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卷 第九十七章 秦王病得很严重

    <---凤舞文学网--->

    苏哪有时间和他们纠缠,他不耐的一挥手道:“行快闪开,别误了本公子的急事。--凤舞文学网--”

    可是那侍卫却指着车上戴着口罩的孟姜女,支支吾吾的道:“大公子,这位是……”看样子不弄清楚是谁,是不可能放她过去的。

    扶苏见他们这般固执,不由大喝道:“狗奴才,这是神女,本公子请来给父王治病。还不快快让开。”

    那侍卫们闻言浑一颤,连忙唯唯诺诺的退至一边,恭谨的让马车过去。越过他们时,孟姜女突然想起口罩来,在外面应该最需要这个了。

    于是她抽出几个口罩扔给他们,那几个侍卫接住口罩不有些犯糊涂,他们拿在手里翻来调去的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孟姜女探出头来指了指自己脸上的口罩,示意他们也照这样戴上。几个侍卫见神女和大公子都戴着这个,于是也模仿他们的样子将口罩戴在脸上,孟姜女这才和扶苏急匆匆的向寝宫里赶去。

    到了寝宫门口,只见寝宫门口紧闭,站在门口的赵高看见蒙着面的两个人从车上下来,不一愣,连忙迎上去喝问道:“二人是谁,竟敢擅自闯进这里来,该当何罪?

    “赵府令,是我。”扶苏说着话,和孟姜女径直向内走去。

    赵高脸色一变,连忙挡在他们面前恭敬的道:“王上有令,除了太医,任何人不得进去。”

    扶苏眼神郁的狠瞪他一眼,然后一把摘下口罩,暴喝道:“赵高,看清楚我们是谁!”

    赵高形一颤,他又仔细看了看孟姜女,神态更加恭谨的躬道:“神女,王上刚才清醒过来时还吩咐奴才去往行宫,说现在外面瘟疫蔓延,嘱咐神女不要踏出行宫半步。”

    “你说什么。父王昏迷了?”扶苏大急。一把攘开赵高。赵高不曾防备。竟然一个趔趄往后倒退了好几步。

    等他站稳子。扶苏已经推开那两扇紧闭地红漆大门。和孟姜女急匆匆地走了进去。只留下赵高在后面着急地喊“神女。你不要进去呀。王上会责怪奴才地。”

    迈进大门口。孟姜女突然拉着扶苏。低声道:“大公子。快将口罩戴好。咱们再进去。”

    扶苏略微一怔。--凤舞文学网--抬眸对上孟姜女关切地目光。他点了点头。依言将口罩戴上。拐过屏风。扶苏掀起厚厚地门帘。孟姜女往屋里一看。心里不‘咯噔’一下。

    只见内室地中间安放着一张软榻。从房顶上垂下一顶纱幔帐子。将躺在软榻上地秦王遮了起来。只有一只手腕从蚊帐里探出来。横担在榻边。而和孟姜女甚是熟稔地韩太医则坐在榻边。伸手搭在秦王地手腕上。正阖目凝神号脉。他后站在四五个表凝重地太医。

    “父王。”扶苏焦虑地喊道。除了韩太医。别地人听见动静纷纷回过脸来。看见蒙着面地扶苏二人不一愣。随即躬施礼道:“下官参见大公子。”

    “免礼。“扶苏不耐的摇了摇手,然后将目光看向韩太医,十二三的小小孩,这一刻说出话来却甚是沉着:“韩太医,父王他怎么样了?”

    韩太医闻言这才睁开眼睛,不用看他也知道是大公子。他轻轻将秦王地手腕放回蚊帐里,拿锦被盖好,这才回过头来,“王上现在脉象紊乱,高,说胡话,刚才还昏迷了过去,怕是……”

    他没有再说下去,但是紧蹙的眉头和叹息的语气却使众人的心都紧紧地揪拧成一团。孟姜女更是惊悸不已,她万万没有想到前些天还傲视天下的霸主竟然会突然病倒昏迷不醒的地步!这个世间还真是世事无常啊!

    “不,怎么会这样?”扶苏推开韩太医,一步迈到榻边,他屈膝蹲在榻边,轻轻掀开蚊帐。

    孟姜女顺着他地动作望过去,只见榻上铺着一金丝龙凤缎丝锦被,而平拔刚毅的秦王此时阖着眼安静的卧在锦被里,那张线条分明的俊脸却蜡黄憔悴。

    “父王,你这是怎么啦?不要吓儿臣,你醒醒。”扶苏嘴里呢喃着,成串的泪珠顺着脸颊滑落下来。在他的记忆里,父王一直是一个顶天立地铮铮铁骨英雄,现在一下子虚弱成这般模样,这叫他如何能不心疼和惶恐?

