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卷 第七十六章 牵绊

    <---凤舞文学网--->

    到这里,孟姜女更无睡意。--凤舞文学网--她侧脸望着窗外皎洁的不感慨万千……

    忽然,一阵宛转悠扬的箫声在夜空里回,传进孟姜女耳里。这箫声让她想起刚来咸阳的时候,与蒙毅在一起度过那些美好的夜晚。但是后来生的许多事让她几乎淡忘了这份友

    她勾起一抹笑容,翻下榻,披上一件披风,开门循着箫声向荷花亭走去。

    如水的月色洒在荷花池里,而婉转的箫声如扯不断地丝在夜空中飘回旋,一切都显得那样静谧悠远。

    孟姜女向亭子里望去,却意外的现亭子里空无人。

    “你来了!”声音从池子对面响起。

    孟姜女抬眼望去,不看得呆了,只见蒙毅一袭素色袍衣,广袖宽服,于月色中缓缓走来,修长的影在银色的清辉中流露着一种超脱凡尘的气势……

    处于震撼状态的孟姜女脑子里忽然想起鬼谷子的话来:“在仙界,你擅长琴瑟,而玉箫仙的箫声天下无人能比……他现在也已经下凡来了,如果你们能得以相认,那就是你们解脱之时……”

    她兀自陷入沉思,脚下也不自的向他移了去。谁知她正站在走廊的石阶上,往前一迈脚却是踩空,“啊……”随着一声惊呼,孟姜女的子蓦地向前倒去。

    “小心。”蒙毅已经来到她面前,见此景连忙伸出双臂及时接住了她前倾地子。

    窝在蒙毅前。孟姜女整个拉紧地绪也蓦然松懈下来。从蒙毅上逸出一股清新独特地男子气息。直扑她地鼻间。让她几乎迷醉。

    见她不说话。蒙毅担心地道:“阿紫。你没事吧?”

    孟姜女抬起头来。迎上蒙毅溢满关怀地眼眸。她摇了摇头。在月色里。蒙毅温柔地黑眸愈加深邃。蛊惑着孟姜女无法移开眼睛。

    见她望着自己呆。蒙毅俊逸地脸上浮出一抹隐隐地笑容。柔声道:“阿紫这样看着我。让我有些受宠若惊呢。”

    孟姜女猛地回过神来。对上他狭促地眼神。她不由得在心里暗暗唾弃了自己一把。蒙毅是一个同恋。他怎么可能是哪个什么玉箫仙?

    她脸色绯红。--凤舞文学网--匆忙从他怀里站起来。转率先向亭子里走去。嘴里道:“蒙上卿地箫声妙不可言。阿紫何其有幸。能一饱耳福。所以受宠若惊地当是阿紫才对。”

    “蒙上卿”三个字让蒙毅微微蹙紧眉头,什么时候两个人生疏到让她称呼自己官衔的地步了?她的幽香分明还残留在自己前,蒙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心事重重的随她坐在亭子里地回廊上,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从何开口。一股淡淡的惆怅在亭子里缭绕盘旋。

    蒙毅抬眼睨了孟姜女一眼,然后举起手里的玉箫轻轻吹奏起来。孟姜女细听之下不一愣,竟是当初自己与他合奏的那一《半生缘》,熟悉的旋律优美哀婉,让人感觉心底的那根柔软的弦正被轻轻拨动,与箫声和鸣起来。

    这一刻,孟姜女突然后悔当初将那玉笛退还给了他,否则此此景,来一萧笛合奏,岂不是人生一大快事?

    蒙毅静静地望着她,然后伸出手去,手心里赫然躺着那根玉笛,他微微一笑,嗓音极富磁而沙哑:“阿紫,咱们合奏一曲如何?”

    孟姜女眼前一亮,要伸手去拿,却又顿住。当初还玉笛的时候,自己可是态度极其坚决的呀,现在再拿回来,蒙毅会怎么想?

    睨着她犹豫不决地样子,蒙毅微微一笑,柔声道:“其实我也用不上这根玉笛,如果阿紫不要的话,我今就将它扔进这荷花池里。免得每里带着它反而是一个累赘。”

    孟姜女一怔:“你每都戴在上的吗?”

    “是啊,总想将玉笛送美人,可是美人却总是嫌弃。”蒙毅语气轻松地调侃着,眼里却闪过一抹苦涩。他举起手里的玉笛,作势要向池子里扔去。

    “诶,别扔!”孟姜女慌得一把抢过玉笛来,紧紧地攥在手里。当初从蒙府离开的时候,秦王赏赐的古玩她一件都没带走,却只巴巴的带走了这一根玉笛,可见这根玉笛在自己心底的分量。后来也是气蒙毅与秦王合伙来欺骗自己,才会一赌气将玉笛还给他的,天知道将它还给蒙毅的时候,她有多舍不得。

    现在想想又何必呢?其实蒙毅也有他地难处不是,为君之臣,听君之令!这本是天经地义的事。自己完全没有必要因为这点事而失去一位

    更不想因此而错失这根心的玉笛了。

    睨着她一副舍不得地样子,蒙毅脸上勾起一抹笑容,沙哑的声音带着一丝蛊惑地颤音:“命中注定这根玉笛是属于阿紫的,你却又为何总一而再再而三地将它扔弃呢?”

