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四章 新人霍将军所引起的思绪

    <---凤舞文学网--->

    过年之后,新人卫彬加入了平衡处。--凤-舞-文-学-网--当然在他到来之前,凌涓就在会议上把此人的真实来历通知了大家,尽管在这个地方,古人已经见怪不怪,但一想到是那个少年战神要来做同事,大家的表(情qíng)多少还是有些异样。

    “那往后该怎么称呼人家?”小武有点惴惴,“要……要称呼‘大将军’么?还是大司马?”

    “不行!”方无应用拇指傲慢地指指自己的鼻子,“此处大司马已经有一个了。”

    雷钧摆摆手:“你不算,你早就升级做陛下了,咱这儿陛下不少,只缺将军。”

    “那……霍将军?”

    “唉,你管人家叫霍将军,那人家管你叫什么?陛下么?乱来!”雷均瞪了小武一眼,“叫人家‘小卫’就行。”

    “哎?人怎么样?”苏虹用圆珠笔敲了敲雷钧面前的桌子,“看着好相处么?傲气么?”

    “傲气?”雷钧看看凌涓,“也没觉得怎么傲气……”

    “没那么傲。”凌涓说,“(挺tǐng)活泼一小伙子,(挺tǐng)好说话的,(爱ài)打篮球。”

    “嗯,像流川枫,能力像,样子也(挺tǐng)像的,很帅。”雷钧说,“方队,你们篮球队又多一人材,绝对的。”

    “那太好了!”

    “得。”苏虹翻了个白眼,“骠骑将军改灌篮高手了。”

    “不管怎么说,值夜班的又多了一个。”小武表(情qíng)(挺tǐng)欣慰。

    霍去病——卫彬刚刚进来的阶段,大家的确有些局促,包括那俩本(身shēn)就不是现代人的也如此,仿佛每个人对他都保持着某种惴惴不安的(情qíng)绪,这和普通单位对新来大学生的颐指气使,完全两样。

    就连方无应,虽然在事前会议上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但真到了小伙子面前,也显得不那么自在了。

    小武私下问他怎么也怕起新人来了,方无应瞪了他一眼说自己不是怕,是不习惯。

    “他是古人嘛,我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接受他呢?”

    小武都快结巴了!

    “你……你不也是古、古人么?”

    “可他是西汉的!”方无应很干脆地说,“懂不懂啊?在这儿他比谁都古!比咱俩还古!那小子是真正的老古董!”

    小武傻眼了,这种理论太匪夷所思,以至他一时半会想不出来怎么反驳方无应。

    后来他说给苏虹听,苏虹笑得要从椅子上翻下去了。

    “这算歧视么?可这究竟算哪种歧视呢?”小武疑惑地看着她,“朝代歧视?十六国歧视西汉?这太奇怪了。”

    苏虹忍住笑,拍拍他:“方无应这不是歧视,我觉得这叫一山不容二虎。--凤-舞-文-学-网--”

    “……苏姐,你说得太吓人了。”

    “多少有点儿那意思吧。”苏虹耸耸肩,“俩人都是打过仗的,你要是会打仗他也会和你比的。人会有比较的心态这很正常。”

    “那要不要赶紧牵匹马来,俩人大战几百回合啊?”小武郁闷地说,“人家小卫是驱除鞑虏出名的,可是方队长他……他说到底,恰恰是个鞑子吧?”

    “闹不起来的啦。这个嘛,就真的应了方无应那句话了,人家比你们都‘古’。”

    “那又如何?”

    “他没印象嘛,没感觉嘛,要是现在来个100年后的地球领袖,我也不会有任何感觉。”苏虹说,“我的个人历史里没有经历过2100年。小卫他公元前160年的人生里,压根就没有慕容冲这个概念。书上看了一遍而已,印象肯定还不如高中生深刻呢。”

    她笑了一下:“当然了,也没有公元978年的李煜这个概念。他心里真正的,唔……曹((操cāo)cāo)、谢灵运都还没出现,我想还是以诗经、汉赋那些为主吧。你觉得呢?”

    事实上,卫彬是个很容易相处的同事,他很勤快,头脑又聪敏,话不是太多,交给的任务总能提前完成,值夜班之类的也会主动要求,他的想法是要趁着晚上事务少,多多熟悉。

    这种(情qíng)况下,苏虹说的“一山不容二虎”的结果并未发生,再怎么有隔阂,几场篮球赛下来,控制组的人员全都和卫彬熟悉起来,如雷钧预言的那样,卫彬的小前锋在队里如虎添翼,本来控制组和野外设备部,是整个时空平衡处最好的两只队伍,水平不相上下,卫彬的加入,使得控制组理所当然成了no.1。

    后来方无应说今年处里的mvp肯定是这孩子的了,所以他考虑要不要塞卫彬去国家队,要是能进nba就更好。

    “算了吧,就我这还nba?”卫彬笑着摆摆,光靠灵活度是不够的,方队你太抬举我了。”

    方无应自己是得分后卫,三分球无人能敌,胡人一向强调骑(射shè),这是他过去很多年在弓箭上练出来的准头。

    雷钧对这现状明显很满意,他手下的精兵强将又多了一个。

    “肯定能帮着解决很多技术难题。”雷钧和凌涓说,“不如送去搞it吧,软件工程。”

    “嗯,然后他大概会说:国软不兴,何以为家!”

    “哈哈!真的,这孩子脑子太灵了,程序好像早就储存在他记忆里了,干起活来简直是电脑的表弟。”

    凌涓大笑,说雷钧这话对河东卫氏是大大的不敬,对汉武皇帝则是更加的不敬。

    雷钧也笑:“还怕他怎的?反正我们这儿俩皇帝了。”

    凌涓又笑,“可我看大家,好像都(挺tǐng)怕他的?”

