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卷 第一三四章 劝慰与误会

    <---凤舞文学网--->

    可是——”蒙恬怔了一怔,道,“阿紫,你怎么在

    睨着面色有几分憔悴的蒙恬,她喃喃道:“我们这是想去兰儿家,我在车上看见你,所以就下来了。--凤舞文学网--”

    麒儿一直仰脸打量着眼前这位美女,半晌,他气的道:“麒儿参见神女娘娘!”

    “哟,麒儿好乖。”孟姜女蹲下去,疼惜地睨着这个和蒙恬长得一摸一样的孩子。

    可怜的孩子,才这么小,就没有了娘亲。她伸出手笑道:“麒儿乖,让阿姨抱抱。”

    麒儿睨了她,然又满眼渴望的抬眼看向蒙恬一眼。

    “恩,去吧。”蒙恬冲他点了点头。

    麒儿闻言,小脸笑得像朵花般灿烂,他向前跑了两步,却又顿住,有些腼腆的看向孟姜女。

    “呵呵,小还害羞呢。”孟姜女探臂将他一把抱了起来。在他粉嘟嘟的脸上亲了一口。

    麒儿害羞的别开脸,然后又回眸看,嘴里嘟囓道:“麒儿想娘亲也这样亲亲麒儿。”

    孟姜女顿时愣住了。她起头来。只见蒙恬脸上地笑容慢慢僵住。眼眸更黯淡下去。

    “咳咳。”孟姜女低下头去。睨着麒儿那满渴望地眼睛。笑道:“麒儿。让阿姨做你地干娘好不好?”

    只听麒儿道:“干娘——恩。麒儿要干!”说完搂着孟姜女地脖子。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呵呵。麒儿真乖!”宛如一股暖流在心底涌起来。孟姜女抱着麒儿。在他地左右脸颊亲了又亲。逗得麒儿‘咯咯咯咯’笑个不停。

    蒙毅怔了怔眼看向她道:“阿紫。这——这辈分不符呀——”

    “何必管那些世俗地东西?”孟姜女抬头白了他一眼。然后又低头顶着麒儿额头道:“只要我们麒儿开心就好。”

    睨着这一大一小两个快乐的人儿,蒙恬只感觉一股滚的感觉从鼻腔深处涌起眼底浮上一层透明的水雾,很快模糊了他的视线。

    如果当初自己能娶得阿紫为妻,那自己就是天下最幸福的男子了!想到这里,蒙恬只觉得一直压抑在心底那份浓烈如醇酒般的感,在这一刻猛然发酵膨胀堪溢出他理智的堤坝。他想要抱住她,脚下也随着他的心向前迈了一步,他抬起胳搭在她的胳膊上……

    远处的马车里,一双寒洌的目光从车帘后面冷冷直过来,睨着搭在孟姜女胳膊上的那只大掌,深邃的瞳眸里浮起一层淡淡的愠怒……

    “哼!起驾!”他从鼻子里溢出一声冰冷的哼声份直刺人心扉的寒意让驾车的太仆忍不住浑一颤,手上的马鞭几乎掉了下去……

    远处的云儿和小秀见此景,两人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急忙跑上去,嘴里道:“小姐。”

    “云儿(小秀)拜见大少爷。”两个丫头到了近处,向蒙恬盈盈一福。

    她们的施礼声将蒙恬的理智一把拉了回来。--凤-舞-文-学-网--他脸色发,心虚的抽回手来。

    孟姜女正和麒儿玩儿得开心然不觉蒙恬的绪变化。她抬眼看向蒙恬,道:“你这是做什么去?怎么娘没跟着麒儿?”

    “哦儿今也知怎么的,一早起来就闹着要找他娘亲连他阿也哄不好他,无奈之下,我只好带他出来逛街。”蒙恬看了看麒儿,脸上浮起一抹苦笑。

    “原来如此!”孟姜女恍然大悟,毕竟是母子连心啊,虽然荣阳公主一直疯疯癫癫,但是在幼小的孩子心中,母亲的地位是不能磨灭掉的!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分散他的注意力,幸亏还只是一个孩子,时间长了,他就会慢慢忘记的。

    她俯首看向麒儿,柔声道:“麒儿,干娘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那里有小弟弟小妹妹跟你玩,好不好?”

