叫苏虹。”

    “……家里还有人么?”她轻声问。

    苏虹摇摇头。

    宁远公主沉默片刻,道:“既如此,不如就跟在我(身shēn)边吧。”

    她说完,又对旁边侍从道:“先带这位姐姐去梳洗,再给她些吃的。怪可怜的。”

    没办法,只得以这种方式接近简柔了。苏虹这么想着,赶紧跪拜谢恩。

    刚才领着她进来的那个管事模样的仆从,将苏虹帐外,他命人给端来了梳洗的用具,又叫人给苏虹换了一(身shēn)鲜亮点的衣裳。

    本来为了防止被人注意,故意打扮得土里土气甚至有点脏兮兮的苏虹,换下那(身shēn)灰色粗布衣裳,重新梳洗打扮之后,已然恢复了她(日rì)常的容貌。

    这么收拾了一番,她又被带去见了宁远公主。

    “哟,没想到是个美人呢。”宁远公主绕着她上上下下打量,目光里充满惊喜,“山谷里果然也有兰草。”

    苏虹不知说什么好,只得深深谢恩:“……公主搭救之恩,小女子当结草衔环以为报。”

    “罢了,那些都不打紧。

    ”宁远公主说罢,苦笑,“我自己如今,都得听天由命了。”

    她的话语里藏着深深的苦涩,苏虹听得心惊,却不敢出声。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别拿穿越不当工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