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章 史云鹏的唐代蜕变

    <---凤舞文学网--->

    昏暗的帐内,没有多少光线。--凤-舞-文-学-网--

    方无应觉得自己的脑子乱成一团麻!

    他能肯定,刚才见到的人的确就是凌涓的儿子史云鹏,那个在伦敦读书的男孩子,虽然两年没见,五官轮廓方无应仍然可以一眼辨出,这张脸是决不可能认错的。

    但他怎么可能是史云鹏?!

    记忆中的史云鹏是个温和听话的好孩子,有点贪玩,学习很用功,初中时,期末考试退步两名就会哭,体质纤弱,(爱ài)打篮球但总是打不好,喜欢打网游但也打得不太好,一被围攻就慌不迭叫方无应给他帮忙……

    这样的史云鹏,怎么能一掌劈灭烛火?!

    别的全都不提,刚才他离帐之前那一下,就把方无应给震惊了!那绝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他明显是练过!

    而且他说,他现在叫“史朝义”……

    方无应觉得自己的肩胛骨都在渗冷汗。

    史朝义是谁,熟读中国历史的人无不知晓,那是安史之乱中史思明的长子,他随其父起兵反唐,安禄山与其子安庆绪死后,史思明称帝,然而没过多久史朝义便弑父自立……

    史云鹏怎么会成了史思明的儿子?!

    这不可能!真正的史朝义,不可能会唱英文歌,不可能懂普通话,更不可能认识苏虹!

    方无应心里一动,他忽然伸手去摸腕部的通讯器。

    果然,没有了。

    史云鹏将他(身shēn)上所有联络器材全都拿走了。

    疼痛让他无法持续思维,帐中昏暗的光线更使他昏昏(欲yù)睡,方无应不知不觉沉睡过去……

    当他再次醒来,发觉有食物的香气泛起。一个胡服打扮的女子,正用勺将食物送进他的嘴里。

    那夹杂着腥膻的,让方无应不由浑(身shēn)发颤!

    他幼年也曾食用过这类食物,他也曾……是个胡人。

    他也曾是个游牧出(身shēn)的、混在看护牛羊的族人中长大的胡人。

    那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qíng)了,久远得他都已经忘怀,如今这气味扑鼻而来,把他幼年的那一切都重新勾了起来……

    喂食完毕,那女子悄然退下,帐内又空无一人。

    方无应久久仰视着帐顶,他陷入长久的茫然之中,甚至几乎没发觉有人进来。--凤-舞-文-学-网--

    那人,如一条(阴yīn)影般,无声无息来到方无应的榻前,俯下(身shēn)。

    “……我在思考,你究竟是谁。”方无应突然说。

    那人目露惊愕,然而旋即,就温和地笑起来:“现在,你可以暂时当我是史云鹏。”

    史云鹏——好吧,姑且我们就用他原来的名字称呼他,顿了顿,再度关切地弯下腰:“刚才的东西,还能吃么?”

    “多谢你,没把我弄死。”

    史云鹏就笑了,还是原先那副讨巧的好孩子的笑容:“怎么会呢?就算看在之前玩魔兽的时候你那么费心帮我,方队长,我也不会害你的。”

    方无应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是啊,我这一(身shēn)的伤全都是自找。”

    “那个嘛。”少年笑了笑,“是要做给父亲大人看的。”

    “父亲大人?”方无应叹息般的摇摇头,“你如今的父亲大人……我怕是也不认识了。”

    史云鹏笑得更开心:“就是史思明嘛,你怎会不知道他?”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过来找吴道子的么?”

    史云鹏点点头:“说来话长。我的确是偷偷跑过来找吴道子的,但老师没找到,却差点被长安城的一群恶少年给殴死。期间经过复杂,简单来说,一个路过的胡人救了我,他救下我之后,告诉我他正好要去大明宫面圣,他的名字你肯定听说过,他叫史思明。”

    方无应默默听着,那三个字如惊雷般引起了他剧烈的思想波动。

    “既是同姓一家,我便认了他做义父,他说云鹏这名字不好,给我改做‘朝义’,又告诉帐下众人,我本是他一个外室所生,一直没有公之于众而已——你知史思明为何要这般待我?”

    方无应慢慢地说:“因为,你将未来的历史告诉了他,将他能登帝位的事(情qíng)说给他听,讨了他的欢心,他看你件件事(情qíng)都料事如神,视未来之事如视眼前之物,又怎会不喜欢你、全心倚靠你——为了寻找吴道子,你肯定把唐史熟读多遍了。”

    史云鹏大笑。

    “方队长,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人。”他顽皮地挤挤眼睛,“所以魔兽才打得那么好。”

    “我所疑惑的是,真的史朝义到底在哪里?”

    “没有什么真的史朝义。”史云鹏摇摇头,“这个疑问也始终困扰着我,你相信么方队长?当他说出‘朝义’二字时,我内心所感受到的剧烈震动……”

    方无应内心,也如翻过滚水一般无法平静!

