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无痕的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絮尘 书名:吾本祸水
    皇宫里乌烟瘴气。但是宫外繁花似锦,让人留恋往返。“大哥哥,昊昊要这个。”本应该在破庙里被捆绑着的天昊,此时出现在京城最繁华的街道上,(身shēn)后跟着一个白衣公子,这两人走在街上就好像父子一样。

    可当天昊对白衣公子喊哥哥的时候,其他都ou出了异样的神色,没成想这么年纪的公子还有个这么小的弟弟。

    白衣公子从怀中掏出银子放在小贩的手中,将天昊看中的东西拿起交给天昊的手中。天昊见什么都喜欢,什么都想要,半(日rì)下来,白衣公子的手中便拎了一大堆。

    “公子,天色不早了,该回了。”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一个紫衣女子低声对白衣公子讲了一声。

    白衣公子将手中的东西交到紫衣女子的手上,快跑两步追上天昊,一把将他拉住,蹲下(身shēn)来与他平视:“昊昊,你看天就要黑了,大哥哥该送你回去了,不然你的家人要担心你了。”

    天昊抬头看看天空,又一脸不(情qíng)愿的看着白衣公子。许久才蹦出一句好啊。本以为要费一番心思的白公子见他说好,急忙抱起天昊往皇宫的方向走去。

    三人刚来到宫门前便被侍卫挡住了去路,白衣公子讲天昊放下来,对那几个侍卫道:“是我,泠筱公主的侍郎无痕。”

    “原来是无痕侍郎,侍郎久居宫外,今(日rì)怎么想着进宫,侍郎这是要去找谁?”几名侍卫一听是无痕,便毕恭毕敬起来。

    无痕倒是被意外了一大把,毕竟泠筱公主已经过世三年多了,没有想到他的这个(身shēn)份比泠筱公主在世的还好用:“我是送你们的天昊小王爷回来的。”

    “天昊小王爷?”侍卫这才注意到先前无痕抱着的小孩子是天昊小王爷。

    这时,侍卫的态度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而不说便将长矛架在了无痕与紫衣女子的肩上,一改先前恭敬的态度:“请无痕侍郎和这位姑娘跟我们走一趟。”

    “大胆,大哥哥是天昊的救命恩人,你们怎么敢如此的无礼。”天昊见侍卫们对无痕不敬,伸腿就去踹那个侍卫。

    “小王爷得罪了。”从旁边跑来一个侍卫,将天昊抱起来,任天昊拳打脚踢,愣是不撒手。

    几个侍卫带着天昊三人直接来到凝香宫,此时凝香宫里一片乱糟糟的景象,正在里面看着太医诊视的泠瑾瑜,听管事公公说天昊回来了,急忙动(身shēn)出去看。

    本来坐在(床chuáng)边照顾紫荆的秘儿听说天昊回来了,急忙起(身shēn)往外跑,只见自家的天昊小王爷毫发无伤的站在无痕公子的(身shēn)边,也顾不得自己什么(身shēn)份。对他招手道:“小王爷快来。”

    天昊见秘儿跟他着急,急忙向她跑来,他回来却不见紫荆出来迎自己,心里正纳闷着,见秘儿站在房门口,就以为是紫荆找他,便开开心心的跑过来。

    “秘儿,娘娘姐姐呢?”还没有等天昊问完,秘儿拉起他就往屋子里走,一路连拉带拽的来到(床chuáng)头,对(床chuáng)上昏迷着的紫荆道:“娘娘,天昊小王爷回来了,他毫发无伤,你快醒醒啊。”

    “秘儿,娘娘姐姐这是怎么了?”天昊摇紫荆,可紫荆却连动都不动一下,这下他可急了,哭着喊着要紫荆理她。

    本来差点就要闭气的紫荆,一下子缓过气来,太医连忙拔了针,紫荆慢慢的从昏迷中醒来。当她第一眼看见天昊的时候,一下子从(床chuáng)上蹦起来,将天昊搂在怀中,眼泪哗啦啦的掉下来:“你这个死小子跑哪里去了,娘娘姐姐担心死你了。”

    “娘娘姐姐,对不起,昊昊以后就不会这样了。”天昊顺势爬进紫荆的怀中。

    紫荆低头问道:“昊昊,你这么久到底去了哪里?”

    “他被人拐带出宫,是无痕公子救了他。”未等天昊回答,泠瑾瑜便开口说道。

    紫荆凝眉看着泠瑾瑜道:“无痕?”

