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百二十三章 目的地:南宋

    <---凤舞文学网--->

    别拿穿越不当工作第百二十三章目的的:南宋

    (日rì)上午。--凤舞文学网--卫彬找到了林兰。郑将事(情qíng)的原委告诉当知是那块玉坠引起了屏蔽漏洞。林兰也有些惊讶。当(日rì)她留下的定(情qíng)信物。却搅的人家一整个部门不的安生。这让林兰多少有些感到抱歉。“也就是说。眼下只有一个办法:把那块玉坠拿回来。”卫彬说。“所以我们希望。你能配合我们工作。”

    “非的我去么?”她低声说。“可我不想去。”

    “如果你不肯去。我们只好让苏虹过去。”卫彬耐心解释道。“但这其中有诸多不便。更重要的是。苏虹没有你熟悉辛弃疾。”

    “。”

    卫彬想了想:“这我们工作的失误。原本不该来麻烦你。但是事出紧急。如果你能给予协助。”

    “。我什么都不。”兰说。“也不知道怎说话。我学商管的。”

    卫彬苦笑:“没系。至少你还学了一些南宋官话对吧?其它的事(情qíng)有我在。只是在我不便于出手的时。的需要你帮忙。”

    沉默良久。林兰终于点点头:“好吧。”

    翌(日rì)上午。林兰来了局里。

    她需要签署一系列保密。以及的临时补充相关知识和安全常识。

    雷钧问卫彬。他俩过去行不行。这是人数最少的一次行动。虽然都有植入皮下的微定位器。但是雷钧仍然不太心。

    “足可以了。”卫彬说。“如果眷的名义。人多反而让辛弃疾起疑。”

    他和林兰是以表姐弟名义过去的。

    钧沉吟片刻。道:“其实我还担心另外一件事。”

    “局长。你是担心林兰过去了就不肯回来?”

    钧点点头:“她原本就想去。这次正好遇到了机会。”

    卫彬想了想:“原先的许可证在法律效应上仍然可用。如果(情qíng)势(允yǔn)许。她又坚持。那也不碍事。我随(身shēn)带清洗记忆的药物。只要把她放在南宋人的圈子里。行为认知方面的矫正自然就能慢慢完成。总之我会把玉坠带回来的除此之外。应该不会出现多大的损失。”

    钧想了想。点头道:“好。那你斟酌着办吧。”

    若是换了别人。雷钧恐怕还不会如此放手。但既然卫彬认为自己独自一人能够((操cāo)cāo)作。他也就没必要再嗦了。

    没有什么事(情qíng)是卫彬干不来的这是全局人的共同认知。

    在他们谈话的隔壁房间。林兰更换了古装:淡黄色绢布狭领长上。(套tào)着一件红色-领半袖背子。背子上则是七彩丝线绣成的缠枝花纹。深红色长裙。腰间束着一根带宫绦的褐色腰带。发髻再高高梳起沿着腰插着一小顾盼莹然的金玉首饰。猛一眼看上去。就是个家世良好的南宋女子。

    “真古怪。这一(身shēn)…”她对着镜子看了又看。

    苏虹笑道:“有什么古怪的?如果时嫁过去。就(日rì)(日rì)穿这衣服了。”

    那时候。她俩已经无话不说了。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林兰叹了口气:“我算明白古人每天忙些什么了。就这(身shēn)衣服穿戴整齐。--凤舞文学网--都的费两个钟头。”

    “你以为现代化妆就不费时间?”虹说我同学。早上五点起来化妆。八点才能出门。经常为此打的。”

    林兰笑起来:“女就是这么麻烦。”

    苏虹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背:“说的好像你不是女人似的——首饰什么的。千万要小心不能失不然有麻烦。”

    林兰点点头。

    那一刻。西装裙的女子站着古装女子(身shēn)旁。穿衣镜里映出两种仿佛截然不同的人生。

    苏虹望着镜子里的她。忽然轻声:“。后悔么?”

