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一章 我以我血荐轩辕

    <---凤舞文学网--->

    当晚方无应出去了一趟,他要去找到小武之前藏在贫民窟的设备仪器。--凤舞文学网--小武受了伤,行动反而没有他方便。

    等方无应离开,小武收拾完了教堂,玛利亚也把晚餐做好了,方无应带去简单的干缩面,被水一煮闻起来格外香。

    那是他们仨的晚餐,另外玛利亚又特意留了一碗给方无应。

    “他跑哪儿去了?”鹰翼忍不住问,“呃,我是说你表哥。”

    “他有些事(情qíng)要忙,可能晚些回来。”

    鹰翼没吭声,过了一会儿,才说:“他是本地人?好像是世家子弟。”

    小武不(禁jìn)暗笑,他摇摇头:“他就是喜欢打扮成那个样子,不过我表哥是个很靠得住的人,放心好了。”

    “唔……”

    “龙先生不也是一副庸庸碌碌的商人打扮么?所以外表是不可信的。”

    鹰翼笑起来:“他的外表和内心是截然相反的。人家以为像他那样的老朽,必然是对时局满腹牢(骚sāo),其实他从来不发牢(骚sāo)——哦,那种(爱ài)当街大骂‘国将不国’貌似(爱ài)国的老朽我倒是见多了,鬼子一来照样乖乖当了顺民。”

    “和龙先生很熟?”

    鹰翼点点头:“其实……他是我的老师。”

    “原来如此。”

    “很小的时候就跟从了他。老师是个不(爱ài)说废话的人,更不喜欢发牢(骚sāo),或者搞些声势浩大作用却为零的举动,他总说,气力要花费在值得的地方,要做真正值得的事(情qíng),就不要在意表象如何。”

    “你的老师……喜欢诗词?”

    鹰翼笑了一下:“尤其喜欢李后主的词。”

    “……”

    “每次我说亡国之音不可取时,他就说,孩子,你懂什么。不知死之悲,焉知生之欢?他说在这一点上,后世诗人没几个比李后主更明白透彻的了。”

    谈起龙雨生,鹰翼的话明显多起来。

    小武默然了良久,摇摇头:“李后主也不见得真就明白了生死这回事,只不过……只不过他比旁人被迫往前去了一步而已。”

    “或许吧。”鹰翼叹了口气,慢慢躺下,“老师自己是有大悲哀的人,悲观的人却又前进得比谁都奋勇,这种反差常常使我诧异。--凤-舞-文-学-网--”

    俩人许久都没说话。

    过了一会儿,小武看鹰翼脸色发白,他明白那是疼痛上来了,刚才方无应的检查折腾到了伤口。

    “真糟糕,今天没弄到止疼药。”他起(身shēn)又翻了翻方无应留下的医药包,但是里面没有麻醉功能的药物。

    “没关系,忍忍就过去了。”

    虽然鹰翼这么说,但细密的汗珠仍然渗出他惨白的额头。

    小武有些不忍,他坐回到(床chuáng)头,想了想:“要是有东西分散一下注意力,或者……”

    “喂,你会不会唱歌?”

    小武错愕:“唱歌?呃,这个……倒是会一点儿……”

    他精于书画,谙于音律,工于诗文,词尤为五代之冠,本来唱歌对小武不是什么难事,但面对一个四十年代(爱ài)国青年,小武一时想不出该唱什么才好。

    “那就随便唱一个吧,只要唱就好。”

    “可我不会时下流行的那些……”

    鹰翼苦笑:“极好,我也不乐意听《夜上海》,反正你喜欢唱什么就唱什么,只是拜托别唱‘小楼昨夜又东风’,那种歌我听了更疼。”

    小武笑起来:“不会,我也不喜欢那种歌。对了有个好听的,我觉得你会喜欢。”

    然后他想了想,就低声唱起汪峰的《我(爱ài)你中国》。

    每当我感到疼痛就想让你抱紧我

    就像你一直做的那样触摸我的灵魂

    每当我迷惑的时候你都给我一种温暖

    就像某个人的手臂紧紧搂着我的肩膀

    ……

    小武的嗓音极佳,歌曲的旋律又很耐听,在他唱的时候,鹰翼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等他唱完,鹰翼忽然要求他再唱一遍。

    “……真好听。”鹰翼的样子像梦呓,“这是谁唱的?”

