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小男孩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絮尘 书名:吾本祸水
    紫荆被沐轩说的脸色绯红。低着头不语,沐轩见状,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悠田美子伸手掐了一下沐轩,对正在尴尬中的紫荆福(身shēn)道:“娘娘,臣妾先行告退。”随后,她拉着沐轩快步的离去。

    待沐轩与悠田美子离去之后,紫荆猛的抬起头,先前的羞涩早已经不知道了去向,秘儿慢慢的上前道:“娘娘,我们需要准备什么么?”她明白现在紫荆的(身shēn)份不一样,跟以前自然有很多的不同。

    紫荆摆摆手道:“我们什么都不用准备皇上今夜不会来这里。”紫荆十分的淡然,对于阮碧凝为什么做了秀女,紫荆至今都想不通阮碧凝已非处子之(身shēn),又不同她一样换了(身shēn)子,她到底是怎么过了处子那一关的。

    “娘娘?”秘儿不明白的看着紫荆,以皇上以前对公主的喜(爱ài),现在娶到了跟公主一样的女子,他不会放着不管吧?难道,他对公主并不是那样的男女(爱ài),而是兄妹之(爱ài)?

    紫荆站起(身shēn)。并没有说话,而是快步的走出去,直径的绕到她的绿色乐园:“秘儿留下陪我就好,其他人都下去吧。”

    “是。”待其他人下去之后,紫荆转(身shēn)坐在秋千架上,微微的抬头看着绿色的屏障道:“这里真是一点都没有变,秘儿,这三年来,你们是怎么度过的?”

    “娘娘,自从你被李道长带走之后,我便给怀琴她们分了点银子,让她们自己去谋生了,而我被皇上召到了他的(身shēn)边,侍候他的起居。”秘儿将这三年的事(情qíng)一一道来。

    紫荆猛的收回视线,看向秘儿,她那犀利的眼神将秘儿看的浑(身shēn)不自在:“娘……娘娘,奴……奴婢,有……有什么不对劲么?”

    紫荆的眼睛在秘儿的(身shēn)上上下的游走了一遍之后,幽幽道:“秘儿,泠瑾瑜没把你怎么样吧?”

    秘儿脸颊羞红,低着头喃喃道:“娘娘,你想哪去了,奴婢跟皇上什么都没有。”

    紫荆满意的收回目光点点头道:“没有最好,你的下半辈子可不能耽误在这里,等到了时限,我就给你找个婆家。”

    “娘娘。”秘儿怪嗲了一声。

    “呵呵,好了。不逗你了。”紫荆的脸色突然沉下来,眼神也变的十分的忧郁,“秘儿,驸马爷这三年都是怎么过的?”

    “他一直被囚(禁jìn)在这里,直到娘娘入宫的那一天,被关到发疯的驸马爷才被放了出来,送到公主府,至于现在如何,奴婢也不知道。”秘儿一说到这里,不自主的低下了头,“娘娘,是奴婢没有照顾好驸马爷。”

    紫荆伸手拍拍秘儿的肩膀道:“这事(情qíng)不怪你,是我害了他。”是她红颜祸水,上官子域便是那个受害者:“秘儿,我们可以去看看驸马爷么?”

    “娘娘,不可,以您的相貌,已经有很多人等着证实你是公主这个事(情qíng),如有有人抓住这个小辫子,便会制造话端,那么不仅娘娘您会受到迫害。就连皇上都要受到连累,娘娘,您不在是那么又权利的公主,所以您做事要处处小心。”

    紫荆白了秘儿一眼道:“秘儿,你是不是有点小看你的娘娘我了?”

    “娘娘,奴婢还有件事(情qíng)要告诉您。”秘儿突然一本正经的样子,紫荆也跟着严肃起来:“什么事(情qíng)?”

    “是惜棋的事(情qíng)。”秘儿刚一说出口,紫荆眼色暗了一下,随后轻声问道:“惜棋怎么了?”

    秘儿抬头看了一眼天空,随后叹了一口气道:“三年前,她哭着跑掉之后,我们便不再有她的消息。”

    “你们解散了是怎么回来的?”紫荆突然转移话题。

    “是皇上将她们找回来的。”秘儿看到了紫荆眼中的询问,于是详细的说道,“忆画和怀琴出了宫便收购了依凤绣庄和瑶池楼,所以皇上找她们不需要什么力气,而怜书是她自己回来的,她会回来,我很意外。”

    “意外?”紫荆歪着脑袋,一脸疑惑的样子。

    “因为那(日rì)她跟三官人走了,我以为过去三年了,他们已经(情qíng)投意合结成眷恋。”秘儿一脸惋惜状,似乎在为怜书感到惋惜。

    紫荆拍拍秘儿的肩膀道:“别为怜书惋惜,我相信有心人会终成眷属的。”说着,紫荆站起(身shēn),并打了一个哈欠道:“我累了,回去吧。”

