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断案

    <---凤舞文学网--->

    出他话里的讥讽,孟姜女脸色一变,还未来得及说话淡淡的笑道:“曲大人言之有理,到底是何缘由且让本官问他一问。--凤舞文学网--”

    语气里自有一股不容反驳的威严,曲功只得唯唯诺诺的退在一边。

    蒙毅睨着那人,冷冷的道:“下跪何人,青天白,你不去都衙告状,却跑这儿来拦路递呈,是何道理?”

    那少年道:“大人,小民姓王名一飞,被姐夫坑蒙了所有的家产,现在和家母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好不可怜。去过都衙,却连续两次都被郡令大人驳了回来,小民冤屈不得伸张,还请使臣大人做出公断呀!”

    有此事。“蒙毅道,“王一飞,你有何冤屈,且说来听听。”

    那王一飞于是将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原来这王一飞的父亲本是曲阜郡里的一个富商。年纪一大把了却膝下无子,妻子只生了一个女儿。女儿长大以后,王老爷为她选了一个倒插门女婿。

    后来王老爷看上了女闾一个色才兼备的女,于是为她赎并收为小妾。这个小妾却很争气,不到一年时间,竟为王家生下一子,名叫王一飞,因为顺口,大家都叫他王一,反而把那个飞字淡忘了。

    当王一飞四岁的时候,王老爷患了不治之症。在临死前,他将女婿叫到面前,对他说道:“王一本是小妾所生,我自然不能将家产留给他。而你既然入赘我王家,又有半子之分,财产自然归你们夫妻二人所有。那王一母子你只要养活他们,给他们一口饭吃不至于被饿死,就是你积了德了。”

    那女婿闻听岳父要把家产悉数送给自己,心下大喜,但是此人心思深沉,他怕将来有什么是非,于是拿出笔砚来让老爷立下遗嘱。

    王老爷立下遗嘱后不久便撒手西去。那女婿因为手里有老爷的遗嘱,便名正言顺的将王家的财产全部占为己有。只给王一飞母子一间小茅草屋,一三餐也只不过是一碗稀饭而已,无奈中,王一飞的母亲只好去地里挖野菜果腹,在万般艰辛中王一飞终于长大。

    长大地王一飞知道了事地真相。他觉得父亲地财产理当有自己地一半。--凤舞文学网--于是便向姐夫提出分产地要求。而他姐夫当然不干。看着家奴成群地姐夫一家。再看看自己和母亲地穷困窘迫。王一飞心里又恨又气。

    别看这个王一飞从小家庭窘迫。但是他母亲却依然坚持教他读书识字。倒也懂些道理。于是一纸诉状将他姐夫告上了衙门。请求官家为他公断分产。

    曲阜郡令将姐夫传至公堂。他姐夫大呼冤枉。并拿出了王老爷当初留下地遗嘱。郡令一看遗嘱。随判姐夫一家无罪。将王一飞地状子驳了回去。

    王一飞自然不甘心。再次击鼓鸣冤。那郡令被他麻烦到火大。于是判了他个扰公堂之罪。下令将他一顿棍杖打出都衙府去。

    碰巧遇上他们路过曲阜。王一飞于是跪在轿前。拦路递呈。请求公断。说到这儿。王一飞再次匍匐在地。泪眼汪汪地道:“请求使臣大人为小民做主呀!”

    陈驰侧过脸来睨了睨蒙毅。才道:“王一飞。既然你父亲已经把财产送给你姐夫一家。而且他又有遗嘱在手。那郡令地宣判并有错。你还有何不服气之处?”

    王一飞抬起头来,振振有词的道:“当初父亲立遗嘱时,我年纪尚小,谁知道是不是被他们做了手脚?而且那郡令只听姐夫的一面之辞,却有偏袒之嫌疑。”

    功闻言一声冷哼:“那郡令有凭有据,依法办案,何错之有?你这个大胆的刁民,竟敢蔑视大秦律例,我看确是该打!来人啦,给我将此等刁民轰了开去。”

    听了王一飞的事,孟姜女正自感慨,眼见过来几个侍卫又要把王一飞赶走,于是一声大喝道:“且慢。

    ”

    曲功回眸看向她,冷冷的道:“此等小民明明就是胡搅蛮缠之徒,孟先生却拦下他,莫不是你要替他伸冤吗?”

    孟姜女微笑道:“曲大人,我本一介草民,想要给他伸冤,这从何说起!倒是三位大人,若能将一件冤案给他平反,那才是为官的荣耀。”

    曲功不耐的看了她一眼,恼道:“孟先生有那份闲逸致,那就留下来给他伸冤好了。我们确实必须走了,否则误了王上的大事,只怕我们谁都兜不住!”

