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八章 可不可以不当梅妃?

    <---凤舞文学网--->

    第二天,苏虹竟然来上班了。--凤-舞-文-学-网--

    她依然保持常态,虽然有气无力的,但工作方面没有出现问题。

    出现问题的是其他人看她的眼光。

    所有人都知道了她是“梅妃”,所有人也都知道了她不肯承认这一点。虽然对于整个时空平衡处而言,古人与历史就是工作,他们已经不像普通市民那样对此感到万分惊讶了,如果苏虹像小武或者方无应那样平和坦白,大概也不会激起他人的反应。

    事实本(身shēn)其实什么都没有,引人注意的是看待事实的态度。

    是她自(身shēn)无比的抗拒,惹得人不由得对她另眼相待。

    在这种巨大的反差之下,面对苏虹的时候,大家的表(情qíng)多少显得有些不自然。

    整个上午,苏虹都表现得十分沉默。

    中午吃饭的时候,她去食堂,要了两个素菜却全然无胃口,只把碗放在桌上瞅着发呆。

    正愣神着,苏虹发觉有人走过来,在桌对面坐了下来。她一抬头,是雷钧。

    “我现在不想听任何人说话。”她先发制人,冷冷道。

    雷钧有点尴尬,只得说:“……此事,有关你的(性xìng)命。”

    “我很好,(性xìng)命无忧。”她抢白道,“局长大人您多虑了。”

    雷钧苦涩地笑了笑:“你以为,那边的梅妃一旦被杀死,你还能好好活在2009年?”

    “不要信口雌黄。”

    “信口雌黄?”雷钧指指她的胳膊,“梅妃被绳索捆绑的地方,在你手腕上出现了相同瘀痕,她被叛军折磨的时候你就病得要打120,苏虹,你怎么还不明白……”

    “我为什么要明白?!”苏虹突然尖叫起来,“我不相信这些!你以为只有你有脑子?人家的脑子就不算数?”

    她这么一叫喊,食堂里好些人都抬头诧异往这边看。

    “傻瓜!”雷钧也怒了,他啪地扔下筷子,“想不通的死脑筋,你打算白白丢掉这条命?!”

    “那也是我自己的事儿!和你无关!”

    雷钧又要发火,坐在旁边一张桌子的设备处的老黄,赶紧起(身shēn)拍拍他肩膀:“别发火,雷钧,有话好好说!”

    苏虹气得脸发青,她干脆拿起饭盒,看都不看雷钧一眼,转(身shēn)出了食堂。--凤-舞-文-学-网--

    气冲冲回到办公室,苏虹把钢质饭盒往桌上“咣当”一放,她动静太大,引得小武和卫彬中断了谈话。

    “看什么看!”她怒道,“想批判我?!”

    小武和卫彬对视了一眼。

    “怎么发这么大火?”小武小心翼翼地问,“出了什么事?”

    “出了什么事?”她冷笑道,“出了什么事你们不是比我更清楚么?”

    “……”

    “我知道,你们全都打的一个主意:把我塞去唐朝就一切ok了。可是抱歉!我想不去也根本没去的必要!不要把你们那些奇思妙想强加到我头上!”

    苏虹的声音又高又尖锐,难听到极点。

    “可是苏姐,如果那真是我们几个的奇思妙想,你又何苦这么激烈地反对?”卫彬的表(情qíng)倒还是很冷静,“就算真过去一趟又有什么关系?子虚乌有的事儿也不可能会因此成真。”

    “我为什么要听你们几个的摆布?”她狠狠盯着卫彬,“我和你们可不一样!”

    这话的含义很明白,卫彬有些不悦,但他决定不再出言反驳,反正饭也吃完了,他拿着空饭盒和洗涤剂去了外面水池。

    小武知道此刻苏虹完全是个炮仗,说什么都无益的。于是他也不再出声,转(身shēn)回了自己的电脑前。

    苏虹盯着那半盒剩饭,她觉得自己已经气饱了,刚刚发那么大一通火,现在办公室安静下来了,她又突然极不自在。

    “……你们都觉得我很任(性xìng),是吧。”她忽然,轻声说。

    小武看了她一眼,没出声。

    “你们现在看我,是不是也和以前不同了?”她盯着桌面,又说,“觉得我是个搞不清状况的糊涂蛋?”

