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三章 凌涓的秘密

    <---凤舞文学网--->

    后来,苏虹就带着“方滢”出去买东西。--凤舞文学网--

    她们去购买一切少女必备的商品:内衣,发饰,外(套tào),皮鞋,裙子,卫生巾,化妆品……

    方滢不许苏虹花钱,她手里有方无应给的金卡,“冲儿说,随便我花。”她说的时候,神态(娇jiāo)憨,额角细细的胎发依稀可见。

    苏虹听了,露出点苦笑,她细细打量着面前的女孩,黑色外(套tào),白色长裤,亮亮的小皮靴,最简单的搭配,却无可挑剔。在装扮自己这方面,方滢无师自通。此刻,她站在黛安芬鲜红色标志下,正细细看着一款翠绿色宽边蕾丝的内衣,她的一举一动全都很优雅,姿态婉转动人,不见一丝粗俗和不妥。

    这是个公主,真正意义上的公主,到现在,这女孩对男人已经有了概念,对女人同样有确切的认知……不管是友是敌。

    然而这一切都被隐藏在桃子一样(娇jiāo)嫩玲珑的脸孔之下了,包括她曾受过的悲惨磨难以及跌宕起伏的遭遇,比起同龄人,方滢经历过他人一生都可能无法经历的沧桑,充满悲欢的历史在她的灵魂中层层积淀下来:生为公主,不久亡国、被敌人凌辱,宠(爱ài)之后又失宠遭弃,被家族视为草芥,战败的父亲甚至令其随时自尽……比起那些口唇松弛,心智混沌未开,思维简单如白纸,却能获得平淡生活的普通少女,苏虹甚至不知道这复杂的过去,究竟是方滢的财富还是她的悲剧。

    她们还谈起了方无应。

    “不能回去太晚,不然又是电话又是絮叨。”她笑眯眯地说,“那么大的人了,还(爱ài)撒(娇jiāo)。”

    “管你管得很严么?”苏虹笑道,“你怎么受得了?”

    “不是管,是要栓根绳在阿姊腰上,时不时拽一下,以确保自己没有被丢掉。”方滢叽叽咕咕地笑起来,她已经开始学说普通话,但用词还是显得有些生疏和过于书面化。

    “课程怎么样?还跟得上么?”

    “先生教得很耐心,我嘛,有的很明白,有的就不太明白。”方滢说。

    “比如说?”

    “六艺什么的,抚琴,还有曹植,这些都明白,先生也赞我。还有山水画……以前在宫里我也画过的。”方滢顿了一下,“陛下……呃,我是说苻坚,他想叫我学那些,以前真下过功夫。”

    那个好久没听见的名字,甫一入耳,苏虹顿时觉得恍如隔世。

    “……我见过他。”

    “苻坚?”

    苏虹点点头:“谈过一些事(情qíng),不太多。”

    “觉得他怎样?”

    “要我说实话么?恐怕你听了不悦。”苏虹笑笑,“(挺tǐng)好的一个大叔。”

    方滢没吭声,轻轻放下挑选的t恤衫。

    苏虹想了想,说:“当然,我这种外人的眼光很私人化,算不得数。”

    “他人是不坏。”方滢忽然打断苏虹的话,“只是……”

    “什么?”

    方滢没回答,只给了个苍白的笑脸。

    “什么学的不太明白?”苏虹赶紧转了个话题。

    “英语。”方滢叹了口气,“真不知道洋人是怎么卷舌头说话的。”

    苏虹笑:“这放心好了,不光你一个人受折磨,全中国的中学生大学生,还有无数评职称的成年人,都在受此折磨。”

    方滢笑起来:“可是冲儿就说得很好,冲儿什么都做得好,不像我。”

    她轻快的语调里,微含着惆怅。

    “那是因为他曾经到处跑,去讲英语的国家生活过。”苏虹顿了一下,“队长他以前,受过很多苦。--凤-舞-文-学-网--”

    “我知道。”方滢点点头,“所以现在才这么(爱ài)和我撒(娇jiāo)。他这么多年一个人扛过来,没人肯让他撒(娇jiāo)。”

    “他也不肯给别人撒(娇jiāo)。”苏虹笑起来,“你看控制组的那些小伙子,怕他怕成什么样了。”

    “冲儿不是坏人……”

    “绝对不是。”苏虹拍拍她的手,“你只是没见过他严厉的一面。”

    方滢顿了顿,忽然轻声说:“苏姐,我在这边,除了冲儿,就只信你。”

    苏虹诧异了一下,微笑道:“怎么忽然说这个?”

