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夜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絮尘 书名:吾本祸水
    “公主可有觉的哪里不妥么?”上官子域问这话的时候。他与夏菡之已经进了房间,而丫鬟们则实相的止了脚步守在门外。

    夏菡之没有直接回答上官子域的话,而是转(身shēn)看着站在门口的丫鬟们道:“怜书,你和惜棋一起去请阮碧凝格格和泠姚格格,就说今夜本宫要请她们一起用膳,其他的什么都不用说。”

    “是,公主。”怜书和惜棋携手快步离去,在宫中这几(日rì),她们已经将宫里的(情qíng)况摸的很透,不用人指点就知道哪些宫里住着什么人,或者什么人住在哪个宫中,这个宫在哪里。

    怜书和惜棋两人慢慢的向阮碧凝与泠姚所在的碧云宫走去,这一路,两人都没有说话,安静的可以,怜书小心翼翼的看了惜棋几眼,见惜棋虽然跟着自己的脚步走,但是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

    她环顾四周,发现这里没有人,于是:“惜棋。”她突然出声吓了惜棋一跳。

    惜棋拍拍(胸xiōng)口为自己压惊,抱怨的白了怜书一眼道:“怜书。你干吗啊,想吓死我啊?”

    “我说你到底是怎么了?回京的路上你就老是发呆,发生什么事(情qíng)了么?”怜书嘴上虽然这么问,但是她明白什么事(情qíng)都没有发生,她们四个丫鬟几乎是形影不离。

    一想到形影不离,怜书突然想到一个画面,可惜这画面只是一闪而过,快连她自己都无法捕捉。

    惜棋甜甜的一笑,挽住怜书的胳膊道:“怜书,你想哪去了,我没事啦,跟着公主久了,我有点变化也是正常的,再说上次因为乱说话给公主惹来了麻烦之后,我就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看着惜棋这么甜美的笑容,怜书疑惑的看着她,不答话。被怜书看的浑(身shēn)不自在的惜棋,脑子咕噜的一转,拉着怜书往前走道:“怜书快走啦,我们还有正事要办呢,要是因为站在这里说闲话而将公主交代的事(情qíng)延误了,公主可是会生气的。”

    “嗯,我们快走吧。”呆呆的看了惜棋一眼,怜书悄悄的将手从惜棋的手中抽出,快步的向前走去。此时怜书如果转头,她也许就不会这样放过惜棋。

    惜棋抬头看着天空。她现在的心就犹如这碧蓝的天空一样,空洞洞的。回想那一夜,她的小脸不自觉的红烫起来,甩甩头,将那画面甩去,看见怜书正在远处向自己招手,她重新展ou出笑容,向怜书奔去。

    虽然阮碧凝和泠姚对夏菡之邀请她们一同用膳的意图十分的怀疑,但是她们还是去了掬水宫。

    当她们踏进掬水宫的时候,看见夜空底下一片灯火,照亮了院子中间的大桌子,桌子上摆着美味的菜肴,桌子旁边站着六位美男,这真是一桌色香味俱全的晚膳。

    当太监通报说阮碧凝与泠姚到的时候,夏菡之在上官子域小心翼翼的搀扶下从大(殿diàn)内走出来,当她看见阮碧凝与泠姚的时候,脸上展现出来比什么都要甜美的笑容来。

    如此甜美的笑脸,在她绝世的容貌的陪衬下,要说没有杀伤力,那是不可能的。夏菡之与上官子域在主位坐下之后,对阮碧凝和泠姚道:“碧凝姐姐。姚儿妹妹别站着,快来坐。”

    在夏菡之说话的同时,怜书和惜棋已经将夏菡之(身shēn)边的椅子移出来,阮碧凝与泠姚毫不客气的挨着坐了下来。

    “二位官人,请坐。”夏菡之的声音刚落,致远挨着上官子域落了坐,白谦在致远的旁边坐了下来,依次,四位侍郎按照级别分别落了坐。

    等大家都坐好之后,上官子域体贴的为夏菡之夹了她最(爱ài)吃的水晶饺子,夏菡之微笑着说了声谢谢。

    夹起饺子吃了一口,发现大家都在看着自己,不好意思的笑道:“大家吃吧,别客气,都是自家人。”

