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百十八章 端午节的家庭讨论

    <---凤舞文学网--->

    弃疾的这件事,在苏虹的“准夫系家庭”中有过一次是端午的晚上,小武也被拉来过节。--凤-舞-文-学-网--

    苏虹和方包了粽子,有(肉ròu)的也有甜的,她多包了一些,想让小武多带回去,还要明天带给卫彬。

    “他一个人,又懒得往超市跑。”苏虹说,“要是不提醒他,根本不会想着还有粽子这回事。”

    小武道:“西汉有端午节么?”

    “和西汉没关系。”苏虹说,“我看他啊,快要不是西汉人了。”

    “怎么?”

    苏虹停了一下,说:“上次和他开玩笑,弄得他不开心。我说三妻四妾这回事他应该很习以为常了,结果好像生气了。”

    方无应剥开一个粽子:“霍病的妻子好像史上没有记载?”

    “没有任何载,上次是谁嘴快问了他,结果也没说。”小武说,“儿子在他过世……我是说,来现代之后六年就夭折了,(挺tǐng)可怜的。”

    “对了,谁三妻四妾了?”方嘴问。

    “是说辛弃疾?”方无应问苏虹。“我听小。他想把女友带回南宋?”

    方看看小:“辛弃疾是谁?”

    “我地一个同行。”小武说。

    “当皇帝地呀!”

    “……写词地。”小武有点郁闷。“当皇不算我地本行。”

    方想了想:“那把现代人带回古代?可以么?”

    “应该是不可以的。”小武摇摇头,“雷钧拒绝过他们,但好像那俩还不死心。”

    “感(情qíng)太好了,唉,哪能说分开就分开?”苏虹弯腰在粽子里翻来翻去,“喂!我那个枣泥的呢?!”

    “啊?是你的么?”方无应很无辜地看看手里咬了一半的粽子“我说怎么这么甜……”

    “统共就这一个枣泥的!是你们仨都说不吃甜要吃酱(肉ròu)的,”苏虹有点愤怒地看看他,“我还特意在上面打了个花结。真是的!”

    “那,吃了一半的要?”方无应故意使坏,“有口水在上面哦。”

    苏虹恨恨夺过他手里的粽子,咬了一口。

    方嘻嘻笑起来:“我看你们的感(情qíng)也好得很啊。--凤-舞-文-学-网--”

    苏虹脸有点红:“那是你没看见他们,我当时,在医院里呢。

    ”

    “嗯,怎么?”

    “步子都还不稳当,就要去看对方有没有事。”她笑道,“卫彬那小子还嘀嘀咕咕的,他哪里懂。”

    “那个女的要去给人做小妾啊?”方又问。

    “肯定是当不了正妻的啦。”苏虹叹了口气,“辛弃疾在那边早就有妻子了,据说是范成大的妹妹?”

    “哼哼,去吧去吧,那边等着她的有正室。”方撇撇嘴,“当心连大红衣裳都穿不成。小妾就得有小妾的本分。”

    苏虹有点被粽子噎着的感觉。

    “唉自投罗网这种事(情qíng)我是理解不了啦,”方摇摇头,“小妾其实不好当的。今天在报纸上看了一句话:职业有风险,入行须谨慎。”

    “阿姊,人家那是为了(爱ài)(情qíng)。”方无应慢条斯理地说,“人要得到某些东西然得做好放弃另外一些东西的准备。如果想不明白这,还过去干吗?”

    “用否定自己前半生的代价么?”小武慢慢说,“林兰,是名校的mba吧?”

    “嗯,她之前在三菱公司做得好好的。就为辛弃疾辞了职。”苏虹说“想帮他寻找回去的办法。”

    “啥是mba?”方问。

    “工商管理硕士。”小武说,看她不懂继续说,“就是专门管理一个公司的那种人才。”

    “哈哈!那她去南宋干吗?管理她夫家那几本账本?”方毫不客气地说“况且也轮到她管,正室早就抓得牢牢的了。做小妾的得小心逢迎正室,不然钗粉都不够用。”

    “你这人,总把事儿说得那么惨。”方无应嘟囔道,“就不兴让人家干点别的?诗词歌赋、吟诗作画啥啥的,红袖夜添香也不错……”

    方沉思片刻,道:“哦,她有事儿干的。”

    “啥事儿?”

    “思考。”她做了个鬼脸,“思考她到底是谁,以前到底在哪儿生活,自己是从哪儿来南宋的。看,这下子啊,一辈子都有事儿干了。”

    方的话,本来是开玩笑,但是那三个都不约而同沉默了。

    “方,你最近说话总是这么犀利。”苏

    说,“被小武传染的?”