    “行了,都别吵了。”蒙毅大袖一挥,“王上那儿还有我呢,曲大人不用心。!”

    曲功一窒,却是无言以对,

    讪退至一边。却以忿忿的目光看向孟姜女。

    蒙毅看向王一飞紧紧护着的手里的包囊,奇怪的道:“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

    是家父的字迹,草民以为会用得上。”王一飞讪讪的答道。

    蒙毅点了点头遗嘱呢?”

    王一飞摇了摇头,遗憾的道:“遗嘱在姐夫手里。”

    就在此时,围观的人群哗啦一下子分开,闪出一条路来。

    只见一群衙役簇拥着肥肥胖胖的官员急匆匆的走了过来。孟姜女仔细看去,可不正是那曲阜郡令吗?

    到了跟前,那郡令双膝一弯,跪倒在蒙毅面前下官不知蒙参乘驾到,有失远迎,还请蒙参乘不要怪罪才好。现在请乘去往都衙,让下官略尽地主之谊。”

    “罢了!我等本不想惊动下面的地方官员。“蒙毅摇了摇头,睨向王一飞道,“谁知你们这儿的老百姓竟然如此胆大,竟然出来拦轿喊冤。”

    曲阜郡令顺着蒙毅的视线看过去,喜眉笑眼的脸上顿时变了颜色。他恨声骂道:“你这个刁民,在都衙捣乱也就罢了,竟还跑到这儿拦截蒙参乘的车撵,简直无法无天!想必是活够了,来人呀,给我拉下去重大一百杖,看他下一次还敢不敢如此任意妄为?”

    “且慢!”孟姜女连忙出声喝止道。

    郡令这才看见孟姜女,他来回在蒙毅和孟姜女脸上扫视了一遍,心里想起当初蒙恬对她的亲昵态度,于是脸上堆满了笑容道:“孟先生,自去年一别,下官倒是惦念先生的伤势。已经一年不见了,孟先生可好?”

    孟姜女本来对他印象不错,但是现在见他竟是如此趋炎附势,对他的好感又少了几分。于是淡淡的道:“多谢大人的照顾和惦念,孟某现在已经没事了。”

    曲功和了。

    郡令又和曲功陈驰分别见过,这才邀请他们去往都衙。蒙毅望了望天色,已是傍晚时分,于是答应了郡令的邀请。连王一飞一起向都衙府里走去。

    在木,喝道:“王家女婿,你为什么要霸占王家财产?”

    那王家女婿可不认识蒙毅,于是一声嗤笑道:“我霸占家产,大人开什么玩笑?我可是有岳父大人的遗嘱,白字黑字说得清清楚楚。别说是在众位官爷面前,就是到了王上那我也不怕。”那王家女婿已经知道了王一飞拦路递呈的事,于是将王老爷立的遗嘱也带去了公堂。

    蒙毅仔细审视,但见遗嘱上清楚地写着:

    “

    蒙毅看了一遍,又和刚才王一飞拿的字迹相比较,竟是出自一人之手。他默默地将遗嘱传给众人又仔细看了一遍。

    只听曲功不怀好意的笑道:“有凭有据,孟先生却一直说此案另有玄机,那今这案子就让孟先生来审讯如何?我倒要看看此案有何蹊跷?”

    孟姜女接过遗嘱,忍不住笑了。

    蒙毅睨见她的笑颜不由摇了摇头,,此案明明就没有翻案的可能嘛,她却还笑得出来!

    那王家女婿看见蒙参乘摇头,不由得嗤笑的道:么样?我就说了,就是到了王上那儿我也不怕他这个卑的小子!”

    王一飞想不到他竟然骂自己,一张脸涨得通红,大急道:怎么骂人呀?”】

    骂你。回去我还打你呢。”那个王家女婿猖狂无比,气焰十分嚣张。

    孟姜女微微一笑,拿起那遗嘱慢条斯理,却清晰无比的读道:“王一非,吾子也,家产尽与。吾婿外人,不得争夺。”

    这样一读,意思竟然大不一样,众人不都愣住了。她抬起头来,目光从众人惊愕的脸上扫过,然后看向王家女婿,训斥道:“你岳父明明写着‘吾婿外人’,你还敢霸占他的财产?是何道理?”‘

    那王家女婿从惊愕中回过神来,急道:“你胡说八道。他明明叫王一,何来一个王一非?”

    孟姜女拿出王一飞包囊里的墨迹,上面明明白白写着王一飞的生辰八字,名字处清晰地写着王一飞三个大字。

    那王家女婿挠了挠头,眼珠一转分明是王一飞,也不是王一非呀,你凭什么那样改遗嘱?”未完待续,如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节更多,支持作,支持正版阅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孟姜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