    小武笑笑:“我也不知道,就是偶尔有次经过鲍家街43号……”

    “鲍家街43号?没听说呀。”

    “唔,反正就在那儿,听见人唱这首歌。”小武说,“有人说听着别扭,说唱歌的人不该唱这种歌,可我觉得好听,就背下来了。”

    “再唱一遍吧。”

    于是在方无应回来之前,小武又给鹰翼唱了一遍那首歌,他不知道提前将21世纪的歌曲唱给上个世纪的人听,究竟会引出何种后果,但至少此刻,他更愿意拿这首摇滚(爱ài)国风,来抚慰这个(热rè)血青年的心。

    方无应回来得很迟,但仪器设备却完好无损地找到了,小武将它埋在一口枯井里,然后上面盖了许多烂树枝和砖块。既然任务完成,方无应就先把仪器送了回去。

    “瞧你藏那鬼地方,真是鬼都找不出来。”方无应抱怨道,“挖了我一手黑泥。差点挖错了。”

    “怎会?很好找的呀?”小武诧异道,“附近就那一口枯井,我不是告诉你旁边有一户人家……”

    方无应的表(情qíng)凝滞了一下,他摇摇头:“……烧掉了。”

    “烧掉了?”小武瞪着他,“什么烧掉了?那一片还有好几家住户呢!”

    “全烧掉了,一片焦土。”方无应低头擦着手指,“我是在焦土和瓦砾中找到那口井的,你给的所有提示全都被烧干净了,连墙面都倒塌了。”

    “那……那些人呢?我当时还看见一个乞丐……”

    “没有人,那儿已经没法住人了。”方无应说,“开始我以为找错了,后来人家告诉我,为了防范瘟疫蔓延,鬼子昨天用了燃烧弹,把那一片全都烧掉了。”

    “烧掉?!那儿还住着人呢!”

    “鬼子会把中国人当人么?”

    “……”

    那个夜晚,小武再也无法入眠,他始终记得当他埋好仪器,踉踉跄跄从肮脏的泥里起(身shēn),对面的乞丐竟给他端来一小碗难以下咽的杂粮……

    “穷人帮穷人,吃吧。”那个乞丐当时说。

    可现在那乞丐去了哪里?或者,他是否还活着?

    ……

    第二天,他带着乌黑的眼圈去了安防站。

    今天苍川似乎格外兴奋,他不再拉着小武讲(日rì)本,却开始让小武给他讲诗词格律。

    “我对古中国的这些东西非常感兴趣!”苍川说,“平安时期的女作家经常会引用唐朝的古诗,我喜欢这些优美的词句。既然你昨天能和人讨论诗词,那想必对此颇有学问。”

    他将那本《南唐二主词》推到小武面前。

    “这个,给我讲讲。”他说,“我知道,李煜是中国最伟大的词人。”

    小武把脸埋在手心,他一时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陈君?”

    很久,小武才抬起头来:“……没什么。我的学问也很粗浅,这些,恐怕讲不太通。”

    “怎么会。你们中国人,这些不都是必学的课程么?”苍川索(性xìng)正襟危坐,“从今天开始,我将把陈君你当做老师,所以,请您务必耐心教导我。拜托了!”

    小武再没法反驳,他拿过那本《南唐二主词》,能感觉上面散发出的淡淡药水味道。

    想必为了检查这本书,(日rì)本人用过各种办法,今天要他来讲这些,也是为了证明小武昨天说的不是虚言。

    “好吧……”小武极其勉强地对苍川说,“我只能讲讲最基本的,如果想深入学习,苍川先生,您还是得去找真正的学者。”

    “没关系!你讲得就很好了!”

    “正如封面所提,想必您也知道,李煜是南唐最后一个皇帝。”小武用颤抖的手指慢慢翻开书,“这是一个……懦弱的,不愿(挺tǐng)(身shēn)面对亡国现实的人,所以我们从他的作品里,也可以看出这种特征。”

    给苍川讲授诗词的“课程”,整整延续了两个钟头。

    从安防站走出来的那一刻,小武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疲倦和痛苦,他从没有在他人面前,这样剖析过自己的作品,并且是和一个鬼子……

    他从未这样正视过自己的过去,面对那些曾一度想完全忘记的屈辱。

    亡国之辱,社稷之痛,沈腰潘鬓销磨。

    而如今,他又不得不再次面对这种伤痛,并且是以另外一种“亡国奴”的(身shēn)份。

    慢慢走在街上,(身shēn)边流星般窜过的报童高声叫嚷,打断了小武的沉思:“……号外!号外!沪兴商会会长龙雨生被暗杀!”

    小武的耳畔,轰的一声响!

    他不由分说抓住报童,从对方手里夺了一份报纸,那白底黑字硕大的标题,一如报童所念:沪兴商会会长龙雨生,今晨被发现在寓所中枪(身shēn)亡!

    《附录》

    “鲍家街43号”,是汪峰单飞前所在的乐队名称,这个地址其实是中央音乐学院所在地。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别拿穿越不当工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