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卷 第八十六章 家庙里的感动

    <---凤舞文学网--->

    姜女顾不得多想,拉起念儿向后面几乎垂在地上的帐去。--凤舞文学网--

    两个人刚藏妥当,就听那两扇红木大门‘咯吱“一响,洒进了满室的阳光。而秦王站在门口,灿烂的阳光照在他的上,折出五彩光芒愈衬得他恢弘的王气势。藏在帐幔后面的孟姜女望着光芒笼罩的他,不有些略微的失神。

    她忽然想起那熏香炉里的香气和那天晚上秦王上的贵木香气是一样的,难怪刚才会觉得熟悉,想到那天晚上,她的粉颊不有些起来。幸亏帐幔后面黑暗,念儿看不见,否则念儿又该奚落她了。

    秦王进来以后在那些绣像前背手而立。待了一会儿,他点上三炷香,然后跪倒在香案前面,嘴里叨叨有词:“各位先王在上,秦第三十七代王嬴政今特来给各位先王上香。想我秦朝从当初西陲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国,经过历代先王的不懈努力,我大秦付出了多少艰辛和代价,今终于在嬴政手里实现了一统天下的夙愿。嬴政今来此就是请诸位先王睁眼看看,天下全是咱们大秦的了。嬴政知道,历朝历代总会有一个兴衰灭亡的过程,不过今江山既到了嬴政的手里,嬴政一定不许它没落下去。所以还请诸位先王保佑我大秦帝国江山万万年。”

    他说完以后,毕恭毕敬的向列祖列宗磕了三个响头。然后又望着那些竹像叨唠了一会子。孟姜女和念儿在帐幔后面不敢出声吭气。都只盼着他快快祭祀完毕,然后离开这里。

    良久,秦王站起来向外走去。

    孟姜女和念儿心头一喜,谁知他走到门口又折了回来。慌得孟姜女和念儿刚要探出去地影迅疾退了回来,一颗心更是‘砰砰’的跳个不停。

    只见秦王退回来再次跪倒在香案前,嘴里朗声禀道:“嬴政今还有一事禀报列祖列宗。自从嫡孙登基以来,一直未立后,因为此事,朝中众臣纷纷进谏,说国不可一无君,宫不可一无后。但是都被嫡孙压了下来。嫡孙以为,好君王当以江山社稷为重,岂能沉陷于那些胭脂粉黛,所以一直未对后宫嫔妃上心过。”

    想不到他竟然说起立后的事,孟姜女在帐幔后微微一愣,随即心里一喜,终于能亲耳听见秦始皇为什么不立王后的原因了。--凤舞文学网--想到这里,她于是屏息细听下去。

    只听秦王继续道:“列位先王也知道,王后一定要母仪天下,心德仁慈,而嫡孙却总觉得后宫虽然胭脂无数,却无一人才貌德行兼备。那些嫔妃整里为了争宠勾心斗角,纵然貌美如花,却是蛇蝎心肠。嫡孙与她们在一起,都不如和蒙上卿等在一起来得愉快自在。所以嫡孙宁缺毋滥,虽然这件事引得诸位大臣和天下人议论纷纷,但是嫡孙却不以为然。”

    孟姜女心里‘咯噔‘一下。看来此事果然和自己猜测地一样。秦王之所以不立后。果然是因为蒙毅地缘故。看来二人之间真地是有那些事了。她回眸看了看屏息地念儿。心底却莫名地腾起一股怅然。

    且不说孟姜女在帐幔后面胡思乱想。只听秦王继续道:“但是天可怜我。在嫡孙几乎失望地时候。老天爷却为嫡孙送来一名女子。此女兰质娴静端庄。真正是普天壤其无俪。旷千载而特生。嫡孙登基二十多年来。阅人无数。从未对任何女子动过心。却偏偏对此女动了。所以嫡孙一定要立她为后。”秦王说到这儿顿了一下。

    帐幔后面地孟姜女有些回不过神来。而念儿却是冲她挤了挤眼。能让父王动心地女子除了阿紫还会有谁?

    秦王歇了一歇。斯斯艾艾地道:“但是此女却偏生是天神下凡。对嫡孙地心思根本不屑一顾。这让嫡孙确是恼火。但嫡孙却舍不得为难她。而且此女多灾多难。嫡孙纵有心保护她。却总是无能为力。这让嫡孙很是难过和心痛。即使是在嫡孙一统天下地时候。也没有这般为难过。更没有开口求先王们护佑过。但是今嫡孙在此请求诸位先王能护佑此女平安。嫡孙在此替她向先王们叩谢恩了。”说完秦王“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这才起向外走去。

    望着秦王魁梧地影消失在门外。念儿轻声道:“阿紫。咱们走。”谁知孟姜女却是没有反应。念儿不奇怪地侧眸向她看去。

    只见孟姜女几乎僵化在那儿。眼底更是涌上氤氲水汽。在眼眶里打转几乎掉落下来。

    念儿望着惊愕不已地孟

    嘴角扬起一抹调皮的笑意。她伏在她耳边低声道:+知道父王对你的心思了吧?”

