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卷 第六十一章 月夜幽魅

    <---凤舞文学网--->

    儿在她的搀扶下站了起来,但是脚脖子却传来一阵钻。--凤-舞-文-学-网--痛得云儿一坐在了地上,嘴里也呻吟出声:“哎哟……”

    “云儿,你怎么啦?”孟姜女的心揪来。

    云儿抚着脚腕,头上冷汗直冒,痛得连声音都有些颤抖:“小——小姐,我——我的腿—”

    孟姜女蹲下去借着幽暗的月色,只见云儿抚着左脚腕,想必是刚才那一下崴了腿。

    孟姜女望了望天色,只怕秦军在城里搜不到人一会儿就会上城外来。于是她蹲在云儿面前,道:“云儿上来,我背着走。”

    “不,小姐,我只是一个婢女,怎么能让小姐背我?”云儿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似地。

    都这个时候了,她心里还份上的尊卑之分,孟姜女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快上来吧,咱先找人给你看看腿。”孟姜女不容分说将云儿背在上,向村子里走去。

    虽然说云儿只不过十六岁,但是发育的快,体重和孟姜女差不多一般沉了,孟姜女背着她走路还真是异常吃力。不大一会儿已是香汗淋漓。

    云儿趴在孟姜女背上,小姐气喘吁吁,这让她心疼不已。她哽咽着哀求道:“小姐,把我放下来,你自己走吧,不要管我了。”

    “傻云儿。我怎么能将你撇下呢。早在老和夫人被害那一天起。我们就是这个世界上最亲近地人了。你看见有谁将自己地亲人丢弃不顾地?”孟姜女站住将她滑下来地子往上一托。然后继续往前走。

    “小姐————”云儿从小就被夫人买进府里。连自己地亲人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现在听小姐说自己和她是亲人。她心里百感交集。不由得呜呜地哭出声来。

    孟姜女被她引得也是泪盈眶。她忍住哭泣故着轻松地道:“云儿别哭。如果这一次我们能顺利地逃出去。我带着你游遍天下。好不好?”

    云儿胡乱地抹了一把泪水:“可是。我现在这样不但走不了。反而还拖累了小姐。”

    孟姜女摇了摇头。道:“什么拖累不拖累地。以后再不许说这种话了!”

    孟姜女艰难地走一段。--凤-舞-文-学-网--歇一段。在孟姜女以为自己快坚持不下去地时候。终于到了村子边上地一户人家门口。

    她将云儿慢慢放下来,自己上前去敲门。只听屋里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你这个不孝子,今天怎么知道敲门啦?”语气里是浓浓地恼怒。

    孟姜女微微一愣,连忙出声道:“大爷,我们是外地人,路过此地错过了食宿,而我的同伴摔了一跤把腿崴了,还请大爷行行好,让我们进去借宿一夜。”

    屋里半天没有了声音,孟姜女几乎要失望的转离去的时候,就听“咯吱”一声响,木门从里面打开来。一位老者掌着一盏油灯站在门后。他在昏暗地油灯下仔细打量了孟姜女一番,看她长得眉目奇秀,儒雅斯文,倒不像是大大恶之辈。于是点了点头,道:“小哥,你那位朋友呢,扶他一起进来吧。”

    孟姜女闻言大喜。连忙过去将云儿背起来往屋里走去。孟四下打量了一眼,只见这屋里家徒四壁,连一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

    屋里还有一个老婆婆,看见她们进去,连忙把她们让进西屋,西屋并没有铺,只是在屋角铺破棉絮。

    孟姜女蹙了蹙眉头,从小到大,穿越了几千年,她也从来没有在这么简陋破烂的屋子里呆过。不过现在实在也没有别的办法,无奈之下她将云儿轻轻放在棉絮上,仔细查看,才发现云儿的脚脖子已经肿了起来,想起云儿这么弱的子跟着自己受罪,孟姜女心里充满了酸涩。

    云儿怕她担心,于是强忍着疼痛故着轻松地地道:“小——少爷,我没事,你不要担心。”

    孟姜女听着她安慰的话语,抬眼睨着她冷汗,她再也控制不住心里地难受,眼泪无声的滑落下来。

    老者和老婆婆相视一眼,然后走过来道:“这位小哥,让我看看你朋友地病吧。”

    孟姜女抬眼对上老者诚恳的目光,于是闪过一边,老者蹲下来看了看云儿地伤势,道:“肿这么高,只怕是崴折了呢。需要马上敷药才行,如果耽误时间太长,只怕是要落下病根,以后会变成瘸子了。”

    孟姜女闻言一惊,云儿才十六岁,自然是不能让她变成残疾。可是在大黑的夜里,儿去找药?