    “恩,我跟干娘去。”小麒儿抬眼瞥了蒙恬一眼,撅着小嘴道,“爹爹只会在街上瞎逛。一点也不好玩儿。”

    蒙恬怔了怔,无奈的抚着下巴叹息道:“唉,这个孩子……”

    “哦?呵呵……”孟姜女和两个丫头纷纷笑了起来。

    孟姜女抱起麒儿向车撵上走去,等她们都上车后,望着还颇为宽敞的车厢里,蒙恬犹豫了一下,却并没有进去,只是和驾车的太仆并排坐在车辕上,向蒙平家疾驰而去。

    睨着一起来到的大少爷和小姐,还听见麒儿管小姐喊干娘,兰儿不愣了一愣。她按下心头的疑惑,将她们都安置好以后,遂拉起云儿上后面问了个清楚。云儿一五一十的将事说了出来,兰儿这才抚着心口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兰儿,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过我觉得没有必要啦,王上有多疼小姐是天下人尽皆知的。

    ”云儿对兰儿的顾虑不以为然。

    “正因为王上十分在乎小姐,所以才更让人担心。”兰儿蹙眉道:“云儿,你没有成亲,你不懂男子的心理,越是深的人,他越在乎,心里总是会患得患失。有一点的风吹草动,他心里都会猜忌一番,这一点云儿一定要记住,因为你一直守在小姐边,你要记得这些,并时时保护咱们小姐。”

    “恩,兰儿言之有理,我一定会好好保护小姐的,你放心吧。”云儿坚定地点了点头。

    她探头望了望在客厅里满心喜悦的哄两个婴儿的小姐,忍不住扬起嘴角:“嘿嘿,我说兰儿,你看咱们家小姐看向你那两个宝贝,眼神里溢满了浓浓的温。不明就里的人还以为小姐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呢。”

    兰儿笑吟吟的点了点头:“是呀,说来也怪,两个孩子无论都么不听话,只要小姐一来,两个孩子就会喜笑颜开。有时候连我都嫉妒呢。嘿嘿。”

    孟姜女睨着两个依依呀呀的孩子中被一股久违的温慢慢包围起来。但是在温暖的背后,却有一丝遗憾,那就是在那个梦境里娘始终没顾得告诉自己,究竟谁是当初真正迫害孟府的凶手?

    不过们放心,我一定会查出真正的凶手的!孟姜女在心底默

    着。

    ……

    因为麒儿在兰儿家玩得开心,而孟姜女又不忍心撇开他走,所以一直到傍晚时分,麒儿累得几乎睡着了从兰儿府里出来。

    到了皇宫门口,那些侍卫拦下车撵,等他们看清楚是神女娘娘的车撵时,连忙闪让开。太仆驾着车直奔阳起宫而去。

    远远地就见那些宫人侍女在门口跪了一地。孟姜女不知道出什么事,不吓了一跳。

    她下了车撵,扫了众人一眼些宫人侍女对上她的目光,不都纷纷低下头去。

    “这都是怎么啦?”姜女嘴里嘟囓着向里走去。

    还没掀开内室的门帘,就听里传出一个低沉而压抑的声音:“回来了!”

    “王上?!”

    孟姜女掀开门帘,只见秦王端坐在几案前,面色沉得让人心惊。

    “前些天荣阳公主去世的时候都有这样,今这是怎么了?莫不是在朝堂上跟谁生气了?”孟姜女心里嘀咕着,来到几案边。

    “王上伸出手去轻轻在秦王的大掌上面。令她奇怪的是,秦王的手竟然轻微的颤动了一下。

    他反掌将她的纤手一把攥在掌中邃的目光直直的看着她,眼底深处闪过两道寒光。

    像是在那一瞬间跌入冰窖孟女忍不住浑哆嗦了一下。本能的意识提醒她逃走,逃离他越远越好!但是她的格却让她毫不畏惧的抬起头来,与他寒冰般的目光对视。

    良久,久得孟姜女以为自己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他总算开了金口。声音确出奇的轻柔:“今阿紫玩儿得开心否?”

    “恩?”孟姜女猛然想起今出宫是自己临时的决定,并没有对他提起过。难道是因为这个才生气的?还真是一个孩子脾气!

