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三章 祖宗也有不同之处

    <---凤舞文学网--->

    整整过了一个礼拜。--凤-舞-文-学-网--

    并没有任何处罚下达,事(情qíng)似乎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小武的(情qíng)绪仍然不太好,所以五十年代的那次补漏行动,雷钧没有再让他去,而是由方无应独自前往完成的。

    小武误闯1943年的这段经历,再没有在办公室里被人提起过,出于某种心照不宣的想法,大家都尽量对此事闭口不谈。那块织锦被送去做了专业鉴定,的确是唐代的织物,另外,方无应在织锦边缘发现的污点,经过取样证实是人的血迹。方无应吓了一跳,他保证说绝不是他和小武干的。

    “那不是(日rì)本人的血,发难之前我就看见了……”

    “肯定不是(日rì)本人的,已经有很多年了,并不是新鲜血迹。”雷钧说,“可能是在保存的过程中沾染到的。”

    “唉,后世儿孙不孝,文物都得靠祖宗出手来抢救。”

    雷钧忍不住笑:“你又跑这儿冒充哪门子的祖宗?人家小卫可还没吭声呢。”

    “其实祖宗也不是那么好当的。”方无应说罢,露出一丝苦笑。

    雷钧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扫了一眼隔壁仪器室,小武在那边检查设备。

    “怎么?他还没缓过劲来?”他压低声音问。

    “怕是不会那么快。”方无应说,“你想想,他可从来没杀过人,至少没亲手杀过。”

    “嗯,都说后主‘(性xìng)宽恕,威令不素著’,好生戒杀。这次的事(情qíng)对他打击不小。”雷钧说完,又看看方无应,“你看起来倒是没怎么受刺激。”

    “……祖宗也分很多种。”方无应(阴yīn)阳怪气地说,“不好意思,我就是杀人如麻的那一种。”

    雷钧知道自己触了他的霉头,于是只笑了笑,不再说话。

    不过这次意外造成了另一个不太被人注意的结果,小武和方无应的关系比以前更近了。

    本来在卫彬到来之前,全局只有他们两个古人,这种限制就容易把他们往一处推,这次,俩人冒着违规受罚的危险,一同干了这么大的一件事,关系会陡然拉近也很自然。

    方无应知道小武心里的疙瘩一时难以解开,所以回来之后,也经常拉着他去吃饭喝酒,希望借此开解开解,他很明白小武是本(性xìng)受到了强烈冲击,因为杀戮这件事原本是与他的常态相违背的。--凤舞文学网--

    杀戮,本来就是和人(性xìng)相违背的一种行为,只不过方无应觉得,自己在这件事上早就有了厚厚的壳,而小武却从未长出过这种抵御的外壳,所以这次才会倍受打击。

    “许三多杀人之后,需要出去溜达一圈才能再回老a。难道你也要出去溜达一圈?”方无应有一次,这么和小武开玩笑。

    小武被他这么一说,也乐了。

    “我可没那闲工夫。”他摇摇头,“其实理智上早就没问题了,只是那种感觉还残留着,让我不舒服。”

    方无应沉默了片刻,才道:“以后你不会再遇到这种事了,所以,这么看的话会好过一点。”

    “你的意思是,把它当做人生必经的某个关隘?”

    “只有这么想才能彻底放开吧?”方无应说,“其实可以试试写东西。诗,词,剧本或者小说。就算没人看也没关系,反正名声这玩意儿对你而言已经没用了,写作本(身shēn)就能舒缓(情qíng)绪。”

    小武笑了笑:“或许吧,我可以再尝试拿起笔。”

    “这方面你肯定比我更明白。”方无应说,“所谓写作在人生中的必要(性xìng)——嗯,你看杜拉斯就是个很好的例子,以创作来改写早年伤痕什么的……”

    “啊,你真的可以去搞批评,再读个硕士怎么样?”

    “得了吧!我一个武人,读那么多书干吗?再说去年单位进修的机会不是给了你么?干吗不去?”方无应说着笑起来,“怎么?词帝瞧不起复旦的文凭?”

