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部 第一二一章 深宫怨?

    <---凤舞文学网--->

    女儿,我们其实已经投胎了,只不过是想见你一面,久不肯散去。--凤-舞-文-学-网--今得见女儿,我们就安心了,明里就去我们下一世的爹娘家里……”

    “真的是你们吗?真的是你们吗?”孟姜女轻轻摩挲着那个蝴蝶状胎记,心里喃喃自语。

    那个女婴像是感应到她心里的念头,咧开嘴冲她甜甜一笑。她心中一震,将那个男婴接了过来,那个男婴也冲她甜甜一笑。

    望着她们两个的笑容,一股惊涛巨浪般的惊喜从孟姜女心底蓦地涌起来,瞬间将她彻头彻尾的覆盖,她百感交集的将两个孩子紧紧拥在怀里,泪水却不停使唤地哗哗的往下流淌。

    众人一愣,望着绪激动地孟姜女,竟是看呆了眼。

    “小姐……”兰儿只以是因为自己的孩子突然好转而激动,心中倍感温暖。她眼眶一,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滑落。

    云儿见两个哭得稀里哗的两个人,连忙柔声劝慰道:“小姐,小姐,一切都好了,不要再伤心了。而且兰儿的子也不适合哭泣,小姐如果心疼兰儿的话就不要哭了好不好?”

    “云儿,你知道们是……”孟姜女哽咽着抬起头来望向云儿,话到嘴边,她却突然打住了。

    种事,如果告诉她们,她们会怎么想?兰儿和蒙平会怎么想?

    罢!只要自己知道就好了!以后自己多疼他们,也算是还了她们当初对自己的救命之恩了!

    想到这里。孟姜女摇了摇头。道“你看他好可。以后记得一定要多疼疼他们哦。”

    “呵呵。那是当。兰儿地孩子就是我地小外甥。我怎么可能不疼他们?”云儿接过一个孩子那粉嘟嘟地小脸上亲了又亲。

    蒙平望着云儿。嘴角扬起一抹笑容:“云儿。有人可向我问起你好多次了。”

    孟姜女心中一动。抬起头来看向蒙平笑道:“谁?是谁那么关心我家云儿?”

    云儿俏脸一红嗔道:“蒙大哥。不要乱说话。谁会打听我?”

    睨着羞地云儿平眼底地笑容加深。他向孟姜女躬道:“回禀娘娘。还是让兰儿跟你说吧。我要说出来。云儿该嫌我多嘴了。”

    “哼!你已经多嘴了。--凤舞文学网--”云儿撅着嘴,冲他翻了一个白眼。

    “哈哈,”蒙平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你现在嫌我多嘴,将来你会明白,我这可都是一片好心的。”

    孟姜女忍住笑看向但笑不语的兰儿:“兰儿,你们夫妻在搞什么鬼?到底是谁在打听云儿?”

    兰儿将孩子接过去,交给两个娘。

    孟姜女目不转睛的望着两个婴孩,然后抬眼打量了一番两个娘,冷冷的道:“你们可当心侍候少爷和小姐,若有闪失,当心你们的脑袋!”

    那两个娘吓得跪在地上,哆哆嗦嗦的道:“是民妇遵命!”

    “小姐,你这是怎么啦?”惊愕的云儿看了看满脸惊诧的兰儿和蒙平,连忙俯贴在孟姜女耳边低声问。

    孟姜女蓦地清醒过来,她抬眼睨向惊愕的兰儿夫妇,有些尴尬的笑道:“嘿嘿了,兰儿底是谁打听云儿?”

    提起此事,兰儿莞尔一笑:“就是那个王一飞呀现在可是蒙将军里的一个参将。每一次来到这里,总是提起云儿。”

    云儿脸色绯红嗔道:“兰儿,若不是看着两个小外甥的份上,我非得撕烂你那快嘴不可。”

    “云儿,我在回小姐的话,你别捣乱。”兰儿掩嘴笑道,“昨里那个王参将也来啦,得知云儿走了,他脸上那个失望的神色叫人看了好不难受!”

    “哦,”孟姜女笑睨着满脸羞的云儿,心中已是有了打算。

    入夜,天气突然转冷,到了夜半时分,竟然飘起漫天雪花。

    在睡梦中的孟姜女只觉得有一丝寒意,她不自的往那边靠去。谁知却并没有意料之中的温暖。迷迷糊糊中,她探手摸索,然后倏地睁开眼睛,只见枕边仍然是空空,那个人仍然没有回来。

    他有几天没有回来了?孟姜女蹙眉望着帏帐,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

    在这个寒冷的冬夜里,这个空旷寂寥的寝宫里充斥着无边的孤独和寂寞。一股寒意从心底慢慢涌起来,将她紧紧地包裹起来。

    她披上一件羽制大红袍衣,然后下榻来到窗前。轻轻推开窗棂,只见一轮明皓的圆亮挂在深邃的夜空里,漫天飘洒的雪花在清辉里显得更加洁白耀眼。

    他现在在哪里?应该是在游离宫苑里的某

    边吧!是楚妃、还是韩姬、抑或吴姬,萧妃…

    一股彻骨的寒意迎面扑来,孟姜女瑟缩了一下,不自的紧了紧袍衣,然后双臂环紧保住自己。嘴角扬起了一抹涩涩的笑意,其实并没有付出感的,只不过是怕这里的寂寞罢了!

