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威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絮尘 书名:吾本祸水
    出征的(日rì)子即将到来。上官子域整天忙着((操cāo)cāo)练兵马,每(日rì)(日rì)出便离去,那时夏菡之正在睡觉,等他回来的时候,那都已经是晚膳时间了,到时候,用膳,立规矩,洗漱……

    忙完这些,他一沾(床chuáng)便睡,为了不打搅夏菡之的休息,他还特地搬出了夏菡之的寝室。就这样,别说惜棋了,就是夏菡之也很难跟上官子域说太久的话。

    这一(日rì),夏菡之坐在院子里,大小丫鬟围了夏菡之坐了一院子,各自在鼓捣点什么东西,气氛十分的融洽。夏菡之猛的想起什么,放下手中的活计道:“秘儿,你说这皇帝哥哥在想什么呢?”

    “我的公主喂,驸马爷即将出征了。你还管皇上想什么啊。”忆画这话一出,怜书便伸手拍了一下她道:“你这丫头,又口无遮拦了,小心被人听去,在皇上面前乱说一气,你的小命就没了。”

    听怜书这么说,忆画调皮的吐吐舌头,夏菡之摸着自己的肚子,甜甜的笑道:“你这丫头,唬她做什么,忆画就是直爽的个(性xìng),我喜欢。”

    “公主,你就喜欢忆画,不喜欢我们啊?”怀琴一脸吃醋的样子,说出来的话,酸味十足。

    秘儿忍不住的打趣怀琴道:“瞧瞧,怀琴这丫头吃醋了。”

    “难的,怀琴这丫头最好,什么都不求,想让她吃个醋可不容易。”夏菡之抚摸着自己的肚子,“不过什么都不求也不好,我真担心这丫头以后就守着我一辈子了。”

    “公主,这是哪的话啊,守着您,您还不乐意了,换了别人开心都来不及。”怜书也附和道。

    夏菡之笑道:“我当然希望你们守着我,但是不能啊。姑娘们,你们大好的时光都耽误在我(身shēn)上了,但是不能耽误一辈子,看上谁了,你们可别藏着,尽管说。”

    “我的公主,我们要是看上你的夫婿,你能答应?”忆画这虽然是一句玩笑话,但是却是说给一个人听的。

    夏菡之依旧保持甜美的笑容,可是一直坐在角落里的惜棋的,脸色却有点难看:“你们要是喜欢那二夫四侍,只要他们也喜欢你们啊,公主我就是想破脑袋也帮你们结成眷侣。”夏菡之这话一出,惜棋的小脸顿时刷白,只是她坐在角落大家没有注意到而已。

    “只有二夫四侍啊,驸马爷行不行?”忆画不依不饶的追问,其实她一直注意着惜棋呢。

    轻轻的摸着自己的肚子,夏菡之脸上满是幸福:“驸马爷,你们可别碰,要不然公主我可饶不了你们。”虽然是说笑,但是也是夏菡之的真心话。

    大家正说笑着呢。一个声音cha进来:“你们在说什么呢?”集体回头一看,唰唰说完站起来:“奴婢叩见皇上。”

    “皇帝哥哥,你怎么来了?”夏菡之正要站起来,泠瑾瑜急忙上前按住她道:“别起(身shēn)了,这么大的肚子,站站坐坐的多累啊。”

    夏菡之淡淡一笑道:“没事,我坐这里(挺tǐng)久了,站起来走走也好。”说着,秘儿上前扶着夏菡之站起来。

    “皇帝哥哥来我这做什么来了?”在这里只有自己人,夏菡之自然是不会跟泠瑾瑜来君臣那么一(套tào)。

    泠瑾瑜打量了掬水宫,笑道:“这里一点都没变,只是住的人变了,筱儿妹妹,还是以前的时光好啊,只是那十几年都是分离的让我难过。”

    “瑾瑜哥哥,往事不要提了,过去了都过去了。”淡淡的忧愁爬上夏菡之的小脸,那些往事一直是夏菡之心中的哀伤。

    泠瑾瑜也看见夏菡之脸上淡淡的哀伤,知道自己触动了夏菡之心中的伤疤:“好好好,我不说了,筱儿妹妹也不难过了。”

    “皇帝哥哥,为什么让驸马爷去边关?”夏菡之可不会信“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话,上官子域一向都是闲人,就算顶着一个官的虚名,他还是一个闲人,什么事(情qíng)都不用做,她才不信上官子域会被重用呢。

    一听见夏菡之提起上官子域的事(情qíng),泠瑾瑜心中就打鼓:“妹妹,驸马爷不能老kao你养着。你也知道他是一个人男人,不能一直在你的影子下过着。”

    “我知道,可是什么差事不好,非要他带兵远征?那是玩命的差事,他要是死了,你妹妹我可就是寡妇,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就是遗腹子,孤儿了。”夏菡之见泠瑾瑜还要说什么,“你别说,我知道,你肯定会说我不是还有其他夫婿么,皇帝哥哥,我告诉你,我泠姚的丈夫只有上官子域一个人,其他人都不是。”

    泠瑾瑜脸色白了白,故做镇定的继续陪夏菡之走着:“筱儿妹妹,你是真心(爱ài)驸马的吗?”

