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墨龙情系紫玉缘

    <---凤舞文学网--->

    “哦!我忘记你们从小就没有出去过,已经习惯了的哦!”孟姜女猛然想起古代的女子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心里顿时暗淡下来。--凤-舞-文-学-网--

    踱步到绣楼的窗前,花园里稠密的林木中,蜿蜓曲折的小径,青石小桥,亭、台、楼、榭,一应俱全。

    难道这座精美的绣楼就是自己以后的天地吗?

    眺望着远处的景致,可是纵然能看到天际,却再也看不见自己隔世的爸妈。不只不觉间,孟姜女已是泪流满面。

    “小姐,小姐,你这是怎么啦?”见刚才还笑容满面的小姐忽然流下泪来,把两个丫鬟吓了一跳。

    “唉!说了你们也不会懂的!”孟姜女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胡乱的抹了一把泪。忽然听得院墙外面有“哒哒”的马蹄声,翘首张望,原来是一名男子正骑着马急匆匆的赶路。见此景,孟姜女灵机一动,计上心来......

    “小姐,”在莱芜城里最繁华的大街上,走来一名穿着华丽宽袖大袍,腰束丝织绅带的绝美少年,后面跟着两个清秀的小厮,其中的一名小厮着急的喊着。

    少年抬头四下望望,见没人注意自己,这才回头,瞪了小厮一眼,低声嗔怪道:“云儿,跟你说多少次了,不要叫小姐,要叫少爷记住了吗?”

    “是,小姐!哦!不,少爷!”云儿见少年发怒,吓得连忙改口。

    “这就对了。云儿,玉儿,你们从来没出大门一步,今天就跟着本少爷好好开开眼吧!”美少年嘴角上扬,脸上露出了调皮的笑容。原来这竟是女扮男装的孟姜女,那天看见那骑马男子以后,聪慧的她想起了历史上女扮男装的花木兰,于是自己也用了这招,偷偷地从后门溜了出来。

    “可是,小姐,哦!少爷,我们这样偷着溜出来,被老爷夫人知道了,还不得扒了我们的皮?”快嘴的玉儿忧心忡忡地看向云儿,“你说是不是呀?”

    云儿也点头连连称是,然后劝说主子:“我的小祖宗,趁现在老爷还不知道我们回去吧!”

    “哎呀!你们好麻烦呀!”孟姜女好不容易出来散散步,却被这两只小八哥吵扰得心烦意乱,把脸一沉,恐吓道,“再?嗦就把你们赶回去,以后永远也别想跟着我出来!”两个小姑娘见真把主子惹怒了,顿时噤音,唯唯诺诺地跟在孟姜女后,再不敢提半个回字。

    孟姜女回头看了看两个被自己镇住的小丫头,心里暗暗好笑,可是见她们露出卑微顺服的样子,又有些疼惜她们,遂拉着她们往前边的糕点铺走去,想好好补偿她们一下。

    忽然从前面拐角处慌张跑出一名瘸腿男子,正和低头行走的玉儿撞了个满怀,两个人全倒在地上。那人咕噜爬起来,犹豫地看了玉儿一眼,又往前跑去。

    “站住!撞了人连道歉都不说就想跑!”孟姜女见他不赔礼道歉,就要跑开,心头顿时火起,上前一把抓着那人的衣襟。--凤-舞-文-学-网--

    那男子只得停下脚步,转无奈的看向孟姜女道:“对不起,公子,只因在下跑得急促了些,才会把这位小哥撞到,都是在下鲁莽,还望公子海涵!”

    孟姜女望了望被云儿扶起来的玉儿,见她无甚大碍,放下心来,睨着此人冷声道:“哼!现在才赔礼道歉,未免也晚了些!”

    那人恐慌的瞥了后面一眼,噗通一声跪在孟姜女面前,捣蒜般磕头道:“公子,只因家母得了急病,所以走得急了些。都是小的错了,还望公子放我一马!”

    孟姜女没想到自己一句话竟把他吓成这样,连忙闪躲在一边:“算了,人也没啥大碍,你去罢!”

