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百十九章 归去来 (上)

    <---凤舞文学网--->

    第百十九章归去来(上)

    而出来的结果令他们所有人都意外了。--凤舞文学网--

    林兰和辛弃疾,仍然坚持一同回南宋,他们说即使被洗去记忆也没关系,另有办法让他们记住彼此。

    “我会留下一份书信,里面不会提这里的任何事(情qíng),但是会把林兰和我的关系写明。”辛弃疾说,“这样的话,我就算忘记了她,看过书信后还是会承认的,毕竟是我自己的亲笔。”

    雷钧完全是一副头疼(欲yù)裂的模样:“真的没有融通之处了?”

    辛弃疾摇头:“我不想丢她在这儿,如果不能带她走,我也不回去。”

    这简直是的要挟!雷钧想,这家伙明明知道这边是不可能留他在此地的!

    卫彬后来问小武,为何雷一再纵容辛弃疾提出要求。小武说,因为雷钧的(性xìng)格就是这么“芝麻”,若是雷厉风行的凌涓,一天之内就把辛弃疾打包运回了南宋。

    “说得凌局像递员……”卫彬摇头。

    “不知道么?现在都叫雷局是‘芝麻长’。”小武笑道,“从控制组那边传过来的。”

    卫彬愣了一下:“可是这并不合规矩,我是说,这么纵容他们。”

    “是不合规矩。”小武头。“所以头儿今天上午。已经把报告提交上去了。这件事我们也不能擅自做决定地。”

    卫彬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其实我更明白林兰。干嘛非要跟过去。”

    小武几乎是用同(情qíng)地眼光看着他:“我说。要不你去谈场恋(爱ài)吧。”

    “……啊?”卫彬莫名其妙看看他。

    “那种事(情qíng)。不是招聘和解聘那么简单地。”小武叹了口气。“就算是解聘同一旦起纠纷也没那么好解决呢。更何况这是在谈(情qíng)说(爱ài)。”

    “谈(情qíng)说(爱ài)是一回事。这样完全抹杀自我存在地跟过去价值么?”

    “价值这回事,真不是置(身shēn)事外的人能够代替她判断的。”

    卫彬不说话了。

    “所以,你还是去谈场恋(爱ài)吧。”小武劝道,“有好处的。”

    “恋(爱ài)不是万能法宝。”他终于不高兴地说,“而且我的人生可不需要恋(爱ài)哼!”

    小武就被他这话给彻底噎住了。

    几天之后,决定下来了,竟然是同意林兰过去。

    那一刻弃疾握着手机,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只有一个礼拜的时间。--凤-舞-文-学-网--”雷钧在电话那头说,“她必须把这边所有的事(情qíng)都打理清楚,但是同时除了直系亲属能告知任何人她的去向。”

    “好的。”

    “那么,请尽快准备吧。”雷钧说着,莫名叹了口气,“祝你们好运。一周后再联系。记得提前一天来局里确认。”

    挂断电话,辛弃疾看着林兰,后者正睁大眼睛紧张地望着他!

    “可以了。”他说,“他们同意了。”

    林兰没有出声是从她那张美丽的脸上,浮现出一些东西是诸如幸福、伤感、恐慌、不安这种种(情qíng)绪,混合而成的某类感觉时间,她的表(情qíng)复杂难懂。

    辛弃疾小心翼翼看着她:“……不高兴?”

    “……不,我高兴的。”她轻声说着,伸手抱住男人,她单薄的(身shēn)体轻轻发着抖。

    “我知道你怕,可是我在的。”他紧紧搂着她,安慰似的轻轻吻她,“要在一起,咱们就得冒这个险。”

    林兰仍然有点发抖。

    “你得对我有点自信。”辛弃疾扶着她的肩膀,看着她的眼睛,他像开玩笑似的说:“回顾过往,我觉得自己还算不上是个薄(情qíng)寡义的男人,而且那封书信还是我自己写的,难道我会信不过自己的亲笔信?”

    林兰垂下头,她沉默了片刻:“那……夫人她,会怎么想?”

    这个问题,横亘她心中一个礼拜了,现在,终于问出口了。

    “……她不会反对。”辛弃疾顿了顿,“惠娘(性xìng)格温和,她对人很好,你完全不用害怕她。”

    可我过去,是要去分夺她的丈夫,也许还有别的女人……

    这样想着,林兰却没说出口。

    次(日rì),俩人开始着手结束林兰这边的事务。他们并不需要去处理户口和档案之类的事(情qíng),那些有平衡处的人去处理。他们要做的只是一些(日rì)常琐事,比如:要取消林兰在这边的社会保险,然后把公积金全部提出来,要取消手机号码和网线以及座机电话,要取消图书馆借阅证,取消每天送的报纸和牛(奶nǎi),还要和房东说停止续租房子……

    一个人消失,并不比一个人出生更简单。

    辛弃疾问林兰,要不要去见见父母和妹妹,她摇摇头。

    “见了就吵架,都这个时候了,何必再让他们生气?”她有点伤感,“小晴……如果她能喊你一声‘姐夫’,那才好呢

    她柔柔地笑起来,又摇摇头:“算了,她想不通的,见面也一样生气。”