    泠瑾瑜挥手示意其他人下去之后,这才走到(床chuáng)边道:“就是泠筱公主侍郎无痕,自从泠筱公主仙逝之后,其他的侍郎官人都各自作鸟兽散了,只有他与驸马爷上官子域依旧住在公主府里,不曾离去。”

    “这倒是奇了,公主与他只有交易,没有(情qíng)分,他何苦守着公主呢?”紫荆有点不明白无痕心中在想什么,她知道上官子域依旧守在公主府是因为他(爱ài)她,可这个无痕当初只有交易在而已。

    泠瑾瑜将紫荆搂在怀中,连同天昊也一起搂了过来道:“这个朕就不知道了,只是你怎么会有心悸的毛病,以前看你健健康康,也不是那么(娇jiāo)弱的呀。”

    “心悸是天生的,有什么好惊讶的,不发作,自然是正常的啦。”紫荆对泠瑾瑜ou出甜甜的一笑。

    “什么正常,朕都快被你吓死了,太医都说你一口气上不来。怕是凶多吉少了,还好有惊无险,你平安无事。”泠瑾瑜心有余悸的将紫荆往自己怀中搂了搂,深怕自己一松手,紫荆就飞走了一样。

    “只是他怎么认得天昊的?”紫荆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感觉奇怪的地方在哪里。

    泠瑾瑜便将无痕的话重复了一遍道:“他说他今(日rì)闲来无聊就跟自己的贴(身shēn)婢女上街游玩,路过一个小巷的时候,看见一名女子将一个小孩子打晕,抱到小巷子深处荒废了的破庙里,之后便独自走掉。于是他就进去破庙里看,谁知道就看见天昊被五花大绑的绑在破庙中。于是他便将他救了出来……”

    原来这个无痕本抱着报复的心思进入公主府成为公主的侍郎,可不成想公主对他的冷漠让她起了征服之心,后来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男女之(情qíng),可他依旧与公主无缘,公主死后,他也不愿意离开公主府,然后他觉得其实掬水宫里才有公主的影子,于是便每ri夜里到掬水宫看上官子域,与他一起怀念公主。

    这样一直持续了三年,直到(春chūn)选,上官子域被赶了出来,紫荆住进了掬水宫,他本以为这一辈子再也不能自由的出入掬水宫了,谁知有一天。白谦来到了公主府,说那位住进掬水宫的德妃娘娘与泠筱公主一模一样,怕是同一人,因为怜书为了这个德妃娘娘弃他而去,并告诉白谦,她要跟随着娘娘,不要随白谦而去。

    于是上官子域潜进了皇宫,见到了紫荆,虽然那一次见面就激怒了紫荆,可上官子域依旧不死心的守在掬水宫外,观察着紫荆的一举一动。有时候他也会陪着上官子域一起守在掬水宫外。

    今(日rì)心里觉得闷的慌,便带着自己的婢女上街去溜达,谁知看见衣着华丽的天昊跟一个陌生的女子在一起,心里觉得奇怪,便一路跟随。

    见他们进了小巷子,便躲在巷子外查看,只见那名女子将天昊打晕之后,抱着天昊进了小巷子深处的破庙中,不久只有她一人出来,于是无痕便知道此女子将天昊安置在了破庙之中。

    他待那女子走远之后,便走进破庙一看,天昊正被五花大绑的丢在破庙的角落,于是他便将天昊救走。

    待天昊醒来,不哭不闹,只是问了那名女子的去向,无痕便告诉他说那名女子将他交给他之后,就走了。

    谁知这天昊便信了,于是就跟着无痕上街玩,见什么都买,不愿意回来,要不是说他家人会担心,怕是要玩到天黑了,回来之后便是这么一连串的事(情qíng)。

    无痕本以为紫荆听说是他救了天昊回来,会出来见他一面,问些事(情qíng)什么的,谁知从头到尾除了见到紫荆的贴(身shēn)婢女秘儿之外,掬水宫的人一个都没见着,只得失望而归。

    而泠瑾瑜见紫荆好了些,便提审了影儿,最后再铁证如山的(情qíng)况下,影儿不得不招人自己受了别人指使拐骗天昊小王爷出宫,并将他遗弃掉,由他自生自灭,回来后故意装昏迷刚醒,跟发现她的老嬷嬷说了那些话。但是无论泠瑾瑜怎么((逼bī)bī)问,她就是死咬牙关不说出那个指使她的人是谁。

    在泠瑾瑜技穷的时候,管事公公突然开口道:“皇上。这个婢女是凝香宫的人,这是谁指使的还需要问么?”

    “你的意思是说那个主谋是贤妃?”泠瑾瑜话刚出口,谁知阮碧凝被人从屋子里扶出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道:“臣妾叩见皇上,臣妾有罪,请皇上发落。”

    “(爱ài)妃,你怎么出来了,你刚生完皇子,不能吹风的,来人啊,快将你们主子带进屋子里去。”

    谁知阮碧凝一手甩开宫人的手,跪在地上不肯起来:“臣妾管教无方,让凝香宫里出了这么一个心怀不轨的人,臣妾有罪。”

    “(爱ài)妃,这人心隔肚皮,一些人心怀不轨,你就算再管教也不会怎么样,听话,快回去,吹了风可不好。”泠瑾瑜柔声的劝导。

    阮碧凝依旧不肯起(身shēn),泠瑾瑜只好自己起(身shēn)去扶她,带着她进了屋子,管事公公见状便叫人将影儿带下去先关起来,听候发落。!!

重要声明:小说《吾本祸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百八十八章:无痕的心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