    “对啊,都是自家人,别客气。”说着,泠姚不客气的夹了一块(肉ròu)放在嘴里。看她那样子,阮碧凝不爽的在桌底踢了她一脚。

    当泠姚接收到阮碧凝严厉的眼神时候,小嘴一扁,低下了头,看着自己的碗。这一幕,大家自然是看见了,但是谁也不会说什么,因为这里除了夏菡之和上官子域外,大家的地位都是低下的。

    阮碧凝感觉到夏菡之正盯着自己看,急忙呵呵的笑着打圆场道:“筱儿妹妹,你可别笑话姚儿妹妹,她就是这样大大咧咧的。太后娘娘拜托我好好调教她。呵呵……”

    这样漏洞百出的解释,夏菡之不会没有看出来,只是她不想说,淡淡的一笑道:“怎么会呢,只是这里都是自家人,所以还是别这么拘礼了。”说着,夏菡之夹了一块鱼(肉ròu)放在泠姚的碗中。

    可泠姚接过来却不敢吃,偷偷的看向阮碧凝,而后者暗自骂了一句“废物”,对泠姚笑道:“既然筱儿妹妹这么说了,那姚儿妹妹尽管吃。”表面虽然这么说,但是阮碧凝的眼中满是警告,似乎在说,你要是干再这么丢脸,回去后,看我不收拾你。

    当泠姚看到这样的眼神时候,她轻轻的应了一声,低头吃起东西来。夏菡之表面看似在认真的对付上官子域夹给她的菜,可她的注意力却在阮碧凝与泠姚那里,当看见泠姚在阮碧凝面前这么唯唯诺诺的样子,夏菡之就气打一处来。

    这到底是怎么了?看那个王爷也不是胆小鬼啊,他的这两个孩子都怎么这么怕事呀,唯唯诺诺的不敢反抗。虽然不是皇帝老爹的骨血,好歹一个是皇帝一个是皇帝的妹妹,一个被一个老妖婆压着,一个被比自己等级低的格格压着,这算什么事(情qíng)呀。

    感觉到夏菡之的(情qíng)绪,上官子域轻轻的拍着夏菡之的背,被上官子域这么一动,夏菡之回过神来,对上官子域微微一笑,继续奋斗着碗中的菜肴。

    她真是越来越不淡定了,她请她们来可不用来愤怒的。是想用来迷惑外人,让她们猜不透她内心的想法,她的不淡定差点就毁了这个计划了。

    想到这里,夏菡之的心中比先前淡定了不少,她默默的吃着东西,完全没有注意到这餐桌上静的可怕,自己的创意也完全毫无意义。

    “公主。”大家本以为这样的寂静会持续到结束,一声温柔的唤声将这样的寂静打破了。

    夏菡之疑惑的抬起头看向无痕,无痕柔柔弱弱的站起(身shēn)来道:“公主,你不给无痕介绍一下您的官人与侍郎们么?”

    “呃,这个呀,好吧。”夏菡之放下筷子,伸手抓来秘儿手中的帕子擦了擦手道,“那就从二官人开始吧,二官人致远,一个温柔的人,三官人白谦,神仙般的人,大侍郎无痕,温柔无骨,让人怜(爱ài),二侍郎烈火,给我第一感觉是(热rè)血的男子,三侍郎水寒,与烈火截然相反的男子,四侍郎竹熙,清雅无比。”

    夏菡之介绍完他们之后,目光转向上官子域微笑且深(情qíng)的看着他道:“这位就是我的驸马——上官子域。”温柔的语气里充满了深(情qíng)的味道。

    听到夏菡之这不一样的介绍,上官子域的心中暖暖的,面对这么美男,虽然知道夏菡之的心意,但是上官子域还是有一定的压力,现在他知道他在她的心中是无可取代的。

    经过这么一幕小cha曲,饭桌上的气氛一下子暧昧了起来,但是比先前死气沉沉的样子要好的太多了。

    一席毕,夏菡之让怀琴与忆画送阮碧凝与泠姚之后,自己也在上官子域和秘儿的搀扶下回到了房内。其他人见夏菡之走了,也相继的散去。虽然经过夏菡之的介绍,可他们依旧活络不起来。

    刚回去,阮碧凝便将自己与泠姚关在了房间里,看到阮碧凝这么举动,泠姚早已经吓的不行了:“碧凝姐姐,你这是做什么,天色不早了,该休息了。”泠姚怕怕的看着阮碧凝手中的细针。

