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冷宫的生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絮尘 书名:吾本祸水
    紫荆与泠瑾瑜一起用过早膳。稍微闲聊了一会儿,秘儿便侍候着紫荆睡下,泠瑾瑜也合衣在紫荆的(身shēn)边睡下。

    这一觉一下子便睡到了午膳时刻,如不是有人叨扰,怕是要错过午膳。

    “皇上、皇上。”管事公公站在房门外不敢大声叫喊,紫荆一宿未睡他是知道。可是事不随他愿,没有将泠瑾瑜叫醒,却将紫荆叫醒了。

    紫荆半起(身shēn)对外面说道:“是谁在外面?有什么事(情qíng)吗?”

    管事公公听见问他话的不是泠瑾瑜而是紫荆,着实吓了一跳,急忙回答道:“奴才该死,竟然将娘娘吵醒,娘娘,皇上可醒了?边关有急报!”

    “你且等等。”紫荆伸手轻拍在自己(身shēn)边睡的死死的泠瑾瑜唤道,“皇上,皇上,醒醒,管事公公有事(情qíng)禀报。”

    谁知泠瑾瑜翻个(身shēn),伸手将紫荆拉进了怀中,紫荆不防,被吓大叫了一声,这个泠瑾瑜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将紫荆拉进怀里还不算,顺势亲了上去。

    外面的管事公公听见里面的声响,不用细想都知道里面怎么了,心中十分的急躁,又不敢出声再唤。谁知秘儿端着午膳走过来,对管事公公道:“公公,你再喊喊吧,既然娘娘醒了,皇上也不会久睡。”

    “我的好姑娘,我哪敢啊,你也不听听里头的声响。”管事公公伸手指指里头。秘儿细细一听,红了俏脸,但是随后只听见里面咚的一声,有重物落地的声音,随后传来紫荆咯咯的笑声,又听里面道:“皇上,管事公公在等您呢,您也不觉饿。”

    “朕不关心什么急报,朕只想在(爱ài)妃的温柔乡里。”泠瑾瑜的话刚出口,紫荆便啐了他一口道:“皇上这是什么话,只有昏君才会只想在女人的温柔乡里,皇上难道也要做那个亡国的昏君么?”

    泠瑾瑜见紫荆恼了,急忙从地上爬起来钻到(床chuáng)上,将她拦在怀中道:“(爱ài)妃放心,朕只是说笑的,快起来用午膳吧。”

    紫荆这才笑了出来,对外面的人唤道:“秘儿进来吧。”

    听到紫荆的令。秘儿忙推门走进来,先将东西放在桌子上,侍候泠瑾瑜整装之后,侍候紫荆起(床chuáng)。

    紫荆刚从(床chuáng)上起来便问:“天昊怎么样了?”

    “回娘娘,小王爷好的很呢,刚醒的时候,还问奴婢怎么在这里,奴婢问他是不是忘记了昨晚的事(情qíng),他便说昨天他摔了,把娘娘姐姐吓着了,还问奴婢娘娘现在在做什么呢。”秘儿将天昊醒来的一行一言都跟紫荆讲了,并告诉她现在长孙嬷嬷正带着他玩呢。

    紫荆点点头道:“这样就好,没有其他地方不好便好。”

    “娘娘,你真是关心小王爷过头了,依奴婢说,这小孩子哪有不摔着,磕着,碰着的,都要像娘娘昨(日rì)那样,怕是十个人都要累死了。”秘儿一边为紫荆绾发,一边劝紫荆道。“娘娘(身shēn)子本来就弱,要是不好好保养,小皇子可从哪里来哟。”

    “你这丫头,怎么说着说着就说到那去了。”紫荆俏脸微红,从镜子里看了泠瑾瑜一眼,只见泠瑾瑜手中拿着管事公公所说的急报对着紫荆暧昧的一笑。

    “皇上是什么急报呀?”紫荆转(身shēn)对泠瑾瑜道。

    泠瑾瑜起(身shēn)走到紫荆的面前,将手中的急报交给紫荆细瞧,紫荆一看,淡淡的笑了一下道:“这个北义王没有想到还这么的骁勇善战呀。”

    “(爱ài)妃难道还不知道这个人么?别看他外表是个文弱书生,可是武艺高强,百战百胜,是个难的常胜将军。”看泠瑾瑜那样子,似乎将北义王想染指紫荆的事(情qíng)都忘之脑后了一样。

    紫荆听泠瑾瑜夸北义王,心中有点不受用,无论他怎么的厉害,只要有轻薄她之念,她就不喜欢别人说他好。人品都有问题,怎么可能会好,于是急忙转移话题道:“皇上,你快去处理国家大事吧,臣妾这里没有什么事(情qíng)了,等用过晚膳之后,便去看碧凝姐姐,她的月子坐完了,我去陪她出来走动走动。”

    “朕也没有用午膳呢,你就不让朕在这里用膳。”泠瑾瑜哪肯离去,这几(日rì)由于紫荆(身shēn)上不便,他一直都没有沾的,先前本来想沾一下的。谁知被她一脚踹到了地上。

    紫荆自然是知道泠瑾瑜的心思,站起(身shēn)含羞的对他笑道:“臣妾又没有说不让皇上在这里用午膳,臣妾是说皇上用过午膳之后,赶紧去处理国家大事,早处理完,早歇息。”