    “不是的。”小武摇摇头,“没人会那么看你。”

    “哼。”她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或许心里会想:这家伙把脑子扔在一千年前了吧?”

    小武叹了口气,他推开键盘,把椅子转向苏虹:“难道说,苏姐你以前也这么看我和小卫的么?”

    “我和你们不同。”她又说了一遍,语气里已经没有刚才的讽刺,“你们所有的事(情qíng)都记得清清楚楚……”

    小武用圆珠笔挠挠头:“这个,其实记得起来和记不起来,没有太大的区别……”

    “忘了你的过去,可以么?”苏虹讽刺地看了他一眼。

    “之前我的确是这么希望,并且自我催眠也达到了效果。”小武笑起来,“可是你看,最后该面对的还是得面对,逃不过去。”

    “你什么时候去了五代十国?”

    “我没去五代十国,可我去了抗(日rì)时期。”小武诚恳地说,“感受是一样的——在那儿我也是亡国奴。”

    “……”

    “我一直想逃避,过去逃避现在还是逃避,想尽办法不去面对亡国奴的(身shēn)份,可你看,最后老天爷还是要我面对了一次。”小武摇摇头,“人算不如天算。”

    苏虹沉默不语。

    “所以如果可能,还是检索一次过去吧,虽然是(挺tǐng)可怕的……”他咧了咧嘴,“但是,真相这东西,人不可能逃一辈子。”

    苏虹瞪着饭盒,半天,吐出一个字:“……不。”

    小武觉得自己这算是白说了,他摇摇头,又转回电脑前。

    最终,苏虹没有呆到下班,她提前请假回家,理由是“仍然感觉不舒服”,反正凌涓这两天也没来局里,雷钧只能随她去。

    回到家里,扔下包倒头就睡,睡到一半,苏虹从干涩的梦里醒来,她坐起(身shēn),眨眼看看窗外,最后的霞光已经自对面的大厦玻璃上流淌无踪,天完全黑了

    坐在乱糟糟的被子里,苏虹不开灯,但是眼睛却盯着窗外那仅剩的光点。

    黑暗里,她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被压抑着,却并不觉得难受,到现在,冷暖明暗,时间空间……这些好像都和她没有太多关系,就连呼吸,苏虹都不能确定那是自己的呼吸声。

    她到底是谁呢?

    她真的是千年前那个被遗弃在上阳宫里的女子?那个到最后,只剩下满苑梅花与自己作伴的寂寞人?

    如果她真的是那个人,怎么办?

    如果那真的就是她过去的人生……

    有奇怪的噪音。

    苏虹突然醒悟过来,她这才发现客厅门铃的蜂鸣器在响。

    活动了一下被压麻痹了的腿,忍着针刺一样的疼痛,苏虹慢慢下(床chuáng),一瘸一拐走到客厅,拿起听筒。

    “喂?”

    “苏虹?你在家啊,是我。”

    是方无应的声音,苏虹的气不打一处来!

    “干吗?!还要追到我家来批判我?!”

    “谁说要批判你……”

    “……再按铃我就报警!”她叫起来,“我可不管你是谁!”

    她说完,一下挂上了听筒。

    正要瘸着腿回卧室,蜂鸣器又响起来了。苏虹转(身shēn),仇恨地盯着那个蜂鸣器,它不依不饶地叫,就像楼下那个不依不饶非要上来的男人。

    苏虹气坏了!她冲到通话器跟前,咬牙切齿抓起听筒:“……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楼下的男人,用一种完全不受干扰的淡定声音说:“听我说完。现在来找你的,不是方无应。”

    苏虹愣了一下!

    “……而是西燕皇帝慕容冲。”方无应继续说,“明白了么?让我上来。”

    他的声音里,隐含着某种不可反抗的压迫感。

    苏虹怔了半晌,终于伸手按开了楼下的防盗门。

    她放下门栓,瘸着腿回到沙发前,一坐下来,自言自语道:“……西燕皇帝又怎样?玉皇大帝来了我也不怕!”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别拿穿越不当工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