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德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絮尘 书名:吾本祸水
    天刚蒙蒙亮,紫荆很不(情qíng)愿的被陌然从被窝里拉出来:“陌然还很早呢。”

    “我的二姐喂。马上就是(殿diàn)试了,宫女们都等了好久了。”陌然一把将紫荆按在妆台前,自己也坐到了另一边的妆台上。

    几个宫女上来给紫荆和陌然上妆更衣,可谁知这几个宫女如此的庸俗,将紫荆带上了各式各样的头饰,脸上的妆也十分的艳丽,这让一向都淡雅的紫荆十分的方案,伸手便将那碍眼繁重的头饰取下。

    “诶,小主。”宫女们刚想阻止,管事嬷嬷便从外面走了进来,她(身shēn)后跟着四名衣着华丽的宫女,这几名宫女急忙上前行礼道,“嬷嬷。”

    管事嬷嬷看了紫荆的装束,无奈的摇摇头,转(身shēn)对后面的四人道:“秘儿姑娘,紫荆小主的事(情qíng)就有劳你了。”听到秘儿这两字,紫荆的手顿了一下,继续拔着头上的珠饰。

    “麻烦嬷嬷了,怀琴,怜书为紫荆小主梳妆。”秘儿下令,怀琴与怜书立即上前。

    当他们看见紫荆脸上的艳妆的时候。她们的眉头皱了一下,怀琴转头对忆画道:“忆画,去打点水来为小主洗脸,这妆容真是俗艳,把小主的美貌都画没了。”紫荆对怀琴变的如此口舌不饶人,很是意外,想那时候,怀琴可是一个稳重的姑娘,说话也是温温柔柔的。

    “怀琴,你呀,在外面住了三年完全变了,我们现在先为小主挽发吧,不然就来不及了。”怜书说着已经动手帮紫荆卸去头上的珠饰,伸手为紫荆挽了一个简单而不失淡雅的发式,只在发间cha上几只清雅的发簪。

    对于这个发式,紫荆脸上的不快都一下释然开来,怀琴从忆画手中接过湿毛巾,递给紫荆,紫荆接过毛巾,轻轻的对怀琴说了声谢谢,将脸上的妆容尽数卸去。

    怀琴拿起一个眉笔,轻轻的为紫荆勾上眉线,紫荆拿起唇笔,为自己画起了唇线,轻轻的一点,以紫荆的美貌,本来就不需要点缀。只是那嘴唇不知道为什么老是那么苍白,为了(殿diàn)前不失礼仪,只好点上唇色。

    “小主更衣吧。”秘儿不知何时已经为紫荆准备好了一件素色的衣服,她们以公主的品味来为紫荆打扮,她们坚信眼前这个女子就是她们的公主。

    紫荆这样的待遇让在一边梳妆的陌然心中十分的恼火,她虽然不及紫荆的一半美丽,可同为秀女,为什么待遇会如此的不同,可她不能让人看出自己的不快,于是,她笑着站起(身shēn),来到紫荆的面前,拉起她的手,细细打量一番:“二姐被这么一打扮,越发的漂亮了。”

    “两位小主该出发了。”管事嬷嬷小声的提醒,紫荆点点头,带头像门口走去,陌然急忙跟上,除了两个拿乐器的宫女,其他人都没有跟上。

    当紫荆走过管事嬷嬷(身shēn)边的时候,用只有她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嬷嬷。别忘了我们的约定。”话刚飘进管事嬷嬷的耳中便消散在了空气中。

    四人对视一眼,她们的话不用说出口,对方都能明白,这是她们之间的默契。

    “嬷嬷,有劳!”秘儿对管事嬷嬷行礼,随后带着怀琴等人离去。

    彩云大(殿diàn)之上,站成一排排的秀女成为一条亮丽的风景线,看她们的样子就是精心打扮过,(殿diàn)试是她们最后的机会,自然谁都想一把抓住皇帝或者皇家公子的心,让自己不会成为宫中一朵等待凋零的鲜花。

    可如果有那么一朵淡雅的紫荆花开这艳丽的花丛中,将是多么的夺人眼球,现在的紫荆便是这么一朵夺眼的紫荆花,在场男人的眼球都集中在了她的(身shēn)上,其他的秀女看在眼里,恨在心中,同时又想与紫荆近点,这样便可以沾到紫荆的光,引起那些王孙的注意。

    “才艺表演开始。”一声尖锐的叫声,紫荆差点绝倒,她这么会有这么雷的感觉。紫荆不住的抬头去看那个太监,可实在想不出原因来,只得放弃。

    有阮碧凝在,紫荆本以为自己会很早便上场,可谁知一场场的下来,却一直都没有她们什么事(情qíng),就连陌然都有点急了:“大姐,为什么还没有轮到我们?”

