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五章 做戏

    既然每天只有三次机会的话,那么中午他肯定不会放过最快的办法就是在食物中下毒了。

    而他唯一动过的料理就是――蔬菜沙拉。

    特地给我和由乃准备了的蔬菜沙拉,很显然就是从他刚刚一直用45度纯洁的眼神看着我就可以现这个肯定有问题!

    拿起了小西红柿的时候虽然只是一点点的差距,不过和普通的小西红柿比起来还是有点重啊!就像是被注了水一样。

    而由乃明显也现了有问题而没有动料理,而我则是对着一直看着我们的男孩说道:“是不是特别喜欢吃西红柿啊?那么我的这个给你好了。”

    说完也不管他同不同意就直接硬塞给了他。要说有什么比就要成功却在那一瞬间失败更可惜的话,可能就是现在的(情qíng)况了。

    不过他还是很快就应了过来了:“不,我是特别讨厌这个东西的。”他辩解的很快啊!不过,我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

    :“小孩子挑食可不好哦!会张不大的,还是乖乖地吃了吧!这本来就是你‘用心’做出来的,没有理由你自己会不‘喜欢’的吧!”加了两个重音,在场的人除了母亲可能都知道了吧!

    自己被拆穿了之后并没有任何的慌乱而是使用了自己的可(爱ài)作为武器继续说道:“大哥哥,自己做的东西并一定自己会喜欢哦!”

    :“或许是这个样子没有错,不过呢?人大多数的时候还是对于自己的东西很‘喜欢’的!”我还击道,不过并不是准备今天就把她给((逼bī)bī)死的所以我还是做出了退让:“不过要是你自己的都不喜欢的话,那么还是不要‘勉强’比较好。人总有自己喜欢的和不喜欢的,不喜欢的东西我不会让你勉强的。”

    说着我看了看由乃,她把餐桌上大家吃完的食物都收了起来。越来越有当媳妇的样子了呢?奇怪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听了这个对话的人再怎么神经大条都会觉得有点不对的吧!母亲大人要排除,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的母亲神经都十分的大条……

    自己的计划没有一次就成功他觉得很失望,不过他的表(情qíng)还是被由乃不知道什么时候捕捉到了,于是她就‘关心’了他一下:“没有事(情qíng)吧!小?,脸色很难看啊?”

    :“没有那会事(情qíng),由乃姐。”没有证据的话,你也不能拿我怎么样的吧!可惜她并不知道由乃做事从来就不需要证据什么的……

    :“小?打起精神来,杀死你父母的犯人……早点抓到就好了呢?”由乃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说出了这翻话,我可不可以认为你这是再向他正面宣战呢?

    如果是的话,那我不得不说你成功了。然后是晚饭后的洗澡,小?和由乃是分在一起的。有了戒心的由乃显然是十分危险的,因为她会用比较直接的方式结束战斗。

    果然没有多少时间我就现了她追着一个全(裸luǒ)的小男孩出来了,不过最后还是以他逃进了母亲的房间里面而结束了。

    当然我们还是有第二条路的,比如说――找到他的(日rì)记。这样就可以把他人家蒸而不影响母亲了。

    同时也是最直接和稳妥的办法了,当然啦!现在从我们苦苦追寻了一夜的结果来看――没有!

    拥有了未来(日rì)记的我们即使是配合(日rì)记也没有能找到他的(日rì)记,推算的结果也出来了――在外面,现在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应该是便利快递。

    但是由于我无法向由乃解释,所以我们只能继续的傻傻的找。当然,这个(情qíng)况并没有持续多少的时间就结束了。

    因为喜欢用武力解决问题的由乃再次追杀了小?,不过却误伤了母亲大人。幸好她使用的小锤子,并且在看到母亲突然出现的时候还减轻了力道,要不然的话……

    不用我多说什么看到这个生的由乃,马上就向我开始了道歉。很显然她现在是被吓坏了,毕竟无缘无故就把婆婆给‘干掉’的媳妇可是不常见。

    我有幸的看到了由乃的哭样,是那么的可怜并且一边哭一边说对不起。我头一次心软了,反正早就推算过人没有什么事(情qíng),于是就让由乃去照顾母亲了。

    在我安抚下她很快就不哭反而笑了。我居然被欺骗了,难道女人真就是水做的,眼泪说来就来?

    不理会我这边的胡思乱想,我继续开始了找(日rì)记大业。同时,我也感觉到从客厅中传来了由乃的精神波动,很明显她也是(身shēn)怀绝迹的。

    直接打开了隐藏在家中的摄象机开始观察坐在大厅的桌子上的由乃,只见他摆出了入定的姿势。或者说是炼气师修炼气的时候所使用的姿势,同时嘴里好象在说着什么。动口型上来看是――我是?穰礼佑4岁……

    很显然她是借助暂时集中精神来模拟一个人的行动方式,但是这种方式对精神力的消耗还是比较大的,她不过是个普通人恐怕支撑不了几分钟的吧!

    果然从我走那她那里的时候她已经倒下了,或者说是头向下顶着桌子但是勉强支撑着(身shēn)体不倒下来,看了看(日rì)记上面没有写她出什么大的问题也就放心了下来。

    随着一阵门铃的声音一个快递送到了,是小?亲自去接的,很显然那个绝对是(日rì)记?不,从推算上来看并不是(日rì)记。

    但我还是从了上去抢先一步把东西给枪走了。出奇的,他并没有任何的表示。很明显我现在可以十分肯定里面的东西绝对不是(日rì)记了。不过就算是做戏那也要全面的嘛!怎么能做一半呢?

    让你看看做戏的终极奥义,我还是把这个明明知道是毒气的袋子打开了。而一边的由乃现在在说什么已经晚了,因为我已经中招了。

    数秒我就倒地了,由乃憋着气把我救了过去。为了做戏的真实(性xìng)我还不惜((逼bī)bī)出了一点血,血就从我的嘴角慢慢地流了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宗漫之推算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三十五章 做戏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