    方滢垂下头:“……昨天要填报户籍表格,民族那一栏我填了‘鲜卑’。”

    “啊……”

    “人家一看就说我填错了,说如今没有这个民族,叫我改做汉人。”方滢抬起眼睛,神色有点凄然,“可我真的不是汉人呀,而且我的姓也改了,不姓慕容了,冲儿要我这么做的,他说往后再说姓慕容,会在这个社会里引起很多障碍,尤其是我们这种(身shēn)世,好事的人一深入打听就麻烦了……”

    苏虹哑然片刻,点点头:“我觉得他考虑得很周全,虽然委屈了你们俩。”

    “苏姐,昨天我填鲜卑二字时,人家那副神(情qíng),真难看。”

    苏虹有些不忍,她走上前,用手围住方滢的肩膀,“你得体谅他们,他们可没活过一千年啊。而且要你填户籍表格,也是帮你确立(身shēn)份,往后在这里就更好生活了。”

    方滢摇摇头:“我知道。别的人怎么(爱ài)护我帮我,我都明白,但心里还是忍不住害怕。只有你和冲儿我不害怕。”

    苏虹的心柔软起来,她搂住方滢,亲密地说:“没关系,往后有什么麻烦尽管来找我吧。既然是我把你带过来的,我就该负责到底。”

    方滢的事(情qíng)告一段落,局里也暂时恢复了往(日rì)的平静。苏虹因为逃过一劫,大大松懈下来,因为管网店太耗费精力,她不肯上夜班的老毛病又开始反复,还好有小武和卫彬顶着,小武出差那两天夜班就由雷钧来代替,总不能真的放一个实习生独自上夜班。

    但是连续上了两个夜班之后,雷钧终于跑来找凌涓了。

    “怎么?”凌涓从文件里抬起头。

    “有点重要的事(情qíng),想和局长你谈谈。”

    雷钧的神色有些古怪,凌涓惊讶地望着他,然后伸手指指椅子:“坐吧。”

    雷钧没坐下,反而走到门口,伸手把门关上,然后拉上了旁边的玻璃——那扇玻璃本来从不关紧,所以一直以来,在大办公室里就可以听见局长办公室的谈话声。

    雷钧这一系列举动,让凌涓摸不着头脑。

    “出了什么事儿?”她轻声问,神(情qíng)也变得紧张起来。

    雷钧走到她的办公桌前,将一叠数据资料放在了她面前。

    “这是我这两天上夜班时,整理的全部数据。”他轻声说,眼睛盯着凌涓,“包括次(日rì)白天的常规检查数据。”

    凌涓默默盯着那一叠厚厚资料,半晌,道:“然后?”

    雷钧坐到椅子里,他的目光始终盯着凌涓:“局长,我想知道,你到底在干什么。”

    这句话一出来,雷钧清晰地看见凌涓的脸色变了!

    “如果不是恰好连续两个夜班,再加上白天的常规检查,我想我是不可能发现的。”雷钧的声音很轻,“局长,你在私下修改数据。”

    凌涓的嘴唇有点发白,她既没出声,也没摇头。

    “其实这一两个月以来,你的行动一直有些不对。”雷钧继续说,“每晚检查数据到八点多,苏虹和小武没说什么,他们也没那个义务管这些事儿,可我不能不注意到这一点。”

    “……”

    “我拿这些证据来,不是来质问你的,局长,我更不是想要挟你。”雷钧平静地说,“我只是想弄明白,你到底在干什么。”

    凌涓深深埋下头,双手绞在一起。然后,她惨白着脸,抬起头来:“……就算被你发现,我也不能不这么做。”

    “到底出了什么事?”雷钧有点焦急。

    “我儿子……小鹏他失踪了。”凌涓低声吐出这几个字,“失踪有一年多了。”

    雷钧一时惊得说不出话来!

    “怎么回事?!”他万分紧张地看着凌涓,“怎么……他也失踪了?他不是在英国……”

    凌涓的儿子史云鹏今年十七岁,在欧洲读书。凌涓与丈夫史远征离婚已经八年了,她一直带着儿子独自生活。因为局里相互间关系都很好,雷钧他们几个和小鹏都很熟,男孩上初中的时候,雷钧还专门给他辅导过数学。

    “还记得去年夏天他回国了一趟么?”凌涓说,“就是那时候出的事儿。”

    “怎么回事?”

    “他瞒着我,私自使用了局里的仪器。”凌涓的神(情qíng)有点呆滞,“等我发现时,人已经不见了……”

    “他去了哪里?”

    “我不知道。”凌涓用手扶着额头,“他起初求过我,求我让他去唐代一趟……”

    “唐代?”

    “他想去找他师父,留学期间他在大英博物馆看了敦煌的东西,就打算往后专门做敦煌方面的研究。”

    “师父?你是指吴道子?”

    “对。可我当时没有答应他,还警告他不要打这种歪主意,做研究就好好的利用现有基础……我发了一通火,大概当时把他骂狠了,他跑出去好几天没回家。”

    “然后呢?”

    “后来回来了,说他想通了,这就回欧洲去。”凌涓顿了一下,“我当时还很高兴,谁知没有多久,他就失踪了……”

    “可是局长,你确定小鹏真的使用过仪器?”

    凌涓点点头:“我当时检查过,仪器的确有被动过的痕迹。”

    “可他怎么会使用?”雷钧太惊讶了!

