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兔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絮尘 书名:吾本祸水
    “德妃。”听见有人呼唤自己。紫荆收拾所有的心思,笑脸迎上去道:“臣妾在。”

    “德妃似乎很喜欢这道兔(肉ròu)?”

    “兔(肉ròu)?”紫荆这才发现她刚刚一直夹的菜是兔(肉ròu),可她天生就不能吃,可无奈于别人在,只得陪笑道,“原来是兔(肉ròu),臣妾并不是喜欢兔(肉ròu),只是吃不出是什么来,才会一直吃,臣妾失礼了!”

    紫荆脸上一瞬间的变化,泠瑾瑜岂能没看到,见她死撑也不再说什么,只是淡淡道:“原来如此。”

    “舅舅,昊昊不能吃兔(肉ròu),昊昊吃兔(肉ròu)会长红点点,痒痒的。”这个小天昊可真是什么事(情qíng)都要cha上一脚才甘心。

    “这个孩子跟泠筱公主可真像,泠筱公主最(爱ài)兔(肉ròu),可吃完都要受一番罪。”叶寒梦似有心又似无心的说了一句。

    泠瑾瑜的脸一下子冷下来,冷声道:“提这些做什么。”

    新人们见泠瑾瑜突然绷起脸来,她们大气都不敢出,只有阮碧凝与紫荆两人相视一眼。阮碧凝举起酒杯道:“臣妾敬皇上一杯。”

    “好,(爱ài)妃敬酒岂能不喝。”泠瑾瑜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娘娘姐姐,昊昊困困。”天昊对紫荆伸出小手。

    紫荆并没有答话,而是看向泠瑾瑜。

    泠瑾瑜将天昊放下道:“德妃带昊昊去歇息吧。”

    “是,臣妾告退。”紫荆站起来,将天昊抱起来离去。

    秘儿看见紫荆出来,急忙伸手打算去接天昊:“娘娘。”

    “秘儿快走。”紫荆快步前行,(身shēn)上的不适,她本以为没事,可这感觉,真是有点怕。

    紫荆刚踏进掬水宫,长孙嬷嬷便迎了上来。

    紫荆将天昊放到她手中道:“怀琴,你和长孙嬷嬷照顾小王爷,秘儿你们随我来。”

    紫荆刚进房间,便将门关起来,边拖衣服,边说道:“秘儿快看。”

    紫荆(身shēn)上触目惊心的红疙瘩,秘儿急忙翻箱倒柜的找出一瓶药膏:“宛如,赶紧去端盆(热rè)水来。”

    “是。”宛如迷惑的看了秘儿一眼,转(身shēn)离去。

    怜书复将门关上,与秘儿一起为紫荆上药:“娘娘,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话语里满满的责备。

    “怜书,把羽扇拿来。”秘儿按住紫荆抓痒的双手道,“我的娘娘,别抓了,抓破了会留疤的。

    “秘儿姐姐,娘娘这样要是被皇上看见了可了得。”忆画站在旁边干着急。

    “对喔。”秘儿将扇子塞到忆画手中。自己又开始翻箱倒柜,“娘娘是新人,肯定要被招去伺寝的,这样子可不行。”

    “我说秘儿,你与其想侍寝的事(情qíng),你还不如想想明(日rì)去拜访皇后娘娘时候该怎么办吧。”

    “哎,我的主子喂,你了真给我们出了一个大难题。

    “娘娘,你该小心的是夜里造访之人。”宛如不知道何时已经进来。

    “哎,这可怎么办,紫荆苦着一张脸,现在的她可是毁青了肠子。

    “我看还是找太医来看看吧?”忆画担忧的看着紫荆(身shēn)上的红点一点都没有消下去的迹像。

    秘儿见她的膏药没有起效,明白忆画为什么要这么说。

    “娘娘,还是奴婢为您准备香汤吧。”宛如嘴上虽然是在寻问紫荆,可她手上已经在准备了。

    紫荆披上衣服,凑过去看,宛如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许些草药:“宛如,这是宫里,你从哪弄来这些草药的?”

    “是奴婢向沐王爷要的,他每月都会给我们送些来。”紫荆意外的看着宛如,她似乎有点小看这丫头了。

    忆画也凑了过来:“宛如。想不到你还懂医术呀。”

    “娘娘这三年的香汤都是我准备。”宛如将整理好的药材如数丢进浴桶里,“进来吧。”

    几个宫女提着水桶走进来,在宛如的指示下,调节水温,后又将她们遣出去。

    “我说我们琴书画都有了,就差棋了,娘娘要不要给宛如改个名吧?”怜书的提议,其他人附议。

    紫荆很不客气的白了她们一眼道:“你们也不问问人家宛如愿意不。”

    “只要娘娘肯赐名,奴婢愿改。”听她那语气,好像紫荆给她赐名是多大的荣幸一样。

    “就叫悦棋吧。”紫荆随心的想了一个。

    宛如,现在应该叫做悦棋对紫荆福(身shēn)道:“谢娘娘赐名。”

    “哎哟喂,你这三年都是这样伺候娘娘的吗?”秘儿亲密抱住悦棋的肩。

    悦棋对秘儿一笑,回头试过水温之后道:“娘娘请沐浴。”

    其他人立即行动起来,紫荆褪去(身shēn)上的累赘,滑入木桶,只感觉(身shēn)上凉凉的,已经没有了先前的那种钻心的痒。

    “我看掬水宫有不少的鲜花,改(日rì)我们摘些来做成花干,再研成粉,以后娘娘沐浴时,放上一点,可保娘娘肌肤嫩滑,从骨子里透着异香。”

    其他丫头崇拜的看着悦棋,那眼神跟看见了神仙一样。

    “悦棋,你在哪学的这手艺?”