    紧随其后追进来的赵高连忙过去搀他道:“大公子,你快起来罢。王上刚才才从昏迷中苏醒过来,这会儿只是喝完药睡着了,公子不要吵了王上才是。”

    扶苏闻言起,将蚊帐轻轻放好。

    忽然就听秦王虚弱的声音喊道:“

    扶苏。”

    “父王,我在这儿。”扶苏惊喜回扑在榻前。

    他轻轻掀开蚊帐,只见秦王正看着他,一双原本炯炯的眸子现在溢满疲惫。看见脸戴口罩的扶苏,那疲倦地眼眸闪过一丝喜悦,随即严厉起来,说话的声音却是有气无力:“谁许你来地。难道你不知道这是瘟疫么?万一传染上怎么办?”

    都什么时候了,父王还惦记着自己,这让扶苏心里一痛。他忍住眼底的流,指着脸上地口罩语气轻松地道:“不怕,父王,你看这是阿紫给我们做的口罩。阿紫说瘟疫就像无处不在地蚊子,让你无从躲闪。但若是戴上这个,那瘟疫就无从下口了。”

    “这又不是打蚊子,咳咳……”秦王扯出的一抹笑意被一阵急促的咳嗽声打断,良久他才止住咳嗽声,然后道,“阿紫?你——你看见阿紫了?咳,记得告诉她……咳咳……不要出了行宫。”

    孟姜女一直在人群外面看着他,现在听他在病中时仍然牵挂着自己,心里不好一阵感动。

    “王上,我在这里。”她迈步到他榻前,一双星眸溢满了关切,“王上,你有没有好一些?”

    “阿紫?”只因她带着口罩,所以秦王审视了她半天,然后才错愕的张大嘴,半晌才说出话来,却是喊得“赵高。”

    “奴才在,王上有什么吩咐?”赵高连忙走近榻前,躬道。

    秦王瞪着他,虽然有气无力却甚是恼火的斥道,“赵高,朕不是吩咐你去行宫,让侍卫看住神女,不要将她们放出来的吗?为什么神女会在此地?”

    赵高回眸看了扶苏和孟姜女二人,却是支支吾吾的说出话来。

    “王上,这事与赵府令无关,是我自己来的,你就不要责怪他们了。”

    听见孟姜女为自己开脱,赵高忍不住感激的向她投去一瞥。

    “阿紫,你专门来看我?”秦王脸色一喜,然后又一声轻轻的叹息道,“唉!阿紫体质弱,所以我才会嘱咐不让阿紫出宫的,你还是回去吧。”

    “赵高,你速速备车送神女回宫。咳咳……”秦王说完又是一顿剧烈的咳嗽。睨着他那难受的样子,孟姜女感觉自己的心都被揪拧成了一团。

    “奴才遵命。”赵高答应着看向孟姜女,恭谨的道,“神女请吧。”

    “不。”孟姜女摇了摇头,然后抬起,俯仔细查看着秦王的神色。只见他脸色发黄,双目憔悴,她忍不住伸手探上他的脑门。触摸之下,手心里炙人的度顿时吓了她一跳。

    她想起韩太医的话,忍不住暗道,“哼,都烧成这样了,当然会说胡话,昏迷。”但是这些人难道不知道物理降温的么?

    她站起来看向韩太医狐的道:“为什么不给王上降温?”

    见她满脸严肃,韩太医躬答道:“如果是普通的发烧,自然会给降温。但是王上此病本是瘟疫所致,自古就流传瘟疫有瘟疫花,只要瘟疫花开出来,那瘟疫也就会消失无影。但瘟疫花恶寒,若强制降温的话,怕是反而将瘟疫花入体内,那瘟疫就会附在病人上,再无救治之法。”

    “瘟疫花?”孟姜女一愣。忽然有一种想笑的冲动。瘟疫花!真是荒谬!如果不是秦王现在病得这般严重,孟姜女非得大笑不可。

    她不想和他们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于是抬眼看向赵高,道:“赶紧准备两个凉水帕子,还有高度的白酒。”

    赵高和众位太医交换了一个眼色,这才迟的道:“神女要这个做——做什么?”

    “赵高,神女吩咐你敢不遵?”扶苏见他犹豫不决,顿时大怒。

    赵高心有怯意,但是他仍然固执的看向秦王喃道:“王上……”

    秦王并未昏迷,听他喊他,于是张嘴低声道:“赵高,一切听神女的。”

    赵高闻言如释重负,这才转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秦王答应完后,忍不住又是一顿咳嗽。看着他咳嗽不停,鼻涕不断,孟姜女内心升起一种莫名而又不忍的牵扯。

    她回眸看向韩太医,道:“请教韩太医,外面咸阳城里究竟闹得是什么瘟疫?”

    韩太医道:“回禀神女,全咸阳城的人好像全都着了凉,一个个的鼻涕眼泪,高烧不止,最可怕的是竟是无法治愈。”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孟姜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