    那人闻言如获大赦,一瘸一拐的跑远了去。

    “哼!少爷怎么轻易就把他放走了?”玉儿一边拍打上的土,一边恨恨的道。

    云儿忍着笑意安慰道:“不要埋怨少爷,你没听见那人说母亲得了急病,才会如此慌张,他又不是故意的,算了吧!”

    “云儿说的极是,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况还是一名孝子!但是未免也太快了一些,像是被狼撵了一般!”孟姜女点了点头,看着那人狼狈的影,不笑了起来,然后举步向前走去。

    “少爷,你看,这是什么?”云儿俯在玉儿摔倒的地方捡起一个长形匣子,递到孟姜女面前。

    孟姜女接过匣子,看那匣子像是铁质,却并不笨重,长约二尺开外,并无任何装饰,正面刻着两个篆体大字:墨龙,想必是此物的名字。以考古队员的眼光看去,整体透着一种古朴的神韵。孟姜女心里一动,难不成会是什么宝贝?

    她迫不及待打开匣子,不眼前一亮,里面赫然躺着一把精美的宝剑。黑亮的剑鞘上镶嵌蓝色宝石,呈七星斗象,七星斗象里面是用紫玉宝石围成的圆圈,在阳光下,蓝色与紫色交相辉映,流光异彩,煞是好看。

    果然是一个宝贝!孟姜女欣喜万分,把匣子让云儿拿着,自己伸手把宝剑从剑鞘里拔了出来,仔细观察间,却让她有些失望,只见宝剑通体墨黑,两侧剑锋均为钝口,并不如她想象中那样发着锋利的光芒。

    “唉!果然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啊!白白取了一个响亮的名字!”孟姜女一边感叹,一边把剑放回刀鞘。

    “想必是刚才那人掉下来的姜女说着把剑放进匣子,却心惊地发现那宝剑竟是与她手腕上的紫玉手镯紧紧地吸在一起!

    这个发现让孟姜女愣住了,要知道,紫玉只是一种氧化矽矿物,怎么可能和青铜相吸?

    “少爷,放进去吧,等回家慢慢再看,我们该走了!”云儿以为小姐舍不得放下,于是在旁边催促着。原来剑柄和手镯都被宽袖遮盖,外人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

    孟姜女闻言苦笑起来。如果告诉她们宝剑与手镯牢牢地吸在一起,也不知她们会不会相信?

    想当初,这个手镯还是在前世时,与队长他们一起去考证孟姜女古墓,在古墓旁边拾得的。说来也好笑,自己乃是资产上亿的强力集团孟总裁的女儿,什么样的装饰品没有见过,都没入过自己的法眼,偏偏就对这只拾得的手镯有独钟。才会忍不住把它戴在手腕上,当时只想带一小会儿就把它上缴,谁知带上以后,就再也取不下来。后来就稀里糊涂来到这儿。好几次无聊的时候,想要把它摘下来,但是手镯就像长在自己手腕上一般,这倒让自己苦闷了好多子。

    现在宝剑也粘上面,难道还让自己夜挂着一把宝剑在手腕上吗?孟姜女既惊诧又郁闷!

    孟姜女低头凝视着宝剑,却没发现前面急促过来一个拔魁梧的男子,一眼看见云儿手里拿着的匣子,顿时眼闪精光,大步向她们走了过来。

    “公子!请把我的东西还我!”

    孟姜女猛地抬起头来,只见此人高约有一米七八左右,年约三十多岁,矫健魁梧,宽额大目、雍容轩昂,着一黑色的袍服,自有一股不容侵犯的气息。此时他正炯炯地看着云儿手里的匣子。

    “你说这匣子是你的?”孟姜女质疑的看着他。

    “嗯!”他望向孟姜女手上的宝剑,更是眼露切。

    孟姜女只以为他看见剑鞘上的宝石,不叹息一声,都说人心不古,但是谁又知道古人看见财宝也是眼冒绿光呢!

    玉儿被刚才那人撞倒,本来就一肚子火,现在见有人来冒领东西,更是生气,指着那人斥道:“这东西明明是刚才那人掉下来的,你却说是你的,真不要脸!”

    那人被骂,顿时脸色铁青,浑竟透出一股?人的暴戾寒意,双拳攥了又攥,一副要痛扁人的样子。

    孟姜女心道大事不妙,连忙举起宝剑一挡,道:“公子何必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公子既说此物是你的东西,但不知有何证据?”

