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卷 第九十二章 同性恋是什么东西

    <---凤舞文学网--->

    在此时,就听后面蒙毅喊道:“二哥,你等一下,我你。--凤-舞-文-学-网--”

    孟姜女听见蒙毅说话,她不想看见他冷漠而生疏的表,遂抬脚向前走去。睨着她的背影,范梁愣了愣神,蒙毅已经追过来。他睨了一眼孟姜女远去的背影,然后煞是严肃的问道:“二哥,同恋是什么意思?”

    范梁脑子里这一刻全是孟姜女,于是随口答道:“同恋呀,就是女人和女人或是男人和男人相呀。”

    “男人和男人相?!”蒙毅重重的重复着这句话,脸色苍白之极。

    范梁闻言这才回过神来,他心里一颤,惊愕的看向蒙毅:“蒙毅,你怎么突然说同恋?”

    “喏,她说的。”蒙毅朝孟姜女的背影努了努嘴,扬起那抹隐隐的笑意,眼底却透出骇人的寒意。

    “阿紫?!”范梁惊呼一声,然后沉默下来。

    是啊,早就应该想到的,这个世间的人根本不懂什么是同恋,他们美其名曰“龙阳之好”“断袖之癣”。他望着蒙毅眼底的沉,脑子里忽然想起当初孟姜女曾经对他说起蒙毅和秦王是同恋的事来。难道是因为这件事蒙毅今天才对阿紫那般冷淡的吗?自己不在的这一年里,到底都生了一些什么事

    范梁心念转间,抬眼看见孟姜女在远处的车撵边等着他,于是向蒙毅告辞后迈步跑了过去。

    到了近处,只听孟姜女淡淡的道:“范梁,有时间带她找我去吧。我想我们可以做朋友的,”

    “恩。”范梁随口答应着。又回眸看了蒙毅一眼。然后道。“阿紫。你知道蒙毅刚才找我做什么?”

    提起蒙毅。孟姜女脸色冷了下来。沉默了半天。久到范梁以为她不会追问下去地时候。她突然开口道:“蒙毅他——他说什么了?”

    “他问我同恋是什么意思?”

    “你说什么?”犹如被一块石头砸在脚面上。孟姜女几乎跳了起来。

    范梁直视着她。轻轻地重复道:“他问我什么是同恋?”

    孟姜女地子霎时像撒了气地气球一般蔫吧下去。她低头望着脚下。嘴里呢喃自语道:“他怎么知道地?他怎么知道地?难怪他会生气。--凤舞文学网--他一定以为我明知道是他地人还要和他抢。怪不得他地脸色如此难看。自己竟还傻到为他地冷漠而心痛。真是一个傻瓜。”

    范梁听她嗫嚅细语,不好奇的道:“阿紫,你说什么?”

    孟姜女抬起头来,眼底闪过一抹苦涩的笑容,“没事,我先走了。”她说完率着两个丫头径直上了车,那马车跑远了去,一直跑出了范梁的视线……

    坐在车厢里,孟姜女阖着眼,心里却如平静的大海被狂风掀起了巨浪,随着波浪起伏,万般绪在一瞬间全涌上心头。范梁——这个自己以为早已不在人世的男子突然回到自己面前,那种喜悦是那样巨大和强烈。但是她还来不及好好感受和品尝这种喜悦,他却残忍的告诉她自己成亲了。这个消息远比重逢的喜悦更让她震撼,她只以为自己会支撑不住这个打击,谁知到最后,她竟然现范梁地背叛远不如蒙毅一个冷淡的神更让她受伤。

    这个认识让她心里有几许彷徨,几许失落,几许懊恼……她知道蒙毅和秦王不一样,最起码,秦王并不排斥女人,所以在大内,为了安慰范梁,她才选择了秦王。但是天知道那时候的她有多么懊恼自己!

    “小姐,你——你没事吧?”

    孟姜女睁开眼,对上云儿忧心忡忡的双眸。这个丫头又在为自己担心了!她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道:“我很好,云儿不要为我担心。”随着话语,一股泪却不听话的顺着眼角滑落而下。

    “小姐,你何必这般苦了自己?”云儿掏出帕子一边心疼的为她擦拭着泪水,一边嘟囔道,“少爷怎么如此糊涂?明明知道会伤小姐的心,他为什么还要这样做?既然这样做了,还跑回来做什么?这不是存心逗小姐伤心吗?真是讨厌。

    ”

    睨着她气鼓鼓的小脸,满心懊恼地孟姜女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知道,在云儿看来,无论是贵为天下霸主的秦王,还是温润如玉的蒙毅和温敦厚的蒙恬,都无法与范梁相比。在她心里,范梁应该是属于小姐的,现在他突然回来并娶了别的女子,云儿心中那个高大完美的形象在一瞬间坍塌瓦解,温平和的她竟被气得口不择言了。

