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他年我若为青帝

    <---凤舞文学网--->

    军帐内,霎时灯火通明!

    一个明朗欢快的笑声,涌进他们的耳朵!

    “哈哈哈欢迎光临叛军大营!”

    方无应只觉得浑(身shēn)都僵掉了!

    透过铁栅栏,他能看见史云鹏——史朝义从帐外走进来,那张尚有稚气的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

    “啧啧,没有现代仪器你们真的就寸步难行了么?特种兵们?”他满脸遗憾地摇摇头,“可惜这儿没有网络给你们使用……”

    方无应冷冷看了他一眼,然后开始打量囚(禁jìn)他的这个铁笼。--凤舞文学网--

    他已经不做指望了,还不如利用这点时间先找出逃脱的机会。

    李建国却一拳头打在铁栏上:“小鹏!你要干什么?!”

    史云鹏完全不理他,他只冲着方无应嬉笑:“又被我逮着了,第三次了哦!方队长,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岂料他话还未说完,斜下冲出一条人影!

    众人眼睛一花!

    顷刻间人影闪至史云鹏跟前,只见那人招式极快,力度惊人!史云鹏招架不及,眼看就要被他手中的刀砍到脖颈!

    “……都别动。”

    心平气和的三个字,史云鹏(身shēn)后的兵卒全都呆住了!

    一柄雪亮刀锋,正正架在史云鹏的脖子上!

    军帐内,寂然无声!

    方无应他们三个,满面惊诧地望着面前这一幕!

    用刀威胁史云鹏的,正是他的父亲史远征!

    史云鹏的脸色,霎时变了!但旋即,他忽然笑起来:“……爸爸!”

    “我以为你连谁是你爹都要失忆了。”史远征淡淡地说。

    “怎么会?”史云鹏笑道,“那不过是权宜之计——你看我的陷阱设得怎么样?”

    他们父子的交谈使用的是普通话,是以除了控制组的三个人,无人能懂。

    “好了,把他们放了。”史远征说着,手并没有松开刀,“小鹏,听话。”

    “放了他们?”史云鹏眼珠转了转,看看方无应他们,“爸爸,他们可是我的俘虏。”

    “他们是你父母的朋友。”史远征纠正道,“快点打开机关。”

    “那不行,我绝对不能放他们出大营。”史云鹏说到这儿,压低声音,“史思明也不肯的。--凤舞文学网--”

    史远征哼了一声,刀又往前压了压:“是么?他会舍得你这个神机妙算的庶长子?”

    “我可不信爸爸你会杀我。”史云鹏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一种天真温和的笑,“爸爸,你会手刃自己的亲生儿子么?”

    “如果你放了方队长他们还有唐肃宗,我就不杀你。”史远征低沉声音说。

    “如果我不肯呢?”史云鹏一字一顿地说,“我要是非杀他们不可,爸爸,你怎么办?”

    军帐内,死一般的寂静!

    “那么,我会杀了你。”史远征静静地,以完全平和地口吻说。

    史云鹏惊讶万分地望着他,忽然,他哈哈笑起来!

    “开玩笑!”他边笑边说,“怎么可能!爸爸你下不了手的!杀死自己的孩子?别骗——”

    他的笑声突然中断!活像被人凭空剪掉了一样!

    所有的目光,集中在史云鹏的脖颈处,就在那儿,出现了血迹!

    史远征轻轻动了一下刀锋,细细的鲜血,顺着刀刃边缘淌了下来……

    史云鹏手下的兵卒们,哗啦拽开了刀!

    “我数一二三,放了他们。”史远征用坚冰一样的眼睛盯着史云鹏,他依然举着刀,神态里没有丝毫的犹豫:

    “为什么?!”少年突然发疯一样叫起来,“你真的要杀我?!为什么!”

    “你是人,他们也是。”史远征淡淡地说,“你始终记得我是谁,小鹏,你以为有过那种人生的人,还会像你同学的父亲那样轻易就对儿子妥协?”

    史云鹏的脸上,已经惨无人色!

    “放了他们。”

    史远征又动了一下手里的刀,那刃部,很明显又深入了一分!

    “老史!”李建国忍不住叫起来,“别伤了孩子!”

    史云鹏,用一种万分仇恨的目光盯着史远征!

    “杀了我!”他突然说,“爸爸!可是就算你一刀杀了我,我也不会放了他们的!这群家伙就等死好了!”

    很明显,这孩子的倔劲儿上来了!

    “不,我不会一刀杀了你。”史远征淡淡地说,“那太轻易了。”

    史云鹏惊诧地望着父亲!

    “只要杀他们一个,我就砍掉你一条腿。”史远征的语调,甚至没有丝毫波动,“腿砍完了,就轮到手臂,正好四个。”

    史云鹏像从未见过一样,木呆呆望着父亲!

