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卷 第一四一章 范梁背叛的理由

    <---凤舞文学网--->

    女子见了孟姜女,连忙盈盈下拜,嘴里道:“官妇女娘娘”

    孟姜女忍着头晕,伸手将她搀了起来,脸上浮出一抹苦笑:“娘娘?阿紫现在在这里,已经什么都不是了,还望范夫人再莫这样称呼阿紫。--凤-舞-文-学-网--”

    “娘娘休得难过,王上他只是一时的气头罢了。”子婉说着抬眼看向孟姜女。

    乍看之下,她不吓了一跳,“娘娘,你的脸色怎么如此苍白?你的脸……”

    孟姜女抚着额头:“呃,我刚才起得猛了些,不碍事。”

    “小姐,咱们去屋话吧。”云儿淡淡的瞥了子婉一眼,搀起孟姜女向屋里走去。

    子婉接到云儿略带恨意目光,忍不住露出一抹苦笑。

    她在后面跟着破旧的屋子,子婉不愣住了,她以前经常去齐国的皇宫里玩儿,而且因为好奇也曾去往冷宫里,但是那个冷宫比这儿不知要强上多少倍。

    云儿将孟姜女伏在炕上斜倚着,后站起来想要给她倒水清洗额头上的伤口。望见怔的子婉,她鼻子里一声闷哼,轻柔的声音里却是充满了火药味:“范夫人住惯了豪门大宅,这种破落的地方实在不适合范夫人这等高贵的份。”

    “我……”子婉觉自己的失态,忙陪笑道,“云儿姑娘说笑了,我,我只是有些替娘娘难过罢了。”

    云儿待要说什么。却被孟姜女轻声呵斥道:““云儿。休得无礼请范夫人坐下才是正理。”

    “哼!”云儿一个转走了:去。

    孟姜女睨了她地背影一眼。然后回眸看向有些尴尬地子婉。笑道:“这个小蹄子。全是被我惯坏了。范夫人千万不要和她计较快坐下说话。”说完。她拍了拍炕沿。请子婉坐下。

    子婉有些诚惶诚恐地道:“在娘娘面前。哪有官妇坐地位置。子婉这样站着说话就好。”

    “范夫人休得客坐下来说话。”孟姜女伸手拉过她坐在炕沿边上。

    子婉只得半欠着子坐在炕边。抬眼望了云儿一眼。眼里露出羡慕地神色:“娘娘客气了。子婉理解云儿姑娘地一片忠心娘有这样忠心护主地丫头跟在边。子婉羡慕都来不及呢。又怎么会和她计较。”

    云儿闻言回眸狠狠地看了她一眼,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只是拿起一个帕子细心地给小姐擦拭着伤口。那伤口虽然不深,但是血却不断的涌出来。

    云儿不无担心的道:“小姐太医吧,否则,怕是会留下伤疤。”

    孟姜女蹙了蹙眉头:“云儿别大惊小怪的了说咱们现在是在这种地方,即使是在阳起宫里,这点伤也算不得什么,还劳驾太医做什么?”

    “唉……”云儿叹了一声眼看向怜儿道,“你去往阳起宫里找小秀姐姐,要那盒芙蓉平肤金疮膏来。--凤-舞-文-学-网--”

    “是。”怜儿应声退了出去。

    孟姜女强撑着晕的脑袋,看向子婉道:“范夫人刚刚产下孩子,不在家里好好歇息,今到这里来不知所谓何事?对了,孩子怎么样?”