    林兰的妹妹为了她和辛弃疾在一起,还专门见了一次辛弃疾,直言不讳地要求他离开姐姐。“你把她的一辈子都毁了!”化妆得恰到好处、拎着古奇包的女白领,气势咄咄((逼bī)bī)人,那次她几乎要把咖啡泼到辛弃疾(身shēn)上去。

    “小晴算是把我恨透了。”男人叹了口气。

    “可她真不知道是你,你原谅她。”林兰笑道,“高中时她还把你的词抄了满满一本子,成天捧着念,呱噪得全家都要疯掉,还说什么这才是真男人呢……现在姐姐嫁了真男人,她又不高兴了。”

    “不然,就去见一见吧。”辛弃疾说,“往后可真的见不着了……”

    林兰的神色有黯淡,半晌,还是摇摇头:“就当我嫁去国外好了,一样难见面。”

    那时候,他们坐在电信局营业厅里,等着办理销户手续。那天并不是休息(日rì),人不太多,林兰坐在长椅上,等着叫号的时间,她将(身shēn)体靠向辛弃疾……

    “我还以为我辈子都脱离不开网络了。”她轻声说,“现在来办理宽带销户,心里竟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什么感觉都没有。”

    辛弃疾轻轻抚摸着她柔软的黑:“再呆下去,我也快有网瘾了。”

    林兰轻轻笑起来,她看:“真的可以没有游戏打么?”

    她甚至为了他打戏,特意跑去买了个游戏手柄,林兰原本是那种论坛只混天涯新浪,游戏只玩祖玛青蛙的类型。

    “这怎么比?”辛弃疾笑起来,“回去,驱逐子为国尽忠,当然比练级重要。”

    林兰不出声。

    中午的电信局,很安静,除了偶尔的机器叫号声,听不见多少嘈杂。

    “我常常想,这样很对不起你。”辛弃疾突然说。

    “说什么呢。”

    “我的人生又可以继续了,可你的人生呢?我想不出来你在那边的生活。”

    林兰沉默了片刻,才说:“一年前,我也不知道现在自己会是这样。谁都想不到未来。”

    “嗯,你以前和我说,如果不能改变那就适应。”

    “所以还是忘记了这边比较好。”林兰低声说,“然后,重新开始。”

    “我会在你(身shēn)边的,就算凭着直觉也不会把你丢开。”男人语调亲密地说,他把林兰搂得更紧一些。

    办完手续,俩人从电信局出来,牵着手慢慢往家走。中途,他们路过了一座庙宇。

    那座庙宇已经有上百年历史了,建在不太高的山丘上,但是地方选取得不好,那一片近年来,很不巧地兴建起本市最大的电脑城,于是这座小丘上的百年寺庙,只有尴尬无比地夹杂在一大片十多米高的“夏普”、“施乐”、“三星”的广告牌之间……

    “去拜拜吧?”林兰突然说。

    于是俩人就爬上了山丘,进了庙里。

    那天阳光明亮得晃眼,但寺庙周围的乔木将大绿叶子铺满了天空,遮蔽住了阳光,只有丝丝光柱透过叶隙照(射shè)下来,在青灰色的地面形成闪烁的光斑。

    他们走进有点破败的庙宇,大(殿diàn)内空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一个值守的僧人在角落里读着经书,见人进来,掀了掀眼皮,目光又回到书上。就仿佛完全没看见他们紧紧牵着的手。

    “他们大概什么都知道吧?”林兰突然说。

    “他们?”

    “我是说,菩萨们。”她转过脸来,静静望着辛弃疾,“也一定知道我们未来的命运。”

    辛弃疾没有出声,只是手仍然牵着林兰。

    林兰转头去望那高大的佛像,她忽然轻声说:“结婚吧。”

    辛弃疾惊讶地望着她:“今天?”

    “嗯,就在这儿,让佛祖当证婚人。”林兰笑眯眯地说,“除了神佛,别人我没法信任。”

    “可是这怎么结婚呢?”辛弃疾笑了,“我还本想,回去之后三媒六聘把你娶过门。”

    “不需要那些。”林兰摇摇头,“只要你此刻和神佛说,你娶我为妻,就可以了。”

    辛弃疾看看她,松开手,然后以拜佛礼仪在佛前跪下,恭敬地拜了三拜。

    “我佛在上,今,辛弃疾于佛前娶林兰为妻,愿佛佑吾与吾妻林兰,结三世(情qíng)缘,恩(爱ài)白头,永不分离。”

    于是,他们就在那座寂静寥廓的庙宇里,结了婚。

    (母鸡曰:今儿个是最后一次双黄蛋,不要((逼bī)bī)着我天天双黄,不然母鸡会难产的otll而且母鸡今天病了,刚从医院回来tt。于是母鸡又曰:此文不会断不会tj,各位食客放心好了--)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别拿穿越不当工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