    “以为我干不出来?”他的口吻仍旧那么淡,“见过爸爸当年杀人的样子么?你没有,小鹏,你只跟着大军混战、然后在史思明(身shēn)后出出主意而已,你是在把古代战争模拟成网游,你以为下令杀人就跟按鼠标一样简单,你根本就没见过真正的屠城,一户一户的屠杀,尸山被焚烧的臭味,连城外都能闻见。你也没有将一个活人的耳鼻四肢全都削去再摆在面前的经历——你听过那种惨叫么?你没有。可你父亲有,我有。”

    方无应慢慢背过(身shēn),他突然间,不愿再看这一幕了。

    “……这些对我而言甚至不算什么,还有更可怕的。”史远征继续说,“所以,不要把我的过去想得太美好,小鹏。更不要试图化妆和(套tào)用我的过去。”

    长久地沉默。

    “……就算是这样。”史云鹏费力地抽了口气,“好吧,方队长他们我可以释放,但是为什么李亨也要放?!”

    “他是唐肃宗,你该明白这一点。”

    “他是唐肃宗!他是李氏子!爸爸!你居然要救他?!”史云鹏咬着牙,“你真的忘记你是谁了么?!”

    史远征看看铁笼里的李亨,他嘴里的布团已经被方无应拿出来了,手脚的绳索也被解开了,只是仍然浑(身shēn)无力,此刻李亨正勉强扶着小于,眼巴巴地望着自己……

    “他对我已经没有意义了。”史远征说,“可是整个历史却依然对我有意义。”

    “……”

    “不要啰嗦拖延。放了他们。”史远征说,“否则,小鹏,你知道我一向说话算话。”

    又是一阵漫长的沉默僵持。

    父子俩正僵持着,帐外突然又闯进一群人!为首的正是刚才在主帐内,他们见到的那个连鬓胡子的胡人!

    “朝义!……”

    他想上前一步,却意识到史云鹏脖子上那把刀。

    “你是何人?!”那胡人忽然满脸怒容瞪着史远征,“胆敢伤我儿?!”

    李建国在铁笼子里叹了口气,声音很响。

    史远征一愣,也苦笑起来:“原来我竟错了?原来儿子真的不是我的?”

    “父亲大人。”史云鹏突然用突厥语说,“此人要伤孩儿,父亲,请放了他们。”

    史远征一愣,很快就反应过来那是他在对史思明说话。

    “朝义孩儿……”史思明满脸担忧地说,“真要放了他们么?”

    史云鹏勉强冲他笑了笑:“还能再抓回来的。父亲,请相信我就好,难道您忘记孩儿之前说过的话了么?”

    史思明被他这最后一句给打动了心,他又犹豫地看看铁笼,然后挥挥手,让士卒们开启铁笼,将里面的四个人放了出来。

    “那么,就得烦请长公子相送了。”史远征不咸不淡地说完,并未松开刀,只示意史云鹏出军帐。

    就这样,挟持着史云鹏,扶着可怜的李亨,一群人出了叛军大营。

    “可以了么?”史云鹏冷冷说,“你们的要求被满足了,也请放我回去。”

    “你知道你犯罪了么?小鹏?”史远征叹了口气,“你以为这样国家就可以善罢甘休?”

    “我犯了什么罪?”史云鹏哼了一声,“你们要审判一个历史古人?话说我可啥都没干哦,方队长的伤是史思明的部下所为,连梅妃我也只是吓唬了一下,兵卒们都还没动手她就不见了……”

    史远征却并未放下刀,他转(身shēn),示意方无应:“方队长,把他铐上。”

    “爸爸!……”

    “我要带他回去。”史远征淡淡地说,“先铐上再说。”

    没有现代手铐,方无应用绳索绑好了史云鹏的双手。

    史远征将儿子扶上马去,自己也翻(身shēn)上马,“可以回营了。”

    那时候,天色刚刚有些亮,遥远的唐朝天际,泛起淡淡玫瑰红,一望无际的荒原向远处延展开,清晨的秋风吹拂着他们默然的脸孔,几匹马静静往唐军大营的方向走去……

    “太子(殿diàn)下还好么?”史远征回头看了看和小于同骑的李亨。

    “手脚一时麻木不堪,如今缓过来了,”李亨叹了口气,“多谢壮士舍命相救。”

    史远征苦笑了一下,没出声。

    方无应看史远征,对方的表(情qíng)很复杂。

    这是难免的,他想。

    这个人,曾倾其一生与李唐作对,也正是李唐王朝的终结者之一,可他却以自己孩子的(性xìng)命相要挟,救出了夙敌……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别拿穿越不当工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