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九章 监视者

    毕竟到底无限剑制也不过是把无数的剑插在地上,用的时候用n把飞过去而已。哪里比得上,那些无数使用者一起上来不顾生命的围k来的牛b。

    重要的是他们还是能解放宝具的,解放等于最大威力等于消耗n多的魔力。所以现在我才急着在积蓄能量。

    但这点能量也就让我能使用两位b级的宝具使用者出来战斗,这是在不消耗太多能量的(情qíng)况下消耗的是他的能量,我完全没有消耗,这样能最大的应付出现的任何状况。

    而有主人的(情qíng)况下就更加好了,反正全是消耗主人的魔力。只要他能量多的话我不见意弄出个百八十人围k的。

    扯远了,现在我们回到这里来。过了几个星期之后,夫人他们还是选择了相信我。不是我rp让他们信任的,而是他们调查的结果来看我基本上还是我说的对了。

    而他们也为了表示‘信任’,授予了我几个秘密部队一起保护他们的小女儿露易丝。当然,我是接受了。

    看来虽然是被‘信任’了,不过还是派出了两个人来监视啊!不过他们的实力也还算可以都到了四边的颠峰。

    可惜的是你们的生命不多了,露易丝的(身shēn)边还是很危险的。一个不好的话四边等级的人死的还是比较快的哦!

    无视在些小问题,我想的是要不要保住他们。如果不保住的话,夫人的怀疑肯定会加重。然后再派人来的时候肯定会请实力更加强大的人来了,那个时候我的‘自由’就没有了。

    而放任的话没,结果自己只要有一点行为不当的话肯定还是回被这两个人通风报信的。结果一样是不好。

    那么只好折中决定了――你们残吧!不是脑残,而是(身shēn)体由于‘敌人’‘强烈’的‘进攻’而最终‘倒下了’,‘幸好’我来的比较‘及时’。把冒着敌人的‘炮火’把他们‘救’了下来。

    这个计划最终也只是想想而已,实际((操cāo)cāo)作起来的难度可是相当的大的。而且换了更加强大的人来的话并不一定有他们好欺骗。

    只要我在这里留下一个镜像的话他们根本就识破不了,该赶什么的依然可以干。而那些五芒级别的人就不是那么容易欺骗的了。

    而且之后决定之前最好还是和某人通通气,要不然的话被算计还不知道那可就郁闷了。现在已经开学了一个星期了。

    对于那些监视我的人基本的(情qíng)况已经摸清楚了,虽然他们肯定是有隐藏的能力的。不过,我也不是吃素的最近和基修方面的摩擦几乎都是由他们两个人产生的。

    要知道我一个人还可以在没有人现的(情qíng)况下隐藏,但是人一但多起来的话就不是那么好办的了。

    于是,他们就正面混入了学校中当起了杂工。也就是平民,让这几个有贵族的爵位的人当平民虽然在一段时间里面他们的表现实在是……

    但是既然是夫人信任的人自然是有不凡的地方。这不,这个名为约克的三十岁青年就随时都是一脸的微笑,让看到的人都为之精神一振。

    很少有人能让他露出其他的表(情qíng),仿佛无论是什么样的状况都不能让他有任何的动摇。而从杀气上来看绝对是上过战场的。

    这样的人不是有很深的故事就是智力与武力兼备,就是特别擅长欺骗的人。这样的bt放在(身shēn)边的危险是非常惊人的,只要有半点的蛛丝马迹就会被看穿从而推到出一些事(情qíng)的真相的。

    而另一个则是外表十分‘粗狂’的女(性xìng)。不得不说是不是夫人本着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原则,一个那么精明的人居然搭档是一个不像女(性xìng)的女(性xìng)――莉丝缇。

    她爽直的生活作风和嗓门绝对是她已经三十多还没有结婚的原因,当然更多的还是因为她的那种神秘感。

    不时从她的眼中流露出的,那种被她隐藏的在内心最深处的(情qíng)感――(阴yīn)险。很显然她的粗狂外表百分之两百是装的。

    但是,如果她很(阴yīn)险的话又怎么会流露出这些个破绽呢?所以她到底是真(阴yīn)险还是伪ap8226(阴yīn)险就是我用推算都查不出来。

    这两人组始终保持一个人在我(身shēn)边的(情qíng)况就是上c,面见三小姐也都是这样。顺便我也把另外两个人介绍给了小姐,并且把实力上大概介绍了下。

    我的魔法从没有在任何人的面前展示过,就是使用过的也是些普通的通用魔法,不分什么属(性xìng)都可以使用的,所以属(性xìng)一直是个迷。

    而这两位就不同了:一个是土、一个是火。可以说在部分的地方他们都是可以挥出全部的实力的。

    毕竟这里不是现代,到处都是石头。这里大部分的地方还是土地。对于土系魔法师来说就是主场。

    而火的话也可以说是和风差不多几乎是无处不在的。我也知道一个不是秘密的秘密――公爵讨厌火。

    因为公爵的的父亲就是这个系统的人,并且在战争中十分(热rè)衷。不知道有多少的人死在了他的手中。

    和我的称号比起来,他可是真正的‘屠夫’。而公爵早年和他的父亲的意见并不统一,甚至是截然相反的。

    所以他讨厌一切与火有关的东西。理所当然的在他的部队中,看不到哪怕是半个使用火的人,哪怕是暗中的部队也是如此。

    而现在居然有使用火的人能来监视我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她要么是夫人的人。要么就是她有什么值得公爵即使是破例都一定要收下她的原因。

    但是同样的,由于这件事(情qíng)起码是二十多年前的了,现在我不能浪费重要的精神力和因果力去推算她的经历,这件事(情qíng)暂时就被我压下了。

    明天就是使魔召唤仪式了,我和他都必须养足精力。毕竟明天的到来就意味着战争的到来,也意味着功德的布局要开始起作用了,哪怕是一个环节的失误也可能影响到之后的许多事(情qíng)。

    明天开始几乎就要开始大量不停的使用推算以求把所有的事(情qíng)都掌握在手中。这也意味着计划的实行者他,不得不分出大部分的精力在推算。

重要声明:小说《宗漫之推算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六十九章 监视者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