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赏菊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絮尘 书名:吾本祸水
    紫荆前脚刚离开御书房。泠瑾瑜立刻下旨让陌然搬进了碧玉宫,掬水宫顿时安静了下来,而陌然的病就像变魔术一样的好了起来,精神奕奕的。

    只是谁也不明白泠瑾瑜怎么会让一个小昭仪独住一宫享受着妃子的待遇,便以为陌然以后肯定是要上位的,于是各宫的嫔妃们络绎不绝的往碧玉宫去探望,甚是(热rè)闹。可(热rè)闹归(热rè)闹,之后她们见泠瑾瑜不再有动静,也慢慢的不再去了。

    于是这事(情qíng)便告一段落,时光飞逝,转眼间便到了赏菊宴之(日rì),各宫嫔妃都将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早早的便去了菊园,可紫荆却不紧不慢的准备着,直到赏菊宴开始之际,这才不紧不慢的出现在大家的眼中,灰色的披风紧紧的裹在(身shēn)上,看不出她里面穿的是什么衣服。

    “臣妾参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德妃请起,归坐吧。”叶寒梦表现的十分的端庄,就好像一线贤明的皇后一样。

    紫荆裹着披风坐在了唯一还空着的位置上。(身shēn)边的吴昭媛伸过头来轻声的问道:“德妃姐姐,你怎么穿成这样,这样还怎么吸引皇上呢?以姐姐的姿色,只要稍稍打扮下,还怕皇上不宠幸么?”

    “吴昭媛妹妹莫猜疑,我并不是傻子,这一点我知道,只是在这百花争艳的时机,一花哪有百花香,自然是要做点事(情qíng)再这百花争艳之时让自己成为这花中独一无二的花王。”说完,这一席话,菊园外的太监高呼皇上驾到。

    菊园内的嫔妃们纷纷站起来跪在桌边,高呼:“恭迎皇上,皇上吉祥。”

    “(爱ài)妃们,请起。”话虽然是对大家说的,可他的眼睛却不自觉的在人群中搜寻紫荆的(身shēn)影,突然他的神色一变,快步朝一个方向走去,将一个(身shēn)穿蓝色衣服的女子扶起,当这个女子抬起头的时候,不关泠瑾瑜就连阮碧凝和叶寒梦都被震惊了。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紫荆,而这一(身shēn)蓝色的衣裙正是以前泠筱公主最(爱ài)的样式:“(爱ài)妃,你这衣服是哪来的?”

    “是臣妾自己做的样式。”说着,就衣袖中取出先前她画的样式图来。

    泠瑾瑜看着图不可思议的说道:“(爱ài)妃,你怎么会画这样的衣服。”

    紫荆十分淡定的回答道:“臣妾不知,只是那(日rì)想赏菊宴穿什么衣服好的时候。脑子里便有了这衣服的图稿,臣妾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好好好,真是缘分。”说着,他搂着紫荆走上正中间的席位,命人在自己(身shēn)边摆了一个席位让紫荆坐。而紫荆暗地里对还想不过来的吴昭媛一眨眼。

    见到这一幕,叶寒梦和阮碧凝,还有陌然自然是气的牙痒痒,可那又有什么办法,也不知道这个德妃到底用了什么办法知道泠瑾瑜最宠(爱ài)的妹妹——泠筱有这么一件衣服的。

    待大家归坐之后,才艺表演一个接着一个的开始,场面十分的(热rè)闹,可叶寒梦、阮碧凝和陌然三人都冰着一张脸,愤愤的看着席上那两个亲亲我我的两人。

    “皇上,臣妾为您表演一支歌舞吧。”紫荆站起(身shēn),直奔场中央,秘儿等人早已经架起了乐器,等着为紫荆伴奏。

    当她们接受到紫荆递来的眼神时候,便将乐器演奏起来,紫荆随乐起舞,轻轻的吟唱出:

    “红尘自有痴(情qíng)者,

    莫笑痴(情qíng)太痴狂。

    若非一番寒彻骨。

    那得梅花扑鼻香。

    问世间请为何物,

    直教人生死相许。

    看人间多少故事,

    最梅花三弄。

    梅花一弄断人肠,

    梅花二弄费思量,

    梅花三弄风波起,

    云烟深处水茫茫。

    红尘自有痴(情qíng)者,

    莫笑痴(情qíng)太痴狂。

    若非一番寒彻骨,

    那得梅花扑鼻香。

    问世间请为何物,

    直教人生死相许。

    看人间多少故事,

    最梅花三弄。

    问世间请为何物,

    直教人生死相许。

    看人间多少故事,

    最梅花三弄。”

    一曲毕,泠瑾瑜一声“好”引得大家都鼓掌,唯独阮碧凝还在不相信和震惊中纠结,无法自拔,这一曲《梅花三弄》对她来说熟悉到不能再熟悉,她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竟然在古代能听到这样的歌曲,难道这个紫荆也与她一样是未来人?阮碧凝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心中不(禁jìn)筑起了防护之墙。

    紫荆如一只蝴蝶一样飞进泠瑾瑜的怀抱,说实话,其实不用再比什么,大家心中都知道紫荆以貌冠压群芳,迷住了皇帝的心,纵使他人才艺再好,相貌无法超越紫荆,怎么能入皇上的眼。就算选上了魁首,也只是一夜的恩宠罢了。