    “娘娘,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皇上今夜不会来?”秘儿不依不饶的追问。

    紫荆停下来一脸怕了你的样子:“你在瑾瑜哥哥(身shēn)边伺候着,你难道不知道秀女中有阮碧凝么?”见秘儿恍然大悟的样子。紫荆微微一笑。

    “秘儿,你这三年在瑾瑜哥哥的(身shēn)边,你一定这三年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吗?”既然已经成妃了,那么就要多了解这里的事(情qíng),而为什么她离开三年,那个太皇太后依旧都没有将泠瑾瑜拉下来,这太奇怪了。

    秘儿没有想到紫荆会这么问,她想了很久才回答道:“阮格格将太皇太后软(禁jìn)了。”

    “软(禁jìn)?呵呵,我就知道她不会一直默默下去。”说完,紫荆再也不说什么,快步离开了绿色乐园,留下一头雾水的秘儿。

    当紫荆跟秘儿走出来的时候,看见怀琴等人围在那里,似乎有什么好玩,紫荆缓步走过去:“你们在做什么呢?”

    “娘娘。”怀琴等人让开一条路,紫荆看见这些人的中间有个小男孩,十分的可(爱ài),紫荆一个箭步上前,蹲下(身shēn)来轻轻的捏了一下小男孩的脸道:“小宝宝,你叫什么名字啊?是谁啊?”

    “娘娘,这个是太皇太后从外面带回来的小公子,好像叫天昊。”秘儿也上前逗弄这个小男孩。

    小男孩看见秘儿的时候,开心的扑上去。(奶nǎi)声(奶nǎi)气的喊道:“秘儿姑姑。”

    “小王爷,你认得奴婢?”秘儿一脸惊奇的看着这个小男孩,在她的记忆里,似乎没有跟这个小王爷正是交过面。

    “太皇太后说秘儿姑姑很好,要我以后多来和秘儿姑姑玩。”小男孩天真的样子,让紫荆为之心动,只可惜男孩喜欢的不是她。

    紫荆站起(身shēn)子对秘儿道:“秘儿,你好生的陪小王爷玩,怀琴,你准备些东西给小王爷吃。”紫荆再看了一眼那个小男孩,眉头皱到了一起。这相貌好眼熟,好像在哪见过。

    宛如见紫荆有点累累的样子,于是上前道:“姑娘,您累了,奴婢扶你回去休息吧。”紫荆点点头,便在宛如的搀扶下离去。

    可她还没有走几步,闻听见后面的小男孩(奶nǎi)声(奶nǎi)气的对秘儿道:“秘儿姑姑,她是什么人,以前都没有见过她,好漂亮的打姐姐啊。”

    秘儿汗颜,她与紫荆年纪差不多,为什么这个小王爷叫她姑姑,叫自己的主子姐姐呢,难道她看起来这么老么?“她是德妃娘娘。”

    “什么是德妃娘娘?”小男孩的天真让紫荆会心一笑,如果她的孩子能顺利生下来的话,现在也应该有这么大了吧。待紫荆踏进卧房的时候,秘儿也带着小王爷进了大(殿diàn)。

    紫荆在宛如的搀扶下,在美人榻上躺下来:“宛如,你先下去休息吧,等我醒了会叫你的。”

    “姑娘,你是不是觉得我是累赘?”紫荆十分意外的看着宛如,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么问。

    紫荆拉着宛如的手道:“宛如,你怎么会这么想?”

    “姑娘,喔,不,娘娘,我总觉得你对秘儿她们与对我完全不一样。”宛如低下头,就好像一个受气的小媳妇一样。

    紫荆无奈的叹声回答道:“宛如,你要知道,这里是皇宫,你我都是外来的人,对这里不了解,我们要在这里存活下去,必须依kao这些在宫中生活了很久宫女才能安全。”

    “奴婢知道了,娘娘,您好生歇息吧。”宛如点点头,可她依旧没有抬头。

    紫荆看她的样子。心里倍是无奈,她又不能将秘儿与自己的关系说出来,宛如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她完全不知道,即使是一起生活了三年,她依旧不能信任她。

    紫荆正想闭眼休息,外间突然传来孩子的哭声,她不知道为什么心突然的揪疼起来,急忙起(身shēn)走出去一看,之间秘儿等人正在哄那个小男孩。紫荆快步上前道:“发生什么事(情qíng)了?”

    “娘娘,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本来东西吃的好好的,小王爷却哭了起来。”秘儿一边哄小男孩,一边回答紫荆。

    紫荆走过去,蹲下(身shēn)来将小男孩抱起来,掏出帕子将小男孩的眼泪拭去道:“小天昊,你为什么哭啊?秘儿姐姐陪你玩不好么?”

    “娘娘姐姐,昊昊口渴,要喝喝。”小孩子(奶nǎi)声(奶nǎi)气的样子,紫荆笑的十分的温柔:“小天昊口渴了啊,来,喝水。”紫荆接过秘儿递来的水喂给天昊喝。

    小天昊喝足了,十分开心的对紫荆道:“娘娘姐姐,以后昊昊可以一直来这里玩么?”

    “可以,但是小天昊以后要什么就说,不许哭,你要记得男儿有泪不轻弹。”不知道为什么,紫荆说出了这句话。!!

重要声明:小说《吾本祸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百六十八章:小男孩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