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章 救援者驾到

    <---凤舞文学网--->

    小武怔怔看着那人,忽然怒火不打一处来!他抡起扫帚:“搞你妈的鬼!把我一个人丢这儿居然还来问这种问题!”

    对方笑嘻嘻招架住他的扫帚:“喂喂,天父面前,不可动粗。--凤舞文学网--”

    “天王老子面前我也不管!”小武喘着粗气,忽然,就笑起来,“狗(日rì)的,总算是想起我来了……”

    “又骂人!天啊你变坏啦!”

    “怎么?没有我你们都很寂寞吧方队长?”

    方无应摇摇手里的帽子:“真要命,人说三(日rì)不见当刮目相看,我刮得都快要成瞎子了,怎么?1943年的压力过大,终于让你精神变异了?”

    “你他妈的才精神变异!”小武又想抡扫把,但这时胳膊上的伤终于疼痛起来,他扔下扫把,用手捂住伤处。

    “怎么了?”方无应察觉不对,赶紧问。

    小武咧咧嘴:“……鬼子赏给我的。”

    他说完,又忍不住嘶嘶抽了口冷气。

    “伤得很严重?”方无应的表(情qíng)也严肃起来。

    “子弹穿过去了,留了个窟窿。”小武勉强笑了笑,“算是没要我的命——你们怎么才来?”

    “确切地说是只有我过来了。”方无应解释道,“人越多越难搞,而且我和苏虹也找出问题的根源了。”

    “怎么回事?”

    “无线电太多了。”方无应耸耸肩,“这就是原因。不管是收音机的无线电还是国共两党的谍报无线电,都对联络造成了严重的干扰。所以在古代就没这个问题。”

    “至少这一趟不是完全无价值。”小武说,“而且这个阶段的屏障我也加固过了。”

    “仪器呢?”

    “我不敢随(身shēn)携带,所以处理完,就藏在不远处的贫民窟里了。”

    “没关系,天路历程即将结束,”方无应安慰道,“反正今晚就把你带回去。”

    “啊?不行……”

    “怎么了?”

    小武怔了怔,才说:“现在没法走。”

    接下来,他就将在这边遭遇到的一切,一五一十全都说给了方无应听。

    “鹰翼的伤还没好,动弹不得,我这么一走,苍川肯定起疑心,到时候自然会派人来搜查教堂,一旦鹰翼被发现,连玛利亚都脱不了干系。--凤-舞-文-学-网--”

    那样,一害就害了两个人。

    方无应踌躇了片刻,点点头:“那咱们就在这边多耽搁一些时候,苏虹和雷钧辟开的特殊通道应该可以维持几(日rì)。”

    “过两天就差不多了。”小武说,“先来见见他们吧。”

    他说完又停住,上下打量方无应。

    “怎样?(挺tǐng)不错的吧?”方无应有点得意,伸手弹了弹黑大衣上不存在的尘土,“像个混迹上海滩的浊世佳公子?”

    “不像佳公子,像个坏蛋。”

    “……”

    (身shēn)后跟着一脸郁闷的方无应,小武倒是显得神采飞扬,两天以来的绝望和悲观一扫而空。

    “……我哪里像坏蛋啦?这明明是四十年代沦陷区最时髦的打扮!”

    “四十年代沦陷区最时髦的全是坏蛋。”

    “喂!……”

    小武带着方无应进教堂里面,将他介绍给玛利亚和鹰翼。方无应不止带了药物,还带来了一些食物。

    “他们都疑心你在此地忍饥挨饿苦不堪言,所以塞了我一堆吃的。”方无应从携带的包里取出食物,虽然都是压缩食品,但都撕去了外包装。

    “太好了,这下不用再分玛利亚的口粮了。”小武兴冲冲地拿起食物嗅了嗅,又递了一包给鹰翼,“今晚饿了就吃这个吧,营养足也管饱。”

    玛利亚对于“brilliant的表哥”终于找到了此地感到非常高兴,鹰翼却始终是一副冷淡淡的样子,只简单和方无应打了个招呼。

    “对了,我还带来了这个。”方无应掏出良民证递给小武,又低声说,“雷钧叫技术部赶工做的,你看看像不像?”

    小武掏出从死人(身shēn)上搜到的那张良民证,两相一比较,分毫不差,连钢戳都看不出区别。现代激光伪造证件的技术已足够让上世纪的人震惊了。

    “很好,这太好了。”小武说,“不过我还是得用陈天兴的良民证。”

    他将写着自己名字的良民证递给鹰翼:“给,你就用这一张。”

    鹰翼接过小武那张良民证,反复看了看,没吭声,塞进(胸xiōng)口。

    “这东西晦气,可如今没了它又不行。”方无应说完,又拍拍鹰翼,“小兄弟,伤口给我检查一下。”

    鹰翼迟疑地武,小武说:“让他看看。他带的药物比较齐全,这方面经验也比我充足。”

    小武这么说了,鹰翼才躺下来,解开衣服。

    玛利亚捧着方无应带来的食物,欣喜万分地去厨房煮东西,她很高兴今晚大家全都可以吃个饱了。

    方无应仔细检查过了鹰翼的伤势,他直摇头:“……小武,你当时是在挖子弹还是在挖煤?”

