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卷 第一三三章 荣阳升天

    <---凤舞文学网--->

    母后,”两个人看见孟姜女,笑着向她跑过来。--凤舞文学网--

    孟姜女笑着坐起来:“你们二人这样匆匆忙忙的做什么?”

    “母后,我们……”扶苏言又止,他推了推边的念儿道,“二姐,你来说吧。”

    念儿伸出手指一点扶苏的脑门,笑嗔道:“你呀,自己想去还不敢说,难道还怕母后不答应你么?”

    “嘿嘿,”扶苏腼腆的挠了挠后脑勺。

    “到底有什么事,还这般神秘兮兮的。”

    “母后,你还记得当初咱们西山放纸鸢那一次么?扶苏天天念叨着放纸鸢去,这不今天得空就找你来了。想着求母后再给做一个纸鸢。”

    “又到了放风季节了!”孟姜女低头呢喃着,再抬起头来,她浮出笑容,“好,我现在就去给你们做去。”说完她起拉着姐弟两个向内走去。

    “扶苏,你不是每天都跟蒙上卿上课的么?怎么今天有空出来玩耍?”孟姜女一边准备作风筝的材料,嘴里却纳闷的道。

    “嘿嘿,两天父王和蒙上卿都不在宫里,所以嘛,我们兄弟几个全部跑出来了,我们这也算是偷得半闲吧。”

    秦王在宫里?孟姜女想起这几天秦王一副心事重重地样子。难道是有什么事吗?

    “切。管他呢。和自己有什么系?”孟姜女心里暗自寻思着。

    “哦。我明白了。你们这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呢。”孟姜女和念儿抿嘴笑了起来。

    “恩是吧!”扶苏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好了。看你难得半闲上地份上。我快一点扎好了。”

    孟姜女不再说话。低头自顾扎起风筝来。大里一时安静下来。

    这时,外传来一阵云儿和小秀压抑的絮叨。

    “你从哪儿听来的?该不会是误传吧?”

    “当然不是,你难道忘记了早上小姐吩咐我去往兰儿家探望两个孩子吗?但是我到他家听管家说兰儿两夫妻都去了蒙府。我正在纳闷呢,管家于是才告诉我。我没敢耽误看完孩子就急急忙忙的赶回来了。但是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小姐?”

    “我看你还是不要告诉吧。

    当初公主病得时候,王上都不想让小姐知道呢。更何况现在!”

    ‘公主’?难道她们说的是荣阳公主么?孟姜女形一震,高声道:“云儿,小秀,你们进来。--凤舞文学网--”

    外面云儿和小秀相视一眼然后从门外闪进来。看见扶苏和念儿,两个人盈盈一拜然后才退在一边。

    孟姜女抬眼看向她们:“说,你们刚才在议论什么?荣阳公主她怎么了?”

    “这个……”云儿抬眼看了扶苏和念儿一眼,然后幽幽的道:“小姐,荣阳公主她——她升天了!”

    就听“咣当”一声,孟姜女正在削制细木棍的小匕首掉在地上,她瞠目结舌的看向云儿里犹自不信的嘟囓道:“真的么?这是真的吗?”

    她恍然大悟,怪不得这几天秦王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升天?云儿开什么玩笑?”念儿和扶苏脸色一变,腾地从座位上站起来诧的看向云儿。

    云儿向三个人点了点头,道:“大公子二公主,云儿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拿荣阳公主的命来开玩笑。这的确是真的,据说公主自,今都出殡了,兰儿和蒙平现在就在蒙府里面。”

    扶苏点了点头,脸色苍白的呢喃道:“难怪今皇宫里都没有人,我就知道是有事的,但是为什么没有人跟我说起过。又是自刎,当初大姐是这样,现在三姐又是这样?”说到最后,扶苏哽咽起来。

    在旁边的小秀轻声道:“想必是怕公子和公主难过,所以才不告诉你们吧。大公子和公主还是不要太难过了。”

    “好好的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呢?不,我要去见三姐最后一面。”扶苏双目含泪,迈步向外面跑去。

    原来,这个荣阳公主虽然生刁蛮,但是却是姐妹中除了华阳和念儿以外,仅有对扶苏好的一个人。现在听到这个噩耗,也难怪扶苏会接受不了。

    “扶苏,你回来……”等到孟姜女和念儿回过味儿来,扶苏已经跑出门外面去了。

    “母后,好好的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呢?”念儿哽咽道。

    她和荣阳虽然感并不深厚,但是这半年来荣阳回到宫里,都是她在边陪着,现在突然听说她没有了,念儿的心里竟是有些难受。

    “念儿,不要这样!”孟姜女看向念儿,那天荣阳冲她刺剑的形让她想起来仍然心有余悸。本来应该恨她才是,但是当听说她死了的消息,自己心里仍然充满了悲戚和难过。不过蒙恬没在家,不知远在边关的他得知这个消息后,心里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不过,秦王既然不告诉自己,