    那人想不到她会如此一问,剑上也没有自己的名字,要怎么证明此物是自己的?

    孟姜女见他一脸茫然,以为他真是冒领,于是讥笑道:“看公子衣着华贵,长相不俗,却也做这种见财起意的事!”

    那人一再被人讥讽,不由怒道:“此物原就是我的,只因刚才大意,竟被一瘸腿之人顺手偷了去,我一直追来,想不到他竟有同伙,在半路拦截,所以我才会到现在才追上来。”

    三女闻言相视一眼,这才明白为什么那人像似被狼撵一般!看来此物真是此人的。算了,看样子此物也是一个是非之物,管他是谁的,他要就给他好了。可是宝剑还在自己的手镯上粘着呢,总不能让他看见这件怪异的事吧!

    孟姜女把手缩进袖子里,想要使劲掰开宝剑,嘴里敷衍着:“公子说此物是你的,但是谁又知道公子是不是看上这值钱的剑鞘呢?”

    那男子闻言一呆,瞬间明白孟姜女话里的意思,伸手从腰间解下一个缕空龙凤玉佩,递给孟姜女道:“公子看此物如何?”

    孟姜女不知他是何意思,但天喜好古玩的她在看见玉佩的时候,还是本能的接了过来。仔细打量,但见此乃上等的和田白玉,玉质细腻温润,光泽晶莹,雕琢精湛。孟姜女越看越是惊喜,要比价值,绝对在那把钝剑之上!她不未然叹息道:“好玉佩!简直价值连城啊!”

    那人面无表,虎目却露出一丝不屑的讥笑,很简短的说道:“这个给你,宝剑还我!”

    也不等孟姜女说话,他已伸过手来一把拿过宝剑和匣子。

    “啊!不要.....”孟姜女想起那宝剑还在自己手腕上粘着,正要阻止,却没想到那人大手刚沾上宝剑,宝剑马上就从手镯上分了开去。怎么会这样?

    “诶,给你玉佩!”等孟姜女醒悟过来,想要还他玉佩,他已经转走了开去。孟姜女不摇头,还真是一个急的人!

    “我们也追不上他呀,怎么办少爷?”两个丫头看着孟姜女手里的玉佩,为难的问。

    孟姜女望着那人魁梧的背影,叹了一口气,笑道:“算了,既然天上掉下馅饼来,我们为什么不要呢?走,少爷今天领你们吃好吃的去!”说完领着两个丫头向前走去。

    从糕点铺出来,就见前面过来一群熙熙攘攘的人群,孟姜女停下脚步,放眼望去,但见一个穿着华丽但却又胖又丑的男子走在前面,后面两个小厮拉扯着一个小姑娘。

    “放开我......我不去.......爷爷,救我!爷爷,救救我啊......”小姑娘一边挣扎,一边无助的哭喊着。路人都是敢怒不敢言,眼睁睁的张望,却没有一个人出来抱打不平。

    “小娘子,不要哭闹,乖乖地跟着本公子回府拜堂成亲,自有你的好处!”猥琐男子回过头去,着摸了一把小姑娘的脸蛋,油腔滑调地说道。

    “呸!谁要跟你回去!”小姑娘恨恨地往那男子上啐了一口,“快放开我!你们这群畜牲!”

    “哟!好倔强的小驴子!本公子就喜欢刚烈的,有意思!”男子着凑了上去,贴着小姑娘的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露出心满意足的表,“好香!有味道!”形态极度嚣张,小姑娘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一个男人如此轻薄,顿时又羞又气,眼见男子的脸还贴在自己的前,小姑娘低头一张嘴,向男子的耳朵狠狠地咬了下去。

    “啊!”猥琐男子捂着耳朵如杀猪一般地嚎叫起来,因疼痛和恼怒,一张冬瓜脸涨红成了猪肝色,狰狞无比,他嘴里骂着,“你这个不知好歹的死丫头!我打死你!”伸出左手抓起小姑娘的头发,右手扬起来挥向小姑娘......

    .................

    原来修文比写文更难,亲亲们多多包涵哦,袖儿一定会加快速度,大家不要弃坑哦,那样袖儿就没有动力了!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孟姜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