    夏菡之淡淡一笑,手不自觉的摸上自己的肚子:“皇帝哥哥说的是哪的话,我不(爱ài)驸马,又怎么会与他成亲,并有了这个孩子呢?”

    看着夏菡之满脸幸福的样子,泠瑾瑜的心都纠在了一起:“妹妹,算哥哥对不起你。”泠瑾瑜的话一出。夏菡之的笑容僵在了那里。

    “皇帝哥哥,你什么意思?”

    面对夏菡之的追问,泠瑾瑜这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没什么,我的意思是说在你快生产的时候,却让驸马远征,我对不起你。”

    “皇帝哥哥,你心里想什么,妹妹我清楚的很,驸马要是有个好歹,皇帝哥哥,妹妹我就带着这个孩子两命陪着驸马呢。我知道你不稀罕这孩子的命。但是哥哥,我的命我自我抬举下,就等于你的命了吧。”秘儿见夏菡之这么说可吓坏了,正要开口呢,泠瑾瑜先急了。

    “妹妹,你要哥哥做什么都行。可别跟自己过不去啊,你的命可比哥哥的重要。”他这话一出,秘儿愣了一下,夏菡之暗自拍拍她的手,这丫头这是怎么了,在想什么事(情qíng)么?

    夏菡之淡淡的开口道:“皇帝哥哥,妹妹知道您也是(身shēn)不由己,你只要保下驸马爷,等我生下这孩子就与他远走高飞。”

    “妹妹,哥哥知道了,驸马,我替你保住,你安安稳稳的生下这个孩子。”泠瑾瑜一口便妥协了,既然他妥协了,夏菡之也不给他脸色看了,淡淡的一笑,便没有再说话,两人就这么走着,最后还是泠瑾瑜体恤夏菡之,让她回来休息,这两人才这么分开。

    夏菡之躺在(床chuáng)上,幸福的摸着自己的肚子,秘儿就坐在(身shēn)边出神,她笑着对秘儿道:“秘儿啊,你在想什么呢?”

    “公主,我就不明白,皇上怎么就这样被你威胁住了呢?”秘儿歪着脑袋看着夏菡之。

    “秘儿,你难道不知道十一皇子视妹如命的事(情qíng)么?”不应该吧,这丫头也是在宫里长大的,怎么会不知道这事(情qíng)呢?

    秘儿这才恍然大悟道:“我怎么忘记了,现在的皇上便是那个十一皇子,可公主。奴婢还不明白你们并非一母同胞的兄妹,为什么他对你这么特别呢?”

    “特别么?”夏菡之看着(床chuáng)顶,思绪万千,特别么?不知道,她一直享受这样的待遇,她习惯了,并不觉得特别,“秘儿,我是不是太安享别人的待遇,所以是不是特别,我自己都不知道呢?”

    “公主难道没有发现,您在这个宫里是一个特别的存在么?”夏菡之不明白的看着秘儿。

    见她这样的眼神,秘儿叹了一口气,继续道:“公主,自古女子不如男,虽然泠国只有你一公主宝贝点,可后来叶太后不是生了个公主么?结果直接被先皇降到了格格,说先皇不待见叶太后那是假的,谁不知道叶太后可是先皇的宠妃;然后先皇临去还留下遗诏,让你做上了侯爷的位置,奴婢想哪个朝代都没有开过这样的先例吧?然后就是现在的皇上,他对您可是(爱ài)到不正常,您不觉得么?”

    听秘儿这一系列的分析,夏菡之十分的平静,最后她淡淡的问道:“就这些么?”

    “这些难道还不够么?”秘儿见夏菡之这么平静,再次叹气,“不止这些,还有沐王爷,还有很不能除了你的太皇太后,她要杀你,可从来不动手,您不觉得奇怪么?您就好像有什么人保护着,大家即使对你恨,对你(爱ài),却都不敢碰你。”

    “你想知道为什么么?”夏菡之欠起(身shēn),看着秘儿。

    秘儿点点头道:“想。”在夏菡之面前,她从来不隐瞒自己的想法。

    夏菡之爽心的一笑道:“因为我是祸水。”对,因为她是祸水,这不合礼的一切就存在了,那又如何,她就这样,万事半途而废,随心就好。

    “公主。”秘儿却不是这么想,她认为夏菡之是不愿意告诉她,于是怪嗲了一声。

    “秘儿,我说的实话,你别也是知道我的,什么事(情qíng)都朦胧着呢,就是会作势唬人罢了。”夏菡之欠起(身shēn),秘儿扶着她kao好,“秘儿,你心里在想什么,我知道,怀琴她们心里在想什么,我也知道。”!!

重要声明:小说《吾本祸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百五十七章:威胁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