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章 边缘少年朱由检同学的困惑

    <---凤舞文学网--->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凤舞文学网--

    如果有实时监控的镜头,一直跟随着这两队人马,我们会发现另一队遇到的事(情qíng),戏剧化程度绝不亚于天牢里的那群人。

    懋勤(殿diàn)内,灯火通明,所有的人,呆若木鸡!

    每一双眼睛,都定在了倒在地上的那名太监(身shēn)上,他是用一种极为别扭的方式,缓缓倒在地上的,他的嘴还大张着,连眼睛都没合上……

    就连(身shēn)为天子的那人,也不(禁jìn)哑然!

    他们都还记得,片刻之前,这名太监用一柄锐利的刀架在皇帝的脖颈,胁迫天子,让他释放天牢里的人犯,而转眼间他就被放倒在地,连伤口都看不到……

    “……他还没死,陛下。”

    一个冷静的声音惊醒了大家,护卫们如狼似虎冲上前,要去绑那倒地的太监!却见说话之人伸手一挡:“且慢!”

    众人这才把注意力集中在说话之人(身shēn)上。

    这人,也是太监打扮,但他此刻未曾控制嗓音,仔细一看,却分明不是个太监!

    “……你是何人?!”侍卫统领率先出声。

    “我是何人并不重要。”那人指指地上的太监,“此人是从我处跑出来的,我要将他带回去,诸位大人,恕我不能将他交给你们了。”

    “大胆!……”

    “慢!”天子终于发话,他做了个手势,让侍卫们后退。

    “这位壮士,你乔装打扮闯进皇城,就是为了救寡人么?”天子问,“敢问壮士尊姓大名?”

    “小人姓方,名无应。”那人微微一笑,“擅闯宫门,就是为捉拿此人,还请陛下见谅。”

    坐在龙椅上的少年瘦瘦小小,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但是方无应知道,那年他十九,做皇帝也有三年多了。

    “方义士,你来自何处?这名嫌犯又来自何处?你怎知他要来行刺朕?”

    “这……”方无应微微一笑,“小人不便说——您是崇祯皇帝吧?”

    四下里一听,都闻之色变!崇祯倒挥挥手,一脸不在意:“乡野之人未经教化,言词粗鲁也不碍事。”

    一听“未经教化”四字,方无应与李建国他们对视一眼,都笑了。

    “壮士何故发笑?”崇祯似有不满。

    “没啥。皇上,小民请求带此人离开。”方无应指指被抓住的现代人许延州,“不知可否?”

    崇祯一皱眉,下面侍卫明白,喝道:“此为大内(禁jìn)地,岂能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哎?怎么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没事儿我们上这儿来干吗?不就是为了抓他为了救皇上么?”

    听出方无应的不乐意,崇祯摆手让侍卫退下,他放缓了语气:“壮士为何要急着离开?你救了朕,立了大功,朕该封赏你们才是。”

    “封赏就免了,还请陛下让我等离开。”

    崇祯有点诧异:“高官不想要?金银也不想要?尔等这般(身shēn)手,若能领兵,必能解我大明忧患啊!”

    方无应一愣,却忍不住笑起来:“解大明忧患?陛下是想让我们几个去杀李自成,还是去杀皇太极?”

    崇祯眉毛一挑:“均可。--凤-舞-文-学-网--只要壮士能留下来为我大明效力。”

    “陛下,不是我不想给你大明朝效力,只是……”

    “义士有何难言之隐?尽管说与朕听!”

    方无应看看崇祯,他松开许延州的领子,背着手,在龙案前踱了两步,“难言之隐嘛,倒是没有,只不过……那么多前车之鉴摆在眼前,我们不敢哪。”

    “前车之鉴?”

    “我们害怕,当官没两天就得被逮起来。”

    “哪有此事!”

    “怎么没有?陛下,您自个儿想想:登基三年多,内阁大臣走马灯似的换人,兵部要员也频频更替,昨儿个还高居庙堂之首,今儿个大牢里等待行刑。细细数来,这些人做官长的半年,短的数月……照这个速度看,十年之间,五十个大臣都不够您换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我等岂能留下为官?”

