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卷 第七十章 送玉玺进宫

    <---凤舞文学网--->

    姜女抬眼睨着他,就知道他今急匆匆的来一定有到竟然是为了此事,但是她实在想不通,自己只是要去祭拜一下范梁而已,秦王为什么一定要脸含愠色?难道他怕自己跑了?

    “王上放心,我祭拜完范梁就自然回来!”孟姜女虽然讨厌他,但是看见他生气却又有些不忍。--凤-舞-文-学-网--

    “恩!”秦王鼻子一声冷哼,突然他脸色微变,道:“阿紫不能去临。”

    “为什么?”孟姜女被他弄糊涂了。

    秦王抬眼看向窗外,良久,他收回视线看向她,语气强硬到不容反驳:“阿紫去哪儿都行,就是不能去临。”

    “为什么?范梁受我牵连才会命丧黄泉,我却连一炷香都没为他上过。”孟姜女见他阻止自己,心中不由得大急。

    秦王眯起眼睛,冷冷的道:“阿紫若是想要祭奠范将军,只要在将军墓前上香祭奠就可。何必去往临。”

    “可是将军墓只是衣冠冢,范梁现在仍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临的河边。”孟姜女将目光移向窗外,望着那天际变幻莫测的白云。自言自语地嗫嚅道,“范梁一定在恨我为什么一直不去看他。”

    孟姜女的声音充满了悲伤,秦王睨着她,眼底溢满了疼惜。他柔声道:“阿紫,范将军即使活着,他一定也不愿意看见你如此悲伤。”

    他见孟姜女对他的话视若未闻,于是加重了语气:“何况现在临仍然战乱不断,齐国的余孽一直以为是你和范将军害得他们亡国,所以对你们两个仇恨甚大,你若要去临,只怕凶险万分,我想范将军如果在天有灵,他一定也不会让你处险境中去。”

    “你说地没错。范梁舍不得我去冒险。可是我又何曾舍得让他孤零零地躺在那个地方。”孟姜女声音哽咽起来。

    范梁地死在她心里是一道永远也无法平息地伤痛。

    想当初他莫名其妙地跟着自己来到这两千多年以前。然后又莫名其妙地丧了命。最后却落了个孤魂野鬼在外面飘。这让她怎么心安?

    孟姜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止住眼底地潮。她不仅自嘲地笑了一下。--凤-舞-文-学-网--世人都知道秦始皇是一个江山不美人地帝王。和他讨论感岂不是对牛弹琴?想到这里。她幽幽地叹息道:“算了。和你说这些做什么。你永远也不会懂什么是心痛。”

    秦王闻言心里一抽。难道在她心里自己竟然是如此薄地一个人吗?怪不得她每一次总是要躲着自己。秦王睨着她。一股复杂地绪从他心底蔓延开来。以前自己确实对女人毫不在乎。也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女人动过绪。但是在每一次看见她受伤地时候。那种怕失去她地感觉不是心痛是什么?

    “阿紫。”他地声音低沉而暗哑。

    孟姜女回眸看向言又止的他,奇怪地道:“做什么?”

    秦王暗暗叹息一声,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改口道:“阿紫既然如此惦念范将军,我命人去将他的尸骸收敛回来重新安葬就是了。”

    “可以吗?”孟姜女惊喜的问道。本来范梁在这个世界就没有亲人,如果能将他的尸骸收敛回来,自己在清明节可以祭奠他,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当然是真地!”秦王肯定的点了点头。

    望着孟姜女欣喜地脸庞,他暗自下定决心,有些事是不可能长久欺瞒下去的,等到揭开真相那一天,无论结局好坏,有阿紫这个灿烂地笑容也值了!

    孟姜女心大好,她也现在自己面前,秦王从来不摆什么帝王威风,只是一个真的男子而已,于是话题也多了起来。越聊越是投机,直到用完晚膳,秦王这才在早已恭候在大外地赵高和随从的簇拥下离去。

    站在外,目视他走进紧邻着自己寝宫的另一处宫,孟姜女暗暗奇怪,后来听云儿和兰儿解释,她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自从自己住进行宫以后,他无论夜色多晚,也总是会回来到行宫。知道这个消息,孟姜女心里涌起一股难言的感觉,因为她知道秦始皇每夜总是要批阅完许多的奏折才会休息。想必批阅完奏折也已经疲乏无比,但他却赶过来,光这一点就让孟姜女的心震撼不已。

    早上孟姜女醒过来时,天色已经大亮。孟姜女慵懒地伸展了一下姿,自从昨天秦王答应将范梁的尸骸取回来,她的心里放松了许多,平噩梦不断的她竟然一夜无梦。

    昨秦王答应了兰儿

    ,今自己就要开始着手安排她的嫁妆了。

    在她心里,兰儿和云儿就是自己的妹子一般,妹子出嫁自然不能委屈了她。想到这里,孟姜女嘴角扬起一抹笑容,翻坐了起来。

    忽然云儿从外面大走进来,手里托着一个锦盒道:“小姐,你看这个宝贝怎么在咱们宫里?”

