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闲来无事生太监

    <---凤舞文学网--->

    雷蕾回家的时候,雷钧还在厨房里炸鱼。--凤舞文学网--

    “怎么搞的?!”女儿对着他的光头瞠目结舌!

    “剃了。”雷钧头也不抬地回答,“工作需要。”

    “你们的工作需要头发?”

    “我们的工作需要剃掉头发。”雷钧纠正道,“大人的事儿小孩别问了。”

    “苏阿姨也剃了?天呀!”雷蕾大惊失色。

    “她没剃,只剃男的。”雷钧说,“我们那儿不需要尼姑——再说,这不是凉快嘛。”

    “凉快什么呀!这都九月份了,爸,你不觉得冷呀?”

    “工作需要。”雷钧再度简洁地回答,他抬头看看女儿,“洗手,吃饭。”

    “其实爸爸你剃光头也(挺tǐng)好看的,像黑社会老大。”雷蕾笑。她并不知道父亲具体从事什么工作,只知道是在科技所研究开发保密仪器的。

    “黑社会?你以为你爸是无间道?”雷钧把菜端上了桌,“怎么样?报到的(情qíng)况。”

    “没怎么样。”雷蕾坐下来,拿起筷子叹了口气,“集体训话呗,教导主任说,抓紧抓紧再抓紧,就这。”

    “说的不错。”雷钧解下围裙,擦擦手坐了下来,“还有一年就中考了,想上市一中就得抓紧。这是真理,就算不在乎择校费那也得看总分高低。”

    “爸,从这学期开始,我们要上晚自习了。”雷蕾说,“晚上九点下课。”

    “啊?”雷钧一愣,“那么晚啊?那到家不就得十点了?”

    “没事儿!我都十五了。”雷蕾满不在乎地夹起一块鱼塞嘴里。

    雷钧想了想:“要是爸爸有空,就去学校接你放学。”

    “行了,您哪儿有空啊?三天两头加班。”雷蕾翻了翻眼睛,“甭((操cāo)cāo)心了您呐!学校里包三餐,我和同学一块儿坐7路电车,爸,你还担心个什么?”

    “你还没成年,我担心不行啊?”雷钧瞪了女儿一眼,“不好好管教,就会变得和我今天处理那案子似的……”

    “什么案子?”雷蕾来了好奇心。

    “理工大学的学生,私自破坏学校保密仪器——听听,肯定是家长没管教好。就为了这,你爸才加班的。”

    “瞧您说的!往后我不会那么差……”

    正聊着,雷钧搁在茶几上的手机发出铃声。

    来电话的是小武,他说,闯到现代来的不速之客已经找到了。

    “是在迪吧里找到的,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混进去的,里头小青年全都长头发,还有嗑药的——大家都(挺tǐng)癫狂的吧,奇装异服得比他还厉害,于是就没人把他当回事儿。”

    “时代查了么?”

    “明朝正统年间,就是明英宗时期的。”

    “查清(身shēn)份了?”

    “查清楚了。他自己承认了姓名。”小武顿了一下,“呃,头儿……他说他叫王振。”

    “哪……哪个王振?”雷钧的脑子一时短路。--凤舞文学网--

    小武又顿了一下:“就是……土木堡之变的那个……”

    雷钧握着手机,半晌没吭声。

    “头儿,我们已经把他带回局里来了。”

    雷钧回过神:“是么,我等会儿过来。你们辛苦了——苏虹忒沮丧,是吧?”

    小武在那边,爆发出忍了很久的笑声。

    挂了手机,雷钧又乐了好一会儿,惹得女儿频频看他。

    “干什么那么高兴?”

    “没什么。”雷钧摆摆手,“等会儿我收拾了厨房还要出去一趟。”

    “加班是吧?”雷蕾哼了一声,“我听见了,苏阿姨也在?”

    “是啊都在呢,刚刚来了人。”雷钧站起(身shēn),将吃剩的菜全都拨到一个碗里,“我得回局里一趟,你别睡太晚,假期结束就调整作息,明天还得上学。”

    “来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啊,都下班了还不让人消停!”

