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十四章:身份露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絮尘 书名:吾本祸水
    泠瑾瑜快步走进来:“各位(爱ài)妃平(身shēn)吧。”说着。从叶寒梦的手中接过孩子,看着孩子那样子,不(禁jìn)的喜上眉梢。

    紫荆见泠瑾瑜这样,不(禁jìn)的手摸腹部,心中滚着浓浓醋意,可她毕竟是理智的,也许是淡心太久,便将这种异样的感觉压了下去,随之抛在脑后。

    可她站在外边,还是被泠瑾瑜看见,泠瑾瑜抱着孩子来到她面前,笑着对紫荆说道:“德妃,你看这个小孩多可(爱ài)啊。”

    “皇上,皇子当然可(爱ài)啦。”紫荆伸手去逗弄着小娃,可这皱巴巴的小孩子可真说不上可(爱ài)。

    泠瑾瑜也不顾多人在场,附到紫荆的耳边道:“你也给朕生一个吧。”这句话说的紫荆满脸通红,羞涩不已,(娇jiāo)嗲一声道:“皇上。”

    “(奶nǎi)娘将小皇子带下去吧。”泠瑾瑜将孩子交给(奶nǎi)娘,伸手拉住紫荆的小手,二话不说的出了凝香宫。

    他与紫荆携手而去,气的其他妃子咬牙切齿的。只有吴昭媛站在那里信心满满的样子。似乎有什么好事降临。

    杏儿得知阮碧凝生了一个皇子,急忙转(身shēn)回去,陌然听了之后,也只是气愤了一下下,便不再理会,开始认认真真的调理自己的(身shēn)子,显然是将杏儿的一番话听进去了。

    再说泠瑾瑜拉着紫荆离开凝香宫之后,一路拉着她来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将紫荆一把抱在怀中道:“紫儿,朕该怎么办,为什么都要跟朕作对,朕对筱儿妹妹好点,他们说筱儿妹妹是祸水,现在朕宠幸你,他们又说你是祸水,难道朕喜欢的人都是祸水么?”

    “皇上,不要这样,是臣妾不好,如果臣妾不入宫,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qíng)缠着皇上了。”紫荆乖巧的窝在泠瑾瑜的怀中。

    “(爱ài)妃,这事(情qíng)怎么能怨你呢,是那些见不得你受宠的人在背后捣鬼,放心,朕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

    紫荆突然从泠瑾瑜的怀中抬起头来看看泠瑾瑜道:“皇上,臣妾的那些丫头们年纪都不小了,如果她们有了心上人,臣妾想让皇上给她们一个特设。如有心上人就准她们出宫成婚如何?”

    “只要紫儿你高兴,朕都依,可这些丫头都是好的,你离不了她们,成婚没问题,但是还是要在你的宫里侍候你。”虽然口头上答应着,但是泠瑾瑜还是不会让这几个丫头离了紫荆,因为只有她们是对紫荆好的。

    “谢皇上。”紫荆kao在泠瑾瑜的心口,心中的幸福泡泡不断涌出来,她对自己的感(情qíng)似乎越来越无法理解了,难道她真的(爱ài)上泠瑾瑜了,“皇上,我们别在这毒(日rì)头低下站着了,回掬水宫吧,出来这么久了,晌午都过去好久了,臣妾还没用过午膳呢,快饿死了,我们回去吃点东西。”

    “好,秘儿,你们先行回去吩咐备膳。让你们家主子回去就有(热rè)呼呼的膳食食用。”泠瑾瑜对站在自己(身shēn)后稍有距离的秘儿等喊道。

    秘儿见泠瑾瑜唤自己,急忙上前笑道:“回皇上,午膳,奴婢早已经命人回去准备,就等皇上和娘娘回去了,皇上脚步放快点,慢了,怕是会凉了。”

    “好丫头,想的周到,紫儿,有这几个丫头在你(身shēn)边,我才放心,走,回去吃饭去。”泠瑾瑜搂着紫荆快步向掬水宫走去。

    紫荆掩嘴笑道:“皇上,吃饭是平民百姓的说话,皇上的尊贵(身shēn)份应该说用膳。”

    “(爱ài)妃,朕就想和你做一对逍遥的平民夫妻,不要被这么多的规矩压制着,让你受到谣言的迫害。”泠瑾瑜将紫荆往自己怀里搂了搂。

    “皇上,切莫胡说,皇上是天之骄子,万不可说这样的话,不然这就是臣妾的罪过了。他们骂臣妾祸水可就骂对了。”说着紫荆咯咯的直笑。

    泠瑾瑜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道:“说你是祸水,你还这么开心,真是没心没肺。”

    “没心没肺的不好么?没心没肺,活着不累。”紫荆笑颜横飞,拨的泠瑾瑜心里痒痒的,伸手遮住她的脸道:“小妖精,别这样对朕笑。小心朕在这里吃了你。”

    这样一句话让紫荆羞红了脸,轻嗲一句:“讨厌。”看她(娇jiāo)羞的样子,泠瑾瑜开怀的大笑。

    两人打(情qíng)骂俏很快就到了掬水宫,长孙嬷嬷早已经带了天昊在门口等着。紫荆见了天昊,急忙从泠瑾瑜的怀中出来,上前将天昊抱起来:“现在虽然还是秋天,但是外面冷的很,我的天昊怎么还站在风口呢。”