    孟姜女将窗户紧紧关上,然后转过来,望着空旷的寝宫,她脸上的那抹笑意在加深,怪不得历朝历代那么多的怨妃,做出那么多幽怨的诗词来。虽然后世人们对那些做出诗词的嫔妃深感同,但是若不是设处,又有谁能理解她们心中那种锥心刺骨的寂寞和痛苦?

    孟姜女踱步来到几案边,挥起笔墨,刷刷刷几笔,一王昌龄的《宫曲》跃然竹简上。

    孟姜女扔掉毛笔,伏在几案边打量着自己的笔墨,心里却想,难道以后的子都要这样度过不成?她嘴角扬起一抹苦笑,不知不觉中,意兴阑珊的孟姜女竟然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凌晨时分,外起一阵踏雪的声音。

    然后门咯吱一声被推,着黑色冕服的秦王走了进来。

    掀开内室门,望着几案上睡意正浓的那抹红色影,秦王不一怔。

    疾步走过去,伸手搭在她的肩上正想要推醒她,忽然,她面前摊开的那张绣简引起了他的注意。

    秦轻轻抽出竹简,喃喃低语道:

    昨夜风开露井桃,

    未央前月轮高。

    平阳歌舞新承宠,

    帘外寒赐锦袍。

    秦王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一一阵抽搐……

    他俯望着俏的人儿,嘴里逸出一声长长地叹息,然后双臂一探,将她抱起向榻前走去。

    孟姜女只觉得自己像是倚在一个温暖的火炉旁边,她不自的向这边更靠近了一些。

    “阿紫,阿紫……”一股温的气息在耳边轻轻划过。

    酥痒的感觉让她缩了缩脖子,翻平躺过来,嘴里呓语道:“别闹……”

    “阿紫……”他俯下去,将她覆在自己宽大的袍衣里……

    良久,他支起子,打量着她,嘴里柔声呢喃道:“阿紫……”

    “嗯!”她双颊绯红,从迷离中慢慢清醒过来,对上他的瞳眸,她“咦”了一声,“:王上,你怎么回来了?”

    “如果我不回来,又怎么看得见阿紫写的诗词呢?”秦王唇畔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

    “诗词?什么诗词?“孟姜女嘟囓了两遍,才豁然想起自己刚才随手涂鸦的杰作。她的脸顿时腾起来。

    “想不到阿紫好才,什么样的诗词都会。竟然做出宫廷诗词来。”

    她绯红的脸颊在烛光下更显得妩媚,秦王脸上的笑意在加深,声音也更加暧昧:“对了,阿紫告诉我,未央宫是什么地方?难道是天界的某个宫?”

    如果再由着他说下去,孟姜女几乎以为自己的脸都要着火了。

    “咳咳。”她咳嗽了两声,故意忽略掉他语气中的暧昧,然后淡淡的道:“哪里有什么未央宫,那都是我随口编造出来的罢了!”

    “真的吗?那就是替代喽,不是未央宫,难道还是……”秦王拉长了声调。

    久久等不到下文的孟姜女,仰起脸来看向他道:“是什么?”

    秦王眼眸里闪过一丝戏谑:“难道还是阳起宫不成?”

    孟姜女一愣,低声喃喃道:“阳起宫?”

    “昨夜风开露井桃,阳起前月轮高。平阳歌舞新承宠,帘外寒赐锦袍。”秦王随口吟诵着,然后放下子,将她轻轻拥入怀里,低沉的声音里有掩不住的痛惜:“阿紫,傻阿紫,你怎么可以猜忌我?你以为我去哪儿了?去了游离宫苑吗?”

    “不……”孟姜女试图挣扎着起来向他解释什么。

    “不要动,让我告诉你,”秦王手臂一紧,将她搂得更紧,像是要将她嵌入自己的体一般,他从臆里传出的声音低沉而温柔,像是一最美妙的歌曲,“阿紫,我并没有去游离宫苑,以前没有阿紫的时候,我就并不沉溺于美色,现在有了阿紫,我又怎么会再去找她们。此生能拥有阿紫我已足矣。

    ”

    “可是……”孟姜女支起子,纳闷的看向他,“难道王上这些天都在批阅奏折才吗?”

    秦王扬起笑容,伸手刮了刮她的俏鼻,调侃道:“阿紫以为我在做什么?”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越之孟姜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