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卷 第一四十章 就在冷宫住下去?

    <---凤舞文学网--->

    忍住眼泪一把推开云儿,斥道:“云儿,难道你死了心吗?你应该好好活下去才是。--凤舞文学网--这样我才会放心呀。”

    云儿愣了愣,想起小姐刚才昏倒在地上的事,她不失声痛哭道:“小姐,我今天无论如何也不会走的,哪怕是死,我也不会离开小姐。”

    “云儿,你怎么这么傻呀!”孟姜女再也忍不住心底的伤痛,她一把抱过云儿,眼泪扑簌簌往下滑落。

    怜儿在旁边怯怯的道:“娘娘,云儿姐姐,我在宫里是最不受注意的那一个,王上有什么事也不会找我。所以,还是我留下来陪娘娘吧。云儿姐姐和小溪子公公回去吧,万一王上找不到你们,只怕连娘娘都牵扯进去了。难道你们还忍心看见娘娘受罚吗?”

    云儿和小溪子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孟姜女知道如果不留下一个人来,只怕云儿也不会走,更何况刚才那种境况,她一个人也确实发。于是不再固执:“这样也好,你们快回去吧。就让怜儿留下来好了。”

    云儿站起来,才顾得扫视屋里,当她看见那个食盒时愣了一愣,然后又望向四壁空空的屋子,眼泪再一次不受控制的跌落下来。即使是在当初落难的时候,小姐也没有住过这么破旧的屋子,现在跟了王上,做了天下第一后,却沦落到这一步。

    孟姜女知道她在寻思什,她不想让她再伤心下去,于是催促道:“云儿,快走吧。有怜儿在此,我不会有事的。”

    “小姐,你想开些,过一两天王上想开了,自然就会接你回去的。”

    “恩。”

    云儿见小姐绪平静才放心点了点头后和小溪子转走了出去。走到门口,云儿忽然又退回来道:“怜儿,你过来把门插上。“

    怜儿看向孟姜女。孟姜沉吟了一下后向她点了点头。怜儿遂跟过去将门插上。

    等溪子和云儿都走远后。萧从影处走出来。上前轻轻推了推门。当他发现门口紧闭时轻叹了一声。然后转向小门口处走去。

    小溪子云儿回到阳起宫。云儿抬眼睨了睨寂静地寝宫。然后蹑手蹑脚地闪进厢房着厢房地门“砰”地关上。寝宫里地窗棂前。一双闪亮地瞳眸在夜色中黯淡下来!

    孟姜女一夜辗转反侧。--凤-舞-文-学-网--难以入眠。现在她脑子里混乱到了极点。一会儿是白里秦王那暴戾地面容。一会儿是站在门口地那个白色地影会儿又是萧那双闪着晶亮地瞳眸。这样反反复复到天际发白。她才沉沉地睡了过去……

    睡得迷迷糊糊中听云儿地声音在耳边响起:“小姐。小姐。”

    孟姜女慢慢睁开眼睛只见云儿手里提着食盒。正站在自己面前。

    “云儿,你怎么来了?”她大吃一惊,翻想要坐起来,却只觉脑袋晕晕沉沉的,好不难受,她复又躺了下去。

    云儿看见她苍白的脸色,清秀的脸上挂满了担忧和焦虑:“小姐,你的脸色怎么这么苍白,你没事吧?

    孟姜女不想让云儿再为自己担惊受怕,于是挣扎着坐起来,冲她扬起一抹笑容:“我,我没事,就是昨天一天没吃东西,饿了。”

    “小姐饿了?我给小姐送吃的来了。”云儿听小姐说要吃东西,顿时高兴起来,连忙手忙脚乱的去取食盒,嘴里吩咐道,“怜儿,我刚才拿来的那个(水壶)里有水,快快到出来让小姐洗漱,小姐要用早膳了。”说着话,手里已经掀开食盒,只见腾腾的饭菜冒着香气。

    她望了一眼满是尘土的小桌子,眼泪忍不住再一次掉了下来。

    孟姜女知道她心里再难过什么,她轻轻的道:“云儿休得难过,我这好歹还有一处避之所,而且还有云儿给我送饭菜来,比大街上那些乞丐又强上不知百倍之多。”

    “小姐,可是你不是乞丐呀!呜呜……”云儿失声痛哭起来。

    “好了好了。”孟姜女睨着满脸泪痕的云儿,故意催促道:“云儿,你打算哭完了再给我摆饭吗?我看到了那时,你也不必摆放饭菜,接着再哭就好了。”

    云儿闻言抬起头来,愣道:“小姐,你刚说的什么?”