    “是李道长教的。”紫荆没想到自己的无心之问,引来了这样的回答。

    “李道长真是什么都算到了。”紫荆苦笑,即使进了宫,成了妃,她依旧不信命。

    “娘娘想要的是自由。李道长想要的似乎是泠国。”悦棋慢慢的说出自己的猜测。

    紫荆笑而不语,从水中起(身shēn),任由秘儿她们为她擦净(身shēn)子(套tào)上衣服:“悦棋真不简单,已经不怎么痒了。

    “不痒就好,这些红疙瘩,明(日rì)起来就会没有,娘娘早点歇息吧。”

    紫荆点头正要准备睡觉的时候,外面传来吵闹声,秘儿赶忙出去看,可她刚打开门,一个小(身shēn)影一闪而过,扑到了紫荆的怀中:“娘娘姐姐,昊昊要跟你睡。”

    “娘娘。”长孙嬷嬷(欲yù)上前带走天昊。

    紫荆对她挥挥手道:“算了,让他留下来吧。”她不知道太皇太后是怎么照顾天昊的,现在既然这个小家伙要求跟她睡,她也没力气跟他再说什么,也就随他去了。

    得到紫荆的(允yǔn)许,天昊急忙爬到(床chuáng)上占位置,避免紫荆反悔。紫荆无奈的摇头道:“你们都下去吧。”

    长孙嬷嬷还想说什么,秘儿等人却早就应了一声是便要出去,她无法,也只好退出去。

    紫荆转(身shēn)躺到天昊的(身shēn)边,将他搂进怀里:“睡吧!”

    “娘娘姐姐。昊昊以后会保护你的,不会让你再受这样的罪。”天昊突然一本正经的说道,让紫荆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可她正想问的时候,发现这小家伙不知何时已经进入了梦乡,紫荆轻轻的为他拈好被子,自己也很快的进入了梦乡。

    可必竟睡了很久,第二(日rì),紫荆便早早的醒来,轻手轻脚的下了(床chuáng),打开门,轻声的对门外候着的人道:“轻一点。别吵醒了小王爷。”于是,紫荆便站在门口梳洗了一番,只放了秘儿与怀琴进来。

    待她盛装打扮之后,轻手轻脚的走出房间,小心翼翼的关上房门,对长孙嬷嬷与怀琴交代几句便与陌然两人一同前往坤宁宫。

    正好在去的路上遇见了阮碧凝:“碧凝姐姐真早。”

    “紫荆妹妹早。”阮碧凝嘴上说着客气话,可语气却不那么友善,想来不出紫荆所料,昨夜是阮碧凝侍寝。

    “妹妹听说昨夜皇上宠幸了大姐,妹妹在这可祝大姐早得龙子。”陌然赶忙奉呈了几句。

    “借妹妹吉言。”没想到陌然的话还真说到了阮碧凝的心里。

    三人聊聊说说,很快就到了坤宁宫前。

    经过别人通报,三人便被皇后召见了,当她们进去才发现大(殿diàn)之中早就聚集了不少人,没有想到她们三人是最晚的。

    “臣妾参见皇后娘娘。”三人不慌不乱的请安。

    叶寒梦抬抬手道:“三位妹妹免礼。”

    “谢皇后娘娘。”

    “既然各位妹妹都到齐了,那么我们就上御花园逛逛,让新来的妹妹熟悉下皇宫。”说完,众人应了一声“是”便与皇后娘娘一起前往御花园。

    谁都看的出来皇后娘娘是要惩罚紫荆三人,可是谁也不敢报怨一下,也不敢不跟,只得认命。

    “你们看,这鲜花就跟你们一样,一朵比一朵(娇jiāo)艳。都是盛开的好时节,只可惜有些是会被人看见,而有些却只能默默的开放,悄悄的凋零。”叶寒梦顿了一下继续道,“这后宫也是这样的(情qíng)况。”说完,顺手掐下一只花,丢弃在一边。

    阮碧凝看了看地上的花道:“花无法让自己的(娇jiāo)艳,让人欣赏到,可这后宫里的美人却可以。”

    “好了,不说这些,你们自己采摘一些喜欢的花,拿回去装饰吧。”

    “牡丹华贵,蔷薇妖娆,我不喜欢这些花。”陌然嘟着小嘴,轻喃了一句。

    虽然很轻,可还是被皇后听到了:“廖昭仪。本宫建议你喜欢一种花比较好,这后宫里,淡心可不好。”

    “臣妾紧听皇后娘娘教讳。”陌然吓出了一(身shēn)冷汗,便不敢再乱说话。

    阮碧凝见紫荆手中一只都没有,便好奇的问道:“德妃妹妹,这里没有你喜(爱ài)的花么?!!

重要声明:小说《吾本祸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百六十九章 兔肉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