    雷蕾说完,不太高兴地扔下碗筷,转(身shēn)回了自己房间。

    真还是了不得的大人物呢,雷钧暗想,竟然是明朝初年最出名的大太监,重要的一点,他是土木堡之变的罪魁祸首……今晚又有的忙了。

    往局里去的路上,雷钧在脑子里又把王振的资料仔细回想了一遍。这人原本是个失败的教书先生,后来阉割了进入大内,做了幼年明英宗的启蒙老师。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成年之后的明英宗对他惟命是从,口口声声叫他“王先生”,赋予他过大的权力,致使此人横行朝纲。正统十四年,英宗就是被这个王振给怂恿,亲自率五十万大军进攻北方游牧民族瓦剌,过于轻率的行动最终导致兵败漠北,酿成著名的土木堡之变。

    明英宗在土木堡被俘虏,十年之后才被释放回到北京,王振本人则死于乱军之中。

    雷钧还没进办公室,就闻见一股扑鼻的方便面味儿,他用手扇了扇:“又吃方便面啊?”

    “不然吃什么?”苏虹没好气,“也不看看都几点了,除了外卖什么都没了……”

    “怎么不叫肯德基?”

    “忘了?我减肥不吃(肉ròu)。”

    “那就没办法了——太监同志在哪儿呢?”

    方便面的(热rè)气腾腾中,苏虹冲着观察室一扬下巴:“刚进去,才结束血液检查。”

    “(情qíng)况怎么样?”

    “一开始(情qíng)绪很不稳定,我们担心他误食了摇头丸或者别的兴奋药物,毕竟是在那种场合里找到的嘛……还好,药品检验是(阴yīn)(性xìng)。”

    “是啊要是在这儿染上毒瘾,回了明朝可就麻烦了。”雷钧叹了口气,“他怎么会在迪吧里?”

    “天知道。”苏虹喝了口面汤,“据说他倒在地上乱滚,说有人要杀他……迪吧那种地方发什么疯的都有,起初没人管,后来他就叫‘也先打来了!快逃!’,还咬人,闹得实在不像话,保安就报了警。”

    “他干吗咬人?”

    “他说人家是鞑子。”

    “迪吧的人长得像鞑子?”

    “电烫长头发和古游牧民族发型相似?大概他以为掉进瓦剌军的阵营里,”苏虹一耸肩,“谁知道。反正一看见他我就知道是受惊过度了。”

    “这么说,二十一世纪的迪吧和十五世纪的战场有共通之处?”

    “恐怕相似度非常高。”苏虹笑道,“全都是人仰马翻,大喊大叫,满地打滚的地方。”

    “两处共振频率接近一致,导致时空连接。”

    “可能么?”苏虹怀疑地看着雷钧,后者的表(情qíng)承认他在胡说八道。

    局长室的门开了,凌涓从里面走出来,她皱了皱鼻子:“苏虹,你又吃方便面啊?”

    “啊,局长你还没回去呢,我马上吃完。”

    “没事没事。”凌涓摆摆手,“吃吧,反正事(情qíng)已经告一段落了。”

    “告一段落?”雷钧看看观察室的门,“那儿还没完呢。凌局,接下来该怎么办?”

    “还用问么?”凌涓苦笑,“老规矩,处理完之后明天一早送回去。”

    按照时空平衡处的制度,凡是误闯现代的古人,在回去之前,一定要进行药物洗脑,毕竟不能让他带着现代记忆回自己的生活中去。

    苏虹突然放下筷子,盯着方便面:“这个王振是从土木堡来的。估计送回去以后……”

    王振是在土木堡事变中,被护卫将军樊忠以“为国除害”的心态,一锤打死的。

    凌涓说:“那怎么办?我们就是干这个的。”

    “今晚谁值夜班?”雷钧问。

    苏虹高高举手。

    “还好是个太监……”凌涓喃喃道。

    雷钧噗嗤笑出了声。

    “局长!你这是什么意思?”苏虹眉毛都竖起来了!

