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争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絮尘 书名:吾本祸水
    行后宫里的人本以为泠瑾瑜会宠(爱ài)紫荆。她的绝色不是男人能抵挡的,但是大家的预料都错了,除了那(日rì)清晨之后,泠瑾瑜夜夜留宿在阮碧凝的凝香宫。不久,阮碧凝的肚子就传出了好消息。

    这(日rì),紫荆正在院子里逗天昊玩,秘儿紧张的从外面走进来,她在紫荆耳边低语了几句,紫荆本来ou着微笑的脸,一下子严肃起来,她转头附在秘儿的耳边低语几句,眼睛瞟见陌然从自己的院子出来,她严肃的面庞一下子灿烂起来,装作没有看见陌然,继续与天昊玩笑。

    而秘儿见陌然走过来,急忙上前行礼道:“廖昭仪吉祥。”

    “免礼。”

    “妹妹,你来了啊。”紫荆直起(身shēn)子,笑脸迎上去。

    陌然对紫荆行礼道:“屋里闷的慌,所以出来走走,没成想姐姐竟然在院子里逗小王爷玩。”

    “你三四天才出一次门,这可不行。会闷坏的。”紫荆不放心的看着自从那天被她反驳了一句之后,就不大出门,好像将自己(禁jìn)闭了一样。

    陌然伸手捏了一把天昊,看着紫荆道:“大姐有了好消息,别的嫔妃都去看她,而我们两个作为她的结拜姐妹,却没有去拜访,别人会说我们结拜是假的。”

    听了陌然的话,紫荆心中暗想道:本来就是拜假的。

    但是她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是脸上却十分赞同陌然的话道:“妹妹说的对,妹妹且等我一下,我换下衣裳,陪妹妹一起去看碧凝姐姐。”

    “姐姐请随意。”在陌然的注视中,紫荆转(身shēn)进了正(殿diàn),不一会儿的功夫,紫荆便走了出来,现在的她已经换上了出门的衣装。

    紫荆与陌然一同来到凝香宫,在她们到达之前,凝香宫的宫女已经远远的就看见她们了,急忙通报了阮碧凝,紫荆与陌然进去的时候,阮碧凝已经笑着迎上来:“是什么风把两位妹妹吹来了,我还以为妹妹不来我这里了呢。”

    “姐姐,哪里的话,妹妹只是觉得这几(日rì)姐姐刚传出好消息,来探望姐姐的人会很多,姐姐自然是需要休息的时间。所以我们才来的晚些。”紫荆亲密的拉着阮碧凝的手,将她扶到椅子边坐下来。

    阮碧凝回拉紫荆的手道:“我是开玩笑的,妹妹选择这时候来看我,这是疼我呢。”

    陌然在阮碧凝的边上坐下来,看着阮碧凝的肚子,一脸羡慕的样子:“恭喜姐姐,这么快就有消息了。”

    “谢谢陌然妹妹。”阮碧凝满脸幸福的样子,可紫荆看的出她脸上还有些担忧之色。不用想,紫荆知道她心里担心的是什么。

    有谁完全可以趁她(身shēn)子不方便的这些(日rì)子得到皇帝的宠(爱ài),并怀上龙种,那么她的地位将受到威胁。

    阮碧凝猛的拉住紫荆的手道:“妹妹,这次你一定要帮姐姐。”

    紫荆被阮碧凝唬了一跳,心里虽然明白,但是她还是一脸震惊的看着她,阮碧凝紧握着紫荆的手道:“妹妹,也许你不知道,但是姐姐要告诉你的是在这皇宫之内,除非你得到皇帝的宠(爱ài),不然就是连宫女都会欺负你,直到你死,姐姐现在有(身shēn)子。不能侍候皇上,这是一个多大的空,既然有空缺,自然就有人想趁虚而入,妹妹,姐姐不能冒这个险,我们是姐妹,我完全可以相信你,所以你一定要帮姐姐我。”

    阮碧凝说了一大堆的话也没有说到正题上,紫荆忍不住的问道:“碧凝姐姐,你有话尽管说,我们是姐妹。”

    “妹妹,以你的相貌完全可以得到恩宠,你我是姐妹,在我(身shēn)子不方便的这些(日rì)子里,妹妹可以填补这个空缺。”这话阮碧凝说的理所当然,让人一听就十分的反感。

    虽然心中早就知道她的意图,可她这说出来,真是不中听,笑容僵在脸上,没有去打她,怕已经是紫荆的极限了:“碧凝姐姐,你我姐妹之(情qíng)可真好啊!”冷笑一声,紫荆转(身shēn)离去。

    刚踏出凝香宫,秘儿便来扶紫荆,两人走出凝香宫远远的,秘儿这才开口说道:“娘娘,你怎么转头就走,这样您会多个敌人的。”

    “秘儿。如果我不这样做,等她肚子里的孩子一降世,那么她要对付的人便会是我。”

    不用紫荆说的太明白,秘儿便知道里面得厉害了,在这宫里连亲姐妹都可以为了争宠而变成仇敌,何况是结拜姐妹:“娘娘,您不接受,贤妃娘娘看来会与娘娘生分,到时候将娘娘实为仇敌,那可怎么办?”

