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百三十一章 却道天凉好个秋

    <---凤舞文学网--->

    夜上来了寒意,有只流萤在不远处飞舞着,于黑暗光,那忽隐忽现的亮线,让人不由联想到生命的脆弱和坚持。--凤-舞-文-学-网--

    “看,谈(情qíng)说(爱ài)就是这么麻烦,”林兰终于嘻嘻笑起来,“一切行使了几十年的严苛规则,一旦撞上了(爱ài)(情qíng)就全完蛋,像撞上冰山的泰坦尼克号喂,以前谈过恋(爱ài)么?”

    卫彬迟疑了片刻,摇摇头。

    “一看就没有。”林兰苦笑,“太用功就会忘记周遭,等到遇见了那个人,才会幡然醒悟,觉得自己的过去都是白活。”

    “……我明白。”

    “咦?不是没谈过(爱ài)么?怎么明白这个?”

    卫彬又不出声了。

    “和你说吧,我到现在,也不悔那五个月。”林兰慢慢的,低声说,“如果没有那五个月,如今的我也不会站在这里,当然,也不会优柔寡断像个小女人。”

    “你是男人”

    “本来是媲美男子的女人。”兰笑了,“美洲豹,你听说过没?我们这种女人,在欧美都被称为美洲豹的。”

    “美洲豹?”

    “cougars。掠夺(性xìng)地类型。”林兰说。“从公司高管位置上。把男人踢下去地女人。”

    “……那种男人太;了。要是我家地那些男人。就绝不会。”

    林兰笑起来:“对了。我对你那‘伟大’地姨父很好奇。他是什么人?”

    卫彬迟片刻。才道:“是雄才大略之人。”

    “唔。想必是地。不然不会对你有这么深重地影响。”林兰点点头。“我地家庭也是如此。从小教我自强自立是很少注意传统女(性xìng)该有地美德。于是三十多岁到了他跟前。就变得‘全然不似女子’了。”

    “他这么说么?”

    “嗯,起初怎么都看不惯我占了我的客厅还对我冷嘲(热rè)讽的。”林兰嗤嗤笑起来,“期间吵过无数次,连我去泳池他都看不惯。他说竟然穿那么少还男男女女都泡在一锅里,这简直是天下大乱。”

    卫彬也笑起来。

    “我说看不惯您就请去阿拉伯世界好了,看来那儿是地球上唯一符合您胃口的乐土,当然,走之前请补齐房租水电费。什么?没钱买机票?那您老先生就请继续生闷气吧,我照样要去游泳,不然(身shēn)材会发胖的。”

    “你这……活生生是勒索。”

    林兰大笑:“所以他很仇恨地说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后来怎么办?”

    “没怎么办,自己想通了呗。”林兰笑道,“后来他发现好像全世界都如此,并且没有最乱只有更乱既然已经乱成一锅粥,还不如干脆培养起对这锅粥的(热rè)(爱ài)。--凤-舞-文-学-网--”

    “你改造了他。”卫彬忽然说。

    “……或许他本来就是如此。”林兰说,“这家伙的(性xìng)格里豁达的一面。

    ”

    “嗯,不然也不会写出‘树犹如此’这种句子来。公然赞扬桓温这种大逆不道的(奸jiān)雄,可不是一般人能干出来的事儿。”

    之后,俩人又沉默了好一会儿。

    “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卫彬突然说。

    “……嗯。”

    “还要我给他提出来么?那件事。”卫彬又问。

    林兰沉默了好一会儿,点点头。

    “明白了。”他站起(身shēn),“夜深了点睡吧。”

    目送着卫彬离去,林兰并没有立即回屋,她将目光投向远处的树林,一阵侵入骨髓的寒冷伴随着细雨扑面而来。远处黑色的树木,在呼啸的风中有如憧憧鬼影。

    她不(禁jìn)从心底升起了浓浓的悲凉。

    次(日rì)一桌像模像样的私家宴席。排场不大,但却十分精致一看就知道是主人家用了心思的。一来,这是感谢二来,也是饯行。

    席间弃疾问了卫彬他们接下来的打算,卫彬说到了临安,打算先去找找那个带消息的熟人,然后再慢慢打探林兰父亲的下落,好在从此地去临安,一路地界上还算清平,不在金人管辖之内了,也安全得多。

    “既然是有人亲见,我想总不至于找不到。”卫彬说,“而且陈先生给的盘缠还有那么多,大人尽管放心便是。”

    辛弃疾迟疑片刻,点头道:“卫兄弟少年神勇,我也的确没什么可担心的。”

    他的话里有惜别之意,说完,又命人取了银两来,卫彬他们推辞不下,只好收了。

    正说着,有下人前来,在辛弃疾耳畔低语了几句,他听了,笑起来。

    “大人何事如此高兴?”卫彬问。

    “哦,是这样……”辛弃疾顿了一下,“本来内眷不便出来面客,幸好有林姑娘在此我这儿,有个人,说是想见见姑娘你。”

    林兰一愣!

    “见我?”她有点惊讶。

    辛弃疾含笑点头:“她昨天就想见你,因为听说你是独闯敌营的巾英雄,心里敬佩得紧,便央告说要见见英雄。”

    林兰苦笑:“大人谬赞了,我哪里担当得起英雄二字?”

    “哎,有何担当不起?姑娘这次办的大事,连男子都要甘拜下风。”

    辛弃疾说完,对那下人点头道:“让她出来吧。”

    卫彬与林兰对视了一眼,他们从对方眼睛里看到了迷惑。然后,卫彬将目光转向珠帘后。

    不一会儿,那儿出现了一个人影,一阵芬芳的气息在人影闪

    ,先飘散了过来。

    然后,他就看见一个盛装打扮的年轻女子,从帘后走出来。

    “这是在下新纳的妾。”辛弃疾说着,向那女子言道,“甜甜,来见过林姑娘,卫少侠。”

    林兰的脑子,嗡的一声!