    “孩子又白又胖家里有娘看护着,多谢娘娘惦记。”子婉笑了笑然后看向孟姜女,眼眸里有一丝担忧“昨里三弟去往府里,才得知娘娘的事,老爷急得像是那锅上的蚂蚁,几次想要闯进宫里来。但是都被我和三弟拦住。我想现在王上正在气头上,他们来了只会把事越闹越大,反而不好收场。而我一个妇道人家,进宫来拜见娘娘,王上他端不会拦着。于是我就自动请缨,进到宫里来了。只以为得费不少周折才能看见娘娘,想不到王上很痛快的就答应了我。”

    “哦!原来如此。”孟姜女疲乏的阖上眼,道,“倒是让大家都跟着担心了。范夫人回去的时候,记得告诉他们,阿紫在这儿很好,让他们勿念。”

    睨着她苍白的脸色,子婉心底涌起一股怜惜,这一刻她突然明白过来,为什么王上,范梁和蒙毅,蒙恬全都视她为掌上宝贝!她看起来那么弱,但是骨子里却透着一股坚强,即使是处如此落魄的冷宫里,心里却依然镇定和从容。

    “娘娘,王上他……”

    孟姜女闭着眼摇了摇头,忽然道:“王上他没有为难你吧?”

    “没有呀。娘娘为何如此问?”子婉纳闷不解的道。

    “哦,我以为你的父亲是被他处死的,你们应该……”

    子婉摇了摇头,道:“那都是过去的事了,而且老爷也说了,我爹爹做了那么多恶事,也算是罪有应得。不过他无论多坏,作为父亲,他仍然是一个天下最好的爹爹。可惜作为女儿不能尽孝,这倒是我今生永远的遗憾了。”说到最后,子婉有些伤感起来。

    云儿抬眼狠狠地看了她一眼,道:“哼,还敢夸你的爹爹好,他下令杀死我家小姐全家,我家小姐也差点连命都搭了进去,为此吃尽了苦头,这一切全部是他一手造成,现在夫人竟还在小姐面前哭诉!”

    孟姜女本想呵斥云儿,但她突然想起那个怪异的梦境,于是忍住到嘴边的话,只是静静的听她们往下

    “唉……”子婉叹了了一声,道。“娘娘恨我爹爹,我也可以理解,但是娘娘和云儿姑娘可曾想过,我爹爹和孟府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害她全家,如果不是有人指派,我爹爹为什么要凭白摊上一百多条人命?”

    孟姜女压住心底的悸动,静静地追问道:“那范夫人可否知道是谁指使?”

    “这个这个”子婉低下头去,良久,她抬起头来,对上孟姜女眼底的切,她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爹爹从不让我掺和朝廷里的事,更不可能告诉我这个的是不是?”

    “哦”孟姜女失望的低下头来这条线索又断了。

    “对了,娘

    上他……”子婉想要接着刚才的话说下去,却被孟

    只听她口气不容反驳的道:“咱们不提他!”

    子婉闻言,闭上嘴,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沉默了半晌姜女道:‘范夫人来到咸阳城也有一段时间了,可习惯这里的生活?“

    子婉点了点头,道:“想当初经过那一段逃难的子,还有什么生活不能适应的。到这儿以后,干娘一家对我都很照顾,而且老爷处处都为我着想所以……”

    子婉说到一半,眼对上云儿狠狠瞪过来的目光,这才惊觉自己说话有些欠妥时间也改不过来,于是只得打住话题。

    听她说到一半突然没了息,孟姜女不奇怪的张开眼看向她。睨着她尴尬的神色,再回眸看看云儿略带愠怒的神色已是明白了一切。

    她想了想,淡笑道:“范梁那个人很好的,而且对谁都很心肠,可想而知对自己的妻子一定也是疼有加了。范夫人嫁给他真是千年修来的缘分,范夫人可要记得好好珍惜,我祝福你们成为天下最幸福快乐的夫妻。”

    子婉感受她的真诚股潮从底涌起,她蓦地抓住孟姜女的手绪甚是激动:“娘娘,谢谢你的祝福。其实当初老爷就已经把你们的事告诉我了来说要来咸阳城的时候,我心里有深深地忐忑和愧疚总觉得无法面对娘娘,现在看来,娘娘已经原谅我们了,谢谢娘娘。”

    “哼,”在旁边的云儿再也忍住心底的愤怒,一声冷哼道,“范夫人这话说得好没有趣,明知道少爷和小姐的关系,却还和少爷成亲,现在又要感谢小姐的祝福,还说什么愧疚,分明就是恬不知耻才是。”

    “我……“子被云儿这一顿抢白弄得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煞是难堪。

    孟姜女抬眼看了看子,然后呵斥道:“云儿,你这个丫头真是越来越不懂规矩了,怎么能这样对范夫人说话?”