    “嘿嘿,到了那时,我就已经饿死啦,你不是还得接着哭吗?”孟姜女调侃的睨着她。

    “嘻嘻……“怜儿偷着笑了起来。

    云儿抹了一把眼泪,将那个小桌子拿出去擦得干干静静的,这才回来,将饭菜摆放在桌子上。有研制小菜,有

    片,想不到竟也摆了一大桌子。

    “云儿,这是——这是王上许的吗?”孟姜女纳闷的看向云儿。

    “哦,不是,早上我和小秀去御膳房的时候,御膳房里竟然知道我们要给小姐送饭,并已经准备好了食盒,然后还派人跟着我们送过来的,刚才到门口被我打发走了。”

    “哦,”孟姜女点了点头。

    她拿起著子,却又轻轻放下,望着满桌的香气四溢的饭菜,原本感觉饥肠辘辘的她却没有任何食

    云儿侍立在旁,见她把筷子放下,不忧心匆匆的道:“小姐,你好歹吃一点吧。这样下去,体怎么吃得消?”

    孟姜女摇了摇头,抬眼仔打量了一遍屋里,这才发现云儿竟然搬来好多东西。她不一呆,道:“云儿,你这是……”

    “哦,早晨王上让我留在冷宫服侍小姐。这一下正和了我的意,于是我就抱着被褥过来了。小姐,以后无论你走到哪里,云儿永远在你边。”云儿一边说着,一边将一摞整整齐齐的绣简搬出来摆放在炕上。

    “云儿,你怎么把它们带来了?”孟姜望着那摞竹简又惊又喜,如果说阳起宫对于她来说最有价值的东西,莫过于这些记载着历代文化的绣简了。

    “嘿嘿,云儿怕小姐闷,所把这些东西带来了。喏,还有这个呢。”她像是变戏法一般,拿出毛笔和墨砚。与那摞绣简放在一起。

    “恩,儿倒是一个有心的丫头,”孟姜女站在门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一阵幽飘进鼻翼。她四下看去这才发现在墙角处有一株桃树,此时正是桃花开得妖艳的季节,满树的姹紫嫣红与破落的院子形成强烈的对比。阳光照在桃树上,那些粉色的花儿显得更为妩媚。

    “唉……”孟姜女幽幽叹息了一声,心道,如果不是闹鬼的话,此处倒是不失为一座幽静的场所。

    想起闹鬼,她才猛然想起萧来。昨天晚上始终没有听见声响,也不知萧怎么样了?那个白色的影又是谁?

    她清了清嗓子道:“云儿,今里宫里没有大事发生吗?”

    “大事?有呀。

    ”

    孟姜女的心猛地提到嗓子眼,她倏的回过来,道:“什么大事?”

    云儿睨着她,眼眶泛红,幽幽的道:“秦国的王后被贬入冷宫,算不算得上大事?”

    孟姜女一怔,但她不想让云儿看出她的伤心来,于是极为平静的道:“自古伴君如伴虎,其实咱们在这儿未免不是一种解脱。”

    “小姐……”

    “行了,云儿,不要再说了。”孟姜女一拂宽袖,打断了云儿的话头。

    一晃到了晚上,孟姜女全心绷紧了神经,只等着昨天那个白色的影子来,她发誓今一定要将她弄清楚,究竟是人还是鬼?

    但是那“鬼”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连着过去了两三天,竟然都未在冷宫出现。

    孟姜女紧绷的神经慢慢放松下来,但是心里却是窦丛生,那个白衣人看样子恨自己,而且说话极有条理,绝对不是鬼,但是她为什么没有再来?

    难道是被萧住了,但是萧一直没有出现,却不知道该去问谁?孟姜女郁闷的坐在桃花树下,脑子里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

    罢了!先不想这些!孟姜女起,一阵眩晕蓦地袭上头来,她的子不受控制的向前扑去,前面正好有一棵树枝,她的脸说巧不巧的正扑在那棵树杈上。她‘哎哟’一声,双手捂着脸猛地蹲了下去。

    “小姐,你怎么啦?”正在清理院子的云儿和怜儿闻言,连忙跑了过来。

    “我……”孟姜女摊了摊手,但她的话没说完,云儿和怜儿的脸已经变了颜色。

    “小姐,你的脸破了。”云儿惊愕的望着她喃喃的道,“小姐的这张脸绝尘脱俗,没有丝毫的瑕疵,现在竟然扎了一个口子,这可如何是好?“

    孟姜女觉得额头有些疼痛,于是伸手触摸,只见手上有一些血渍,虽然破了,但是倒也不甚严重,不过刚才还在发晕的头,现在却再加上一份痛楚,她抚额苦笑道:“云儿,我没事,你先别哭,把我扶屋里去。“

    “啊……哦……”云儿正要搀起她向屋里走,就听外面的木门咯吱响起来。走进来一位女子。

    “是你?”孟姜女抬头看去,不吃了一惊。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孟姜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