    只见那名年轻女子到他们二人跟前,深深施礼:“甜甜见过林姑娘,卫少侠。”

    林兰呆若木鸡,不是卫彬轻咳了一声提醒她甚至都忘了起(身shēn)回礼!

    “如何?”辛弃疾笑道,“不是想林姑娘么?如今人在这儿了。”

    对方细细量了一会儿林兰,然后笑盈盈地说,“果然跟她们说的一样。昨(日rì)丫头们都说又来了个甜甜老爷你看,像不像?”

    她轻轻伸手,拉起林兰的,转(身shēn)向辛弃疾。

    卫彬一愣,等到目光再次落在甜甜脸上,他惊得说不出话来!

    那叫甜甜的子的五官面貌,竟和林兰有七、八分的相似!

    “……啊!”辛弃疾恍然大悟,他轻击下扶手,“怪不得我总看林姑娘似曾相识,竟是因为这!”

    林兰只觉得浑(身shēn)的血哗哗乱流!

    眼看林兰要失态,卫彬赶紧拿话题转开注意力:“我该恭喜大人!”

    辛弃疾笑道:“说来事另有一番古怪。那次病愈之后出门,偶遇她和家人踏青……”

    辛弃疾的话还没说完,甜甜就笑道:“老爷说他见过奴家,问在哪儿见的,他又说不出。”

    “纳罕得很。”辛弃疾也笑,“明明从未相遇是瞧着她万分眼熟,叫人觉得亲近,又想不起自哪里见过。”

    “这甜甜二字,莫不是大人给取的?”

    “正是。”

    卫彬担心地偷偷看了一眼林兰,她此刻已然面色煞白是神色未变。

    “此所谓天作之合。”林兰竟微微一笑,“真该恭喜大人了。”

    她的嘴唇抖动的声音里,藏着不易发觉的一丝颤音。

    “既然这么像结了金兰如何?”辛弃疾道,“林姑娘肯认甜甜做妹子么?”

    他又转头去看甜甜,目光里流露出浓浓(爱ài)意。

    “有何不好?”林兰笑着,又伸手,从头上拔下陈胥夫人给的那枚簪子,递给甜甜,“今(日rì)(身shēn)上没带什么好东西,这个,就赠与妹子做见面礼吧。”

    甜甜一见那簪子,便知是好东西,赶紧郑重收下,拜谢了林兰。

    “说到见面礼,小女子却有个不(情qíng)之请。”林兰又笑,“前次我要去闯敌营,大人您曾提过,只要能办成此事,拿万贯家财来换,都是行的。”

    辛弃疾一愣,却笑:“正是。姑娘如今就算要我万贯家财,辛某也绝不后悔。”

    林兰缓缓摇头:“我不要您的万贯家财,只是想找大人您要一样东西,单看大人舍得不舍得。”

    “是什么?”

    “就是当(日rì)在陈家,大人拿给我看的那块玉。”林兰笑吟吟地说,她努力控制着声音里的颤抖,“不知大人肯不肯给呢?”

    “这……”

    一时间,辛弃疾竟面露难色!

    “那玉,大人也说是什么贵重东西,只是做工罕见。我却偏偏(爱ài)得紧。”林兰又笑道,“难道说,大人竟是宁肯舍去万贯家财,也不肯舍此玉么?”

    被她这么一激,辛弃疾却笑起来:“姑娘小觑在下了!姑娘做的是为国的大事,连(性xìng)命都可以不顾,在下又怎会舍不得一块玉?”

    他说着,从怀中掏出那块玉。

    那一瞬间,卫彬清清楚楚看见了他神(情qíng)里的不舍和犹豫,但那迟疑,也只延续了片刻。

    他便将那玉坠,交给了林兰。

    “美玉赠佳人,又是为国尽忠,也算值得了。”他笑道。

    接过的那一瞬,林兰觉得血液在太阳里疯狂地悸动!

    “今,辛弃疾于佛前娶林兰为妻,愿佛佑吾与吾妻林兰,结三世(情qíng)缘,恩(爱ài)白头,永不分离……”

    ……当(日rì)发的誓,言犹在耳。

    握住玉坠,林兰轻轻咬着牙,她只觉得浑(身shēn)的筋骨血(肉ròu),一阵阵泛着酸楚。

    至此,他将她的一切,都还给了她。

    这就是她的全部,从面前这个男人这儿,获得的全部。

    从辛弃疾的宅邸出来,昨夜的雨已经停了,天空露出淡淡的青,远远望去,风烟俱净,色如缥碧。

    “这样,真的可以么?”卫彬终于轻声问。

    “当然。”林兰低声道,她复又抬起头来,“他早就不见了。”

    “谁?谁不见了?”

    “我认识的那个辛弃疾。”林兰笑了笑,“他已经不是了。”

    “林兰……”

    “那五个月里,他不过打了个盹。如今人家早就醒了,又继续踏步往前走他的路,可我还在梦里,一心奢望着他能重新回来我的梦里呢……”

    她是在微笑着的,但是卫彬却看见两行清澈的泪水,从林兰那瘦削优雅的面颊上,滑落了下来……

    《附录》

    bgm:蔡健雅的《纪念》,送给林兰,歌词像在一笔一划描画她的这段经历。

    又及:在辛弃疾的好几个小妾中,确有一人名“田田”,唔,反正发音是一样的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别拿穿越不当工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