    方笑嘻嘻拿抱枕砸她:“喂!还不改口叫‘阿姊’?”

    “其实是知道得越少,直达中心就越快吧?”方无应哼哼着说。

    “冲儿!”

    “其实弟弟比姐姐还犀利。”小武慢条斯理地说。

    方开始拿抱砸小武。

    后来吃完粽子,方回房画画去了,小武也跟去看。客厅里就剩了苏虹和方无应。

    苏虹的那个粽子还是没吃完,自从方那句话说了之后,她就有点丧失食(欲yù)了。

    “还在想啊?”方无应看看她,“综合症又爆发了?”

    苏虹横了他一眼:“好歹也算朋友一,我只是想不出来他们该怎么办。”

    “就看谁更执了。”方无应说着,干脆歪头睡倒在苏虹腿上,“看谁更迷恋谁,更甘愿为对方做出牺牲。”

    他在家里就会这样坐没坐,苏虹之前对此曾很是惊诧了一番,最近已经见怪不怪了。

    “可是迷恋什么的……太严重了吧?林兰其实有头脑的,人很不同寻常,而且看事(情qíng)不教。”

    “何以见得?”

    “换了他人,怎么会从在地下通道卖唱的男人里挑出自己的丈夫?”

    “好吧,现在就看谁争得过谁了。”

    “说得跟打仗似的。”苏虹嘟囔着,三两口吞掉那半个粽子。

    “本来就是打仗,男欢女(爱ài)是一回事,等面对生活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哦,那咱们也在打仗么?”苏虹有点不乐意了,“谁输谁赢了啊?”

    “我输了你赢了,可以了吧?”方无应笑嘻嘻地说。

    “你说赢就算赢?”苏虹笑道,“不行,重来!”

    “……其实这么斗下去也没趣的。”方无应叹了口气。

    “哦,你输了就说没趣了。”

    “我是说他们俩。

    ”方无应坐起(身shēn),他抱住膝盖,仔细想了想,“打仗什么的,的确是我危言耸听了。最要命的是不平衡,一旦心态不平衡了,夫妻的感(情qíng)就消失了。”

    苏虹怔了一会儿,才说:“我觉得林兰不会为这就放弃辛弃疾的。”

    “怎么说?”

    “林兰说,她为了辛弃疾的事儿,都和家里闹翻了。”

    “啊?”

    “嗯,父母坚决反对,说她居然辞掉那么好的工作,成天和个来历不明的男人满世界鬼混,而且居然还想着结婚,脑子是不是进水了?这男人连个城市户口都没有……要结婚?行,先把户口弄到手再说。”

    “哦,可是如今在城市买房到了一定级别,也可以农转非的……”

    “辛弃疾那压根就是农转非的问题好不好?”苏虹气乐了,“再说他没工作呀!还靠林兰养活呢,你叫他怎么买房?”

    方无应也乐了,城市户口居然难倒了南宋英雄。

    “唉,就算说了实话也没用,这年头,辛弃疾比不上默多克。”

    方无应沉默了片刻:“可林兰不是会听从父母的人吧?”

    苏虹点点头:“所以闹翻了嘛。一句话,‘你们休想管我的事儿’。”

    “不会对父母言听计从的女人。那她会对丈夫言听计从么?”方无应看看她,“会对正妻言听计从、每(日rì)早晚问安奉茶么?”

    苏虹一时哑口无言。

    “给人做小妾其实也没什么,如果能厘清彼此关系,肯放弃一些自我,(日rì)子照样可以过得浓(情qíng)蜜意……”

    “你真令我惊讶啊!”

    “这有什么惊讶的?就事论事。”方无应耸耸肩,“只可惜,不是人人都适合这职业,太要求自我的就不行。阿姊说的,入行要谨慎。”

    “我说,听起来有研究?”苏虹表(情qíng)惑,“难不成打算弄一个?”

    方无应哈哈一笑:“哪里哪里,是在说我自己嘛。我当年也不过是个小妾,高级小妾……不过还好我转行了。所以说,做这一行真的是没前途的啦!”

    苏虹不由发呆,她刚才吃粽子太马虎,一粒粽米还黏在嘴角。

    方无应看着她,忽然用手捧住她的脸:“……别动。”

    “啊?”

    他凑上去,轻轻用舌尖((舔tiǎn)tiǎn)掉那粒晶莹的粽米。

    “珍惜粮食,人人有责。”他笑嘻嘻地说。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别拿穿越不当工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