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44章 流落无名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魅男 书名:我的女皇上司
    这破棍子是干什么的?牧峰想了半天也没能想出个所以然,只觉得自己无寸缕的来到这里,就带着这么一根烧火棍,总该是有点不凡之处吧。可惜的是,牧峰此刻体里再无半点大巫之力,根本无法注入大巫之力一试。敲敲打打半天,牧峰放弃了。但是这次倒是并没有扔掉这东西,唐男觉得现在上什么东西都没有,这玩意至不济也能充当板砖闷棍的作用吧。

    唉,没想到我牧峰一世英名,风流倜傥,最后却落得个拿着烧火棍,光着股琢磨着敲人闷棍的地步。实在是有损形象,都快没脸见江东父老了。

    玩笑归玩笑,牧峰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可是放眼四周,连个能说话的动物都没有,这鬼地方该不是就他一个人吧?

    要真是这样那牧灵儿这个玩笑可就开大了,这他妈不比古代发配边疆还要凄惨么?老子还想回去搂着美人喝着红酒看世间沧桑变幻呢。

    好在周围也没有看到任何生人,牧峰也没有任何觉得不好意思之处,其实以他大巫的心境和前世的记忆,本不会对外之事有所牵绊的。但是,他的今世记忆为主,又是人成巫并一直停留在人间界,所以牧峰的表现更多的像是一个人而不是一个巫。

    大大咧咧的拎着烧火棍,牧峰无谓的选择了一个方向便大步朝前走去。体的伤害在出现亍这个世界之后已经修复的完全看不出任何的创伤。除了体内空的让牧峰觉得极为的不适应,其他的都还不错。

    周围不断的有白色的云团撞击在自己的上,那种舒爽的感觉仿佛引发了阵阵**一般,让牧峰从头爽到了脚上。

    不知道走了多久,强如牧峰都觉得有些疲倦了。当然,这并不是体上的疲倦,而是精神的上疲倦。试问,你在一个广阔无垠的世界里,独自行走,却看不到一个人,或者是活着的东西,你也会产生焦虑孤独的绪。

    就在牧峰烦躁的又想对天狂吼的时候,忽然,他的视线里出现一条丝带状蜿蜒的河流。并且,他看到了河流之中,似乎有一女子正在沐浴。这个发现让牧峰兴奋之极,已经走了老半天了都没有看到任何活物,现在看到一姑娘正在洗澡。虽然明知道不雅,牧峰还是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

    “姑娘。”冲到小溪边的牧峰丝毫没有注意到上的不妥,也没有意识这样贸然的出现会给对方造成多大的心理冲突,就大声兴各的招呼起来。

    那水中姑娘原本是背对着牧峰浸泡在水中的,隐约可见香肩和秀发,却是让人觉得美的不似凡尘之女,倒像是九天仙女。一个背影就可以给人这样的错觉,可想而知,这样的姑娘又多么的迷人。

    当然,此刻的牧峰还真没有注意到这些,当他喊出姑娘以后,就迫不及待的说道:“姑娘,我已经走了好久了,好不容易看到你,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的激动。你能不能告诉我,这鬼地方是哪里?”

    那姑娘香肩颤了颤,接着缓缓的转过来,倒是没有捂住部或者任何害羞的举动。溪水请澈,波光粼粼中隐约可见那白嫩的山和粉红的樱桃。

    这回牧峰想不注意都难了,不由呼吸加重起来。司时也意识到自己有些鲁莽了,作为补救,牧峰迅速的转过去,背对着后的姑娘,心里却在暗自震惊。这姑娘也不要长的太美了,真的,美得牧峰已经没有办法去形容了。

    那姑娘看到唐男的举动,脸上并没有多大的表,直直的看着牧峰的背影好一会儿,才轻启红唇,飘出天籁般的动人声音。

    “你是大巫?”

    姑娘的话让唐男吃了一惊,下意识的就转过来,指着自己,惊讶的说道:“你……你怎么知道?”

    姑娘原本还有些不敢确认,因为她在牧峰的上没有感觉大巫之力的波动,但是却能看穿唐男的大巫之,所以才有此一问。听到了牧峰的话,姑娘已经肯定了牧峰的份,不由脸色一变,由原先的面无表变得冷漠哼了一声说道:“你们大巫好大的胆子,还敢闯进我们帝园来。”

    牧峰被这话说的稀里糊涂的,压根就不知道这姑娘想表达什么。

    “这个,麻烦你能不能说的明白一点,你说的这个是什么意思?”唐男看着姑娘那如梦似幻的极美脸蛋,心里却在琢磨着这姑娘是不是脑子有毛病。转而又想,有毛病就有毛病吧,好不容易遇见一个人,总比自己一个人要来的好。

    “问我什么意思?那得要问你来这里干什么,你们大巫挑衅的还不够么?还敢偷入帝园来,真是胆子不小。”姑娘说话间,忽然手指轻叹,一道七色彩虹从指尖钻出,瞬间向牧峰。

    牧峰根本就来不及反应,便已经被那七色彩虹所化的丝带紧紧的捆缚住了体。

    “喂,你什么意思啊你,我好心问路,你不说也就罢了,你把我捆住干什么,我招你惹你了啊。”牧峰一边气愤的指责那姑娘的时候,一边死命的挣扎着,只是上这玩意儿似乎是什么很高级的法宝竟然硬生生的将自己捆缚的动弹不得。

    于此同时,牧峰也终于意识到了一个错误。从一开始,他就无法看透眼前这个姑娘,但是他下意识的把她忽略为了普通人,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自己错的有多么的离谱。这姑娘明显是修行之人,而且所用的手段和瞬间散发的气息更是自己闻所未见的。

    姑娘已经从小溪中缓缓的飘起了子,在飘起的瞬间,一道七色光环从头至脚划过,白色的纱衣已经在了子上。感觉上像是古代宫廷里的贵人们穿的衣服。

    这位姑娘踩着水面慢慢的上岸,又走到了牧峰的面前,冷眼看着他,接着手臂一挥,唐男竟被硬生生的缩小,圈入了这位姑娘腰间所系的一个红色绣花的私囊里。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女皇上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