    云儿哼了一声,忿忿的道:“小姐,难道我说错了吗?如果不是她在中间插上一脚,当初少爷回来,小姐就可以与少爷成亲,逍遥自在的过自己的神仙生活。偏偏少爷将她带了回来。而小姐只是为了让少爷心安,于是答应王上的求婚。天知道小姐为了王上的求婚,逃跑了多少次。到最后却还是因为一个辜负了你的男人,把自己陷进这个牢笼里。”

    孟姜女抬眼怔忪的看着云儿,她万万没有想到一直跟在自己边,默不作声的云儿丫头,竟然如此了解自己的心。想起自从范梁回来以后所生的这一切,她只觉得一股酸涩从心底蔓延开来。正如云儿所说,如果范梁不回来的话,自己不会答应秦王的求婚,但是现在说这一切,又有什么用?

    子婉想不到孟姜女嫁秦王,中间竟有这样一番曲折,她不呆了一呆,然后连声道:“娘娘,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云儿看了看沉默不语的小姐。小姐不说,不代表她不姐心慈仁厚,但是她要为小姐出了这口恶气。

    云儿看向子婉质问道:“范夫人,我们一直想不明白的是,少爷和你明明双宿,却为什么还要回来扰乱小姐的生活?究竟为什么?”

    这个问题当初孟姜女也曾问过自己,但是她想不到一个说得过去的答案,后来当她现自己心里的是另一个人的时候,她也就不再去追究这个问题,现在云儿既然问起来,她倒是想要听听。

    子婉看着主仆二人道:“娘娘,我知道你一定恨我,但是你不能恨老爷。我们之所以成亲并回到咸阳,这其实另有原因。”

    孟姜女猛地抬起头来:“范夫人,你说什么?”

    “我不知道老爷回来以后是怎么说的,但是现在看来,老爷一定没有说出个中曲折,云儿姑娘才会这般怨恨我们。”子婉顿了一顿,接着道,“当初我被买入闾,亏得老爷来得及时,将我买下,但是他去借银子的时候,那个临郡令拿出一道密令,说是只有老爷答应娶我,才能借银子给他。老爷无奈,于是假意答应下来,本想是一个权宜之计,谁知,他买下我以后,那郡令突然宣布在女闾里面宣布我们成亲,并将我们送入洞房。

    ”

    “竟有这等事?”孟姜女闻言蹙紧眉头,“范梁回来不是说那些客人堵在女:外面不让你们走吗?”

    “那都是老爷怕你心里难过,才那样说的。”子婉摇了摇头,接着道,“进到洞房后,我当时想要报恩,于是便要以相许。谁知老爷却断然拒绝了我,他将事的前因后果全部对我说了,并说好,我们假扮夫妻,以后出了女闾就兄妹相称。而且老爷一夜始终规规矩矩,并无逾规之举。到了早上,那个郡令早早的来到女:,和那妈妈嘀咕了一顿后,答应我们吃完饭就让我们出去。谁知这顿饭里竟有古怪。我吃完饭后只觉得浑,老爷觉不对,再想出去找大夫,这才现房门已经被反锁,而我又偏偏中的那种下三滥的药,而且中毒颇深,老爷为了救我,无奈之下才与我有了夫妻之实。”

    “事后,老爷觉得愧对于你,于是决定不再回来,就让你当成他已经死了一般,不过他并不放心你,期间曾经回来了好几次,看到你平平安安的并和王上出去周游天下,他这才回到临与我正式成为夫妇。”

    “临郡令?药?”孟姜女嗫嚅着,心里却像是狂风中的海面,巨浪滔天。只以为事就像范梁说的那样,谁知真相竟然是这样的,临郡令竟然掺和进去,那意味着什么?范梁成亲与否与临郡令有什么关系?而且那药分明就是郡令指使那老鸨子做的,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孟姜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