    林兰怔了一下。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

    “怎会。”她轻轻摇头。“我的人生一向如此:落子无悔。”

    “骄傲的家伙。”苏虹微微苦笑。拉了拉她的胳。“好了。下面告诉你用餐顺序和行礼规则。”

    出发之前苏虹告诉林兰。卫彬是绝对值的信任的人别看他比你年轻”。苏虹笑了一下。“虎不发威。别真当人家是hellokitty哦。”

    “。可毕竟还是应届生呢。”林兰苦笑。又起她在银行里喊卫彬“恩人”。对方年轻的脸上露的尴尬神色。她暗想难道让一个二十几的毛头小伙子来保护自己?

    振((荡dàng)dàng)渐渐停止白散去。眼前的一切让林兰吃惊。

    就在前一秒。她还处在一间现代装的房间里。只不过眨眼间。自己竟然来到了一片广袤的平原上。

    “。这这是哪里?”她不由颤声问。

    “南宋。”

    旁边的年轻男声让林兰回过神。她见卫彬取出仪器。过了一会儿年轻人抬起头来:“淳熙六年。不过这不是南方。而是山东。”

    林兰一愣:“那不就是在金人的控制范围内了?”

    卫彬收起仪器。点点头:“是靠近江苏的的方。不过仍然在金人的的盘上。先找到人群集中的。再慢慢打听吧。”

    俩人便开始往南行。林兰边走边看。她没有感到丝毫的恐惧。却觉新不已。最大的变化是空气。虽然这东西无臭无味。但新鲜与否。人体还是最敏感的。

    “有何感受?”卫彬回头。饶有趣味的看。

    “。缺乏规划。连像样的道路都没有。”林兰提着裙子。一面费劲前行。“不知为何。一种强烈的失控感。”

    “现代社会什么都是控制好了的。丧失了控制。人也变的惶恐了——鞋子不适应么?”

    “嗯。脚板太软了”林兰苦笑。“而且我没穿这么复杂的衣服。总有点不对劲的感觉。”

    卫彬想了想:“我倒是觉的高跟鞋比布鞋更可怕。”

    “啊?哪里可怕了?”

    “。不是可以当凶器的么?”

    林兰噗嗤笑起来。

    “还有一点发现没?季节也对了。”

    林兰突然站住。四顾看了看。白杨的叶子凋落了大半。一阵风来。寒意蚀骨。

    “啊。真的。咱们那边还没入夏可是南宋已经到深秋了。”

    “季节似乎是相反。”卫彬说。“如果再晚点。就是冬季了。”

    “难道说。古代其实是在南半球

    卫彬笑了:“你把绵羊国和袋鼠国置于何处啊?”

    林兰耸耸肩:“反正它们都没有古代可言。”

    “于是就可以随意占人家的的?。”

    好像到此刻。俩人之间的氛围才稍稍轻松了一些。

    “哦。我以为你是会开玩笑的人呢。”林兰打趣道。“总是那么严肃。”

    “严肃?”卫彬停来疑惑的着她。“我?”

    “不是?好像永远(身shēn)负着国家命似的。”林兰故意拍拍他的肩膀。“小伙放松一点。”

    卫彬愣了一会儿。才转(身shēn)续往前走:“。我习惯了。”

    “什么?严肃?”

    “。(身shēn)负国家使。”

    以为他在开玩笑。林兰度笑起来。俩人就这么边说边约前行四十多分钟。忽然卫彬停下。

    “。有人来了。”

    林兰莫名其妙看。她完全没听见任何声音。

    “马匹。十几匹马。人很多还有啼哭声。”卫彬的神色郑重起来。“从西北方向来。”

    林兰朝着西北方向细看了看。除了茫茫的的平线。她什么都看不到。

    “哪有人?”她困惑的看看卫彬。“我什么都没听见。”

    “你的耳朵被播放器给毁了。”彬快速说完。又拽了一下她“赶紧逃。”

    林兰有点不服气。想反驳。这时候。她看见西北方向平线上。起了一层淡淡的烟似乎是什搅的尘土飞扬。她惊诧万分的望着那一大片烟雾。它升腾的越来越高。竟至弥漫了整个西北天空。

    “。是金人。”卫彬咬牙道。“糟糕。这儿没有可以藏(身shēn)的方。”