    被批评了,崇祯倒是满不在意:“你们几个怎能和那些废物相比?朕从未见过你们这般(身shēn)手的,若能在军中效力,取上将首级如囊中探物……”

    “那我们也不干。”方无应很干脆地摇头打断他的话,“当年袁崇焕在宁远城大败努尔哈赤,宁远城成了后金铁骑的绞(肉ròu)机,圣上你也说了‘还是蛮子中用’,现如今又如何?袁蛮子明儿个就被您((操cāo)cāo)刀剁了。翻脸不认人的本事数您最大。”

    少年天子的脸,一阵青,一阵白!

    谁都能瞧出来,崇祯的(情qíng)绪已经濒临爆点,像每一个受了刺激的半大孩子,接下来哭号或者发火,都是马上的事儿。

    “当然,我坚决不支持那些说您‘喜怒无常’的人——青(春chūn)期小孩就跟火山似的触不得,所以怎么能怪您呢?可您也不能前脚出了政令,后脚马上就反悔呀,这不是把国事当儿戏嘛。”

    “朕何时反悔政令,何时把国事当儿戏?!”

    “还没有?”方无应笑笑,“别让我提醒您啊:您登基不久,杀了魏忠贤,撤了各地的监军太监不让阉人掌管军权,本来这很不错,可后脚您就不放心了,太监还没回京,您又把正阳等九门,永定等七门以及四门提督军权,全都给了他们……这不是出尔反尔,说话不算数,又是什么?”

    “……内臣监军,得看人选。”崇祯已知理亏。

    “再看人选也是太监。”方无应摇头,“统兵将帅不想饿肚子打仗,就得在这些太监裤裆里钻来钻去——我说哥几个,你们谁乐意干?”

    李建国他们全都嗤嗤笑起来。

    就算再不明白,侍卫们也看出来者不善,他们提着刀,想往前冲,又碍于皇帝,只往崇祯那边瞧!

    明晃晃的大(殿diàn)之内,气氛陡然紧张起来!

    “行了行了,不说了,该走了。”方无应弯腰想拽起许延州。

    崇祯终于被激怒了!他一拍龙案:“尔等心中,到底还有没有家国二字?!”

    他用力太大,一个笔架跌在地上,李建国要去接没接住,当啷一声碎成数片。

    “……娘哟!真真的明代青花瓷!”李建国无限惋惜,“几十万……没了。”

    “家国?”方无应一愣,笑,“当然有,不为国家,我们几个跑您这儿受什么罪?”

    崇祯忍住怒气:“那又为何不肯听命朝廷?”

    “朝廷是谁的?是皇帝自己的。”方无应眯起眼睛,笑了笑,“皇帝自己都不把国家放心上,又怎么能要求臣子效忠?”

    “大胆!”

    “我说错了么?陛下,您自己顺着家谱往上想想:您这一族,除了打头一个和第二个是自觉自愿当皇帝,(热rè)衷干这一行的,其他几位陛下,谁又认认真真干过这份工?”

    “什么?!”

    见他诧异,方无应索(性xìng)掰着手指说给崇祯听:“不是(爱ài)玩cosplay、拿国家公器当t形台(正德),就是滥用药物,嗑粉嗑得几年不见朝臣(嘉靖),要么就是恋母(情qíng)结恋到病态,成(日rì)和个可以当妈的老女人厮混(成化),对了,还有您那位除了木匠活,什么都不想干的皇帝哥哥(天启)……这些人里,谁又曾把家国二字放在心中?”

    说完这些,方无应细细端详崇祯,很明显大男孩就算没听全明白,也被他这番话给气着了,他喘息不匀,手里抓着剑,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方无应看到这儿,心有点软了,他摆摆手:“算了是小人的错,小人和您说这些也无益,皇上,您很努力,又节俭,一天好(日rì)子没过,每天上班内容就是和人生气,可怜的……用功快赶上十大杰出青年了。别的都是(性xìng)格问题,看人太极端,不能容忍灰色地带,都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改的……”

    听到方无应说这些,崇祯渐渐把怒气给压了下去,他搁下剑,冲着方无应一拱手:“壮士,朕想请教治国之方。”

    他这么一给礼遇,方无应他们倒有些惊诧了。

    “治国之方?”方无应叹了口气,“谁也开不出这种方子。”

    “为何?”

    “大明朝,它……它已经烂掉了哇!就跟烂水果一样没救,连海那边的人都想学的政体架子,生生被弄得千疮百孔,全国上下,连个统一的价值观都没有,您不知道相信什么好,百姓们也不知道相信什么好,文官武将更是一塌糊涂,上班成天就知道掐架摸鱼……”

    “哗啦”一声,崇祯提起长剑,剑锋直指方无应!