    “小卫啊?”雷钧有点尴尬,“他自己没把过去当回事,可是我们这帮人却办不到嘛。”

    “尤其是小武,像是没太多话说?”

    “嗯,类型不同。”雷钧点点头,“一个武将一个文……不,词帝,总不太搭调。大概是还没闹清怎么打交道。”

    “不闹矛盾就行。”

    “咳,领导你这话说的,小武和谁闹过矛盾?和他有矛盾的人在宋朝呢。”

    凌涓点点头:“这倒也是。”

    对于和古人相处,雷钧并未感到不习惯,也许是因为这三个古人本(身shēn),就已经“现代化”了,艰难的磨合期外人并未参与。

    事实上,小武和方无应的(身shēn)份曝光以及卫彬的到来,在雷钧心中,仍然((荡dàng)dàng)出了不小的波动……

    他不由自主想到了妻子简柔。

    如果不是老子的那句话,雷钧恐怕还不会想那么多,那句“她从哪儿来,就回哪儿去了”,给雷钧本来已如死水的心中,添加了新的微澜。

    难道说,简柔她……也是古人么?

    雷钧至今仍然记得他第一次与妻子见面的(情qíng)景。

    那时候他还在上大学,雷钧在学校里就小有名气,他是系里出名的秀才,又是宣传部的部长,手上管着一堆杂事,(身shēn)边总是群雌粥粥,追他的女孩并不少。

    和其他学生不同,他是特别招生,当年从很多学生里挑选出来进行特殊培养的,负责他们这一小批学生的也并不是系里的领导,而是研究所的头儿,简而言之就是梁所长。

    其实除了上的课程比普通学生多很多之外,雷钧并没觉得特别培养有什么“特别”之处,如果一定要说特别,那大概就是指他们的一切((操cāo)cāo)行,包括(日rì)常生活,都得向培养者报备,另外,他们也必须就各个方面与培养单位负责人进行沟通。

    第一年雷钧保持蛰伏,他不得不花费很长时间来适应大学里完全自主的生活,然而第二年雷钧就被选为宣传部长,成了活跃分子。忙里忙外的生活雷钧相当喜欢,虽然学业和学校工作压得他够呛。

    但是后来,雷钧就从别处听来了梁所长那四个字:“本(性xìng)难移”。

    大概是梁所长和别的领导谈到他时,不慎漏出的评价,这四个字让雷钧很是不爽了一段时间。

    雷钧与梁所长算很熟,不过这倒不是因为,他是当年特殊培养的那批学生里最出众,也是最闹腾的一个。梁所长是个温和的中年人,说话很多又(爱ài)笑。瘦瘦高高的个子,看人的却眼神十分锐利。他看起来似乎是个(爱ài)啰嗦的长辈,但是说出的话,必然正中核心。每个学期总结,特殊培养的学生必须当面和他汇报,每次雷钧说的时候,梁所长总(爱ài)点评几句,不过倒是没有当面批评过他什么。

    但他想不通为什么梁所长会背地里说自己“本(性xìng)难移”,就好像那语气里,包含着对他这种闹腾的本(性xìng)的不屑。

    而从那之后,雷钧就开始注意,收敛自己的言行,尽量让自己显得不那么闹腾。这种习惯甚至延续至今,结果大学同学再见到他,都惊讶他变得如此沉稳。

    实际上,雷钧在大学里一直过得(挺tǐng)孤单。虽然有要好的哥们,宿舍里关系也非常融洽,平(日rì)和同学们也总是有说有笑,可心底却始终有个声音在对他说:这一切,都不太对劲。

    就好像那些嬉笑,那些吵闹,都只是淡淡划过心的表面,如风吹过花瓣,无法渗透进去,真正感动他。

    在学校里,他是秀才明星,毛笔字和诗歌都出众,又是帅哥,宣传部长……但他心里,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去做这一切。

    似乎它们的作用,只是用来驱赶心底那可怕的孤寒而已。

    后来,他忍不住和死党谈了这个问题,对方大笑,说他应该找个女朋友。

    “傻瓜!孤寒的时候谁都有嘛!寝室的卧谈会上,啧啧,大家都很孤寒呀!”死党笑道,“谈场恋(爱ài)!保证你不孤寒了!”

    雷钧对这种解决方案嗤之以鼻,他根本就不觉得恋(爱ài)能改变自己的人生,对于雷钧而言,连自己都不能彻底了解自己,别人,哪怕是个校花,又怎么可能了解呢?

    雷钧的生活里并不缺乏女孩,他的储物柜里,经常能收到告白的纸条,周围的好友也频频给他传达某女生的“意思”,但是这些都被雷钧归到无聊一类去了。

    他根本不需要女朋友,自己心底那种彻骨的孤寒,是没法被外人填满的,再说他也没那个心思去应付第二个人。

    他不知如何向外人形容这种诡异的感受,那种孤寒的感觉。(日rì)子一天天过去,雷钧总觉得有什么正逐渐从自己的体内剥离出去,他知道那些东西异常重要,甚至因此害怕得要命,怀疑正是依靠那些东西,他才能构成自己完整的人生。然而雷钧却始终无法捕捉到那些东西,因为无论他怎么搜索,力量都落入了无形中,所以,他只有眼睁睁看着那重要的部分,黯然消失于无形。

    他没有精力去和谁建立感(情qíng),也没有那个。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别拿穿越不当工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