    “哪里,在职的都是水昆,我要那玩意儿有一毛钱的用?又不指望往上爬。”

    俩人沉默了一会儿,小武说:“其实,我还是有点担心鹰翼,还有玛利亚,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去了美国。”

    “那都是咱们无法控制的事(情qíng)。”方无应说,“而且更现实一点来说,你所担心的,都已经发生——甚至结束了。他俩如果还活着,该有八、九十岁了。”

    “(情qíng)感上,我却觉得他们还是二十出头,年轻得很,生命才刚刚开始。”

    那天俩人喝了点酒,他们从饭馆出来,已经很晚了。街上没什么人,凉风一吹,被酒精灼(热rè)的(身shēn)体反而舒服了很多。

    巷子里,静悄悄的,只能听见两个人的脚步声,鞋底和地面接触时发出的清脆声响,好像梦里传来的古老童谣。

    繁星满天的深蓝穹庐低低罩在他们的头顶,(春chūn)季的夜晚,星星异样明亮,每一颗都散发出钻石般冰凉凉的光芒,淡淡的月芽像被(春chūn)风刮上高空的风筝,怯生生贴在东边天际。这让小武再次想起几十年前的那片天空……

    “小心!……”

    嘎的一下刺耳响声,一辆车擦着小武停了下来。

    感觉方无应使劲抓着自己的胳膊,小武抬头一看,对面是红灯。

    “呃,我看天看忘了……”

    “i服了you!”方无应嘟囔着。

    车窗打开,司机从里面探出头:“我说怎么过马路还愣神哪?!”

    小武忙不迭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司机有些不悦,还想说什么,车内后座的人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发火。

    车玻璃是黑色的,看不清里面人的长相。

    方无应的目光落在白色车牌上,路灯下他能看见,那是一辆军车。同时,司机的目光也落在了方无应的中校肩章上。

    “走路小心点。”司机淡淡对小武说完,发动了车。

    望着那辆车驰远,小武莫名其妙叹了口气。

    次(日rì)中午,趁着大家都去了食堂的空档,凌涓把小武和方无应叫进了办公室。

    “上午来了人。”凌涓看看他俩,她的神(情qíng)有点不太自然,“有人今晚要见你们俩。”

    小武和方无应对视了一眼。

    “具体是谁要见你们,以及为什么要见,我全都不知道。”凌涓说,“只是我个人怀疑,可能和这次去43年的事(情qíng)有关……”

    小武感到一阵紧张。方无应却忍不住问:“局长,是哪方面来的命令?”

    “据说是总参,可是到我这儿,只给出了上一层的来路。”凌涓说着,看看方无应,“他们也只提了小武,看来你那方面早就被掌握了(情qíng)况。”

    凌涓说着,给出一个密封的信封:“今晚七点,去这里等着。”

    小武接过信封,揣在了怀里。

    “也许只是让你们再去述职一次。”凌涓安慰道,“毕竟这次的事比较重大。”

    出了局长办公室,站在走廊上,小武和方无应一时都没说话。

    “到底会怎么样?”他迷惘地看看那个地址,又看看方无应。

    方无应耸耸肩。

    “……难道说,会处罚我们?”

    “怎么处罚?”

    “送我们回去?”小武忽然打了个寒战,“把我送回五代,把你送回十六国?天哪!”

    “胡扯!”方无应气呼呼打断他,“不可能!”

    “可是……”

    “别自己吓唬自己好不好?现在我们还不清楚上面的态度呢!”

    “这不是出来态度了嘛……”

    “哪里出来了?你这个人怎么尽喜欢乱想!而且总是奔着最糟糕的结果去!”

    “天(性xìng)如此……换句话说,祖宗也是分很多种的。”

    方无应笑起来,他知道小武听见了昨天他和雷钧的对话。

    “好好,算我错了,祖宗大人咱去吃饭行不行?”

    “乱排辈分,说到底你才是我的祖宗呢。”小武嘟囔着,“李唐一族本来就混了鲜卑人的血,虽然我们这家是冒名顶替的……”

    “行行,现在本祖宗正式(允yǔn)许你认祖归宗——进祠堂之前,咱能不能先去食堂?”

    “认祖归宗也没用了。咱俩现在,更像拴在一根藤上的蚂蚱。”小武叹了口气。

    “不要太担心,蚂蚱弟弟,”方无应一本正经地说,“就算今晚要挨断头刀,也得先把饭吃饱。你的问题呢,就在于你太悲观了。”

    “如果我能学习到你的乐观,蚂蚱哥哥,我就不是我自己了。”小武有气无力地笑了笑,弯腰从屉子里拿出饭盒。

    苏虹正端着饭走进来,她莫名其妙看看那俩人:“什么蚂蚱?油炸蚂蚱么?嗨!那个好吃!”

    “啊啊啊油炸?!太过分了!心狠手辣的女人!”

    方无应瞪了她一眼,拽了小武就往食堂冲去。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别拿穿越不当工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