    “秘儿,我和碧凝两个好像从来都不是好朋友吧?”同为穿越的人,应该有老乡见老乡的感觉,像她们这样成了仇敌,可真是一山二虎。

    “娘娘说的是。”秘儿扶着紫荆慢慢的朝掬水宫走去。

    紫荆默默的同秘儿走了一会儿,当来到无人之处的时候,紫荆突然问道:“秘儿,天昊的事(情qíng)查清楚了么?”

    “娘娘,你现在是娘娘,就算天昊小王爷是驸马与公主之子,您也不能与天昊小王爷相认,再说现在这样您与天昊小王爷就像母子一样,他是不是您的亲生子还重要吗?”秘儿哪里懂得紫荆的心思。

    紫荆见秘儿说出的有理,紫荆对秘儿笑了一下道:“你今(日rì)早上匆匆忙忙的讲了一半的事(情qíng)。现在讲完吧。”

    “娘娘,你要问太皇太后的事(情qíng),奴婢说实话,奴婢也不知道为什么三年前,泠筱公主夭折之后,太皇太后突然退居在慈宁宫,每(日rì)除了浇花养鱼,什么事(情qíng)都不做。”秘儿顿了一下,“娘娘,太皇太后不会是怕泠筱公主坐上了帝位,乱了泠国的血脉。所以她才会出来做坏人,以至于泠筱公主死后,她便安心的享起天伦来。”

    “秘儿呀,别忘了,泠筱公主就是我,我就是泠筱公主。”紫荆淡然一笑,秘儿愣在了那里,随后反应过来,见紫荆已经走出了十步开外,急忙快步跟上。

    紫荆见秘儿跟上起来,紫荆低头附到秘儿的耳边讲道:“三年前发生什么事(情qíng),你我都不知道,也就别瞎猜了,谁知道是不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呢。”

    “这蝉已经补过了,黄雀也来后来者居上,吃了螳螂,为何螳螂还安然无恙?”秘儿不解的回问。紫荆看了秘儿一眼,什么都没说,直径的回了掬水宫,秘儿见紫荆没回答自己,也闭口不再问。

    紫荆刚回到掬水宫,怀琴立即迎上来道:“娘娘,皇上来了。”

    一听泠瑾瑜来了,紫荆急忙快步步入正(殿diàn),跪在地上道:“臣妾不知皇上驾到,有失远迎。”见到紫荆这么安然的走进来,泠瑾瑜心中不(禁jìn)窝火,冷笑一声道:“德妃真是好啊,让朕在这里等了您半个时辰呢。”

    “臣妾知罪,请皇上责罚。”

    泠瑾瑜刚要开口,秘儿急忙抢先讲道:“皇上,娘娘是去看贤妃娘娘了,不知道皇上会来看娘娘,所以多在外面玩耍了一下。”

    “秘儿,你可真是有意思啊,以前跟着泠筱公主的时候,你一心一意只为公主想。之后跟着朕,便一心一意的为朕,在朕最低迷的时候,鼓励着朕,现在跟着德妃了,想来你也一心为德妃了。”泠瑾瑜看秘儿的眼睛不(禁jìn)的柔了。

    秘儿见皇上这么说,急忙回答道:“皇上,奴婢是下人,自然是一心一意为主子,可是奴婢说的是实话,并没有欺瞒皇上。”

    “都起来吧。”泠瑾瑜伸手将紫荆扶起。

    “谢皇上。”紫荆顺势起(身shēn),突然脚下一软倒在了泠瑾瑜的怀中,柔声道,“皇上只来臣妾这里一次,便不再来了,臣妾以为皇上已经厌倦了臣妾,不再来看臣妾了呢?”

    突如其来的美人送抱是泠瑾瑜意料之外的,被紫荆这么倚kao,泠瑾瑜是个血气方刚的男子,哪里(禁jìn)的起这样的挑逗,当即将紫荆抱起。秘儿等人见状,默默的退出去。

    此时陌然正从凝香宫回来,一回来便看见正(殿diàn)大门紧闭,外面站着一群丫鬟,就连紫荆的大宫女秘儿,怀琴等人都在外面:“秘儿。”

    站在门外等候秘儿见有人唤自己,回头一看,见是陌然,急忙上前道:“廖昭仪,您回来了啊?”

    “嗯,你们怎么都站在外面?”陌然往屋里看了看,“德妃姐姐呢?”

    “回娘娘,我家娘娘在正(殿diàn)与皇上谈事。”秘儿回答的很委婉,希望陌然不会说什么。

    陌然默默的看了一眼正(殿diàn),不用秘儿多讲,陌然自然知道里面两人在做什么,于是只是默默的看了一眼便转(身shēn)离去。

    “秘儿姐姐,廖昭仪这是怎么了?”忆画疑惑的看着陌然的背影。

    悦棋走到忆画的(身shēn)边,拍拍忆画的肩膀道:“一直想争宠的人,看见皇帝宠幸别人,她表面没有什么,心里能好受么?”

    “娘娘在宫里可真是步步惊心,我们姐妹要更加小心才是。”

    秘儿转头微笑的看着怜书道:“怜书,白谦公子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吾本祸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百七十五章:争宠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