    这东西不用说,她都知道是做什么用的,因为只要阮碧凝不高兴就会拿出这个来。

    阮碧凝冷笑着走近泠姚:“你说我要做什么?”这样狰狞的表(情qíng),泠姚吓的跌坐在地上:“碧凝姐姐,姚儿做错了什么,你说,姚儿会改的。”

    “改?怎么改?再懦弱点,好让泠筱知道我压迫你,给你出头?嗯?”这一“嗯”吓的泠姚拼命的摇头,在泠筱回来的时候,她是有过这样的想法,可想想万一泠筱不帮的后果,她就再也不敢去想了。

    阮碧凝最不想看见的便是泠姚这样楚楚可怜的样子,这样的女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她的眉头一皱,手上的针毫不留(情qíng)的扎进泠姚的细皮嫩(肉ròu)里,而她的另一手已经将帕子塞进了泠姚的嘴里。

    “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在我面前ou出这种楚楚可怜的样子,我恨这种表(情qíng)。”说完,阮碧凝转(身shēn)走出去,将门甩的震天响,可碧云宫里的下人们都无动于衷。

    在阮碧凝离开没有多久之后,一个宫女打扮的丫鬟走进来,她惊呼一声上前将泠姚扶起来,此时的泠姚早已经泪流满面,泣不成声了。

    “格格,碧凝格格这么对你,你干吗忍着,你可是皇上的妹妹呀,不需要怕她的。”这名宫女便是泠姚的贴(身shēn)婢女——幽兰。

    “我没事,你不要乱说话,要是被碧凝姐姐听到了,你又要挨打了。”

    幽兰拭去泪水,低头对泠姚道:“格格,让奴婢给你看看,这次又是扎哪了。”

    “没扎哪,幽兰,伺候我睡觉吧。”泠姚还未从刚才的惊吓中回过神来,一想到以后阮碧凝要做自己的嫂子,她感觉自己的前面一片黑暗。

    幽兰伺候泠姚睡下之后,自己也在泠姚(床chuáng)边的暖榻上歇息下,自从阮碧凝帮进碧云宫开始,她家的格格就一直被阮碧凝压迫着,有时候还会做恶梦,所以为了能更好的伺候泠姚,她便在泠姚的房间里设了暖榻。

    可窗外的幽兰不知道(床chuáng)上的泠姚今(日rì)却是害怕的睡睡醒醒,一夜都睡不好。但是今(日rì)睡不好的除了泠姚还有一个人,那个人便是惜棋。

    今(日rì)的惜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闭上眼睛就看到了那个被大家遗忘的特殊夜晚,那一夜对她来说是非常有意义的一夜,但是这个意义只有她知道,因为知道这一夜发生过什么事(情qíng)的只有两人知道罢了。

    惜棋睡睡醒醒十分的痛苦,最后她从(床chuáng)上爬起来,披上一件衣服之后走出了房门,当她来到大(殿diàn)门口的时候,看见上官子域正站在那里,抬头看着天上的月光,她立马站住了脚,静静的看着上官子域。

    感觉到有一道火(热rè)的视线在注视着自己的上官子域,看向前方,当他看见惜棋的时候,愣了一下,平静的说道:“怎么还没有睡?”

    “驸马不是也没有睡么?”惜棋用同样平静的语气回答。

    上官子域从台阶上走下来,来到惜棋的面前:“今天的月色很好,所以我出来看看,你也是来看月亮的么?”

    “是啊,今天的月色真好,不看怪可惜的。”这样牛头不对马嘴的话语让惜棋的平静显的十分的不自然。

    抬头望望天空,惜棋走到花棚下的石凳上坐下,抬头看着天上的明月:“这月色真是一点都没有变,还是那样的迷人,只可惜月色依旧,人事已非。”

    “惜棋,是我对不起你,你恨我吧,只是我不能对你负责,因为筱儿比你更需要我。”上官子域看着一脸凄凉的惜棋,歉意的低下头说对不起,可当他说到筱儿的时候,猛的抬头看着惜棋,眼中的坚定,明眼人一看就知道。

    惜棋微笑的看着上官子域道:“你没有什么对不起的,那一夜,你没有给过我什么承诺,并且我也是自愿的,俗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要是有错,我们都有,不能怨恨对方,因为这是我自己的决定。”!!

重要声明:小说《吾本祸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百四十八章:夜手机阅读