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所谓“异人”

    <---凤舞文学网--->

    但是干到一半,雷钧还是摘下手(套tào),他低声嘟囔道:“不行,我还是想不通。--凤舞文学网--”

    方无应一边记录数据,一边不抬头地问:“想不通什么?”

    “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雷钧看看方无应,“你不觉得奇怪么?”

    “是很奇怪。”方无应将测量数据录入电脑进行处理,他停下手,想了想,“是不是梁所长曾经来过此时?我记得梁所长在试验初期,也就是十年前,曾经几次亲自穿越过时空……”

    “那他也不可能在那时候就告诉老子:我们今天要来。”雷钧摇摇头,“再说他也不可能违反规定。”

    “唔,这倒是。”方无应摇摇头,“我不想打听了,如果真有秘密,那也是属于老子他一个人的秘密。”

    既然方无应都这么说了,雷钧觉得自己没法再和他讨论下去了。

    然而他始终不能死心。

    中午,小童儿为他们端来了简单的饭菜,雷钧问:“老师呢?”

    小童答:“在屋内看书。”

    “能替我向老聃馆长说一声么?就说我有事(情qíng)想请教他。”

    雷钧的话刚落,方无应他们抬头看了他一眼。

    完全不顾及同事们疑惑的目光,雷钧继续说:“如果方便的话,我有要紧的事(情qíng)想请教老聃馆长。”

    七八岁的童子,用水晶般透亮的眼睛凝神看了看雷钧:“我去给通报,老师见不见,我就不敢说了。”

    “多谢。--凤-舞-文-学-网--”

    没过一会儿,小童走了出来:“老师请您进去。”

    跟着小童来到书房门口,雷钧看见老子正坐在一堆竹简前,袖着手,闭着眼睛。

    小童退了出去,雷钧站在当地,斟酌该以什么样的话开头。

    “……我已经看不了这些书了。”老子忽然说。

    “为什么?”

    “眼睛不行了。”他转过(身shēn),笑了笑,“只能坐在它们跟前,然后一本本的回想——进来坐吧,就坐在老头子(身shēn)边好了。”

    雷钧走过去,在老子跟前恭恭敬敬跪坐下来。

    房子里很安静,而且无比(阴yīn)凉,四面堆的全都是竹简,空气里,除了陈旧的竹简所散发出的灰尘味儿,还有草席微微潮腐的怪味儿。细细的阳光,透过竹帘缝隙照进来,淡淡的。

    “以前您做守藏史的时候,就把天下的书籍都读过了吧?”雷钧问。

    “读过很多遍。”老子慢慢说,“读到后来,不用打开书,每句话都能出现在心里。”

    雷钧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心中,有很多疑团。”

    “如果都通透了,就不必活在人世间了。”老子咧咧嘴。

    “可是您已经很通透了。”雷钧笑道。

    “我也有并不清楚的事(情qíng)。”老子徐徐呼出一口气,“所以,我打算过两天离开这里。”

    “您要去哪儿?”

    “这里干戈扰攘,太乱了,我想去人烟稀少的西域,好好把没想透的事儿想明白。”

    雷钧悄悄乐了。

    “何事这么高兴?”老子也笑眯眯瞧着他。

    “唔,我想,和您说这些应该不碍事。”雷钧说,“反正什么都无法瞒住您——函谷关那儿有个人等候着您呢。”

    “是么。”老子依然笑眯眯的,丝毫不好奇。

    “一个叫喜的关尹,会求您给留下点什么,例如……一本书。我估摸着现在他在函谷关里,都预备下竹片和笔了。”

    “真要命啊……”

    “后世有个叫鲁迅的,把您这桩轶事编了个小故事,讲给大家听。”雷钧笑了笑,“我喜欢鲁迅,也(挺tǐng)喜欢他那个故事的。”

    “那么,你对你自己的事(情qíng),是怎么想的?”老子把话题一转,他看着雷钧,“你要见我,是有什么疑问想问吧?”

    雷钧慢慢低下头,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来,看着老子:“我想知道,我的妻子去了何处。”

    老子目光平静地看着他。

    “……她从我(身shēn)边消失,已经八年了。”雷钧继续说,“我用尽了办法去寻找她,但是怎么都找不到。一点线索都没有,她没有在这世上留下一点儿痕迹……”

    “那是因为,她回去了。”

    雷钧一怔:“回去?回哪儿去了?”

    “她从哪儿来,就回哪儿去了。”老子笑眯眯地说,“这种事(情qíng),勉强不得。”

    雷钧呆呆望着老子!

    “就如同你们是一群异人。”老子指了指雷钧和屋外的人,“你的妻子也是。有那么一天,她突然思念起来处,于是便不顾一切回去了。”

    “……那她还能回来么?”

    老子闭上眼睛,再睁开时,他转过(身shēn),又对着那堆竹简了。

    “天下万物生於有,有生於无。”老子用吟哦般的声音说,“最终,大家都要去往同一个地方。所以,你又何必执着于她的归来呢?”

    雷钧跪坐在席上,长久没有出声。到最后,他缓缓给老子叩了个头,起(身shēn),悄悄退了出去。

    院子里,其他的人还在忙,一见雷钧出来,都拿好奇的目光探查他。

    “……也许他真的什么都知道。”雷钧的声音缓慢又充满诧异,“也许他也不知道。总之,这是个奇怪的人。”

    他说完这些之后,不再看其他人,重新埋头干起活来。

    老子的话让雷钧想的更深,更乱。但是他没料到,自己的这一举动引起了副作用:小杨也跑去单独和老子谈了一番话,回来之后他闷闷不乐,方无应问他和老子谈了什么。他大叹了口气。

    “别提了!是因为队长和雷局说,这老头子什么都知道,所以我就跑去问他,我的女朋友到底在哪里。”

    大家一阵爆笑!小杨到现在还没有合心的女友,这是全局都知道的事儿。

    “谁知那个老家伙却很(热rè)心地劝我和他一道去西域,还说修道修多了,天下人在我眼中就都一个样啦,我就会对谁都有(爱ài)啦——呸!难道我是耶稣么!”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别拿穿越不当工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