    小武很尴尬,他有点脸红:“我没给人做过手术呀,又不像你们学过专业的急救。”

    “果然还是发炎了。”方无应总结道,“没吃消炎药?”

    “……只弄到一点磺胺。”

    “幸亏我来了,不然他这伤过两天得烂透。”方无应哼了一声,“到时候,就算给他弄来天皇签字的良民证他也走不了了。”

    “……如果给我那种东西,我还不如当时肠穿肚烂。”鹰翼忽然打断方无应的话。

    方无应愣了一下。

    “他是不太熟练,但他救了我的命。”鹰翼有点不悦地继续说。

    方无应笑起来,他眨眨眼:“小兄弟,干嘛那么激动?人太激动了容易出乱子。”

    “嗯,您说得没错。”鹰翼故意说,“养尊处优的人才有权利不激动,正因为不肯激动的人太多,这个国家才会是这个样子。”

    方无应怔了怔,笑笑却没说话。

    后来出来,小武有点惴惴,他和方无应说,鹰翼脾气是有点不大好,不是那种(性xìng)(情qíng)随和的人。

    “唔,恐怕是看我这(身shēn)打扮不太顺眼。”方无应无所谓地耸耸肩,“大概把我当成剥削人民的阶级蛀虫了。”

    “哦,有可能。”小武也笑起来,“而且他也看不惯你这么快活。”

    “快活?我很快活么?”

    “至少(情qíng)绪明显不够沉重。”小武想了想,“明白吧?你(身shēn)上缺乏那种……怎么说?普遍存在的有关民族与国家的悲痛感。”

    “……你难道看起来就很沉重?!”

    小武抬抬胳膊:“我的胳膊重得抬不起来。”

    “……呸。”

    “算啦,21世纪的新新人类总会和半个世纪前的老家伙有代沟的。”

    “胡说,什么21世纪的新新人类?我明明是四世纪的老家伙!”方无应非常不满,“我比他老多啦!”

    “喂,你这是哪门子计算法?”

    “好吧,就算纯生存时间我也比他长,再说我也是党员好不好!党员!今年刚评的优秀!”

    “嘘!不要命了?在这儿还那么大声……可人家说不定三十年代就加入了党组织,人家是老革命了,你算什么?党龄还不到五年的小毛头……”

    “好吧我比他晚了七十年,于是这就成了歧视新同志的理由?都说了对同志要温暖!对古代来的同志更得温暖增加百分之二十!”

    小武笑起来:“不管怎么说,成长环境不同,所处时代不同,抗(日rì)青年看方队长你不顺眼,也是可以理解的。”

    方无应没出声,但是过了一会儿,他忽然笑了笑。

    “呐,小武。你知道么?我特别讨厌‘苦大仇深’这四个字。”方无应说,“那种时时刻刻把自己化(身shēn)为仇恨的符号,除了仇恨,别的什么东西都没有……那种简单到极点的样态,我非常不喜欢。”

    小武走到刚刚扔下的扫帚跟前,弯腰捡起扫帚:“嗯,我明白。因为那是你自己的过去。”

    他说完,回到椅子跟前,继续刚才没扫完的部分。

    方无应点点头:“我个人历史中所包含的仇恨,当然不能和如今全民族对(日rì)本人的仇恨相提并论。但关键不在于此。我不愿将仇恨简单化、教条化,我吃过那样的亏,那样反而会给头脑灵活的敌人以可乘之机。”

    “鹰翼已经很不错了,真的。”小武一边扫地一边说,“至少他还没把我当汉(奸jiān)杀掉。”

    “说来,明天你还得去安防站?”

    “当然。就算前面有刺刀等着,我也得去。”小武放下扫帚回头看看方无应,“这次来,带了武器没?”

    方无应点点头:“时期比较特殊,带上以防万一。”

    小武没再做声,于是在某个原本不应有疑问的点上,俩人达成了默契的一致。

    作者ps:

    今天是光棍节~我仅代表我笔下的这一大群光棍们,向各位光棍读者致以节(日rì)的问候~~~

    另外,感谢郁寒枫、周妖瞳是(肉ròu)包子、hhywsz,感谢你们的打赏on_no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别拿穿越不当工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