    “陛下,你就算这么戳着我,我还是得这么说。”方无应没有惧色,“这不是您的问题,别说李世民——我知道您瞧不上他暴得大名——就算鸟生鱼汤……不,尧舜禹汤全都来也挽不了狂澜。”

    大(殿diàn)里,一片寂静。

    崇祯的剑尖在发抖,少年人的脸惨白如纸,更显得眉似鸦翅,那双倔强的眼睛,却像有火焰在里面灼烧!

    “……朕该怎么办?”他颤声问,“朕到底该怎么办?!”

    方无应久久凝视着他的眼睛,忽然,轻轻开口道:“……愿意舍弃帝位么?”

    “什么?”崇祯以为自己听错了。

    “愿意不当皇帝么?”方无应的嘴角弯了一下,“救国,你不行,可救你自己,倒是还有法子。”

    “什么法子?!”

    “做个正常人。”方无应说,“有根有底的普通人。别当皇帝了,让你老朱家的龙庭关门大吉。”

    崇祯的(身shēn)体,像是被戳中了重心那样,发起抖来!

    他颤声道:“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我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方无应耸耸肩,“我这是同(情qíng)你,真的,万分同(情qíng),你真是个努力的好孩子,我将心比心才和你说这些的。”

    崇祯的剑没放下来,他没出声,只死死盯着方无应。

    “朱由检啊,你哥哥朱由校虽然比你无能,只会造椅子板凳,可他至少还有个魏忠贤以供依赖,还有一份木匠活干得开心无比——你呢?你能依赖谁信任谁?你到底有什么事儿是干得高兴的?千万别告诉我你治国治得(挺tǐng)开心。”

    “……”

    方无应惋惜地摇摇头:“不离开这个龙椅,你是不可能真正舒心的。”

    “你说什么?!”

    “说你有问题!像你这样的在我们那儿,都得进心理医院了!你太神经质,疑心他人到了偏执的程度,孩子,容我说句实话,再这么频繁杀人换人,你最终真会落得孤家寡人的。”

    李建国在旁扯了扯方无应的衣袖:“队长,说话小心……”

    “没事,听不懂的,听得懂也不敢记下来。”方无应哼了一声,“谁敢记录大明之耻?”

    崇祯在这时,却突然冷笑起来:“朕明白了,说到底,是你!觊觎皇位,妄图乱政!”

    方无应冲李建国摊手:“看见没?他听不进去,也不可能舍弃这个帝位。”

    他说完,弯下腰,也不理发怒的崇祯,只将许延州扶起来,冲李建国一点头:“该撤了。”

    李建国一脸苦笑,冲崇祯咧咧嘴:“得,崇祯先生,咱回见吧。”

    “……大胆狂徒!”侍卫们一拥而上,他们手上的钢刀,在烛光下闪着寒光!

    方无应不顾左右,他抬起手,枪口指着崇祯:“我看谁还敢动!”

    所有的人,都定住了!

    崇祯更是脸色铁青,一动也不敢动!

    正是这个小玩意儿,刚刚让刺客无声倒地,御前护卫们全都知道它的厉害!

    “别((逼bī)bī)着我让龙庭见血。”方无应冷冷道,“各位大人,掂量清楚啊,到底是抓我重要,还是天子(性xìng)命重要?!”

    一句话,大家全都不敢迈步了!

    “……快撤,先去和小于会合。”方无应一面说一面将许延州扔给李建国。他手上的麻醉枪,仍然指着崇祯丝毫不动,那副镇定自若的神态,简直让人可恨。

    崇祯眼睛死死盯着枪口!今夜他竟两度被人威胁,奇耻大辱恐怕铭刻在骨。

    “陛下,您贵为天子,万金龙体,可千万稳住了。”方无应笑笑,“小的虽然有心,小的手上这玩意儿可不长眼。”

    ……众目睽睽之下,李建国他们扛着许延州一溜烟奔出大(殿diàn),等他们的脚步声远去,方无应也往(殿diàn)外退,众侍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愣是没人敢动,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消失于视线中。

    “哗啦!”

    崇祯面前的龙案,被他一下子掀翻在地!

    “追啊!还给朕等什么?!”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别拿穿越不当工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