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拜见孔夫子

    <---凤舞文学网--->

    参与行动的控制组加上雷钧,一共五个人,下午两点,换好合适的服装和打扮,五个人进入行动室。--凤舞文学网--

    “小杨和雷钧负责仪器。”方无应说,“我和李建国负责警备,小于你做斥候。”

    雷钧笑:“这是要打仗是怎么的?斥候都上来了。”

    “本来就是去打仗,你也不想想去的是什么时候。”方无应声音沉沉,“有这种心态准备,比完全无准备的好。”

    雷钧想想,也是这回事。

    仪器启动的时候,人的(身shēn)体会很难受,尽管经过系统训练,而且已经经历多次,雷钧依然觉得不适。

    剧烈的震((荡dàng)dàng)缓缓平息下来,有白色的光刺激雷钧的眼睛,推开面前那扇门,踏出一步,门在他们(身shēn)后悄无声息消失无踪。

    雷钧发现地点是在一片荒原上。

    “是这儿么?”他有点惴惴,四顾一望,渺无人烟。

    “应该没错。”方无应说。

    做斥候的小于往北面方向看了看:“队长,我先去前面瞧瞧。”

    “好,随时保持联络。”

    小于很快没了踪影。

    雷钧一坐下,打开包,检查了一下仪器。

    “今天能碰到他么?”方无应也在他(身shēn)边坐了下来,

    “按理说能碰到。”雷钧说,“地图上,只有这一条官道通往楚国苦县,他要去见老子,没别的路好走。”

    小杨抬起头,四处看了看:“这么说,这里就是楚国了?”

    “以现代的坐标来看,我们在河南省境内。”方无应呼了口气,“空气真新鲜,新鲜得我都受不了了。”

    雷钧笑起来:“被汽车尾气喷着你才舒服?别抽烟啊!”

    “知道知道,楚国(禁jìn)止吸烟。--凤-舞-文-学-网--”

    副队长李建国看看雷钧:“雷局,你说,孔子他能收咱们么?”

    “啊!”雷钧赶紧站起(身shēn),拿过包裹,在包里翻扯了一阵,“差点忘了见面礼!”

    “什么见面礼啊?”小杨好奇探头。

    “就这个!”

    小杨定睛一看,雷钧捧出的竟然是一堆火腿肠!

    “雷局……”他苦了一下脸,“就……就这呀?”

    “靠!十八块五一根呢!双汇的!我这还买的沃尔玛里最贵的火腿,纯精瘦(肉ròu)!”雷钧飞快剥下包装皮,把几根火腿肠用一块粗布包起来,“回去记得提醒我找凌局报销。”

    “可是为啥是火腿肠?”

    方无应伸手拍了一下队员脑瓜:“忘了么?子曰:自行束修以上,吾未尝无诲焉。”

    那句话的意思是,做我的学生,就算拿十条(肉ròu)干来当学费也是可以的——这是《论语》中的句子。

    “对咯,所以这就是咱们的学费。”雷钧捆好火腿肠,又把塑料包装小心翼翼塞回自己的包里,他叹了口气,擦擦额头的汗,“孔子他老人家收下之后,真得快点吃掉了,这天儿太(热rè)又没冰箱,学费容易臭……”

    “你放一百二十个心!他那么多徒子徒孙的,这几根火腿肠还不够塞牙缝。”方无应倒是(挺tǐng)自在。

    小杨想了想:“可是队长,就算孔子待会儿真收了咱们做徒弟,咱最多不过一个礼拜就走人了,要是他发现咱们溜掉……”

    “没事没事。”方无应摆摆手,“他办的是私学,不记花名册又没有期末考试,就算咱们半途真开溜也没关系。”

    “哎,是啊,诸子百家的学生数不清,好多人都是今天学一家明天再学一家,半途而废的海了去了,当然这种人也没太大出息——反正咱只求工资,不求出息。”雷钧站起(身shēn),朝远方看了看,“斥候回来了。”

    果然,小于很快奔了过来。

    “队长,雷局,他们来了。”

    方无应站起(身shēn):“能确定是他们么?”

    “赶车的就是子路,绝对没错,一看见他我就知道是了。”小于笑起来,“和历史中描述的孔武有力的大汉完全相符,再加上那姿态和穿戴,一本正经!决不会是别人的。”

    方无应假模假式胳膊一挥:“徒儿们!集合!”

    雷钧捧着用布包着的火腿肠,方无应扛着放仪器的包,并肩站在雷钧(身shēn)边,小杨小于李建国三个在他们(身shēn)后排好。

    不多时,车轮辚辚声由远及近传来,午后烈(日rì)下,一队远行的人马渐渐出现在地平线上。

    雷钧屏住呼吸!

    来了!

    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教师,历代被推崇的圣人,孔子,就在眼前!

    大车在雷钧他们面前停了下来。

    雷钧上前一步,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了他的(身shēn)上。

    首先,他冲着大车恭恭敬敬鞠了一躬。赶车的人跳下马车,走到雷钧跟前,还了一礼。

    “请问,车上可是鲁国来的尼父?”

    赶车的大个子道:“正是,您是?”

    “鄙人雷钧,这是鄙人好友方无应。”雷钧示意说,“这些是鄙人的几个侄儿。我们在此久候尼父多时了。”

    赶车者愣了愣:“各位找我老师有何事?”

    “我们想拜尼父为师。”雷钧恭敬无比地说,“听闻尼父近(日rì)要从此地过,我与友人一早便在此恭候。”

    赶车人脸上露出了然的神色,看样子他遇到这种事(情qíng)不是一次两次了。

    “各位稍等。”

    他说完,转回头到了车前,对着车里的人低语了几句。雷钧屏住呼吸,等待着结果。

    赶车人听见了吩咐,转(身shēn)走到雷钧和方无应面前:“两位,老师说,请两位近前说话。”

    雷钧与方无应对视一眼,目光中都隐约有着激动的神色。

    随着赶车人来到大车前,雷钧看见有人将车帘掀开,里面坐着的老者显出(身shēn)形。

    “是楚国的人杰么?”

    浓重的北部口音,声音厚重沧老,用词却极为谦逊,雷钧和方无应慌得一躬鞠到底!

    “我是没什么贤能的人,只不过有人愿意听我说一些浅疏的道理,于是就做了这几位的老师。”

    老者慢慢地说,“不过,既然几位也有这个意愿,就请同我们一道吧。”

    雷钧一听,这话的意思是收下他们几个了,他大喜过望!赶紧将手中礼物奉上:“这是鄙人乡野所产(肉ròu)干,还请老师收下。”

    等赶车的子路收下了雷钧手上的礼物,他才抬起头来,看见了车里的孔子。

    那一年,历史记载他五十一岁,但是五十一岁的(春chūn)秋人,远比同龄的现代人显老,雷钧甚至觉得他已经超过六十岁了。他的(身shēn)躯一如史书上写的那样健壮高大,可是从这样魁梧的老人嘴里说出来的,却又是柔和之极的语言。

    “夫子,您这是要去哪儿啊?”方无应问。

    “老师要去见楚国的贤者老聃。”子路说,“听说南方的这位圣贤懂的东西非常多,所以老师要去请求教诲。”

    “请让我们也跟从您吧!”方无应赶紧道。

    车里的老者点了点头。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别拿穿越不当工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