    不愿意自己知道此事,如果现在自己去往蒙府,他心?罢了,自己去了又能怎样?还是不去的好。

    夜深了,秦王才满脸倦容的回到宫里。

    孟姜女连忙迎了上去,想要替他脱下黑色冕袍,谁知却被他一把握住双手。

    秦王蹙紧眉头,低声呢喃道:“阿紫,不要离开我!”语气里是深深的痛楚和悲。

    与他相处两年多,还从来没有看见他如此伤心过。孟姜女知道,他现在正在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楚,于是轻轻的偎进他怀里,柔声应道:“王上,阿紫不离开你。”

    秦王环臂将她紧抱住,这一刹那间,孟姜女感觉他苍老了许多,不再是那个傲视天下的枭雄,而只是一个痛失女儿的父亲。

    孟姜女扶他在榻上躺下他盖好锦被。然后想要站起来。

    谁知他大掌带,将她拥进怀里。下巴在她发丝上来回摩挲,声音里隐含着焦虑:“阿紫,你放心,我一定会寻到仙药,绝不会让你我经历这种痛苦的生离死别。绝不会!”

    一直以为他寻找仙药是为了贪恋红尘繁华,原来他是为了能与自己生生世世在一起!一股潮倏的涌上孟姜女的眼底知何时,她的双目已经涌满了氤氲。

    但是又怎么忍心让他在那条路上越滑越远。她知道如果任他这样下去,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十年后秦朝的没落和灭亡。

    “咳咳,”清了清嗓子,“王上要太悲伤,生离死别本是人间寻常事,你又何必如此耿耿于怀?更何况,她在这个世界不快乐的话,这样的结果对她来说未免不是解脱。”

    “唉……”秦王深深地叹息了一道:“阿紫的话虽然有理,但是阿紫却不知道蒙恬那份凄楚的样子。当初荣阳病了的时候还曾经责备他,但是现在看来蒙恬确实是一个有有义之男儿,只可惜荣阳她没有那个福气。”

    “王上说什么蒙恬回来了?”他不是一直在北面的边疆吗?

    秦王摇了摇头:“是我飞鸽传书让他回来的,毕竟荣阳最的是他想她在临走的时候,一定想要看见他一眼。谁知蒙恬到家,竟是失声痛哭,让众人无不伤心掉泪。”

    “哦,”孟姜女闻言,心中忍不住一阵酸楚,想不到名扬天下的第一将军,他的路竟然会是这般坎坷!当初那个幽兰已经让他消沉了许多年,现在荣阳公主的死,又该是他心中的另一道伤痕吧!

    ……

    ,百鸟吟啼婉转,阳光明媚。

    孟姜女的车撵在咸阳城的街道上缓慢行驶着。车里小秀掀开窗帘,往外张望,俏脸上扬起一抹轻快的笑容:“小姐,为什么每一次出宫,总感觉浑上下这般轻松呢?”

    “呵呵,这就是自由的魔力!”孟姜女舒展了一下腰肢,慵懒的瞥了窗外一眼。忽然她高声喊道:“停车,停车!”

    “吁……”车撵应声停下。

    “你们在车上等着我,”孟姜女一边吩咐着,一边急急忙忙的掀开车帘跳了下去。

    “小姐,小姐……”云儿和小秀相视一眼,急匆匆的追了上去。

    虽然小姐让她们在车上等着,但是她们又怎么能踏实的在车上等候,万一要是有了闪失,她们就是有十条命都不够王上砍得。

    忽然,小秀一把拉住云儿,向前面努了努嘴。

    云儿顺着她的视线向前面看去,也顿住了往前去的脚步。

    “大少爷?!”

    蒙恬手里牵着麒儿,回眸望着追上来的孟姜女,愕了一愕,连忙参拜下去:“蒙恬参见神女娘娘。”

    “神女娘娘?”孟姜女愣了愣神,瞬即蹙眉道,“蒙恬,你还是叫我阿紫吧,这样比较顺耳一些。你——你还好吧?”

    “我——我很好呀!”蒙恬一愣,瞬即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但是那笑容后面是掩不住的落寞。

    孟姜女闻言心中隐隐抽痛,一时间竟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安慰他。两个人四目相对。却没有看见从街那头驶过一辆车撵,在看见他们时,那车撵远远地停了下来。

    —————————————————————------------------------------------------

    新年祝福:

    新的一年到了,谢谢这一年来一直陪伴和支持袖儿的各位亲亲们,因为你们的支持和陪伴,袖儿才能走到今天,并一直走下去。都说写文是一件寂寞和孤独的事,可是有了你们的陪伴,袖儿在这条路上并不寂寞,在此,袖儿谢谢你们,并祝亲亲们新年快乐幸福平安健康

    对了,还有一条:这个月,袖儿决定爆发,每天双更,一更在凌晨点,二更在上午7点,追文的亲们记得订阅哦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孟姜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