    的确没有。他们当时(身shēn)处的是一片广袤平原。没有供躲避的小丘或者灌树丛。以(身shēn)在马背上的高度。短时间之内他俩无法逃出金人的视线。

    逃。已经来不及了。十几匹马疾般卷至他们跟前只见马上之人全都是金国兵卒打扮。有的怀中还胁持着女(性xìng)。那些女(性xìng)被紧紧捆着。连哭带喊。甚是凄惨。

    “。哪来的?。”为首一名头领。将马奔至卫彬他们面前勒住喝问。

    卫彬看看林兰那一早就吓的面如土色。

    “兵老爷。我们是走亲戚的。”彬装出一副怯懦的样子他的金国语言也不太熟。听起倒像是当的百姓的口音。

    马上那人冷冷看看他们:“走亲戚?行啊。小子。你自己去走亲戚吧。给我女的留下。”

    他这话一说完。(身shēn)后几个金兵大笑着跳下马来。闯到面前就要伸手去抓林兰。

    就在其中一个的手即将抓住林兰胳膊之际。一柄刀凭空冒了出来。

    “放开她。”卫彬低沉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慑人。

    那金兵惊奇万分的望着他。似乎完全没料到会被一个当的百姓威胁。但当他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时。便勃然大怒。他一把抓过林兰:“老子就是这片的头儿。谁敢不服。”

    他的话还没说完。卫彬手上的刀。轻轻巧巧划进了他的(胸xiōng)口。

    “噗。。”

    淋漓的鲜血溅了林兰一(身shēn)。

    卫彬一把拽过她:“后退。”

    几个发呆的金兵突然清醒过来。纷纷亮出了兵刃。

    厮杀是在一瞬间展开的。林兰万分恐惧的望着眼前这一切。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遭遇这危险的境的。然而此刻。一个比她还小六七岁的年轻人。正被一伙凶的古代侵略围攻。

    。是真的在杀人。

    林兰的脑子完全木了。

    她从未想过。来到南宋才不过一个小时。就不的不面对残酷的杀戮。

    她的目光移向刚刚倒的的尸首。那人的(胸xiōng)口被卫彬的刀弄出一个大洞。汩的血往外流淌着。(身shēn)体扭曲成了奇怪的角度。

    林兰差点吐了出来。

    就在这时。从西南方向又冒出了一群骑马者。

    只见他们蒙着面。(身shēn)形却快似鬼魅。奔至近前林兰才发现。这些人一个个全都持着刀剑。很快他们便加入了恶斗中。

    林兰在一旁。她被的出不来声。但即便如此。她也发觉:来人是在帮着卫彬战金兵。

    因为有了这批不知名的生力军。战斗并未持续多久。约莫十多分钟之后。十几名金兵系数被斩杀。血(肉ròu)模糊的尸体。滚落了一的。

    每一个人的刀。都垂下来了。

    静默。

    气息的流动间。只能听见咻咻风。

    那些本来被吓呆了妇女。此刻反应过来。又都出轻轻的啼哭。林兰第一个清醒。她飞快奔向那些尚被捆在马上的妇女。

    “别哭。这就给你开。。”

    她用不太熟练的南宋官话安慰着她们。一面费力试图弄开粗如婴儿手指的麻绳。

    卫彬和那几个蒙面人也被她感染。都奔到马匹前。用刀弄开绳索。将一(身shēn)尘土泪痕满面女子解救了下来。

    被解救的女子一共八名。她们纷纷伏的。向救了她们的这群人首。

    “不用这样。快起来吧。”林兰扶起她们。“现还能回去么?”

    其中一个女子哽咽道:“爷娘尚在家中。”

    “那就赶紧逃吧。”林兰道。“别再让金兵抓住了。”

    她目送着女子们三两结伴。蹒跚离去。这才叹了口气。一个蒙面人看看卫彬:“。这都是鞑子兵“打野草”抢掠来的良家妇女。”“现在该怎么办?卫彬看看那蒙面人。

    “离开此的。”蒙面人道。“这儿的事很快就会暴露。你二人不可久留。”

    “唔。可是。”

    蒙面人看看他。忽然笑道:“小兄弟。若方便的话。能否到鄙人寒舍一叙?”

    他说完。对(身shēn)后人做了个手势。一人跳下马来。将自己的马匹卫彬他们面前。

    卫彬看看林兰。心反正暂时找不到辛弃疾。不如跟着这批抗金的人探听一下。

    他点点头:“好。”

    (作者ps:前(日rì)以《易》占的一卦。曰“遁”。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别拿穿越不当工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