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百三十二章 骠骑将军的恋爱课

    <---凤舞文学网--->

    (日rì),苏虹和方玩到晚上七点。--凤-舞-文-学-网--

    她们去了市中心的步行街,那儿有上百家让人玩疯了的小店,两个女人淘了好些东西回来,大部分都是便宜的首饰和夏季衣裳。

    方没有回来,她去了小武那儿,俩人商量着偷菜什么的,苏虹知道小武在玩开心网,她觉得小武跟着方越变越年幼。

    客厅里,方无应躺在沙发上假寐,苏虹在旁边兴奋不已地翻看她今天买的东西。

    “……方买的那个仿真面包可好玩儿啦!可惜我的手机挂链太多。”

    “唔。”

    “喏,这个景泰蓝镯子,我觉得绿色比酒红色漂亮,你看呢?”

    “……嗯。”

    “还有这个!漂亮吧?”

    她想把发卡拿给方无应,却发现对方拿报纸盖着脸。

    “喂。干吗睡觉?”苏虹“啪啪”拍着报纸。“才几点就打瞌睡?”

    “哎呀我很累很累。”方无嘟囓。“加了一天班。你让我休息一会儿……”

    “咦?睡觉去(床chuáng)上啊?赖在沙发上干吗?”

    “八点半有球赛。”

    “中国队地?”

    “傻了吧你?”方无了个(身shēn)。脸冲着沙发里。“珍惜生命。远离国足。”

    苏虹乐了:“别这么说,雷钧可支持足。”

    “芝麻局长能容天下不能容之事。”方无应又把报纸盖回到脸上,“哼,他也是一位神道,换了旁人,吐血都吐不够。”

    “哎,帮我看看嘛!”苏虹嗔怪道“人家买回来了你一眼都不看。”

    “看啥?”方无应拽下报纸。

    苏虹拿着两个发卡:“红的好还是白的好?”

    “红的。”

    说完,他又盖上报纸继续睡。

    “啊?可是方说白的好……喂!怎么又睡了?”

    “唔……”

    “为什么红的好呀?我也觉得红的好,可是方说白的漂亮。”

    “……”

    “为什么你觉得红的比白的好?”

    方无应有点后悔,只给了两个字就被苏虹抓着问个没完,早知如此还不如一开始就不给答案。

    “红的不显年龄。”他丢出一句。

    “喂!我很老么?!”

    听出苏虹生气了,方无应只得放下报纸赶紧赔笑道:“谁说你老了?革命人永远年轻!今年二十明年十八!”

    苏虹噗嗤笑起来。

    “哎对了,有个东西。”她想起来了包里掏出一个锦盒,递给方无应。

    “是什么?”

    方无应坐起(身shēn),拿过锦盒。

    “方给你的,自己不直接给你,非要通过我绕弯。”苏虹说,“还说是赔给你的。说对不起什么的……”

    方无应打开锦盒,里面是一块玉佩,上面雕着翔凤的纹饰。--凤-舞-文-学-网--

    “这玉佩很贵的。我看方把她上次做车模赚的钱全都花了。”苏虹有点好奇地看看方无应,“干吗说是赔给你的?”

    方无应没说话。

    “她还说找不到一模一样的了,这个算是最相似的。”

    “她以前弄碎过我的玉佩。”方无应慢慢说,“很早很早以前。”

    “哦……”

    方无应没再说什么,他起(身shēn),把玉佩收好。

    看方无应的样子乎不想对姐弟俩的那件事详谈,苏虹也就不再问了。

    “最近大家对玉都产生兴趣了?”苏虹收拾着她那些发卡“连小卫都跑来问我,知不知道哪儿有可以定做的玉器行。”

    “小卫?”

    “嗯,奇怪吧?还说价格什么都无所谓,只要能弄到好的。”

    “好的什么?”方无应有点好奇。

    “他说他想要一根簪子。”苏虹也好奇地说,“簪子这玩意儿我在玉器行还真没见过,漂亮的假货他又不要。后来我和他说不如去港澳看看。估计香港的一些老店里会有……”

    “香港?你把他支那儿去干吗?”

    “咦?董桥的书里不总是在写玉器么?”

    “那……然后?”

    “然后?没了。”苏虹说“后来他就去携程网查机票了,可能真的要去香港吧。”

    “可他要簪子干吗?”

    “谁知道。”苏虹摇摇头“他这两天,怪怪的。”

    发现卫彬有点不对的不是苏虹,而是小武。

    一切都得从卫彬提的那个问题开始。

    “……谈恋(爱ài)是怎么回事?”

    某天这样问小武。

    一瞬间,小武以为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他转过(身shēn)看着卫彬:“……啊?”

    “我想问,谈恋(爱ài)是怎么回事。”卫彬的表(情qíng)丝毫变化都没有,就好像他问的是明天的排班表。

    “你要谈恋(爱ài)啦?!”

    小武兴奋得差点从椅子上翻下来!

    那个自称“彪悍的人生不需要恋(爱ài)”的骠骑将军要谈恋(爱ài),这可真是全局的大八卦。

    “其实是,我想知道,怎么才算恋(爱ài)。”卫彬又问,“这个,界定方面,我不太清楚。”

    小武默默淌了一滴汗!

    “这事儿吧,应该说微妙得很,好像没法界定。”小武说到这儿,愣了一下,“你有喜欢的人了?”

    卫彬没做声。

    “喜欢就是喜欢呗,还界定个什么?”

    “或许不是(爱ài),是别的什么。”卫彬摇摇头,“同(情qíng),投(射shè),自以为是……都不好说。”

    小武更汗了!