    “唔……哦……”孟姜女怔忪的答应着,半天都没缓过神来。她万万没有想到心中只装着天下的始皇帝竟然会在家庙里为自己祈福求平安,这份意外给她心灵的冲击不亚于一次海啸的震撼,一时间她心潮汹涌,久久难以平息。

    念儿虽然只不过十五六岁,但是古时候的女儿家都早熟,何况她已经单恋蒙毅好几年了,所以对孟姜女此时的心自是明了。她知道阿紫现在需要时间消化刚才地事。于是由着她在那儿呆,自己则跑到门口悄悄向外张望。

    直到那些宫人进来收拾祭祀用的器皿时,念儿这才返拉起孟姜女趁着混乱溜了出去。

    自从那从祖庙回去以后,孟姜女再看见秦王的时候,总是多了一份不自在。以前她以为秦王一直对她紧追不放,全是因为她是神女,而且又佩戴着紫玉神环的缘故,但是自从那天听见他给自己祈福,孟姜女这才意识到他对自己的用心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这让她的心一下子乱了起来。

    对于秦王这份感,她既有几分震撼,又有几分抗拒,因为每次面对蒙毅的时候,看着蒙毅略带忧郁的神,她的心里总会产生出一股内疚感来。一想到自己竟然成为一名同恋地敌,她无论如何也开心不起来。

    云儿对她了如指掌,所以很快就现了她的异常。她想事一定出在那天家庙里,于是疼主子心切的云儿跑去向念儿公主问询。

    谁知念儿公主只是笑:“好云儿,好生服侍你家小姐,将来有你享不尽地荣华富贵。”

    一句话说得云儿不但没有明白,反而更是一头雾水。

    秦王也很快现了她的异常。阿紫在他心里本是不可亵渎地神仙,他不愿意有丝毫为难她,自从那晚在陇郡县衙生了那种尴尬的事,他就总是克制着自己。看着她一天一天地快乐起来,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感缓缓占据他地心里。他只要她在他边,每能看见她开开心心的就够了。

    但是现在看她突然闷闷不乐起来,秦王不大感奇怪。他想也许是出来得太久了,而他早已在咸阳城里给她安排了一份意外的惊喜,想到她到时候欣喜的模样,他迫不及待的下旨起驾回宫。

    一路上走走停停,又经过了一个多月的行程,出巡的队伍终于浩浩的回到了咸阳城。

    回到南苑行宫,还未来得及卸去一的疲惫,兰儿已经闻讯赶了过来。

    几个月不见,有了滋润的兰儿更是出落得越明艳动人,举手投足间自有一派家主的气势。看着她这些变化,孟姜女甚是高兴。

    “小姐,可想死兰儿了。”看见孟姜女,兰儿欣喜不已。

    当云儿告诉兰儿在路上小姐跌落悬崖几乎丧命的事,兰儿直吓得脸色苍白,抚着口连连呼险。她眼眶一红,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落。

    她一把拉着孟姜女的手,哽咽道:“小姐,你想吓死我们吗?”

    孟姜女闻言笑了。她轻轻擦拭着兰儿的眼泪,笑斥道:“这个云儿就是嘴快。兰儿好几个月没看见咱们,肯定很想咱们了。你不说拣些有趣儿的事说给她听,却说这些伤感的事干什么?”

    兰儿忍住哭泣,看向孟姜女道:“小姐,以后咱们哪儿也不去了,就在城里呆着,如果这儿住腻了就去兰儿家。蒙平说了,只要小姐去兰儿家,小姐就是兰儿家的主子。兰儿家就是小姐的家。”

    兰儿这一番话说得真意切,没有丝毫的虚假意。孟姜女闻言差点掉下泪来,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轻松的笑道:“好兰儿,你和蒙平的心意我心领了。即使去你家,也不做你家的主子,只做你的姐姐就是了。”

    兰儿还要说什么,就听念儿的声音在寝宫门口响起来:“傻兰儿,你成亲有了家,难道你家小姐就不成亲了吗?还需要去你家住么?”

    兰儿闻言回过头来,看见念儿公主,连忙盈盈下拜:“兰儿参见公主。”

    念儿公主连忙将她搀起来,道:“免礼免礼,你已经是有孕的人了,千万别累着才好。”

    “有孕?”孟姜女和云儿异口同声的道。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孟姜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