    “昊昊等娘娘姐姐回来用膳。”天昊见泠瑾瑜站在后面一副吃醋的样子,伸手要就要往他怀里扑腾,害的紫荆一个踉跄站不稳,幸好泠瑾瑜急忙将她扶住,并将天昊接在自己的怀中:“淘气鬼,你娘娘姐姐要是摔了,我还不打扁你的(屁pì)股。”

    “皇上哥哥……”天昊刚喊出声,紫荆厉声斥喝道:“叫舅舅,没大没小的。”

    天昊被紫荆这么一吓,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泠瑾瑜急忙去哄他:“昊昊乖,你娘娘姐姐不是有意的。”

    紫荆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欲yù)上前去哄天昊,可一看见泠瑾瑜与天昊亲密的样子,她的泪水不听话的落下来,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她拔腿奔进自己的房间。将自己锁在了屋子里。

    泠瑾瑜见紫荆突然转(身shēn)跑进屋子,也顾不得哄天昊了,急忙将天昊往长孙嬷嬷一塞,自己快步追过去,但是还是晚了一步,被紫荆关在了门外:“紫儿,你怎么了?快开开门啊,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朕给你请太医悄悄,别把自己关起来。”

    秘儿自然是知道紫荆为什么将自己关起来,于是上前对泠瑾瑜道:“皇上,让奴婢来吧。”

    “你来?”泠瑾瑜不相信的看着秘儿。

    秘儿用坚定的眼神看着泠瑾瑜道:“皇上。你不了解娘娘,但是奴婢是侍候娘娘的,对于娘娘的事(情qíng)很了解。”

    泠瑾瑜没听出秘儿话外之音,急忙让开一条路道:“你来你来。”

    秘儿没有立即上前,转(身shēn)对长孙嬷嬷道:“嬷嬷,你先带着她们下去吧,小王爷乖,你跟嬷嬷先出去玩,秘儿将娘娘姐姐叫出来,就去跟小王爷一起吃东西好不。”

    “恩,秘儿,娘娘姐姐怎么了?你跟娘娘姐姐说,昊昊乖,叫皇上舅舅,让娘娘姐姐不要生昊昊的气了。”天昊依依不舍的随长孙嬷嬷离去。

    见不相干的人等都出去了,秘儿轻拍了房门道:“娘娘,你出来啊,你有什么事(情qíng)跟秘儿说,秘儿知道你的心病是什么,奴婢就实话告诉娘娘吧,天昊是泠筱公主与上官驸马之子,这个秘密没有人知道,但是那时在产房的奴婢知道,只是那时候泠筱公主已经殡天,太皇太后(身shēn)边的嬷嬷不许奴婢说出去,如果说出去就杀光掬水宫的所有人,奴婢没有办法,奴婢死不足惜,可不能让琴棋书画四人陪奴婢一起死,更何况还有上官驸马,奴婢没有办法。只是娘娘,小王爷就在您的(身shēn)边,您何必介意这么多呢?”

    “秘儿够了,当年的事(情qíng),本宫不想知道,本宫是紫荆,不是泠筱公主。你不要将我们弄混,我没有事(情qíng),别说这有的没的。”紫荆坐在门口的地上,对着外面大吼道。

    可是秘儿这一番话已经让泠瑾瑜明白了一大半:“秘儿,你将话说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德妃是不是泠筱,我的筱儿妹妹?”

    “不是,不是,我是紫荆,你不是泠筱。”紫荆猛的拉开房门,阻止秘儿再说下去。

    可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举动让泠瑾瑜更加疑心了,一把抓住她道:“筱儿妹妹,你为什么不认瑾瑜哥哥,难道做了瑾瑜的妃子,就不跟瑾瑜哥哥相认了吗?我们从小相依为命,你有什么苦衷,就不能告诉瑾瑜哥哥么?”

    “皇上,臣妾是紫荆,不是泠筱,皇上,秘儿心里一直把臣妾当做泠筱公主来照顾,才会这么说的。”紫荆嘴巴上还是倔强着,可那眼神却已经透ou了她的心虚。

    秘儿扑通跪在地上,哭着对紫荆道:“娘娘,奴婢在皇上面前说这事(情qíng)不是一时冲动,奴婢是仔细想过了,还是告诉皇上吧,娘娘一直想认天昊,却认不了,奴婢不忍心看着娘娘难受,告诉皇上又不是告诉别人,不会有什么事(情qíng)的。”

    “秘儿,傻丫头,我是不知道怎么了,才会那样凶天昊。”紫荆拿出手帕为秘儿拭去眼泪,自己也拭去眼角的泪水,随后站起(身shēn)来,对泠瑾瑜一俯(身shēn)道:“筱儿见过瑾瑜哥哥。”

    “筱儿,你终于肯认了吗?”泠瑾瑜欢喜的拉住紫荆的手。

    “瑾瑜哥哥,秘儿都这样说了,我就算否认有什么用,只是这个事(情qíng)只有我们自己知道,要是说出去,那怕是惊涛骇浪,不仅是臣妾我万劫不复,就连皇上你也会被冠上的罪名。”!!

重要声明:小说《吾本祸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八十四章:身份露了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