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破绽

    没有时间给我慢慢的把中级的法则给消化吸收了,感觉到不对却算不出什么才是最大的问题。

    于是,我只能做最坏的打算了――放弃第二次大战这块大蛋糕了。全力渡劫,天劫在这个时候一般是来个三道意思意思就可以了。

    毕竟要是每次都弄个几十道,还每道的威力都有提升,最后来个以前的全部综合那还让不让人活了。

    本来天劫的威力就是在渡劫者的修为之上的如果不是之上的话,渡劫就一点难度都没有,也不会有那么多‘散仙’了。

    注:真正的散仙不是指度不过天劫的人,而是指那些不归各大势力管的。独行者,通常他们都有较高的实力。

    而渡劫失败的修行者则被各大势力抛弃了,可以说也是属于散仙的。但两者实在是差的太多了,故这里用引号区分。有引号的就是指那些渡劫失败的……

    那么有人会问了既然天劫的威力比修行者强大,那么那些成功的人是怎么回事?不会是有‘主角模式’在渡天劫的时候突然领悟了什么吧?

    当然不是,就算是主角也不能那么牛b啊!就算是一两个可以,但大多数的人还是普通人,要是个个都靠rp的话,天劫的失败率就会是95以上了。

    天劫只是计算你本(身shēn)的修为而已,并不会因为你的(身shēn)外之物而提升威力。比如你的法宝,你在渡劫前布置的阵法,又或者其他的什么东西。

    反正除了你本(身shēn)之外的东西它统统都不管,只要你有本事用法宝把天劫给整个轰掉都可以。

    当然那还是要你有本事才可以了,就算是你有法宝。一般来说,你能控制的也不过是那么几件而已。

    就算是提升了你的攻击力你也不会无聊到去轰天劫吧?天劫从规矩上来说是你通过它的考验就可以继续下去的考场。

    你听说过有人把为了通过考试把考场给轰掉的吗?什么你是xxx小说中还把天劫给直接抓住了炼成了法宝,还威力无穷的使用?

    是啊!那么做很牛b,不过我想问一下。你觉得你考试的时候吧考场给破坏了之后,人家不会弄个新的考场吗?

    也就是说你要是牛b把天劫给抓住了的话,不要高兴的太早。人家可比你聪明多了。你以为天道弄出来的天劫就那么简单?

    你弄掉了一个的话,他马上就会有所察觉,分析了之后。马上就再给你一道新的,而且威力会提升很多。

    这个事(情qíng)是有前例的,确实在不知道多少年之前就有白痴仗着自己有先天法宝乾坤鼎,把天劫给收了,想借助乾坤鼎的能力炼出一件好的法宝。

    结果呢?天道马上就给他来个个威力加强5o的新天劫,而他还不拍死继续收。于是天劫这次亲自出马,弄出个九九灭世大劫给他玩。

    结果自然是这伪倒霉的仁兄把乾坤鼎都给弄丢了,至此先天十大灵宝的乾坤鼎就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之内了。

    貌似后来女娲补天的时候好像出现过一次,但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没有人说的清楚。就算是圣人都不知道它到底在主人死了之后去了哪里……

    就算是乾坤鼎这样的级防御法宝都在天道的控制下不得不败北,我这个小人物自然是安安心心地渡劫为主的比较好。

    这件事(情qíng)我思前想后还是先和莉莉丝打了招呼比较好。为什么?我相信就是我不说她到时候也会知道的。

    渡天劫的时候气势是很强大的,方圆几百米之内都可以看见。更不要说那可以传递出几千米外的电闪雷鸣了……

    没有证据我的猜测也不过是一个个人的猜想,并没有什么真凭实据。胡乱怀疑人的后果,不比背叛的后果下。

    很有可能一个小的误会就会因为一点小小的隐瞒和猜忌使得他们站到自己对立面去,这样的事(情qíng)我自然是要竭力避免的,尤其是在现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更加是不容许我有一点的失误。

    这个时候,一点细小的失误都是致命的。和她打了一个招呼之后我就确定了我的思量是正确的了。

    不是她给了我暗示,也不是她露出了什么破绽。要知道我在她的(身shēn)体内好歹是住了好几十年的,一旦她有什么反常的举动是瞒不过我的。

    就像之前我怀疑她的时候,也不过是因为她的一个习惯上的小动作而已。那我到底是怎么肯定的呢?

    很简答,我去见她的时候她没有任何的反常。真的半点都没有,完全是和平时一样。但是,没有反常的(情qíng)况才是最反常的(情qíng)况。

    听到我要渡劫的消息,她表示知道了之后就过去了。和平时的她相比或许在外人看来并没有什么问题。

    一直冷冷地她又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呢?但是,她保持平时的自己的时候却忘记了。

    越是在重要的时候,想伪装自己的话最还还是不要太在意以往的形象问题而产生的惯(性xìng)思维。

    冷冰冰→漠不关心→没有好奇心。

    我记得我之前没有和她谈论过渡劫的知识,一个是我认为现在和她讲这个实在是有点早了,二是我不想让她听到这个事(情qíng)之后就把修炼的重心转移到外物上,那样对于她以后的展不好。

    以她的(性xìng)格对于新鲜的名词,尤其是她自己以后要经历的事(情qíng)怎么可能一句疑问都没有?

    那么剩下的只有一个可能(性xìng)了,她不仅早就知道了。而且现在已经处于谋划完成的阶段了,差的不过是什么时候我来和她说明地点和时间。以方便她做最后的准备了……

重要声明:小说《宗漫之推算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145章 破绽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