    “什么东西?”孟姜女睨着这个盒子,越看越眼熟,于是伸开,里面赫然躺着碧绿泛光的和氏璧。孟姜女不一愣,当初从蒙府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将它扔弃在蒙府了,又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她取出玉璧仔细观看,才现那玉璧已经过雕饰,上面雕刻着一只突眼,龙头,马、麒脚的瑞兽,孟姜女微微一愣,传闻中的传国玉玺不是应该龙钮吗,这是什么东西?她按着纳闷将玉璧反过来,只见那底部雕刻着八个小篆体字:“貔貅辟邪,天寿永昌。”这更让孟姜女纳闷了,传闻中的传国玉玺应该是刻的鸟虫篆体:“受命于天,既寿永昌”才对。

    “小姐,这块宝贝怎么会在咱们这儿呢?”兰儿也凑过来道。

    孟姜女凝眉细想,除了秦王丢这儿,还会有谁?她忽然道:“云儿兰儿,你们速速给王上将此玉玺送去,王上早朝一定会用上它,如果找不到玉玺只怕又会有人受牵连。”

    两个丫头一愣,孟姜女沉思了一下,道:“算了,还是我给他送去吧。此物事关重大,如有差池,怕你们也会受牵连。”

    孟姜女拾掇妥当,这才和云儿兰儿拿着玉玺坐上车撵急匆匆的向皇宫赶去。

    侍卫们看见是神女的车撵,岂敢怠慢?连忙闪开放她进去。到了议事大,恭候在外的宫人们看见神女微微一愣,连忙迎了上来。得知孟姜女手里拿得是传国玉玺,竟然没有人敢接过去。孟姜女无奈只得留下云儿和兰儿,自己拿着玉玺从偏给他送进去。

    进到偏内,就听见正里面传出一个浑厚洪亮的声音:“历代帝王都自称“君”或是“王”,寡人今一统天下,过去的这些称号都不足以显示寡人的尊崇,所以今召集众位卿来,为寡人拟一个新的称号。今若名号不更,不足以显示寡人的成功,也无法续传后世。”

    这是与自己谈天说地的那个秦王吗?孟姜女一愣,与自己在一起的那个秦王语气随和,虽然有一些霸气,但是却不让人觉得窒息。而现在的秦王说出话来却自有一种王的威严。怎么上一次在朝堂上没有觉?她站在偏门口掀开幔帐,偷偷向里张望。只见端坐在龙椅上的秦王面色沉凝,目光炯炯的注视着俯视着群臣。

    她再回眸看向众位大臣,就见群臣们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了一阵,然后丞相王从班列走出来,做了一揖,这才咬文嚼字的道:“王上兴义兵,诛残贼,平定天下,次功绩自上古以来未尝有过,就是炎黄五帝也望尘莫及。自古就有‘上有天皇,下有地皇,中有泰皇’一说,三皇中泰皇最为珍贵,所以王上改号为‘泰皇’如何?”

    众位大臣闻言随声附和道:“泰皇不错!”

    “泰皇?”秦始皇顺口念叨了一遍,摇了摇头,道:“历代祖先就称之为皇,而今寡人称之为皇,也只不过是沿用了祖先的称号而已。”

    听王上的意思并不满意,众人顿时个个噤声不语。

    秦王扫视了众人一眼,道:“寡人本是上天派来统一天下的,当然与寻常之辈有所不同。”

    孟姜女忍不住心中冷笑起来,祖先历代沿用的称谓竟不能让他满意,难道他想做神不成?突然孟姜女想起当初他祈福的时候,曾经将自己比作黄帝,原来他竟是想要和黄帝相提并论。这个嬴政倒是自大自恋得很呐!孟姜女“扑哧”笑出声来。

    “谁?”秦王一声低喝,转脸向这边看来。等看清是她,秦王的眼眸里闪过惊诧,每一次提起皇宫她都反感,今这是怎么了?不但进到皇宫来,还敢到议事大来。

    孟姜女抬眼对上他炯炯的目光,于是无奈的冲他扬了扬手里的匣子,又伸手指了指他边的赵高,示意他命令赵高过来将匣子拿过去。

    秦王望着她手里的匣子,这才明白过来她到皇宫里的原因,秦王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然后对她招手道:“你过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孟姜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