    “你这样子还怎么恋(爱ài)?”他说,“连(情qíng)绪都要拿仪器分析个清清楚楚,那怎么可能呢?”

    “我不想分析,只想界定清楚。”卫彬说完,又武,“你不

    (挺tǐng)足的么?”

    小武有点郁闷:“谁说我经验足了?……你怎么不去问方无应?他经验也足。”

    “怎会。方队长一共就谈了两次恋(爱ài),其中一次还是被迫和男人谈的而且失败了。”

    当时,办公室里就俩人。

    小武叹了口气:“我说,就没人提过你不太会说话这个事儿?”

    卫彬默默看了他,点头:“有个人,说过。”

    “……你这样说话,会得罪人的。”

    “哦……”

    不过小武毕竟还是好说的,他又想了想:“那想和她一同生活么?”

    卫彬点点头。

    “不光是现在,有往后。”小武说,“你可以试着想一下,想得越((逼bī)bī)真越好:三十年之后,自己还肯和她一同生活么?那时候她就老了,没现在年轻漂亮了——那样你也肯么?”

    卫彬不出声。

    “如果连那种(情qíng)况都不打击到你,那么基本上就没问题了。”小武说,“放胆子去追求对方吧!勇敢的少年朝着朝阳啦啦啦……”

    “……怎追求?”

    被卫彬盯着瞧,武也没辙了,对他而言这种事(情qíng)好像是天然天成的本提炼不出什么规则。

    “以让她高兴为主吧?”小武支吾着,“些恋(爱ài)法则的书里都写了嘛。”

    “那都是废话,没用的。”

    “我忘了,你连打仗都不遵循兵法……”

    “我想不太出来怎么才能让她高兴。”卫彬沉思道“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让她喜欢我。”

    “……”

    “喂,就不能支个招哦?好歹同事一场。”

    “那就以你自己高兴为主吧。”小武没办法了“谈恋(爱ài)本来就是两个人的事,与其‘变成对方想要的人’,不如就把真实的自己给她看。毕竟往后的人生,都是要真诚相对的。”

    小武这番话,给了卫彬很大的启示。

    后来,他就直接打电话给林兰要见她。

    接到卫彬的电话,这对林兰来说并不奇怪来之后卫彬就说过,有什么事儿尽管找他帮忙。

    对林兰而言认为卫彬是代表整个穿越局的,国家机构会始终与她保持联系这(挺tǐng)正常竟她参与过两次穿越。

    况且卫彬又是那么一个诚恳的年轻人,还救过她两次。就算作为一个工作了十年的老鸟,帮着初出茅庐的新鲜人适应社会也是应该的。

    后来他们真就去喝咖啡了。

    “抱歉,我要果汁。”她对侍者做了个手势,后,又笑,“最近不太敢喝咖啡。”

    “怎么?”

    “怕睡不好。再说……”她顿了一下,“对孩子发育也不好。”

    林兰不打算故作姿态进行遮掩,毕竟卫彬是知晓一切的人。

    “那就暂时不去工作了?”卫彬问。

    林兰点点头:“现在再去找工作,就算应聘上了也瞒不了多久,何苦让人家公司给我买单。”

    “那,经济上会不会很紧张?”

    “没关系。”林兰笑道,“存款还有一些,然后……我找妹妹借了点。”

    卫彬犹豫了片刻,说:“我不知道能帮上你什么忙。”

    林兰笑起来:“真的不用,我也不是非要人照顾不可。”

    “嗯,我知道的。”

    俩人沉默了片刻。

    “最近怎么样?”林兰故意把话题转开,“又出差了?”

    卫彬摇摇头:“没,之前出去太久,最近轮到我歇着了。”

    “这么说,以前去过哪些时代?”

    “没去过多少。”卫彬笑道,“这才进单位几个月?唐代,呃……西汉,也算吧。”

    “西汉?”林兰有点惊讶,“西汉什么时期?”

    “……武帝时期。”

    “啊!哎呀哎呀!见着霍去病没?!”

    卫彬愣了半晌,才摇摇头:“没。”

    “太可惜了!”林兰惋惜万分地说,“唐代呢?”

    “安史之乱,结果帮着唐军打了一仗。”卫彬笑了笑。

    “真厉害!”

    “其实很危险的。这种事(情qíng)。”卫彬说,“那一次控制组的头儿,差点命丧长安。”

    “唔……”

    林兰点点头:“你们这种工作风险(性xìng)太大——你妈妈不担心你?”

    卫彬有点不知所措,他半晌才说:“她已经过世了。”

    林兰一惊,之后,也不知说什么好了。

    不敢让她再逐个问候亲戚,卫彬赶紧岔开话题:“那你再没联系过父母?”

    林兰干笑:“不用联系,林晴那个耳报神会把我的事儿捅到他们那儿去。”

    “林晴?”

    “我妹妹,小我五岁,比我能干多了。”林兰说着,轻轻拍了一下手掌,“对了!见个面如何?”

    卫彬愣住了!

    “怎么样?见面试试?”林兰充满希望地望着他,“不是还没女朋友么?”

    “唔,可是……”

    “妹妹比我漂亮。”林兰笑道,“而且条件(挺tǐng)不错的——这可不是我自夸哦。”

    卫彬低下头,过了一会儿,才说:“对不起,我……”

    林兰醒悟过来,她轻轻“啊”了一声。

    “有喜欢的人了?”她悄声笑问。

    卫彬点点头。

    “是我多事了。”林兰点头道,“总觉得自己的妹妹是天下最好的,所以就想给她找个好夫婿。”

    卫彬觉得浑(身shēn)发燥。

    结果那天到最后,他也没有把想说的话说出来。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别拿穿越不当工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