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就算诗仙也不准酒后驾车!

    <---凤舞文学网--->

    那天接到交通大队的电话时,方无应的心(情qíng)并不太好。--凤-舞-文-学-网--那段时间周围的人都看出来了,他有很大的压力,对五胡十六国阶段,方无应始终抱着极高的警惕(性xìng),他也希望通过加强集训,把这种认知灌输给每一个控制组成员。

    所以,交通大队的那个电话,来得实在不是时候。

    “什么违章司机?他违章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方无应有点不耐烦,“我们这儿没有乱开车的!”

    尽管他的态度不够好,人家交管大队的语气倒还是非常温和:“……之前我们接到过上面的通知,说一旦有此类可疑分子,必须通报你处。”

    “可我们这儿不管违章司机……”

    他的话还没说完,雷钧一把抢过了听筒:“喂喂,您好,不好意思我是这里负责人,请问有什么事儿?”

    方无应哼了一声,那意思对雷钧的“自称负责人”有点不满。

    雷钧听了一会儿,捂住话筒,冲方无应瞪眼:“人都有事儿的,你干吗不好好接待?”

    “只有古人来了才通知我们。”方无应没好气道,“古人会开车么?”

    “上礼拜三测出的漏洞,公元750年左右,唐玄宗时期。基本误差不超过两年。”雷钧压低声音,为防止听筒那头听见,“现在还没查找出问题所在,但紧急通知已经发往各公安和交管机构了。”

    方无应眨眨眼睛,有点尴尬。

    “……是么,真的?真危险!那的确是有问题。--凤-舞-文-学-网--”雷钧握着听筒,一副认真的样子,“多谢您了,这样吧,我们这边马上派人过去。”

    他挂了电话,方无应赶紧问:“怎么回事?”

    “很有可能就是了。”雷钧说,“交警是在高速公路上逮到那辆货车的,驾驶员没有驾照,酒精测试超标,超速驾驶撞了警车,幸好人都没事。”

    “然后?”

    “然后?”雷钧瞪大眼睛,“然后咱就快去接人吧!”

    上了车,雷钧才告诉方无应,交警抓住的驾驶者据说(身shēn)高超过一米八,喝得酩酊大醉,盘着长发,说话大家听不太懂,(身shēn)上有管制刀具,脾气倒是(挺tǐng)好。因为交流困难,他找交警要毛笔……

    “交警大队有毛笔?”

    “给他钢笔他不会用啊,后来给了毛笔和墨汁,他就开始伏地狂草……”

    “难道是张旭?”方无应说的是唐朝书法家,以狂草出名,也是六世纪中期的人。

    “但他写的是‘黄河之水天上来’……”

    “也许张旭(挺tǐng)喜欢李白的诗……”

    “唐朝人都会作诗,才不稀罕盗版人家的。”

    “那就是说……我的妈!”

    车里俩人,相对默默,心中泪千行。

    “他怎么会跑去开福田小卡?”方无应终于一脸囧状问。

    “我怎么知道。”雷钧更郁闷,“还撞了交警的车。他哪弄的车呢?”

    “我更想知道他是怎么学会开车的……”

    “他如果真会开车,怎么会撞了交警的车?”

    “他如果不会开车,又是怎么把车开上京珠高速的?”

    “可问题是他到底哪里弄来的车?!”

    “我哪里知道!是唐玄宗赏赐的吧!哈哈哈!”

    “唐玄宗就赏赐农用柴油蹦蹦车?!”

    “……呃,最近唐朝也经济危机。”方无应打着哈哈,“早几年,可能还赏赐个马6、卡罗拉什么的。”

    雷钧将快囧歪了的下巴挪向窗外。

    过了一会儿,他说:“你现在心(情qíng)好点了?”

    方无应平视道路前方,呼出口气,点了点头。

    “……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啦,五胡十六国也不是地狱。”

    “我尽量不把它当地狱。”方无应眨眨眼,“万一想不开,我就拿扬州十(日rì)、嘉定三屠来安慰自己。”

    雷钧横了他一眼,那表(情qíng)明显是不可救药了。

    俩人进了交通大队,大厅里俩短裙交警美眉正在拖地,还有一小伙子拎着桶水过来,看样子这洗了不止一遍了。

    地上,是墨黑一大片。

    “怎么回事?”雷钧问。

    那小伙子放下水桶,揉揉肩膀,“不知道,来一疯子,拿着大毛笔趴在地上写大字……”

    “什么大字?”一个短裙女警打断他,“人家写的那是将进酒!有没有文化?”

    “我哪儿有文化啊?”小伙子嘿嘿笑了,“那有文化的才让你俩洗了一下午地呢。”

    雷钧咳嗽了一声,掏出工作证:“请问,你们邢队长在么?”

    那小伙子一看工作证,赶紧说:“哦,我们队长就在二楼办公室等着您呢。”

    雷钧和方无应互相看了一眼,方无应说:“那位拿毛笔写字的,也在么?”

    小伙子挠挠头,咧咧嘴,好像不知道该说啥,倒是那位短发姑娘嘴快:“那位啊,也在办公室,酒还没醒,睡着呢。”

    雷钧默默叹了口气,和方无应上了二楼。

    他们来到队长办公室门口,雷钧敲了门,里面传出中年人的声音:“请进。”

    推门进去,雷钧出示了工作证件,又介绍了方无应,那位邢队长人倒是(挺tǐng)(热rè)(情qíng)的,不过在雷钧问违章人员在何处时,他的表(情qíng)有点为难。

    “在里面房间。”他指了指隔壁,“写完了诗之后就大醉倒地,怎么都弄不醒,我就叫两个小伙子把他扶上来了,先叫他在这里面睡一会儿。”

    “我们想看看他,可以么?”雷钧问。

    邢队长点点头,走到里间,推开门:“看吧,他还没醒呢。”

    雷钧走进房间,那里面的沙发上,躺着一个(身shēn)材高大的男子,他脸冲着里,正呼呼大睡。头发的确盘在头顶,但是(身shēn)上却穿着一件蓝色工装服,裤子则是一条牛仔……

    那把“管制刀具”就摆在他(身shēn)边,雷钧认得出来,那是一柄古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别拿穿越不当工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