    凌涓一愣,她拿手拍拍脑门:“哦哦苏虹你误会了,我是说,王振这个人没有危险(性xìng),如果是荆轲、聂政那种,本(身shēn)具有攻击(性xìng)的,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值夜班。”

    “局长,不可歧视太监。”雷钧一本正经地说,“能游说得一国之君率领五十万大军亲征,这可不是个普通的太监。”

    “哦哦,游说得我们苏虹快点嫁人也是好事(情qíng)。”

    “放心。”苏虹没好气地回答,“dna采样完毕,就放他去睡觉。今晚我看时尚杂志,过两天我要做头发,没空搭理明朝太监。”

    “喂喂,这就不对啦。”雷钧故意说,“人家是误闯,是我们的客人,不是来坐牢的,你这个态度怎么行?”

    “不然你要我什么态度?难道我也要像那些拍马(屁pì)的大臣一样称他‘翁父’?”苏虹有些悻悻,“我可不是歧视太监——如果来的是怀恩大人,我绝对好好侍奉。”

    怀恩是明朝宣化年间的太监,和王振一样是司礼监,但却是一个非常正直善良的人。明朝太监地位都很高,怀恩曾当着皇帝的面,摘了(奸jiān)臣万安(胸xiōng)前的牙牌(官员通行证),将他赶出了宫廷。

    “算了,还是客气一点。饮食方面尽量照顾一下,(情qíng)绪上也尽量安抚。”凌涓安慰(性xìng)地拍拍苏虹肩膀,“晚上人家要是饿了就叫外卖,记得要发票报销。”

    “这是肯定的。”苏虹说着笑起来,“他要是想喝咖啡,我也可以给他冲杯雀巢的。”

    “咖啡就算了,给人泡杯茶吧。”雷钧走到自己办公桌前,从抽屉里拿出包茶叶递给苏虹,“这是明前玉露,三百多块一斤,我自己都没舍得喝的……”

    “咦?这么贵的茶给他喝?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好玩意儿啊!”

    “来的都是客,全凭一张嘴,相逢开口笑,过后不思量……”

    “行行行,又人来疯。”凌涓打断雷钧的京戏,“少这儿冒充阿庆嫂——咱这儿是沙家浜么?”

    正笑闹着,观察室的门开了,三个人顿时安静下来,小武从屋里出来,(身shēn)后跟着一个人,雷钧定睛一看,只见那人,四十多岁的样子,中等(身shēn)材微有些发胖,面颊白皙无须,表(情qíng)沮丧。他胡乱把散掉的长发盘了个髻,(身shēn)上披着的夹克还没扣好,很明显是现代品,夹克里面隐约能看见丝质衣物,但是已然又脏又破……

    一时间,大家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小武表(情qíng)多少有些尴尬,他回头看看(身shēn)后的人:“各位,这是王先生。”

    还好“先生”一词虽然含义不同,至少古今通用,苏虹站起(身shēn),雷钧他们几个也表(情qíng)不太自然地冲王振点点头。

    凌涓清了清嗓子,开口道:“小武,手续方面,该询问的都问了吧?”

    “是的,王先生叙述得非常清楚。”小武说完,转(身shēn)对王振说,“这位是我们……我们凌局长。”

    王振的眼神有些呆滞,提了提衣服,想跪下却又不知该不该,显然他并不知道“局长”到底是什么官,更不知道该对凌涓使用什么礼节。

    为避免尴尬,凌涓摆摆手,不让小武继续说下去。

    “王先生,不用慌,您是来错了地方了,所以今晚就在我们这儿歇一夜吧。”凌涓温和地说,“明早我们送您回去。”

    王振惴惴看着凌涓,半晌,才尖声细气地说:“……这儿,是(阴yīn)曹地府?”

    所有的人,同时叹了口气。

    (阴yīn)曹地府,这是几乎每个闯过来的古人都会问的第一句话。也难怪他们这么想,如此奇怪的一个地方,又是经历了那么诡异的变故才来到这里,所以他们会认为,自己是闯过了生死界来到了(阴yīn)间……

    “不管怎么说,您累了。”凌涓转(身shēn)对苏虹说,“先送王先生去休息吧。”

    “是。”苏虹以明朝宫廷礼节,装模作样向凌涓行了个礼,然后对王振做了个“请”的手势。

    她的(热rè)(情qíng)程度,绝不比拉人寿保险的差。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情qíng)(爱ài)(情qíng)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别拿穿越不当工作》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