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三章 长着好人脸的不一定就是好人

    <---凤舞文学网--->

    走了不到一个小时,男人说的那座道观果然出现在他们眼前,那道观飞檐高翘,铜铃很气派地挑在一角,可是大门却完全敞开,院子里,香炉倾倒在地、香案四脚朝天,横七竖八扔了一地东西!

    “……劫掠已经过去了。--凤舞文学网--”男人简单地说,“进有没有活人。”

    苏虹跟着他走进去,胆战心惊地往四处看,她不仅担心里面还有活人,还担心又会从哪里冒出死人。

    幸好道士们一早跑光了,活人死人他们全都没发现。

    此时暮色沉沉,光线已经非常暗淡了,男人从西厢房出来,看看苏虹:“今晚就在此处躲一晚吧。”

    “那行,你住东边我住西边。”苏虹伸手指挥着,“有事请先发警报。”

    男人却嗤嗤笑起来:“还东一间西一间?乱贼进来,叫都还没叫出声就一刀把你杀了,哪怕听见了,我怎么来得及救你?”

    苏虹哑然。

    “还是住一起吧。”男人说着,转(身shēn)进了西厢房,“这边稍许大一些。”

    苏虹无法,只得跟着他进了西厢房。

    十六国时期还没有如今的(床chuáng),那时候的“(床chuáng)”指的是低矮的家具,一般人都是席地而坐。苏虹看着灰扑扑的地有些发愁,但是对方已经盘腿坐下来了,她也只得跟着坐下来。

    “有吃的没?”男人笑眯眯看着她。

    “有一点。”苏虹从衣服里掏出一包压缩饼干,塑料包装早就被撕去了,苏虹是拿布包着的。

    苏虹递了一块给那男人。

    “吃这个得喝水,你等一下,我去弄点水……”

    男人伸手接过饼干,看也没看仔细就塞进嘴里,他站起(身shēn):“我去找些柴草。你去捡瓦罐来。”

    当晚,他们俩人就是用破瓦罐烧了水喝,吃的压缩饼干。--凤-舞-文-学-网--

    “不要吃太多,会难受的。”苏虹说,“这个一经水,就发起来了。”

    “此为何物?”

    苏虹想说压缩饼干,后思考了一下,改口:“自家做的干粮。”

    就在这时候,她腕部的受话器闪了一道红光。

    苏虹有些惊喜,她抬头看看对方,想趁着对方不注意,溜出去和控制组联系。谁知对方正眼也没瞧她,就道:“是你家兄弟召唤你么?”

    “呃……”

    想想不太好瞒着人家,苏虹索(性xìng)大方按开受话器,耳机以耳钉形式埋入她的耳朵,男人不太可能听见另一端的声音的。

    滋滋的干扰声很大,但是苏虹依然能听见方无应的声音:“……苏虹?”

    “是我。”她低声回答,“我此刻很安全。”

    那边传来的声音显然安了心:“我们后来下山找寻你,但没找到。”

    “我一直摔到河畔,有点擦伤,没事。鲜卑人呢?退了么?”苏虹问。

    “小于用喷火枪把他们吓跑了。”

    苏虹笑起来:“果然。这儿有人听见了。”

    “谁?”

    “一个大叔。”苏虹看看那男人,“是他救了我。”

    “大叔?”方无应的声音有点疑惑。

    “嗯大叔是个好人。”苏虹说,“看上去(挺tǐng)像个好人的。”

    “哼,此地无好人。”方无应说,“坏人最会伪装成好人。你还是小心一些。”

    幸亏他们说现代语言,对方也听不见,苏虹想,不然还真让人家难堪。

    “我们现在已经测量到了你的坐标,两处差不多隔开了十多里。”方无应说,“夜间无法赶路,明天上午再找地方会合吧。”

    “没问题。”

    “苏虹,你一个人……要当心。”

    苏虹笑笑:“没关系,大叔看起来骁勇善战。”

    “哦,真是个不错的大叔呢。”方无应毫无恶意地讽刺了一句,“通话结束。”

    关掉受话器,苏虹看看男人,对方正以极为好奇地目光看着她。

    “联系上了,我兄弟他们。”苏虹说,“都还平安。明(日rì)再会合。”

    “你们说的是哪里的语言?”

    “家乡话。”苏虹笑笑,“地方太偏僻,听得懂的不多。”

    “你们通话,要祭法术么?不见面就能听见声音?”

    苏虹忍住笑:“算是吧。”

    “刚才那个,是你兄长?”

    “大哥。”苏虹说,“很厉害的人。有他在,我们谁都不担心。”

    吃饱喝足,男人惬意地横卧在地上,他腰间那个拳头大的东西在睡觉时也不肯解下来,似乎是什么宝贝。

    苏虹眼睛盯着那东西,虽然是布裹着,但很明显能看出棱角来,那是个四四方方的玩意儿,而且还沉甸甸的。

    男人发觉了她的兴趣,他嘿嘿笑起来,翻了个(身shēn),把那东西压在(身shēn)下。

    “……哦,你不怕膈应啊。”苏虹笑道,“压坏了可麻烦。”

    “压不坏。”

    “压不坏?莫非是石头做的?”

    “小丫头,懂什么?”男人嗤嗤笑起来。

    “哦,我是不太懂。”苏虹也笑,“传国玉玺嘛,可不是石头是什么呢?”

    苏虹那四个字,活像一把尖刀,直戳男人(胸xiōng)膛!

    男人一个翻(身shēn)跳了起来,“哗啦”拔出剑,剑尖直((逼bī)bī)着苏虹:“……你究竟是何人?!”

    苏虹哆嗦了一下,脸色倒是没改变,她笑了笑:“我就那么一试探,陛下,你看你,简直是不经诈啊!”

    眼看对方毫无反抗之意,男人慢慢放下剑,他忽然,露出一个笑容:“……寡人小觑姑娘你了。”

    “怎么?不怕我给慕容冲通风报信?”苏虹哈哈一笑,“刚才和我说话的就是慕容冲呢。”

    苻坚也大笑,他将剑送回剑鞘:“是啊是啊,那刚刚在崖上,岂不是慕容冲打慕容冲?真是好故事。”

    苏虹知道他不信,也不再诈他,索(性xìng)躺倒在地上,翘起腿,把手枕在脑后。

    “姑娘是如何猜中寡人的?”

    “这个嘛,叫逻辑推理。”苏虹晃了晃小腿。“放开胆子去想即可:长安城已成瓦砾,慕容冲依旧追查不放,如果不是为了找您,他又是在找谁?您,看起来不是一般的将官,气度不凡,尤其腰侧又挂着这石头一样的玩意儿……”

    “唔,果然不同凡响。”苻坚也坐下来,“姑娘打算怎么办?卸了寡人头颅,你或可平安逃出慕容冲的掌心。”

    “我不干那事儿。莫拿我当宵小。”苏虹摆摆手,心想你的头也轮不到我来卸,你家姚苌先生还伸长脖子等着呢。

    “看起来也不像。”苻坚笑道,“说来,姑娘神仙一样的人品,寡人钦慕得紧,姑娘的几位兄弟恐怕也是人中龙凤——可否将寡人引荐给你家兄长?”

    “哈哈哈,你要见方无应?”苏虹笑,“好啊,明天带你去见他。”

    《附录》:

    传国玉玺从(春chūn)秋时期诞生,至如今已经下落不明,据说姚苌((逼bī)bī)死苻坚,就是因为苻坚没有交出传国玉玺。很可能这石头就丢在此“好人大叔”手里……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别拿穿越不当工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