    “命中注定?”孟姜女心里一颤,她抬起头来,一双星眸在月色中闪动着光芒:“蒙毅,你说一个人会记得他前世是什么人吗?”

    “阿紫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蒙毅一愣,惑的看向她。

    孟姜女对上他惑地双眸,于是摇了摇头,自嘲道:“怎么可能想起来呢?如果能想起来,那这个世界岂不是都乱了。”

    蒙毅只以为她又在想范梁,于是开口安慰道:“逝已矣,生何戚戚。如果有前世今生的话,想必二哥也早已另一世为人了,阿紫何必总陷于悲苦中不能解脱。”

    孟姜女闻言愣愣地看了蒙毅半天,然后转过脸望向深邃的夜空,心里暗自嘲讽着自己,如果真是玉箫仙,不是应该对自己一往深的吗?而蒙毅可是和秦王有暧昧的人,自己怎么会以为他就是玉箫仙?

    她愈想愈无趣得很,一股淡淡的哀伤蓦地袭上心头,久久挥之不去,她心意阑珊的站起来,向外面走去。

    蒙毅没有想到她会突然离开,但是他并没有开口挽留,只是怔怔的望着她的背影,一颗心也随着她的远去而变得怅然若失起来。

    早上起来,蒙氏兄弟已经去早朝了,孟姜女又劝慰了蒙夫人一番,直到晌午时分才率领着两个丫头回行宫去了。

    刚踏进寝宫的门口,就听秦王那浑厚低沉的声音在内响起:“回来了。”声音不大,貌似深深地叹息却慑人心魄,清晰地传进孟姜女的耳里。

    孟姜女定睛细看,只见秦王正毫无表的坐在几案边,面前摊着一张木简。孟姜女心里一凛,疾步走了过去,伸手想要将那木简抢过来。

    谁知她快,秦王比她还快!她的手刚落在那木简上面,秦王的大掌蓦地覆在她的手上。一双深邃的眸子紧紧地盯着她:“阿紫,你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能快乐起来?”

    “我怎么不快乐了?王上说什么呀?”孟姜女被他说得一愣,手腕却往外使劲想要从他的大掌里抽出来。

    “真的吗?”秦王大掌一攥,将她的手紧紧攥在手心里,低沉的嗓音里有掩不住的烦躁:“阿紫是不是在天界还有牵绊?”

    天界牵绊?难道他已经知道了玉箫仙的事,孟姜女更着急了,她使劲挣扎,想要从他手里挣脱开来。但是她的手却被他攥得紫,这让她疼得几乎掉下泪来。

    秦王将她不说话,于是手臂一弯,将她拉至面前,指着木简上的诗词,道:“这是什么?”

    孟姜女忐忑不安得俯看向木简,待看清木简上面的字以后,她不暗暗舒了一口气,同时也有些哭笑不得。

    她抬眼对上他的视线,轻轻的道:“王上,你弄疼我了。”

    睨着她泛红的星眸,秦王连忙俯看向她的手,这才现她的手被自己攥得紫,他心中一悸,不自觉的松开了大掌。

    孟姜女伸出另一只手揉了揉紫的手,然后拿起木简,轻声念着上面的诗词:“当佳期鹊误传,至今犹作断肠仙。桥成汉渚星波外,人在鸾歌凤舞前。欢尽夜,别经年,别多欢少奈何天。知此会无长计,咫尺凉~亦未圆。

    这本是孟姜女想起自己离奇的经历,加之思念范梁,所以才会顺手将这《~天。七夕》写在木简上。不料现在却被他看见。

    孟姜女念罢将木简放在几案上,淡淡的道:“王上,这只是阿紫在闲暇无事时写着玩儿的,并无任何绪在里面,王上多虑了。”

    “哼!!”秦王一瞬不瞬地睨着她,然后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脸上的神色却稍稍缓和了一些。。

    过了一会儿,秦王缓缓的道:“过两天我要巡游天下,阿紫跟我一起去吧。”

    “巡游天下?”孟姜女突然想起秦始皇曾经五次巡游天下,这一次应该是第一次。能游历天下自然是一件很开心的事,但是让自己和此人同去,她还真有一些犹豫。

    见她犹豫不决,秦王又道:“阿紫既然不会离开这儿,难道就只是每天窝在小小的咸阳城里哀怨伤心吗?”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孟姜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