    凌涓沉默了一会儿,才说:“你忘了么?吴道子误闯过来那一次,是小鹏在他横穿马路的时候救了他……”

    这件事雷钧还记得,画圣吴道子的那次误闯,造成了一个不可挽回的结果:还在上中学的史云鹏碰巧得知了时空穿越的机密。

    吴道子在现代社会呆了一周,期间他与凌涓的儿子小鹏成了挚友,吴道子甚至还教会了史云鹏基础的国画技巧,虽然只短短几天,但俩人师徒的名分已经确立下来了。

    也是因为这件事,本来读理科的史云鹏,最终决定转专业,改攻艺术。

    “我们送吴道子回唐朝的时候,小鹏一直跟在旁边,你也知道,吴道子曾问我能不能带小鹏一起回去。”

    雷钧点点头:“他当时还和我说太可惜了,小鹏天赋过人,留在现代社会是个浪费,那些按部就班的教育会毁了他。他想让小鹏做他弟子,跟着他学几年。”

    “我不舍得放小鹏去唐朝,而且这也违反规定了。”凌涓叹了口气,“现在想来,还不如当初让他跟过去呢,至少那样我就知道他在何处了。”

    “可他是怎么会一个人闯过去的?他没有密码也不知道如何使用机器……”

    “……我不知道,雷钧,我也不知道这孩子到底是怎么知晓这一切的,他一定是从什么地方得知了密码。恐怕也为此瞒着我很多年了。”

    雷钧默默无语,事(情qíng)本来就如此,怕就怕有心人,如果小鹏当时就存了心思,那他自然会千方百计寻找解决办法。

    “现在小鹏已经有一年多没露面了,我总瞒着他父亲也不行。他父亲疑心越来越重,怎么打电话都找不到儿子……”凌涓的声音好似低泣,“我没法交代,再不把小鹏找回来,他父亲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

    凌涓的前夫史远征,雷钧也见过,虽然并不太熟。一个(身shēn)材高大,言语沉默的男人,现在政府机关工作,俩人到底为何离婚,到现在雷钧也不清楚,但他却知道这俩人离婚没吵没闹,很安静就把手续办了。而且到现在,凌涓没再婚,史远征也仍独(身shēn)。雷钧内心甚至曾揣测这俩人有无复合的可能(性xìng)。

    “局长,你当初应该马上通知大家的……”

    “通知你们?不,不行。不能公之于众。”凌涓摇头,“那样小鹏会被取消出国的权利,书读不成了,再惨一点有可能判刑……”

    “可你现在找不到他了,”雷钧耐心看着她,“这不是比他坐牢更糟糕?”

    凌涓的脸色愈发惨白:“……我有别的办法。”

    雷钧默默看着她,然后把数据送到她面前:“这个?”

    凌涓点点头,她的眼睛放(射shè)出不顾一切的光芒:“我想要小鹏回来。”

    “你怎么让他回来?”

    沉默良久,凌涓忽然低声说:“……把两条时间轨置换位置。”

    雷钧吓了一大跳!

    置换时间轨道,就是说,将两个平行宇宙交换位置。从技术上说,那样做不是没可能,但难度太大,一直是所里的攻坚难题,并且,研究人员也害怕这么做会对自(身shēn)所处宇宙产生破坏(性xìng)危险,所以这个领域一直没人去碰。

    “我已经成功了,雷钧。”凌涓的声音有点发抖,“现在已经能把另一条时间轨并到如今来了!”

    雷钧一下站起来,惊讶地望着她:“可是局长!你这么做太危险了!”

    “难道叫我就这么失去儿子?”凌涓的眼睛里充满泪水,“时间轨道如果置换成功,在另一个平行宇宙里,小鹏就会留在我(身shēn)边了。”

    雷钧痛惜地看着她,摇摇头:“局长,这是从没有人敢做的事(情qíng),虽然你突破了攻关难题这很难得,但我真不能肯定你这么做是对的……”

    “可是雷钧,你想过没有?在那一个平行宇宙里,简柔没有离开过你——你的人生会是另一个样子!”

    这句话,像一道闪电劈在雷钧的头上!

    “你找她已经找了八年了,雷钧,你难道真的不想知道她去了哪里?”凌涓轻声说,“在另一个平行宇宙里,她或许根本就没离开过你,你的家庭也是完整的……难道你不愿去过那样的人生?”

    雷钧像遭电击一样,木木呆呆望着凌涓,他慢慢坐回到椅子里。

    “可是,你怎么能肯定会那样?”他小声地,不确定地问,“在那个宇宙里,究竟又会发生什么呢?”

    凌涓迟疑了片刻,才说:“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虽然技术达标了,可我并没有去看过一眼,但我知道小鹏能回来,因为只有现在的这条时间轨里,他才会离开家。简柔也是如此,不管怎样,你至少能弄清楚她为何离开。”

    雷钧沉默不语,凌涓忽然悄声说:“,雷钧,你自己亲眼去看一次,然后告诉我,你的决定。”

    好像做了极大的努力,雷钧终于,轻轻点点头:“好吧。”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别拿穿越不当工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