    “好,本宫宣布今(日rì)魁首是掬水宫的德妃。”叶寒梦实在看不下去旁边两人将自己当做空气存在着。于是站起来大声的宣布,随后对泠瑾瑜道:“皇上,臣妾有点不舒服,这个赏菊宴便这样吧,臣妾先行告退。”

    泠瑾瑜见叶寒梦离去,于是站起(身shēn)来对其他嫔妃道:“明月当空,百花齐放,这样的好时光,大家如尽(情qíng)的欢乐畅饮。”说完,他搂着紫荆离去了。

    待泠瑾瑜一走,嫔妃便作鸟兽散,一个个心有不甘的离去,只有阮碧凝依旧坐在那里若有所思,直到她的贴(身shēn)婢女唤她的时候,这才醒悟过来,慢慢的往自己的宫(殿diàn)走去。

    叶寒梦离开菊园之后,怒气冲冲的穿梭在御花园,她的贴(身shēn)婢女也快步跟着她(身shēn)后,不敢言语,那样的(情qíng)况,分明是给皇后娘娘难看,所以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自家主子,可是不劝。又怕自家主子一时冲动,做出什么坏的举动来。

    叶寒梦在御花园里乱转,不知不觉的转到了阮碧凝的凝香宫前,宫女们见皇后来了,急忙进去进禀报,刚卸一半妆的阮碧凝急忙迎出来。

    叶寒梦未等阮碧凝下拜便将她扶起来道:“妹妹(身shēn)子重,无须多礼。”

    “皇后娘娘怎么这么晚还来看臣妾,让臣妾万分的惶恐。”阮碧凝伸手要去扶叶寒梦,谁知叶寒梦反手扶住:“贤妃妹妹,长夜难熬,所以本宫来看看妹妹你。也希望能解这长夜之苦。”

    “皇后娘娘,您贵为后宫之主,说这话,怕是不好,被有心之人听去,怕是要生事端的。”阮碧凝好心好意的提点叶寒梦。

    叶寒梦淡淡一笑道:“没有什么好不好的,在这么大的后宫中,长夜难熬的何止我一个,你我还是比较幸运的,都育有龙子,那些还未见过皇上面的人还有好多呢。”

    “怎么会呢,皇上雨ou共施,怎么会有好多人独守空房未见皇上之面呢?”阮碧凝装不明白。

    叶寒梦叹了一口气道:“妹妹自幼在这里长大,怎么会不知道这些呢,皇上只有一个,可后宫佳丽却是三千,就算雨ou共施,也会有遗漏,何况现在皇上的眼里心里只有德妃一人。”

    “说到德妃,皇后娘娘,她今夜那衣服,您可记得。”阮碧凝小心翼翼的问道。

    叶寒梦点点头道:“那衣服别人不知道,我们两个还不清楚么?只有她才配那件衣服。”

    “没有想到这世界上竟有这么相似之人,皇后娘娘那个李道长所说的祸水会不会不是筱儿妹妹,而是……”

    “妹妹切莫乱说,小心惹来祸端,筱儿妹妹早已过世,这德妃与她无关,祸水之事也随着筱儿妹妹的逝去而结束。”叶寒梦提醒了阮碧凝一把。

    阮碧凝自然是知道这个道理,但是她可不会怕什么祸端,没有事(情qíng)她才怕呢:“妹妹省得了,谢谢皇后提醒。”几番话下来,叶寒梦便觉得在这冷清的宫里有了知己,以前是错看了阮碧凝。

    阮碧凝心知叶寒梦对自己的戒心去了一大半,于是假装悄悄的打了一个哈欠,叶寒梦见状,站起(身shēn)来道:“天色不早了。本宫叨扰妹妹多时,该回了。“说着,便往外走。

    阮碧凝本要下跪,但是叶寒梦念她有孕在(身shēn),便免了她的礼。

    自叶寒梦走后,阮碧凝在自己婢女耳边低语了几句之后,便进屋歇息。

    次(日rì),泠瑾瑜刚一起(身shēn),管事的公公便走进来,在泠瑾瑜耳边低语了几句,泠瑾瑜顿时大怒,回头见紫荆不解的看着自己,怒气一下子消了下去将她搂在怀中轻声道:“放心。”

    未等紫荆说话,他便转(身shēn)离去,走的十分的匆忙。只留紫荆一个人在那里猜疑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让泠瑾瑜如此的龙颜大怒,而那放心两字,似乎这事(情qíng)与她有关,看来这(日rì)子不会无聊了。

    “秘儿,你去打听下,到底发生什么事(情qíng)了。”秘儿应了一声,离去。

    “秘儿,娘娘姐姐可起了?”要准备去学堂的天昊跑进来,与正要外出的秘儿撞了一个面。

    秘儿见是天昊,于是笑道:“娘娘在里屋呢,小王爷快进去吧。”说着,便往外头去。

    天昊见秘儿不在里屋侍候,于是开口唤住她道:“秘儿,你哪去,怎么不在里间陪着娘娘姐姐?”!!

重要声明:小说《吾本祸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百八十二章:赏菊宴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