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三章 诗仙也受不了砸砖

    <---凤舞文学网--->

    晚餐之后,雷蕾去做功课,雷钧在厨房洗碗收拾餐具,他把电视打开,又教给李白用遥控器的法子,但是李白的兴致似乎并不太高。--凤舞文学网--

    等到雷钧从厨房出来,就看见李白对着《新闻联播》正发呆呢。

    “想什么哪?”雷钧笑道,“还在关心国家大事?”

    李白的眼睛盯着电视机,半晌,才慢慢说:“雷兄,为什么连小女孩儿都要背我的诗?”

    雷钧一听着了慌,他赶紧转到李白面前:“喂,你可别乱想啊!小丫头随口一句话,你怎么就上心了?”

    “是她说的,天下的孩子都得背我的诗,为什么天下的孩子都要背我的诗?背不上来是不是还得打手板?为何要如此?我写诗不是给孩子打手板的……”

    “没打手板!现在没那规矩啦。”雷钧赶紧解释,“小白,你听我说,这事(情qíng)里存在着很大的误会……”

    “反正天下的孩子得背我的诗,是不是?”

    雷钧愣了半晌,艰难地点点头:“这个……的确,别说雷蕾,就连我也是背着你的诗长大的。”

    李白惊讶地看着雷钧!

    “但是小白,我一点都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我是很喜欢你的诗……”

    “可是孩童们背我的诗背得很苦,我那些诗也不是写给他们看的,又不是《诗经》、《尚书》,他们背我的诗干吗?”

    “孩子们现在早就不背诗经了,除了关关雎鸠那四句。”雷钧说,“现在中学课本的古诗,主要是以你的,杜子美的,白乐天的诗为主——哦白居易你不认识,他比你晚很多年——反正就是唐代诗人三大家。--凤舞文学网--小白你居首位,你是诗仙啊,当然会有大量作品选入中学课本。”

    “又是中学课本……”李白皱眉道,“好好的经史子集不读,读我的诗又有何用?”

    雷钧解下(身shēn)上围裙,笑了:“经史子集?你也太高看现在的孩子了。他们连你的诗都读不明白,哪里有那本事去读经史子集?”

    “既然完全不知其意,为何要读?”李白一脸真诚,“我写那些诗,心中畅快得很,万万没想到,天下的孩童却为我的诗郁闷烦躁,往后我再不写了!”

    雷钧一听,大惊失色!

    “喂喂!别开玩笑!什么叫你不写了?”

    “再不吟诗了。有诗也憋在肚子里,不写出来,免得祸害天下孩童。”

    “唉哟我的诗仙!你这不是要让我当民族罪人么?别!你千万别!这样吧,我叫雷蕾来给你道歉……”

    李白一把拉住雷钧的胳膊:“你要作甚?!不关她事啊!”

    “都是她抱怨得你不写诗了,不让她道歉怎么行?!”

    “就算她道歉,我也不写了。”李白赌气道,“我不愿孩童们因为我的诗,终(日rì)不得开心颜。”

    雷钧无奈,他也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其实,小白啊,这事儿和你没关系。”他轻言细语地解释,“孩童不用功,不(爱ài)读书,这是天(性xìng)。就算没有你的诗,还有杜子美的,我到现在还记得他那‘八月秋高风怒号’,多长的诗啊,我整整背了三天。”

    “哦?”李白瞪大眼睛,“这诗,我没听他提起。”

    “那是后来他写的,”雷钧笑道,“你有所不知,他到了年迈,诗作得比壮年时候更好了。”

    “是这样啊……”李白神色有所缓和,“子美为人严谨至诚,我知他来(日rì)必能成大器。”

    “所以说,没有你的诗,也有他的诗,没有他的诗,也有孟浩然、骆宾王的诗,后头还有李煜、李清照……不喜欢读书的孩童们,什么时候都是郁闷的。”

    李白的脑袋略略一低,不吭声了。

    “我并不是因为你在这儿才要称赞你。”雷钧说,“小白,整个化史,如果把你刨去,那就不完整了,不管愿意不愿意,事实上你已经代表了整个大唐乃至整个中国,普天下的百姓,他们记不住大唐几位天子的名字,记不住朝代的更替、宰相的去留,可是他们记住了你和你的诗,你想想,就连王胜平,那个只读了几年书的贫困县农民,连他都知道你——不然也不会拿你的名字开玩笑,到了现在,你还觉得自己的诗不重要么?”

    听了雷钧这一番话,李白沉吟了很久。

    “虽然雷兄你这样说,但是近来我作诗的心也大减。”

    “哎呀你这人……”

    “我想,暂时我还是不要再作诗了。”李白说,“我所知甚少,特别是来了如今这个年代,多看多听,胜过作诗。”

    雷钧无法,只得点点头:“只要别弄得再也写不了诗就行。”

    “雷兄,我写不写诗,真有那么重要?”

    雷钧叹了口气,他扬起脸,想了想:“(床chuáng)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我叫郭德纲。”

    李白怔怔看着他:“郭德纲是谁?我最后一句不是那么写的。”

    雷钧哈哈大笑!

    “好,我错了,刚才我的意思是,如果没有你的诗,连郭德纲的相声都会变得没趣——先别管郭德纲是谁,等会儿我再给你介绍他。其实我是想念:弃我去者,昨(日rì)之(日rì)不可留,乱我心者……”

    “……乱我心者,今(日rì)之(日rì)多烦忧,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李白把诗念到这儿,说,“这是我在宣城期间,饯别秘书省校书郎李云时所作。”

    “嗯,我知道,”雷钧点点头,“这是你所有诗里面,我最喜欢的一首。”

    李白笑了笑,他的笑容看起来有几分骄傲,但是却没说话。

    “我很喜欢这首诗,大学时候心(情qíng)苦闷,常常念起它,总觉得特别暖心,特别通透。”雷钧说,“我本来不是学文的,早期只是个不通文墨的工科生。”

    “工科生?”

    “呃,简单的说就是个手艺略高的工匠。”雷钧笑了笑,“一个工匠,明白么?根本算不得什么文士。但就算是个普通工匠,你的诗也照样能打动这些人的心。你说得没错,孩童很难懂你的诗,可孩童终究是会长大的,等到他们大了,自然就知道了诗的好。”

    说完,雷钧站起(身shēn),拽了一下李白:“行了,先不说这些,我来教你用浴室。”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别拿穿越不当工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