    “这么说,历史上的史朝义,其实就是你?”

    “我没有发现第二个叫史朝义的人。”史云鹏慢吞吞地说,“曾经我也以为是不是我突然的闯来,间接取消了他的存在。但半年过去了,我终于明白,在史思明吐出‘朝义’二字时,历史,就判定了让我来做‘史朝义’。”

    “那你也该将他败军、被你所弑的事(情qíng)说给他听。”

    “唔,到时候他会明白的。我现在又何必多嘴?”

    “可除此之外你能和他说什么?和你如今亲(爱ài)的父亲大人能说什么?说魔兽么?”方无应嘲讽般接了一句,“还是在伦敦留学的经历——你不妨也和你现在的父亲提一提。”

    “哦,那个啊。”史云鹏毫不在意地摇摇头,“书什么的,读不读都无所谓了。也正好给妈妈省钱。”

    “你还记得你妈妈?”

    史云鹏的表(情qíng)滞了滞,又笑道:“我怎会不记得自己的母亲?”

    “小鹏,你听好,我们就是应你妈妈的要求,过来救你回去。”

    “救我?”

    史云鹏的表(情qíng)像是人惊奇到了极点的表现。

    “为什么要救我?我有什么可救援的?”他笑眯眯地说,“你们,需要救助一个历史中的人物么?”

    方无应有些发怒:“你真以为你是史朝义了?!”

    “可我不是史朝义,又是谁?”史云鹏玩味似的看着他,“就如同你,方队长,如果说你不是慕容冲,那你又是谁?”

    方无应如坠冰窟中!

    “很抱歉知晓了你的秘密——说来咱们全都是胡人了,这不是很好么?”史云鹏又笑,“而且再过几年我就要做皇帝了,和方队长你一样:大燕的皇帝。”

    “可那之后又是什么结果?”方无应嘶声道,“你疯了?!史朝义的下场是什么,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那这就是我的命运了。”男孩的表(情qíng),丝毫不为所动,“如果史朝义不存在,如果这个撺掇史思明谋反的史朝义不存在,中国这段历史会变成什么样,方队长,你能和我说一说么?”

    方无应哑口无言。

    “我在实践我的命运,实践中国的历史——和所有人都一样,如同我的父亲。”

    “哼,你父亲的命运是被你给杀掉,别冤枉他,他并不知道这命运,更不会愿意去实践它。”

    “哦,也许吧,不过呢我此刻说的,是我的生父。”

    史云鹏站起(身shēn),在无人的帐内走了一圈,方无应的目光始终跟随着他的脚步。

    “我想知道,你究竟知晓了多少秘密。”方无应突然说,“又是通过何种方式知晓的。”

    “这我就不能说了。”史云鹏神秘地一笑,“人总得保持点秘密那才好玩,对吧?”

    方无应倦怠地喘了口气,又道:“那么,听上去你的生父也被卷进来了?”

    史云鹏并没有立即回答他,他只是站起(身shēn),走到帐边,伸手掀开帐帘,看了看外面。

    “小的时候,爸爸经常给我讲故事。”

    他用这样的开头,年轻男子放下帐帘,慢慢走回到方无应(身shēn)边,坐了下来。

    “他说,某处,有一座宏大的宫(殿diàn)。”

    “宫(殿diàn)?”

    “……比现在的故宫还要宏大,比故宫还要瑰丽迷人,足足是故宫的四倍。这宫(殿diàn),处处雕龙画凤,花砖遍地。当盛大节(日rì)到来,宫(殿diàn)就成了百花海洋,连树枝上都挂满锦绸。宫(殿diàn)内随处可见奇珍异宝,包括外族进贡的罕见艺术品。还有,用文石铺砌的浴室,玉一样莹白的石柱被雕成莲花,以置放浴巾和酒杯,这宫(殿diàn)实在太豪华,甚至门帘都用水晶和珍珠穿缀而成……”

    史云鹏说到这儿,停了一会儿,忽然看看方无应:“队长,你也是在宫(殿diàn)里长大的人,你觉得我描述这宫(殿diàn),如何?”

    “听起来耳熟。”方无应沉沉说,“你莫不是要告诉我,这宫(殿diàn)的正(殿diàn),名叫含元(殿diàn)?”

    史云鹏抚掌大笑:“正是!喏,你瞧,我小时候就是听着这样的描述长大的,当同龄的孩子在听小红帽时,我的父亲,却在给我描述一座旷世宫(殿diàn)——亏他记得那么清晰,将这宫(殿diàn)的点点滴滴全都讲给了我听,他当然是无法忘怀这宫(殿diàn),因为他曾经僭越皇权,做了这宫(殿diàn)的主人。”

    作者ps:刚收到短信,俺的文上了“下周分类主打推荐”

    再次感谢我的编辑也感谢大家一个劲儿的催促,呵呵,今儿就多更一章吧~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别拿穿越不当工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