    “好,来人摆饭。”泠瑾瑜乐滋滋的用过午膳,便快步的离去。

    紫荆用过午膳之后,看了看外面的天道:“秘儿,派个人将昊昊找回来,他该吃药了。”

    “娘娘,你就别((操cāo)cāo)心了,有长孙嬷嬷在,她不会亏待小王爷,你要注意自己的(身shēn)子的才是。”说着,她打起伞,“这么大的(日rì)头干吗往凝香宫去,还好现在是冬季,并非夏(日rì),不然中暑了可不好。”

    紫荆伸手夺了伞,合起来丢一边道:“这没下雪没下雨的,打什么伞,天都快冷死了。太阳晒晒的好,女子本属(阴yīn),老是不见(日rì)头可怎么好。”说完,便往外走去,秘儿无奈,只得跟上。

    从掬水宫去凝香宫必会路过碧玉宫,刚走近碧玉宫,紫荆便听见里面传出一声声凄凉的琴声。紫荆不觉的站住了脚:“秘儿,这是谁在弹琴呢?”

    “奴婢不知,但是奴婢可以猜想到应该是廖昭仪。”

    一听是陌然弹这么凄凉的曲子,紫荆为之动容。便问道:“此曲为何如此凄凉。”

    未等秘儿回答,杏儿从里边走出来,见到紫荆,急忙跪在院子里道:“娘娘,快救救我们吧。”

    “杏儿,你起来,发生什么事(情qíng)了?”那几个侍卫这才发现紫荆站在那里,急忙跪了。

    杏儿连连对紫荆磕头道:“娘娘从进宫起都是锦衣玉食,备受圣宠,这不知道一旦失宠了是什么下场。”

    “你们起来吧。”紫荆觉得杏儿的话不便在这里说,便往碧玉宫里里走进去。

    杏儿将手中的食盒交与在门外等候的嬷嬷,赶忙转(身shēn)跟进去,侍卫见紫荆进去了,怕她会有什么危险,便十分的里面的(情qíng)况。

    紫荆刚进门便看见陌然坐在琴前,大半月不见,(身shēn)影消瘦了许多,就连那才几个月大的肚子也十分的明显:“妹妹,这是怎么了?”

    “德妃娘娘,求求您救救我们吧。”杏儿再次跪倒在地上,紫荆忙让人将她扶起道:“有话慢慢说,这到底怎么了?”

    “娘娘可知道,在这深宫之中,只有圣宠才是后宫妃子生存的唯一条件,一旦失去圣宠,便是万人踩,千人弃,别说其他的宫妃了,就连低等的宫女都敢站在你面前理直气壮的指使你。”杏儿站起(身shēn),将今(日rì)还未用的午膳端出来。

    她知道被打入冷宫的妃子过着是怎么样的生活,可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比穷苦的人家还要凄苦,这哪里是午膳,明明就是馊掉的饭菜:“怜书,去御书房传我的话,另备了午膳送来。”

    “紫荆姐姐,不用了,吃了这大半个月。奴婢已经习惯了。”陌然突然站起(身shēn)来,端起饭便要用膳,紫荆赶忙上前打了这些饭菜道:“妹妹气我也罢,既然我知道了这事(情qíng),那便不能不管,不为妹妹,只为妹妹肚子里的皇子。”

    “皇子,也许是个公主,还是个被打入冷宫的女人生的,以后有什么出息。”陌然冷笑。

    紫荆上前握住她的手道:“我很早便对妹妹说过,在这宫中生活不可莽撞,是你自己不听,姐姐能保下你这一次,却保不下你下一次,妹妹还是收收(性xìng)子吧。”

    “德妃姐姐说的是,这大半个月,妹妹已经想明白,这后宫之后,不存在什么姐妹,只有对手,谁厉害,得到了皇上的心,那谁变是赢家,只是姐姐别忘记了,花无百(日rì)红,后浪推前浪,待这个冬季过去,又是一年(春chūn)选,那时候又会进宫一批妃子,到时候,花落谁家还不一定呢。”

    “(春chūn)选?怕是没有了。”紫荆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便对忆画道:“忆画,你留下,看她用完午膳才可以走。”

    “是,娘娘。”

    紫荆看着陌然冷笑道:“晚膳,我会派人送来,你要是不吃,那么就再关上些(日rì)子,让你容颜随风化,今生都没有翻(身shēn)的机会,照顾好你肚子的龙子,那是你翻(身shēn)的王牌。”说完,紫荆转(身shēn)离去,对她来说,无须再多说什么,陌然聪明的话,自然就明白;不聪明的话,多说也是浪费口水。

    紫荆离去没有多久,忆画便指挥着碧玉宫里的宫人将正(殿diàn)打扫了一番。怜书带着一大堆的人浩浩((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进了碧玉宫,将几张桌子拼起来,这才放的下所有的菜:“昭仪娘娘,请用膳。”

    待陌然坐下之后,忆画便道:“其他人也坐下吧,一起用膳,娘娘说了你们在熬些(日rì)子便好了,只是以后多劝着点你们娘娘,这一次只是闹了掬水宫,没有什么,毕竟我们娘娘与你们娘娘是好姐妹,可其他娘娘便不会这样想了,恨不得你们娘娘一尸两命呢。”

    大家一同应了一声,便坐下来用膳,大家都吃的津津有味的,唯独陌然吃在嘴里犹如嚼蜡,看着她们用完膳,收拾好碗筷,忆画与怜书这才携手去找紫荆。!!

重要声明:小说《吾本祸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百九十三章:冷宫的生活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