    “小妹,别急。我们是压轴戏,出现早不就让她们没有戏可唱了么?”阮碧凝优哉游哉的坐在一边,摆弄着她的琵琶,皇妃这个位置她是势在必得。

    在三人的等待中,秀女一个接着一个的表演,鈤近晌午十分,终于轮到了紫荆等人了,桌椅被摆在大(殿diàn)之中,紫荆的琴被架了上去,阮碧凝先站起(身shēn)来,带头走出去。

    紫荆刚一走出来那些看节目已经看的疲惫,心中却一直挂念她的王孙们一下子来了精神,随即他们又忧虑起来,这么美的女人谁都想要,但是却不属于他们,因为大家心里都明白,这美丽的女人都是皇帝的,没有他们什么事(情qíng)。

    一曲终,紫荆三人站起(身shēn),退下之后,又与众秀女重新回到大(殿diàn)内,此时,皇帝(身shēn)边的管事公公手中拿着圣旨。这本是一张早就拟好的圣旨,管事公公上前两步,展开圣旨宣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封陈氏之女陈紫荆为德妃,赐掬水宫。封阮氏之女阮碧凝为贤妃,赐凝香宫,封廖氏之女,廖陌然为昭仪,赐掬水宫……”

    待管事公公一一的读完册封诏书之后,紫荆等人被带出了彩云(殿diàn)。并按各人赐住的地方被领了过去,当紫荆踏进掬水宫的时候,秘儿等人早已经在宫中等候了,当她们看见紫荆进来的时候,急忙迎上来行礼道:“奴婢叩见德妃娘娘,昭仪娘娘。”

    “起来吧,不必多礼。”紫荆淡淡的打量了一下掬水宫,依旧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显的凄凉了点,想来这三年,这掬水宫都是荒废着的,以至于她的突然到来,所以院中的萧条之景没有那么快的恢复。

    “娘娘。”秘儿见紫荆发呆,轻轻的出声唤了一下紫荆。

    紫荆看了一眼秘儿,快步的往正(殿diàn)走去,当她快踏进(殿diàn)门的时候,转头对秘儿道:“秘儿,廖昭仪同住掬水宫,麻烦你给她安排一下,无论是左院还是右院都可以,要万事准备的周全,不可怠慢昭仪娘娘。”

    “是,娘娘。”秘儿对怀琴使了一个眼色,怀琴会意,对陌然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昭仪娘娘,这边请。”

    待紫荆走进(殿diàn)内刚一坐下,便看见忆画走进来,想来她已经打发了送自己来的嬷嬷,紫荆看了一眼周(身shēn)的宫女道:“你们先下去吧。”

    “是。”宫女应声退下。

    紫荆站起(身shēn),往自己原先住的屋子走去,刚进屋子,紫荆便开口道:“秘儿,惜棋呢?”

    她的话刚一出口,秘儿与忆画顿了一下,随后秘儿猛的扑到紫荆的怀中,抽泣道:“公主。”

    “秘儿,不哭。也不要喊我公主,你们的公主已经死了,现在在你们面前的是德妃。”紫荆抚摸着秘儿的头发道。

    她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述这匪夷所思的事(情qíng),可她既然已经觉得让秘儿知道了,那么不管她信不信,她都要说,因为在这里只有秘儿等人,她信的过而已。

    “公主,喔,不,娘娘,这事(情qíng)不急着说,我知道您现在的(身shēn)子肯定不是原先的(身shēn)子,奴婢都知道,您劳累了这么久,该好好歇息。”秘儿拭去眼泪,伺候紫荆坐下,对她来说,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公主回来了。紫荆淡淡一笑,随秘儿伺候着,这样的感觉让她十分的开怀。

    “娘娘,沐王爷来了!”一听沐轩来了,紫荆的眉头不(禁jìn)皱一下。随后站起(身shēn)向大(殿diàn)走去。

    当她刚踏入大(殿diàn)的时候,便看见沐轩同他的王妃悠田美子一起走进来,紫荆这才展了眉头,ou出笑脸。

    沐轩见紫荆走出来,急忙上前行礼道:“德妃娘娘吉祥!”

    “沐王爷免礼,想当初没有沐王爷,何来今(日rì)的德妃。”紫荆在太师椅上坐,吃了一口忆画呈上来的玉观音,“沐王爷坐,在这没有外人,无须如此拘礼。”

    “此次前来并无大事,只是将娘娘入宫之前交与微臣一人,现微臣将人送还!”

    经他这么一说,紫荆才发现宛如正站在悠田美子的(身shēn)后:“多谢沐王爷对宛如的照顾。”

    “娘娘客气了,以后有事尽管吩咐。”

    紫荆只是点点头,见怀琴走进来,她便开口寻问道:“可安排妥当?”

    “是。”怀琴恭恭敬敬的行礼应了一声。

    沐轩感觉自己不好在这里久呆,于是一手牵着悠田美子道:“娘娘,这是内子,皇上怕娘娘深宫寂寞,特要臣的内子多来娘娘这走动,陪娘娘说笑。”

    紫荆仔细的打量了悠田美子一番道:“王妃好像不是泠国之人!”

    “回娘娘,臣妾是**国之人,但是自小便长在泠国。”

    “原来如此。”紫荆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两位坐呀!”

    “臣还有事便不坐了,娘娘现在也应该休息,晚上或许要侍寝。”!!

重要声明:小说《吾本祸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百六十七章:德妃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