    老者像是知道她的心思,道:“不过小哥

    太担心,上方村子里就有一个世医,治疗跌打摔伤绝活。只要用他的膏药贴上几贴,保管药到病除。”

    听到这个消息,孟姜女欣已。

    只要能给云儿治好病,她付出多大的代价都在所不惜。但是连那个上方村在哪里她都不知道,她又该如何去为云儿寻找良药?

    老者看出她的为难,道:“小哥莫急,让老婆子在家守着你的朋友,老朽就陪你走这一遭。”

    孟姜女还没有说话,只见老婆婆露出惊恐的神色,支支吾吾的道:“老——老头子,万——万一那个子——”

    老者打断她的道:“他都十几天没有回家了,今天天色这么晚,想必也会回来了。再说我们马上就会回来的。”

    老婆婆还要说什么,老者了挥断她的话,回眸看向孟姜女道:“小哥,我们走吧。别将你朋友的病延误了。”说完拿出一个松油脂火把,带头走了出去。

    孟姜女虽然他们的对话心存疑惑,但是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赶紧给云儿请大夫去。于是她顾不得深究,走到门口才想起买药是需要花银子的,于是又折回来将包袱从云儿上取下来背在自己上,对云儿嘱咐一番后随在老者后向村子外走去。

    老婆婆看他们走后,连忙将将那破旧的木门关紧,又用一根大木头紧紧地顶住门闩,直到确定外面推不开门,这才松了一口气。

    云儿斜躺在西屋墙角,着老婆婆怪异的举动不暗自奇怪。到底这个老婆婆在怕什么?但是自己和人家毕竟不熟,想问也不好意思冒昧启齿。

    老婆婆进来看她正好奇的看着自己,;要解释却又无法启齿,毕竟是家丑不可外扬嘛!她慈祥的道:“你们错过了宿头,想必也还没有吃饭,一定饿了吧。我去给你做点吃的去。”说完转走了出去。

    云儿忙道:“婆婆,我们已经给你们添不少麻烦,怎么还好意思烦劳你做饭?”

    老婆婆在外屋锅台边一边忙活,一边絮絮叨叨的叹息道:“唉!其实说给你们做饭,也只不过熬一点稀饭而已。我们家出了一个败家子,有点东西就被他拿出去卖了,所以家里也拿不出好东西来款待你们了。还请你们不要嫌弃才是。”

    云儿一愣,败家子?看来这一家一定有什么伤心事了?也不知是什么样的儿子能让老人怕成这个样子?

    “老东西,开门来!该死的老东西,好好地:门做什么?”忽然门外响起一个粗暴的声音打断了云儿的思绪。

    一听这声音就不是善类!云儿心中一凛,连忙支起子向外看去,只见老婆婆慌慌张张的跑进来,低声道:“坏了,那个败家子回来了,他若是看见你,怕是你难以活命。这可怎么办好?这可怎么办好?”说到最后,老婆婆竟是急得在屋里转圈开来。

    那外面的声音催得更紧,:“还不开门,该死的老东西,小心老子进去将你们全宰了。”

    “咣咣咣……”门板被那人踢得震天响。

    “婆婆,不行就给他把门打开吧。”云儿的心也了起来,真担心那门板和墙壁会被那个人一起推倒。

    “不行,怎么能开门,开了门他会取你的命的。”老婆婆连连摇头,她吓得在屋子里来回转圈,嘴里嗫嚅道:“死老头子说什么他不回来,这不回来了吗?老头子你想救人,只怕会适反,反而连累了这个小哥。”

    云儿安抚她道:“婆婆,不要怕,什么样的人也得讲道理是不是?”

    “讲道理?”老婆婆张嘴望着云儿正要说什么,侧耳听着外面道,“咦,怎么没有动静了?”

    就听后墙的窗户上响起一恶狠狠地声音:“哼!死老婆子,敢不给老子开门。”

    老婆婆连忙转,浑颤抖得犹如筛糠一般,指着从窗户外跳进来的一个长相凶恶的男子,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那男子气势汹汹的冲到老婆婆面前,一把揪起她的衣领,可怜的老婆婆本来就子弱,骨瘦如柴。在他手里就像一只小鸡一样。

    她凶神恶煞的骂道:“你这个老不死的,敢不让我进门。今看我不摔死你。”说完,就要把老婆往地上掼去。

    怕他真的要将老婆婆扔出去,云儿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紧张的连话都说出来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孟姜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