    “小姐,你千万要想开些

    —那个范梁算什么……我呸,看我总提起他做什王上那一个不比他强,小姐才不会为他伤心的是不是?”见小姐有苦又笑,云儿又是担心又是懊悔。

    听她提起蒙毅,孟姜女再次黯然下来。

    “云儿,你别说了。”最善察言观色的小秀连忙冲她挑眉阻止道。

    云儿此时也意识到自己怎么说怎么错,连忙噤声不语。

    良久,孟姜女抬起头来看向云儿道:“少爷能平安回来,其实应该高兴才是,至于他娶谁那是他地自由,咱们不要多加议论才是。”

    “是,小姐。”云儿点了点头,范梁在她心中的高大形象却是再难恢复到以前那般完美了。

    夜深了。

    孟姜女倚在窗棂前呆呆地凝望着天上皎洁的月亮,她忽然想起今乃是九月初九,本是登高望远的子。记得小时候每年的这一天父母总会带她去登高爬山的。现在自己已经离开了两年多,爸爸和妈妈是否还会登高望远?她们能透过时空望见在两千多年前地自己吗?

    良久,孟姜女幽幽的转过脸来,吩咐道:““云儿,在院子里备上香案。”

    “小姐,你要做什么?”跟了小姐两年多,这是第一次听小姐说要上香供奉,云儿不有些诧异。

    “你别管这些,只管去安排就是了。”

    “是。”

    云儿按下心中地疑惑,转和小秀自去安排香案贡品的事。而孟姜女则再一次回眸看向夜空,一颗心早已回到两千多年后地家中。

    很快香案备好,孟姜女移步来到院子里,初秋的夜晚已是有了一些寒意,一阵微风吹来,孟姜女忍不住瑟缩了一下。小秀连忙取出一件披风给她披在上,嘴里叮咛道:“小姐,咱们自己要疼惜自己地不是吗?”

    孟姜女冲她微微一笑,然后点起一炷香,虔诚的跪在香案前,嘴里叨叨有词:“老爸。老妈,你们的女儿并没有死,你们一定要健健康康的活着等到女儿回去的那一天。”说到最后,孟姜女已是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原来她借上香以此思念自己隔世的亲人。虽然父母仍然健在,但是毕竟相隔几千年,不如自己焚香上供,也许父母能感应到也未可知。

    云儿和小秀静静地站立在一边,听着小姐哽咽喃语,也都忍不住垂下泪来。

    三个人只顾黯然神伤,谁也没有看见秦王在侍卫宫人的簇拥下从行宫那边过来。

    接着皎洁的月光,远远地看见孟姜女在对月朝拜,秦王连忙挥手阻止随从们停了下来。他一个人轻轻的向孟姜女走了过来。

    走到近处,云儿和小秀听见脚步声抬起头来,看见秦王,二人急施礼。

    秦王伸出手指竖在嘴边轻轻的“嘘“了一声,示意她们不要出声,二女明了的点了点头。

    孟姜女兀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完全没有现后的不速之客。

    她想起自己离奇的世,看来在冥冥中真的有所谓的神仙了!孟姜女又添了一炷香,继续道:“天上各路神仙,请你们帮帮忙,权当做个好事,给我的父母托一个梦去,就说他们的女儿仍然平平安安,请他们切勿太过思念。”

    秦王闻言,只以为她在祭奠孟府夫妇,脸庞刚毅的线条在清冷的月光里略显得僵硬,一双深邃的眼眸闪过一丝复杂的绪,良久,他轻轻叹息道:“阿紫,事都已经过去两年了,逝已矣,你又何必耿耿于怀?”

    孟姜女蓦地站起来,指着他惊愕的道:“你——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来了很久了。看见阿紫如此虔诚,所以没舍得打扰而已。”秦王淡淡一笑,僵硬的面孔稍稍柔和下来。他劝慰道,“阿紫何必总是这般伤怀?想那孟氏夫妇的在天之灵一定也不愿意看见你这般哀怨痛苦吧。”

    听他的意思竟是没有听出自己的世,这让孟姜女暗暗放下心来。她转向寝宫里走去,嘴里道:“王上夜深了还来此,不知有何事?”

    “突然想见阿紫,所以就过来了。”秦王紧随她走了进去,想起她白里的话,秦王脸上勾出一抹笑容,“难道阿紫不愿意我来吗?”

    孟姜女摇了摇头,淡淡的道:“这儿本来就是王上的宫,要去要来都是王上的自由,岂是我一个弱女子说了就算的?”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孟姜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