    孟姜女暗暗舒了一口气,她扬起一抹笑容,向他解释道:“王上,我觉得今天气奇好,想起兰儿家的两个孩子也该有好几个月了,心里惦记,而你当时正在早朝,不忍心打扰你,所以就没跟你禀报就出宫去了。”

    “唔,“秦王在嗓子里一声闷哼,脸色却依然郁。他哼了一声,幽幽的道,“哼,今天气奇佳,阿紫的心想必也是奇佳吧?”

    孟姜女想起兰儿家那两个粉嘟嘟的孩子和蒙恬的麒儿,三个孩子看见自己都流露出那种依恋的绪,这让孟姜女心里特别开心,所以当秦王这般问话时,她极为痛快的点了点头,然后冲他莞尔一笑:“是啊,每里呆在宫里,这偶尔出去走一趟,那种感觉特别棒!”

    “真的吗?”秦王拉长了声调,声音也越来越冷,手上却攥得更紧了,“只是走出去走走,心就能变好,而且感觉也能变妙吗?”

    “呼,好痛!”孟姜女睨着被他攥得发紫的手,痛得惊呼出声。这一痛也将她这半天压抑着的脾气勾了起来。

    她看向他,气呼呼的道:“王上究竟想要说什么?我说每一句话,王上都这样咄咄人,究竟阿紫做错什么了?”

    想不到她突然发起脾气来,秦王怔了一怔,然后撒开手。他起俯首深深地看了她半晌,却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从臆间逸出一声闷哼,然后一拂宽袖径直走了开去,在榻边坐了下来。

    “你——”孟姜女没想到他上一秒还怒气冲天,下一秒却摔袖走人。她怔怔的望着他的背影,竟是忘了自己被他攥得发痛的手掌。

    一直恭候在门口外面的云儿和小秀听不见争吵,连忙掀开门帘走了进来。睨着面无表的王上和在不远处发愣的小姐。两个人相互交互了一个眼色,然后转退了出去。

    “你们先退下去吧。”小秀一挥手将那些可怜的宫人和侍女打发下去。

    两个人走出去,不一会儿端来水进到内室。两个人小心翼翼的服侍秦王就寝以后,孟姜女摇了摇头,让她们退了下去。云儿和小秀担心的看了他们一眼,然后静静地退了出去,并轻轻把门关好。

    偌大的寝宫里一时间寂静下来,安静到针落有声了。

    孟姜女静静地睨着他,只见他躺在榻上,毫无表的脸庞和阖上的双眼让人看不出他心底的绪波动,但是他浑却透出一股寒洌的气息,像是要把靠近他的万物全部冰冻住一般。

    他这是怎么了?虽然知道这些天他的心不好,但是,今天他的怒气显然和自己有关系!可是自己到底哪儿做错了,让他发这么发的脾气?孟姜女百思不得其解。

    罢了,看在他新近才丧了女儿的份上,自己就退让一步罢!孟姜女心里百转千回,脚下慢慢的向榻边挪去。

    她贴着他坐了下来,手轻轻的搭在他放在锦被外面的大掌上,轻轻晃了晃,轻声道:“王上,不要生气了嘛。”

    “哼!”秦王眼皮微微震动,浓眉紧蹙在一起,却依然不吭一声,只是鼻子里逸出一声闷哼。

    见他并没有发怒,孟姜女暗暗舒了一口气,她尽量把声音调得柔软:“王上,生气的人可是很容易老的哦,你看眉毛拧在一起,可是容易长皱纹的呢!”说完,她伸臂抚上他紧蹙的浓眉……

    “啊……王上……”她只觉得子一轻,倏忽间,就被他压在了子底下。

    他望着她,目光深邃得犹如看不见底的海水:“你说谁老?是不是嫌弃我老了?”

    孟姜女这才意识到自己弄巧成拙,连忙结结巴巴的解释道:““没……没有呀……王上……你……你……”

    “真的没有吗?”秦王声音冰冷,眼底却闪动着两簇跳动的火苗,“哼,我今天就让你知道我究竟老还是不老?!”

    和他做了几个月夫妻,孟姜女岂会不明白他眼中那两簇火苗是什么意思?!但是平里的他无论多么切,浑都透着一股温柔的气息,绝不像现在这样冰冷渗人!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孟姜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